武林群侠传之风云再起
字体: 特大
颜色:          

  南宫牧野从房间里出来,直迈向唐枫的房间。柔和的春风变得稍稍肃杀,南宫牧野不禁更加紧地拽着衣服。只见唐枫痛苦地挣扎着,莫晓峰和丁晨为他点住穴道,然后从背后为他输入真气。渐渐地,莫晓峰和丁晨开始眉头紧皱,恐怕那股烈阳掌的热毒也灼烧着他们的手掌。尽管如此,莫晓峰和丁晨都没有撤掌,继续为唐枫输入真气。

  尔后,莫晓峰和丁晨服饰着唐枫休息,向南宫牧野施礼。“两位少侠,唐少侠现在状况如何?……”“多谢庄主关心,如今大师兄已经比前些天好多了,只是……”“嗯……”南宫牧野打断莫晓峰和丁晨的话,说道:“唐少侠体内伤经过真气和药物调理,已经无大碍,只是体内的热毒……”四人一边说一边离开唐枫的房间,好让他好好休息一下。

  “庄主!……”正是贺雨扬和叶星宇的声音。“雨扬,星宇?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的……”飘雪替他们回答道:“那天你晕过去没多久,他们就已经回来了……”“哦……”南宫牧野沉思了一下。“庄主,大师兄的热毒刻不容缓,我想我们是时候要去东方堡寻求解药了……”莫晓峰对南宫牧野说道。“哎!你们刚来到牧野山庄,我不仅没有一尽地主之谊,反而让你们趟了这趟浑水,还让唐少侠受如此重伤……”莫晓峰正要回话,一个虚弱的声音回答道:“庄主言重了……”

  众人回头一看,正是唐枫插话道。“大师兄,你怎么起身了……”“师弟,你们也不用这么紧张。我除了感觉全身比较热,也没什么不妥。”接着唐枫虚弱地对南宫牧野说:“南宫庄主,我们也就此告辞了……”说罢,唐枫转身就要离去。“且慢……”南宫牧野阻拦道:“星宇,去丹药房把那瓶雪蟾丸拿出来……”“呃……”叶星宇迟疑了一下,然后也按照南宫牧野的话照做了。“雨扬,去准备一辆马车,送唐少侠们去东方堡……”

  尔后,叶星宇拿来雪蟾丸,南宫牧野亲自把雪蟾丸交给唐枫:“唐少侠,当你热毒发作的时候,服下一颗雪蟾丸,有利于压制体内的热毒。现在唐少侠不妨服下一颗……”唐枫顿时服下一颗雪蟾丸之后,体内热毒顿时压抑下来,并有一股神清气爽的感觉。“多谢南宫庄主赠药。”“各位少侠,恕不远送……”

  飘雪随着唐枫等人渐渐离去。飘雪回眸看了看南宫牧野,那成熟稳重的他站在一缕春风下,脸色反应得是那么苍白。南宫牧野那春风下的两声咳嗽,莫名地让飘雪心中是一股敕痛。“为什么我心里会有这样的感觉呢……”飘雪反问了一下自己,然后又漫不经心地随着唐枫等人离去了。

  “什么?又失败了?!你们这帮饭桶!……”那空穴来风的神秘洞窟里,那神秘人首领对三名蒙面人大发雷霆。藤武虽然蒙着面,但是依旧掩盖不住那苍白的面颊。虽然经过包扎,但是尾指上的血还是在流淌着,可见南宫牧野刀法之强劲。神秘人首领好像看到了藤武这个状况,也没有继续责罚下去:“今我们元气大伤,我委派伊贺和藤武回东瀛纠集其余的东瀛部队。藤武,有没有问题?”那神秘人首领还似乎关心地问道藤武。“没问题!”藤武见到神秘人首领的关心,铿锵有力地回答道。“好。伊贺,这是我的令牌,拿着它你可以调动其余的东瀛部队,现在就出发。”“是!”说罢,一阵清风掠过,伊贺和藤武已经不见踪影。

  “首领,那我现在应该做些什么……”山藏问道。“嗯,你就这样……”“好,我现在就去……”霎时间,又一阵清风拂来,带走了山藏。

  “藤武,你先休息一下……”伊贺对藤武说道:“这里有些金创药,先用来止血,我有些事要回去……”说完,伊贺就不见人影了,藤武唯有虚弱地靠在一棵树旁用金创药呵护着那受伤的半截尾指。

  “山藏!”山藏正在离去的路上,被一声音叫住了。山藏回头一看,正是伊贺。“老大,你怎么又回来了?”“我是有件事要向你交待……”“怎么这么巧!首领也是委派我做这件事!”“噢!原来如此……那我先走了,你多多保重……”又一阵风,把伊贺掠去……

