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水泮
作者: 九雪
字体: 特大
颜色:          

  达达的马蹄打破冬夜的黑寂。一月多未见,轩辕凌绣袍间满是风尘,但面色红润轻快,或许因为家在眼前也或许新春将至。

  “……有四次试图进入一轩,均被发现拦截。其中,沐……沐夫人受笞后,上官府的人来过两次,其他的,属下尚未查明。一轩内很静,没有人试图外出或者其他。”项云仔细一一回完,抬头望望神情难明的轩辕凌,又迅速低下。

  轩辕凌拢于宽大袖袍中的双手微微轻颤,三十杖意味着什么?“受笞?”他厉声问,音调冰冷的不带一丝温度。

  项云惊讶抬头,他料想到王爷会问其他任何一件事,除此之外!惊诧之余他迅速垂眼,心内纷乱不定,大异于平时。一旁的霍田不着痕迹瞥瞥项云,抱拳向轩辕凌道:“当日,赫夫人在沁园拿住叶正与玉苏,一口咬定二人有私,并交予王妃。后来听闻王妃恰身体不适,干脆将此事交由赫夫人处置。沐夫人护仆,夫人们在大殿对质,后来沐主子及丫头二人各挨了三十杖。”他顿了顿,悄悄望望轩辕凌冰冷的神色,皱皱白花花的眉毛:“老奴想着此事最好任之,不惊动王爷,因而拦住项左监没有禀报。”

  轩辕凌沉默良久,闷闷冷哼一声,才又问:“叶正呢?”

  “亏着叶姑与叶姬替他求情,那小子倒无碍,不过在家中面壁反省几日。”

  项云紧紧攥起拳头,青筋依稀,往昔的惨然场面似乎犹在昨日。他亲眼看见两个彪形大汉一杖一杖抽打她较弱的身躯,亲眼看见她修长的指甲掐进泥土,看见她咬破的红唇倔强地轻扬而笑!她对敌手不屑一顾,对一个丫头舍身相陪……而自己,只能站在一旁睁睁看着,不是不想救,而是不能够!他是谁,算什么呢?他本不欲看着血淋淋的一幕,却心不由己,迈不动脚步……

  肃杀的寒冬之夜,一轩内一盏小小的青灯依旧点亮,昏黄的光线透过一层窗。轩辕凌站在院外一角,负手遥望,孤身清寒,与黑色融为一体。几尺之外的晕昏灯光照进他眼中,可否照进他心上?眼前又不自主地浮现出一抹俏丽倔强的影子、一张酒窝浅浅的笑脸,如边塞无数个寂寞清寒的日夜。原来这一切在不知不觉间竟成为习惯?原来有些东西在不经意间早已融入血液、刻进骨髓?

  原以为回来第一个听到的回报是她不安分擅离府邸,不料她竟身受笞刑卧床数十日;原以为深夜一轩见到的是她早已酣眠入睡,而今却一盏孤灯相陪!原以为,原以为,只是他原以为!……女人间的勾心斗角,他很小时便领教过的,对此早已深恶痛绝,恨到骨髓!原以为可以完全掌控自己的后院,远离宫廷间的争风斗艳,这一点他从未怀疑过,纵然他只是个王爷!可原来,即使在小小的府邸,在这里,也有他鞭长莫及的角落,也有他力所不及的事情。

  或许,霍田说的对,袖手旁观才是最好的办法,毕竟没有宠便没有争斗的价值;没有特殊,便没有争斗的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