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雷魂
作者: 壶山石
字体: 特大
颜色:          

  三叔知道众人的想法,也看到了众人眼神中的不服。

  三叔问赵威:“你想不想把王家的人揍趴下,拿下这次镇比第一?”

  “想!”赵威想都不想便脱口而出。

  “好!”三叔赞了一声,又望向赵毅道:“我听老太爷说,你会和族人一起,以振兴家族为己任。是不是?”

  赵毅小脸红了红,不好意思地说道:“那是我一时狂言,您别太当真了。”

  三叔神情肃穆,目光灼灼地说道:“我只问你,你这话是不是发自真心?”

  看着三叔肃穆庄重的表情,四叔期盼热切的眼神,赵毅不自觉间挺直了腰,挺起了胸,深吸一口气,庄重的说道:“家族的兴盛,是每一个赵氏族人的责任,只要是赵氏族人,自当以振兴家族为己任。我相信每一位族人都是这么想的。”

  听赵毅这样说,赵威和其他少年心下震动,一个个脸涨得通红,双目充血,嘴唇紧紧抿着,胸膛急剧起伏;看三叔向他们看过来,纷纷重重地点头。

  三叔大声说道:“好!你们能有此想法,我和四叔深感欣慰。今天在这里,有些话要和你们说,你们要牢记在心,但莫要宣之于口。”

  众人点头称是。

  三叔说道:“我们颌阳赵氏,原本是大梁赵氏的一个分支,于大梁赵氏没落之后才迁移至这颌阳镇。这个大家都是知道的。”

  看了看众人,继续说道:“我们的族武,原先唤作四方神拳。”

  赵威惊讶的问道:“三叔,不是虎豹拳吗?”

  三叔摇摇头,说道:“虎豹拳只是四方神拳四路拳法中的一路,当初咱们赵氏也是一个威可敌国的煌煌世家,可惜后来渐渐没落,到如今……,唉……”

  三叔略略叹息,随即说道:“所谓四方神拳,即上应四方神兽所练的拳法,何为四方神兽?那便是:东方青龙,西方白虎,南方朱雀,北方玄武;象形与龙、虎豹、鹰鹤、龟熊而为拳。咱们颌阳赵氏的虎豹拳,在四方神拳里称为虎豹形。据说当年凡练成四方神拳的族人,入朝堂则为王侯,居江湖则为宗师。”

  众人听说,不禁目眩神迷,大家还从未想过自己所练习的族武居然还有这么大的来头。

  赵威又试探着问道:“那为什么我们练的叫虎豹拳?”

  三叔沉重的说道:“大梁赵氏一族分崩离析之前的百余年,族人之中便没有人能练成练全这四方神拳了。到后来如果继续全部留在大梁,只怕连个活路都没有。所以各房各支分散开来,外迁以求活路。

  现如今的大梁赵氏已经灭绝,连宗祠都已经破败不堪,若非靠着分支撑着,只怕连祠堂都被人平了。”

  众人尽皆沉默,心情沉重难言。

  少顷,三叔继续说道:“当年各房分开迁徙之时,为能使赵氏族武薪火相传,又不至于被人偷学了去。当时的族长,便将四方神拳的拳谱拆开,分成四路拳法传了出来。我们颌阳赵氏得传的便是其中的虎豹形。

  当时各房各支分散外迁之时相约,若我赵氏后继有人,能回大梁而立足高位,便举族回迁,重兴赵氏,各房便将所得之拳谱归拢。可这几百年下来,大梁赵氏灭绝,龙形失传;洛城赵氏虽在,鹰鹤之形却无人得传,据说连拳谱都在一场火灾中被烧毁;应城赵氏更是将龟熊二形弃若敝帚,早早便付之一炬,弃武经商去了。我赵氏一族复兴无日啊。”

  说到这里,三叔双目含泪,捶胸顿足,神情激动,房内众人均神情颓丧,垂首无语。

  三叔平复了一下情绪,润了润嗓子,说道:“当年老太爷接任族长之后,知道若是这样下去,赵氏兴盛无日,便下了决心,要复创四方拳法。这些年,我们几兄弟一直在努力的做这个事情;我们兄弟四人中,以二哥的悟性最好,虎豹二形的造诣最高,对鹰鹤、龟熊二形亦有所得。可惜,还没来得及将他的心得教于我们,便遭恶……呃……了大难。”说着,看向赵毅厉声说道:“你记住,你爹的名字叫做赵耀武!他是个天才,是我们赵氏一族的天才!”

