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啸镜玄
作者: 墨游仙
字体: 特大
颜色:          

  天瑕子撇了为自己找到修炼目标而欣喜不已的羽墨道:“我还有个问题,你是剑修?还是体修?”

  一般人都能通过灵穴来判断,身为存放灵力的灵穴,一般所放的位置在心脏的就是体修,在双手任意一边的就是剑修,明显的羽墨的所修炼的到底是什么,他根本看不懂。大陆上除了剑修,体修外自己也有些其他的修炼方法,比如:独罗宗里就有一个,名为笔子,笔子的是玄天峰的人,而他所修炼的就是一只不起眼的笔,不过同为修炼的手持武器的人物,他的心法也跟剑修差不到哪去,但是在双手不过位置有稍微的偏移而已。

  而羽墨却不同,他根本没法用常理来判断。

  闻言,羽墨一愣,他沉吟了一下,说自己是剑修,的确,自己可以修剑,说自己是体修,的确,自己在体质也不弱于真正的体修,要靠羽墨的判断,几乎可以说羽墨是体剑双修!所以听到天瑕子的文化,他倒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见到羽墨有些难言之语,天瑕子顿时一笑:“如果不想我也不勉强……”天瑕子说了一半,只见羽墨缓缓的站了起身,天瑕子愣了下。

  不知何时,羽墨的手中多了一把长剑。

  天瑕子的目光滑过那黑黝黝的长剑,7品法器,一般货色,不过羽墨拿出长剑干嘛?

  手一挥,羽墨手掐了一个法决,那长剑颤抖了下,然后缓缓的浮起。

  天瑕子眼睛一亮:“剑修!”也只有剑修才可以用御剑诀,因为领域的不同,所以体修是无法修炼御剑诀的,一般的体修就算拿到了一些高级的剑修功法也是无法使用,如果强行修炼的话,轻则走火入魔,重者当场陨落,所以天瑕子一见羽墨出了御剑诀,自然就能肯定羽墨是剑修了。

  见到长剑浮起,羽墨却没有御剑而起,他在房间晃了一会,目光投向屋外的花岗石上。缓步出了门。

  天瑕子一愣,也随后出了门。

  自见羽墨手握成拳,目光盯着花岗石。

  他想干什么?看这架势貌似要给花岗石来一下,不过剑修的体质一向弱,普通石头或许还真可以来一下,不过若是花岗石这种比灵识还用坚硬一些的石头,那如果他真砸下去的话,天瑕子不怀疑他的手会当场残废,不过由于羽墨身体的奇特性,天瑕子也暂时按捺住疑惑,眼睛紧盯着羽墨的动作。

  突然,羽墨的手落下,他真的打了!“嘭!”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在这个小小的屋子散发而出。

  修炼场里的人纷纷往向声音的来源。

  “好像有人在打架?”

  “这灵力的强度好像已经达到了体丹级了,会是谁呢?莫非是莫盾毅那家伙又找事了?”

  “不像,莫顿毅的灵力趋向霸气,而这次的却是带了一丝出尘的灵气”

  “嗯,一定不是他,我还看到他在水月塔上修炼呢。”

  众人闻言,顿时众人有点想去看看这波动到底是谁散发的,体丹在独罗宗里不算少,在独罗宗里体丹也自然算是中等的实力而已,所以众人想了想,还是算了,自己的修炼,不过也有些人按耐不住好奇心,毕竟这修炼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所以也就有人偷偷的往声音的来源飞去了。

  天瑕子愣愣的望着那变成了碎片的花岗石,咽了口口水:“体……体修???!”

  在丹级里能轰碎一颗这么大的花岗石的也只能是体修了,如果是以往天瑕子自然不会这么失态,但在刚刚这么体修居然施展了剑修才能使用的御剑诀,那情况就不同了。

  羽墨扫了一眼地下摆放的碎片,淡淡一笑,收回那原来被灵气所覆盖的拳头,望向呆愣住的天瑕子。

  “你这是,体剑双修???”天瑕子愣愣的道。

  羽墨耸了耸肩,微笑道:“可以这么说。”(弥补昨天没有更新的章节,今天五章不定时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