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古传说
作者: 铁洛
字体: 特大
颜色:          

  赤无所适从的在雪地中行下走,当那尘封已久的一幕再次浮现他眼前时,他觉得好难过:“为什么?为什么就算是我拼尽全力也无法挽救淑灵的生命。人定胜天终究只是尘世的一句笑谈吗?”

  浑身一阵虚脱,赤差点跌倒,幸好有一只有力的手扶住了他。

  扶他的人却是元天真人,再看看四周。在茫茫雪地上大家都静静的出现了,没有声音,大家都在静静的冲他微笑。好多好多人呢!活着的,已死去的,其中还有……

  “父亲。”仙子痴痴道。那么连云身边柔美的女性就是——“母亲,楠山石。”

  楠山石笑着一点火。

  一阵风过,四周只有白茫茫的一片雪。

  赤脚下一软,睡倒在雪地。

  太阳还没有落尽,雪国的天空已显出几颗微星。天之创真的好大,好圆。

  赤觉得有些困了。

  躺在雪地看星星,好怡意。

  仙子慢慢合上眼,星光穿过天之创撒在他身上。

  这能算做上天的恩赐吗?赤默默的想:

  ——————……

  ……

  “赤应该不会有事才对。”丽望着赤离去的方向想。六角魔兽爬在地上再一次咳出一口干血。丽连忙给它拍拍后背:“我已经把你所有的伤都包扎好了,不过似乎你得去医院。”

  六角一笑:“如果是我自己都无法恢复的伤口的话,那世上所有的医生也该束手无策了。”

  丽不好意道:“如果我早一点赶到的话,一切就没事了。”六角一愣,又是一阵大笑:“说什么傻话呢?”

  丽的脸被笑得更红了,站起身来望着赤离去的方向。

  六角安静下来,轻声道:“很关心你的心上人吗?”

  丽呆呆的一点头,忽然反应过来,连忙摇头:“大叔,你在说什么啊!”

  不过这次爱开玩笑的六角可没有开玩笑的意思:“你的心音说的很明白,如果关心那你就赶快去吧!”

  “大叔,怎么……!”

  六角有些婉惜的低下头:“虽然不是十分确定,不过这家伙在转身离我们而去的时候,我分明读到他的心里只有一个——‘死’字。”

  丽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

  ……

  也不知怎的,仙子或者叫赤的人物挨进了一个山洞。

  生有时,死有时。淑灵在临终前的话其实是在开导我不要对她的死自责。小丫头,就算是停止你的心跳,模糊你的意识,完结你的生命之时,你所关心的也是我这个没用的师兄吗?

  一滴旧滚出,在赤脸冻结成一朵冰花。

  可惜,我觉悟的太晚了。毒血画火印引起的反噬已经让毒素侵入骨骼、神经、内脏、肌肤、淋巴、大脑……。

  已经——无力回天了。

  赤摸出斩龙:“好——搭档……俗话说……有始……有终。既然……我以血为……你开封……那我的……最后一段生命……就……拜托你了。”

  一举斩龙,剑锋已划开赤颈部动脉。

  结束了。

  一切都结束了。

  ……

  人物:赤道火·仙子。

  外貌:普通,头发过长,长有虎牙。

  性格:火热,豪放或冷静,无畏。

  出生:妖界历1065年,1月10日。

  爱好:早上起来冲冷水澡,特别是去瀑布冲更高兴(后因年龄增大,时间减少而戒掉),习武,逗乐。

  一生大事记:12岁有人传言他击败了实力极强的白面广,同年,参加四天武术大赛进入四强。比赛结束不久,因不满三大长老对其好友且身为“黑孩子”的幽紫的判决,只身潜入神脏,将整个3号神域搞得天翻地覆,并砸坏大量仪器设备,军方出动大量人马捉拿他,他却以离奇的方式凭空消失。17岁,神妖大战即将爆发,赤道火·仙子以灰章士兵的身份参军,并顺利考入考试极为严格的奇袭部。由此造就了他自豪的称谓“奇袭部灰章士兵赤道火·仙子”,支援前线后仙子屡立奇功,缔造了一个又一个神族士兵的奇迹。最终他的奇迹达到高峰:他是唯一一名闯入比卡圣殿的士兵,由他一剑击杀了妖王十四世,终结了战争,改写了历史。因此世界各首脑为他颁发了包括“终身荣耀奖”、“历史进阶奖”在内的十九次最高荣誉奖项和各式证书。但他本人并未认领(有3号神域高层代收)。后失踪。

  ……

  在一间阴暗的试验里,理应死去的大法王杯伯拿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些资料。

  半跪在一旁的一黑衣蒙面人道:“抱歉,大法王,我们只能找到这些资料。”

  杯轻声道:“你有找影子部门帮忙吗?”