  春风拂面是那么地写意,连马车内的唐枫也感到一丝舒适。“大师兄,还是回马车里休息一下吧!”赶马车的莫晓峰和丁晨劝道。“是啊,唐兄……”骑着马的孤风,飘雪也劝道。“嘿!真当我是一个病秧子了……”唐枫挤眉弄眼地回应道。刚说完,唐枫不禁眉头紧皱,体内的那股热流再次涌了上来……“好好好,我听你们的……”唐枫顿时把头缩回去,从怀中掏出雪蟾丸服下。

  “呼……舒服多了……”唐枫叹了口气,暗暗思忖道:“体内的气是舒坦下来了,但是总觉得有什么不祥之兆……”尽管服下雪蟾丸的唐枫,眉头依然是紧皱着的。

  “砰!”马车外顿时传来一股很大的声响。唐枫探头出去一看,只见有一个身穿红袍,英气勃勃的年轻人拦住了他们的去路。不是别人,正是东方烨!“呵!你还活着呢!……”东方烨见到那窝在马车里的唐枫,讥讽道。“东方兄,你本是名门之后,何以助纣为虐?!”唐枫尽管知道东方烨的脾气很倔强,但是还是尝试着劝导他。“哈哈哈哈……”东方烨的笑声震得森林里的鸟儿们都飞走了。接着他没有多说什么,运起烈阳掌直冲向马车。

  “各位别插手,让我来解决!……”只见唐枫顿时从马车跃出来,手持霸王枪英姿飒爽地要和东方烨决斗。“手下败将,你确定你要和我单打独斗?!”东方烨甚是轻蔑。“我们就手底下见真章吧!”也不知道是不是吃了雪蟾丸的缘故,唐枫非常亢奋。“哼!大言不惭!……”只见唐枫雷厉风行地冲了上来,凌空一跃,一式横扫千军直向唐枫敲过去。孤傲的东方烨并没有躲避,想到凭着自己的烈阳掌和内功修为完全可以抵抗唐枫这手下败将的一击。

  可是东方烨他猜错了。唐枫的这一式横扫千军尽管只是唐家霸王枪很普遍的一式,但是那一击足以让东方烨被那股强大的内劲压迫得喘不过起来。“怎么会这样?!”东方烨很是不解,然后运足更强大的内劲于手臂,硬是卸开了唐枫的攻击。“砰!”正是东方烨卸开唐枫的内劲之后那收拾不住的霸王枪狠狠敲在地面的声音。东方烨的脚下顿时感到一阵虚浮——正是地面摇晃的感觉!“喝!……”唐枫的攻势还没完,待那式横扫千军收下势来,再次挺起霸王枪一式直捣黄龙向东方烨刺过去。

  东方烨明显感觉到这一回唐枫没有那么凌厉的内劲使出直捣黄龙,但是那个速度……刚刚失魂落魄的东方烨才生硬卸开他的攻击,如今……尽管很危险,但是东方烨还是躲过了唐枫的那一击,只是衣服被霸王枪内劲形成的枪刃割破些许。

  “力拔山河!……”唐枫再次出招,霸王枪形成那凌厉的气功波直攻向惊魂未定的东方烨。那个速度,那个力量,东方烨根本来不及反应,唯有运足内劲,生硬地用手臂挡住那式攻击。“砰!……”又是一阵怒吼,这是一棵大树倒地的声音。尽管东方烨用尽全身功力挡住了唐枫的攻击,但是那股推力,让他狠狠地把大树给撞倒在地上。

  此时的东方烨惊讶,羞愧,愤怒,不忿……心中就像打翻了五味瓶,正要想着如何对付唐枫的时候,一个身影把他带走了。唐枫稍稍松了松紧握霸王枪的手,眺望一下,没有追赶。“哇!大师兄竟然把东方烨打得没有还手之力!……”旁观的莫晓峰和丁晨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前些天还被东方烨打得奄奄一息的大师兄今天竟然三招就打得他落花流水。“呃,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亢奋,还是赶路吧……”

  “是你?!”东方烨惊叹道。原来是山藏把危及的东方烨带走了。“你怎么会在这里?”东方烨问道。“让你一个人在外面,首领和老大怎么知道你会不会在外面胡作非为!……”山藏隐瞒了自己要监视东方烨的举动。“你竟然来了,为什么不帮我?!”东方烨忿忿不平。“帮你?”山藏讥讽道:“刚刚三回就被唐枫打败的人是谁?而且还有青云教两大护法,莫晓峰和丁晨四人在,就你一个人逞匹夫之勇。孤风和飘雪的武功仅次于唐枫之下,而且莫晓峰和丁晨曾是百晓门的大弟子,江湖通鉴徐子易的高徒,就你一个人螳臂当车,不自量力!”山藏狠狠地教训了东方烨一顿。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东方烨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一直在思忖着唐枫的内功修为怎么顿时暴涨了这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