  赵毅听到三叔提起他爹,竖着耳朵仔细听,但是,三叔很明显的一个卡壳之后,便敷衍了过去。

  听到三叔后面的话,赵毅正身端立,肃声应道:“是!”

  三叔神情和缓下来,对赵毅说道:“我知道你大病前后变化颇大,或许是一场大病开了窍,或许是祖宗保佑不忍我赵氏死绝灭族!这段时间来,你每有惊人的想法和举动。所以,我今天和你四叔商量之后,决定听听你的见解和看法。”

  又看向赵威等人,说道:“方才我同你们四叔交流了一下,你四叔断定,小毅赢的绝不是凑巧。”

  看着众人惊讶的神色,四叔把方才在外间和三哥说的话又重新说了一遍,众人皆默然。

  三叔又对赵毅说道:“但凡利于我赵氏兴盛之事,你不必藏着掖着,也不必怕说错了被人笑话,有什么想法都可以讲。”

  又对赵威等人说道:“你们练习虎豹二形已有年头,和我跟四叔一样,走了进去,便不免脱不开来。赵毅刚刚学练一个多月,才练了一式,没有这个毛病。但看你们完整的练习,却看的很熟,可能会有些可以开广我们思路的想法。

  我们虎豹之形一共三十六式,这些年在和王家比斗时屡屡落了下风,就是因为传承不全招式太少;王家把我们的招式都摸得很透,专门挑选出了对付我们的招式。我们如果再不求变,搞不好明年的三个位置又被王家全占了去。”

  众人点头,其中犹以赵威为甚,他上一届族选未能胜出,明年是最后一次机会;可是去年赵家选出的三人全部被王家的轻松击败而无缘府试,他可不想重蹈覆辙,至于些许少年梦碎引起的气愤便被置之脑后了。

  于是众人一起看着赵毅。

  赵毅沉吟片刻,思索着怎么个说法。

  对于象形拳,在上个世纪的时候他是有所了解的,特别是在特勤局的训练中,对象形拳更是专门有教官教授。但是是不是适用于这个世界,不好说?

  “三叔,咱们这虎豹拳,练的是什么?”赵毅试探着问道。

  这句话看怎么听,不懂的就当它是句废话。练什么?练拳呗。

  不过三叔和四叔都听的懂,当下三叔回答道:“根据咱们手里的拳谱,说是虎形练骨,豹形练力。”

  “练到极致,是个什么样子?”赵毅一听虎形练骨,豹形练力这二个说法,顿时精神大振,和他知道的差不多嘛。马上接着问道。

  “据说虎豹二形练至极处,能敛力入骨,洗髓伐骨,出暗劲,动作之时体内有雷音发出。”三叔思索着说道。

  “是虎豹雷音?”赵毅快速的接口。

  三叔和四叔互相看了一眼,眼神中掩饰不住惊讶的神情,这虎豹雷音只是听说而已,族里还从来没有人练到这个层次,当年赵毅的爹好像已经有所得,但是可惜……,这赵毅哪里听来的?

  三叔点点头,说道:“是的,小毅你怎么知道的?”

  赵毅挠挠头,暗道:“过头了。”嘴里却是笑呵呵的说道:“太爷爷打盹的时候说梦话,我听到过。”

  三叔四叔这才释然。

  赵毅接着又问道:“三叔,您到这个程度了没?”

  三叔摇摇头,说道:“没有,别说我,这么多年咱们颌阳赵家就没人能练到虎豹雷音这种程度,你爹倒是有希望,可惜……。只是练来练去,力气倒是大了不少,你来看……。”

  说着,站起身来走到一边,冲四叔点点头;四叔用脚一挑,将地上的一块砖挑起向三叔飞了过去。三叔左爪虚晃,左弓步迈出,一声虎吼,右爪击出,“咔”地一声击在在砖头上——“黑虎掏心”,顿时将砖头击的粉碎。

  众人不禁看直了眼,真是太猛、太帅了。

  三叔站起身来,拍拍手,走过来对赵毅说道:“就是这样。”

  赵毅左手成爪,向前向下向后虚晃,皱着眉头问道:“三叔,为什么打出之前一定要虚晃这么一下?”

