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花魂
作者: 嫦娥玉兔
字体: 特大
颜色:          

  她猜不透他在想什么,也不懂他对这么重要的事为何漠不关心,她唯一知道的就是,他若不愿说,问下去也是枉然,但最终还是忍不住道:“那晚我只是无意间看你匆匆出去,好奇心驱使下便跟了过去,由于你心神不定所以没发现我,而我不幸看到了那…”言及此处终究没有说下去。

  沈洛天苦笑道:“看来真是纸里包不住火,不过一切都过去了!”

  慕娉婷略带同情的望着他,似是鼓了极大的勇气,咬了咬唇方才小心翼翼地问道:“你真的不介意么?”

  沈洛天淡然一笑道:“我只在乎事物的本身,其余的都是浮云。”

  瞧着她那副欲问还休的模样,微微一笑道:“还有话说?”

  慕娉婷长叹一声,嘟囔着嘴道:“说了也是白说……对了!亦飞姐姐将慕容家的事告诉你了么?”

  沈洛天神色黯然,点点头道:“时候不早了!睡吧!”

  慕娉婷咬咬唇道:“怪不得我说出这事儿,你一点也不吃惊呢!”

  “轰隆!”突的一声霹雳,惊得慕娉婷娇呼一声,扑入沈洛天的怀中,颤声道:“雷….”身子已不住颤抖起来。

  沈洛天愣了愣,轻轻拍了拍她的背,柔声道:“怎得了?”

  慕娉婷面上一无一丝血色,颤声道:“我怕打雷!”

  沈洛天失笑道:“你在江湖行走多年,打打杀杀都不怕还怕打雷?”

  慕娉婷依偎在他怀里,身子瑟瑟发抖,低泣道:“我天不怕地不怕,不怕豺狼虎豹,也不怕奸宄恶徒,就是怕打雷,我幼时调皮,我娘被我活活气死了,姥姥说老天一定会一雷劈了我的,我怕….”

  轰隆隆…雷鸣连绵,不绝于耳,此时细雨已转雷雨,倾盆而落。窗外雨滴打落在江面上发出微微轻响,而她的身子也随着越加频繁的雷声颤抖的越厉害,口中虽还在断断续续的说话,却已是泣不成声。

  沈洛天轻抚着她的肩胛,柔声安慰,毕竟还是个孩子,心中却泛起难言的滋味。

  她是个古灵精怪的女孩子,同叶明珠一样活泼却有着太多的相异之处。叶明珠心直口快,从不会拐弯抹角,喜怒哀乐皆流露于表,对看不惯的人事都不假于色,对自己喜欢的人事则有极强的占有欲,而她看上去与叶明珠无异,说话行事甚至更锋芒毕露,实则深谙为人处事之道,真正善于言辞,处事圆滑,从不轻易得罪任何人,真正的情感皆是含而不露,除却偶尔与叶明珠嘴皮子上争强斗狠以外对不喜欢的人事都会虚圆应付。今日是她首次表露情感,还是以船家的身份婉转带过,沈洛天看着她,嘴角不禁泛起一丝苦笑,心中也不禁生出一丝疼惜,如此可爱的女孩子怎叫人不疼呢?只是自打遇上花亦飞的那一刻,他的心便已被她填的满满的,装不下任何人了。

  慕娉婷已进如入了梦乡,睡的极沉,沈洛天将她放平在床上,她的手却死死的抓着沈洛天的衣袖。他轻轻的将她的收掰开,放为她盖好被子,她又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呓语道:“不要走…我怕…”

  沈洛天轻轻叹息。终究于心不忍,在她身边坐了下来,她翻了个身将头藏在他怀里,沉睡过去。

  次日清晨,花亦飞久未见有人送早饭,前来叩门,门闩未插,轻轻一叩便开了,一抬眼便瞧见慕娉婷在沈洛天怀中安睡,眼角眉梢有甜蜜的微笑微微浅溢。

  沈洛天蓦然瞧见她竟有些失措,慌忙站了起来,讷讷地道:“我…我….”急于解释却有不知该说些什么。

  这时慕娉婷已醒了过来,瞧见花亦飞,再看看沈洛天的神色便明白过来,惊慌道:“亦飞姐姐,你不要误会,我只是怕打雷,所以才恳求沈大哥陪我,我们…”

  花亦飞淡淡地道:“你又何须向我解释呢?他又不是我的谁!”淡然一笑,转身离去。

  包船之人是慕娉婷,一游长江三峡,一览两岸风光自是虚言,船行不慢,再行两日便改道转入支流汉江。花亦飞回房之后便闭门不出,直到抵达襄阳码头,也未迈出房门半步。

  两人久等未见其下船,数度叩门也未闻其声,心中暗觉不妙,便再也顾不得其他,破门而入,方行两步,身形骤然顿,心已急速沉了下去——花亦飞昏倒在窗户旁边,面容惨淡无色,云发凌乱,显然在昏倒之前曾经努力挣扎过,且已昏迷多时。

  慕娉婷失声道:“怎会这样?”

  沈洛天一步奔了过去,将她抱了起来,紧紧揽在怀里。花亦飞前不久流产,身子正处于虚弱时期,昏倒也不足为奇,但此事又岂能让旁人知晓?唯有轻轻叹息,自责道:“自神农顶那次重伤之后她身子一直不好,是我疏忽了!如今唯有尽快带她回龙吟山庄调养方可。“”

  慕娉婷找来马车,三人匆匆朝龙吟山庄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