  “这个……”蒙面人道:“我找过该部门,可是该部部长——他说是妖后亲自下的命令:封锁对这个神众的所有消息。”

  “那就算了。”不见火光,杯手中的资料自行化为飞灰:“战争准备如何?”

  蒙面人一点头:“包括在下在内的七大急先锋日夜苦练,已经做好了死战的准备。”

  杯微微一笑:“你好像不认为我方会赢。”

  叮——蒙面人头皮狂麻,杯的一笑似乎夺去了他的三魂七魄:“不,不……。”

  杯坐下悠闲地端起一杯咖啡:“所有士兵的想法我也大概知道,由于我们招兵极其隐秘(不然赤或神军早就找上门来了),所以现在人数不过一万左右。比起当年的二十万妖军实在是少之又少……”

  杯抬起头:“不过,我告诉你……”

  呯、呯、呯、呯!杯四周的东西都一一粉碎:“我族被神族压迫了十年,反神情绪比任何时候都强,只要我们攻下各神军驻妖基地,振臂一呼,不过三日就能征兵数十万,更何况我们已有了对付新奇袭部的武器。”

  “属下糊涂,法王圣明。”

  杯有些困乏地闭上眼,轻声道:“下去吧!大战不过三个月就要爆发,准备准备吧!”

  “喏!”一闪,黑衣人不见了。

  杯呼出一口气:“赤道火·仙子?——有意思!”

  ……

  这里是哪儿啊!

  赤茫然地站在一片黑暗中,四周是什么东西啊?又圆又硬,赤擦亮一根火柴,啊!赤惊讶地发现四周都是数不清的头骨,堆成了无数座头骨山。骨山连绵到了肉眼不可见的地方。

  “看来我真的已经死去。”赤自认这种情景在凡世是不可能发生的。

  也许是适应了黑暗,赤看一切都清楚了。地府的天空原来是蓝色的,赤看着天,等等,天?不!那是一大片的鬼火,怎么这么多?鬼火慢慢集结成一个个冤灵,天中飘荡起恐怖的声音:“有鲜血,有鲜血啦!”“我好饿,我要肉!”“肉啊,美味的肉。”“……”

  赤愣愣地说:“暂停,诸位同胞说的‘肉’,该不会是指……”

  “吃了他!”几十万的冤灵拉长身躯向赤扑来。

  “……我吧!”赤有些头痛,太多了!

  “七重结界身”一张开,无数冤灵不得入侵。忽然一个大喊:“大家轮流消耗他的体力,把他累趴下!”于是冤灵开始用头来撞结界。

  赤一咧嘴:“我会撑到你们全数撞破头的。”

  ……

  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

  然后是十天。

  ……

  一个月。

  ……

  二个月。时间恍惚的有点奇怪。

  ……

  很快就是五个月后了。

  ……

  一年后,赤已经有些麻木了,口中只是无力的重复:“爱撞就撞,反正我又不会饿死。”

  ……但赤最后坚持下的时间绝对超出了众灵的想象。……

  十年。赤在这片怨恨的土地上对抗了十年的风雨。

  十年后,冤灵集体痛哭:“这块肉太难吃了。”

  赤一笑,不过笑得很疲惫,也很勉强:“多谢夸奖,不过大家可以暂时停战吗?”众灵一点头。

  结界一解,赤已经累得四脚朝天:“我……我……终于……超越了极限……逼近另一个极限了!”

  众灵相视一望,齐声道:“你早已死去多时,为什么不肯顺依命运,让我们吃掉呢?”

  “是啊!为什么呢?”赤轻轻地合上眼;“已经死了,我还固守着什么呢?”

  “对啊,对啊!快让我们吃掉吧!”

  赤倒在地上淡淡道:“是啊!十年前我为什么会固守呢?说起来真实奇怪,十年前你们要吃掉我我竟然自然的选择了反抗,不明白啊!我是一无所有的人了,不应该会为了一瞬间的选择坚守十年才对,现在想想真是莫名其妙的,不过既然大家有意,那我这具体力已所剩无几的肉体就随大家的意吧!”

  话落,几十万的冤灵一拥而上。场面铺天盖地,巍为壮观。在这冤灵汇聚的洪流中,————————只有赤才看得到,————那个倩丽身影所舞动的天空。

  在一堆白骨之后,火麒麟悄悄的藏生其后,看着这一切,火麒麟慢慢地摇头:“赤道火·仙子,我苦等无数年才出现可以发挥我最终力量的战士,你终究不能通过我的测试,那你就不得不死在我的意识空间,而我又得苦等上千年。”

  倾刻,赤已经被食尽最后一片肉,成为一副白骨。

  “美味啊!美味啊!”冤灵们飞上高空,四处叫喊。

  白骨却出人意料地动了下,最终站起。

  “为什么?为什么?你已经被吃掉了啊!”

  麒麟也万分吃惊:“他的心应该完全归于‘无’才对!”

