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芒
字体: 特大
颜色:          

  英雄需要人敬仰,但是此刻的叶青却只想找一个可以让自己休息一下的地方。

  眼角的泪水慢慢滑落下来,他终于还是进到了那座专门为自己准备的小院内。

  上一世他终于还是没有找到七血灵芝,所以半年后见到医者的时候他便只能苦笑,他的女人已经不能够走路,此刻坐在一张轮椅上,长久不见日月,使她的脸色略显苍白。

  医者凝视叶青,复又看看他的女人,问道:“七血灵芝可有找到?”

  叶青摇了摇头。

  叶青的女人拉住叶青的手,轻轻的抚摸。

  医者叹了口气,终于还是离去,他虽有绝世医术,但苦无灵药,又叫他如何下手?

  望着医者萧索的背影,此时的叶青内心其实更为悲痛。

  突然一阵风吹来,复有一股熟悉的味道钻入叶青口鼻,他略微一愣,终于是从前世那悲痛之中解脱出来。仔细看去,却见一个妙龄少女穿着一身紫色纱裙,头发一半挽了道暨,一半披肩而下,一双眼眸清澈透亮,不是叶青的师姐紫月,又能是谁?

  紫月朝叶青挥了挥手道:“小师弟,我看你来了。”

  “月儿师姐”叶青将紫月让进小院,不由感叹,这几个月,确实很少和紫月相见了。

  先是突然闭关,然后又是门派大比,自己每天心都操在了比赛上,却是把紫月差点忘了。

  两人烛光月下,嬉笑嫣然。

  纷纷说起自己的见闻。

  紫月说玲珑看似老实,其实坏着呢。

  叶青说别看那些长老整天拉着一张长脸,其实待人也很温和。

  。。。。。。。。。

  他们说了好多的话,终于有一刻,两人一起停了下来,都没有再说,气氛就这样凝固了。

  仰望星空,紫月在心里想着:“青儿他身具仙根,注定是和我不同的。”

  叶青想:“哎,也不知道我到底喜欢哪个?紫月清纯,玲珑艳丽,紫青萝莉。”

  他们又对视一眼,互相笑了笑。

  紫月道:“今天先回去了”

  叶青说:“师姐走好。”

  看着紫月的身影慢慢消失在那一片葱茏密林,再也无法透过院门看到,叶青挠了挠头,感到有点无所是从。

  原来年轻的人,也有他自己的烦恼。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且不说叶青一个人站在小院里感叹人间真情,此刻他方,百里峰之上却正发生的一场生死相斗。

  一个是门派公认首席花青良,另一个却是以黑衣剑客。

  这剑客显然并非修仙人士,但他一身修为俨然已是先天境界,和花青良相比,虽然修为差了一些,但毕竟是处在同样境界的修士。更何况他身形老练,一手莫名剑法挥洒而出,快而犀利,步步为营,招招进逼,气贯长虹。

  倒也打得花青良手忙脚乱。

  但花青良一身修为俨然已是练气十层,招招皆有莫大威能,挥手间崩裂地表,引动罡风,倒也颇有气势。

  这二人你来我往,斗得旗鼓相当。

  突然花青良,身形猛退,停住道:“住手,这位仁兄,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无故来此?我们先别打了可以吗?”

  天色已是灰黑之色,两人都看不清对方,一时间花青良只看到对方嘴唇动了两下,却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出。

  他正要疑惑,却只感到喉头一麻,浑身瞬间就没了力气,几近一头栽倒。心下大骇,使劲全身力气低头去看,模糊地看到自己胸前似乎有一根白色的细针插了进去。

  竟然是暗器!

  花青良这样想着,终于一头栽倒躺在了地上。

  黑衣人看对方不支倒地,心下大喜,飞速窜了过去,一双手在花青良身上一阵掏摸,摸到一块令牌,遂哈哈大笑起来:“不枉我无耻小刀来此山一趟啊,早就听说这里有修仙者出没,没想到真的存在,现在有了这枚令牌,我无耻小刀以后就能踏上那长生不死的修仙之道了。”

  这个自语无耻小刀的人拿着那块从花青良身上拿到的令牌,状若疯癫的离开了,走出几步,竟然闪身进入一片密林之中。

  躺在地上的花青良看着对方离去的背影恨得牙痒痒。

  他发誓等他能动了一定要捉住对方,然后要好好的羞辱对方。

  可惜他现在麻药药力未过,而黑衣人却已经逃窜,所以这只是空想罢了。

  刚才那飞针,从对方嘴里发射出来,命中的速度太快,根本没有给他反应的时间,所以他大骂:“卑鄙小人”。

  但奈何此地荒芜,他也只是借道前往紫霞峰而已,出发时事无巨细,所有知道他行踪的人,都被他告诉说要为他保密。

  如今,自作自受。他一个人在大半夜躺在地上,动弹不得。

  身体被麻痹,体内的气凝而不流。

  一身修为施展不出。

  他只能等。

  看着天空,只觉得一颗颗星星都在嘲笑与他。看着密林,只觉得鬼哭狼嚎都想要吞噬他。

  欲要怒吼,却发现喉头穴位竟同时被那一针所封。

  正在这时,却见一个俏丽人影飘飞而来。这人脚不沾地,似乎只在地面掠过,身形飘飞,一步就飘出数米之远。

  她本来行的极快,经过花青良附近时,冷哼一声,竟是停了下来。她朝着花青良走了过来,步伐似慢实快,来到近前,才突然吃了一惊,惊声轻叫:“怎么是你?”

  花青良抬头看去,但见一个貌美女子正在看着自己,但他苦于不能言语,只好一个劲的眨眼,嘴里还发出呜呜之声,那女子皱了皱眉,伸手隔空探了探花青良的脉搏,随手一点,便将花青良的哑穴解开,又将那细针摄了出来,丢到一边。

  花青良微微喘着气,道:“师娘你怎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