  “呃……”三叔愣了一下,这算什么问题,打从开始学就是这样的啊。

  看三叔一时想不起来怎么回答自己,赵毅也不等,自顾自的又问道:“三叔四叔,你们在山里碰见野兽和他放对的时候,是不是也这样?”一面说着一面还模拟着黑虎掏心的步骤。

  三叔和四叔对了一眼,不禁莞尔,在山里碰见野兽,谁还管什么掏心不掏心的,直接拿拳头拿刀子拿叉子就打了。

  “那自然不是的,……”三叔答了一句,想继续解释。可赵毅直接打断了他的话,“那为什么人和人之间比斗的时候,哦,还有,比如刚才您示范的时候,为什么还要加这么一下?直接一拳打上去不就完了?”

  “对啊!为什么要虚晃一下呢?这一虚晃,不是告诉别人自己接下来要怎么出手了么?”三叔和四叔又对望一眼,眼中已是惊诧莫名了。

  “小毅,那你的意思是……”四叔试探着问道。

  赵毅看着四叔说道:“我觉得我们好像太过拘泥于一招一式了。这黑虎掏心,重要的就是掏心那一下吧?如果有必要,比如像这样……”一边说,一边抓起四叔的右手进行演示,可是两人的身高相差太大,搞的不三不四的。

  赵威走了过来,代替四叔;赵威练拳也练了不少年头了,赵毅说的话他也听的懂,看赵毅找四叔做演示那个别扭劲,便走了过来。两人身量相差不大,这就有点意思了。

  于是,赵威的拳头向赵毅缓慢击来,赵毅出爪抓住赵威的手腕向下拉,然后跨步向前另一只手击在赵威身上。

  这样演示后,赵毅看着三叔和四叔说道:“这样的时候才需要将招式用全。其他时候为什么还要这样晃一下呢?只要能把拳头砸在对方身上不就得了?”

  三叔点点头,说道:“有道理!”

  四叔想了想,说道:“那岂不是说不需用架子对敌,那盘架子还有什么用?”

  众皆哗然:是啊,按赵毅说的不用架子过招,只要把拳头砸在对方身上就可以了,那盘架子还有什么意义。

  赵毅摇头说道:“那不是这样的。先人创立架子,为的是让我们明白攻防之理,示范攻防方法,而且其中又结合了一些气血调节之术。所以,盘架子是必不可少的,盘架子能使攻防动作定型,对战之时,自然而然便进退有据,攻防有节。而且,不盘这三十六式架子,能有练出虎豹雷音的可能?”

  前世的拳击运动,是技术动作最少的格斗项目,制敌取胜的方式,只有刺拳、直拳、勾拳、摆拳等区区几个动作。但是任何一个取得成功的拳击手,每一个都是严格按照动作标准进行每日成百上千次的苦练,为的就是动作的定型;只有技术动作定型了,才能形成自然而然的反应,对战中不假思索,克敌制胜。

  三叔听这话,真是太有道理了,示意赵毅继续说。

  “但是我们不能将练的东西生搬硬套到实战中去。练是为了战,但战不能硬套练。我开始的时候问三叔,在山里和野兽放对是不是也是这样虚晃一下再打出掏心之拳?显然是不可能的。那为什么和人打的时候就要这样虚晃一下?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用的是黑虎掏心?我觉得只要把黑虎掏心的力量和拳头击在别人身上,那就是黑虎掏心了;存了黑虎掏心的意思,却不一定非要套黑虎掏心的动作过程嘛。”

  三叔听完赵毅的话,想了一会儿,一个左弓步跨出,右爪向前击出,随即后腿跟进,又是一个左弓步,右爪又是一击,连续五步,突然一顿,左爪虚晃,吐气开声,右爪猛地击了出去,空气中居然传来“砰”地一声轻微地爆响。

  这是赵毅第一次看三叔施展武技,好家伙,居然到了力蕴成形,劲力外显的地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