  白骨活动下骨骼,竟然说出话来:“我只是说给你们肉体,不是说把灵魂也给你们。”

  群灵大怒,狂吼震天动地:“肉体都没了,一具飘忽不定的灵魂还想干什么吗?”

  白骨以同样的分贝大喊:“可以固守,固守我的爱情。”

  “什么?”“什么?”“什么?”“你为的什么?……”

  已经太久太久了,赤终于吼出了这一句话。可惜臻言出时,身已化骨。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白骨仰天怒吼,似乎要吼尽自己一生的力气,要吼碎自己的喉头,要吼碎这挨千刀的老天,要吼碎这无尽的苦难以及自己一世的命运。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声声都似有千斤万斤的力道,声声都在攻击这这片天空,这个世界动荡了,所有的冤灵都恐惧的躲避着这个瘟神。

  “哇,啊啊,啊,呜………………。”

  白骨空洞的眼眶中竟然流出一滴眼泪。

  赤自己肯定没有想到,爱的痛竟是这样的痛彻心骨。或许他早该像彻声死地的大吼出来,不然谁人能知这份喜欢的重量,但赤不能,这份爱情已将他压的死死的,喘不过气来,开不了口。……除了死后。

  “哇啊————。”泪水滚出,白骨最后吼碎了自己。泪水落地,一切的一切都随之波动。

  只有赤才知道,自己被撕咬时看到的身影能让自己有多痛,煞光战士过万的伤口竟比不上这一眼的痛楚。但这痛——————————————————也该痛醒他了吧!——爱人不会愿意让你痛的。

  泪水的波动蔓延在这个世界,渐渐的,这整个世界都模糊起来,最后慢慢无影无踪。

  赤猛地睁开眼:“这里是……我和麒麟刀同通的空间。”

  火麒麟简单的告诉他这是一个测试。

  赤大骂:“王八蛋,你以为你是学监吗?竟然拿我做测试。”一通大吼之后,赤的情感略略变了。

  麒麟一笑:“反正都通过了,有奖品的哦。”

  “不会是天堂梦境十日游吧!”

  “你怎么知道?”

  赤吐血而倒。

  “开玩笑的。我的灵魂寄住在麒麟刀时我会为你开发刀的最终力量,超越火神力量的圣洁之火就任你使用吧!”

  赤有些不服气道:“明知我快死了,还开出这种奖项,世上有比你更黑的主办商吗?”

  麒麟道:“说实话我是特意挑你快死时进行测试,这样才更有挑战性,不过你尽管放心,你在没有尽到自己责任之前就决不会死的。”

  “何以见得。”

  麒麟有些自豪而得意道:“因为我的主人你:赤道火·仙子是如此伟大的大战士,就这样死了的话上天也会觉得可惜的。”

  “歪理。”赤转过身:“我要离开这里。”

  麒麟道:“请记得我和你在这里说过的话啊!”

  赤已经走了。

  ……

  现实世界中,赤慢慢睁开眼,发现自己还在山洞里。

  六角在一边回头看了他一眼,冷冷道:“你醒了。”

  赤努力回忆以前的事:“我睡了多久了?”

  “十几分钟,也许几分钟,我又没看时间。”

  “哦(十几分钟做出十余年的梦,意识空间也太夸张了吧)!那……等等,我不是应该快死了才对吗?”

  “感谢丽吧!是她救了你。”

  “她有这样的能力吗?”

  “她没有,魔戒有!”

  “魔戒?什么魔戒?”

  六角魔兽转过头去,它才不要让赤看到自己那张流泪的脸呢!它道:“付出人性的一面,可以实现任何愿望的魔戒。”

  “传说中的魔戒?是你给她的。”赤冲过去将六角顶在墙上:“混蛋!你竟然给丽那种东西。”

  “闭嘴。”六角发力把赤撞开:“如果你知道丽当时想救你的感情有多么坚决,你就不会这么说了。”

  赤无力地坐在地上:“……她,人呢?”

  六角哭得像个孩子:“死了,她说:赤先生不喜欢妖怪,所以我不想让他看到我沦为妖魔野兽的样子。”

  “尸——尸首呢?”

  “就在外面。”

  丽!赤觉得双眼开始模糊。

  “不许哭,”六角大吼一声:“你以为丽是希望你生活在痛苦中才让你活下去的吗?笑啊!丽亲口告诉我她希望你永远都快乐。”

  “什么?”不自觉,一行泪已经滚下。

  “哇啊——”六角的利爪击在赤脸上:“如果你令丽的遗愿无法实现的话,我就咬断你的喉咙。”

  赤抬头看着洞顶。不,他是在看天,也许是浩瀚无际的宇宙。

  脸上的血与泪混杂着流下。

  丽——————

  丽啊!!

  那个梦的期望,被这个女孩给了一个开始:要好好活下去哦,赤!

  赤无言,暗叹。

  -

  -

  -

  -

  -

  -

  -(加班写完的,明天又要上班了。祝大家节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