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皖娇女励志记
作者: 赖筱懒
字体: 特大
颜色:          

  “皖皖,没事。你大姨不是在针对你,她最近心情不好,还有璐璐虽然比你大,但是你作为妹妹也要懂得谦让姐姐,知道吗?”唐妈就是这样,永远都是这么的善良,为别人考虑。

  “嗯,知道了。”虽然很不心甘,但是唐皖还是乖乖的答应了唐妈的要求。

  “妈妈去帮忙做饭了,你要乖哦。”唐妈擦了擦眼泪,去厨房做饭。

  “璐璐姐,一直趴门缝好玩吗?”唐皖看着从门口跑开的穿着锦博小学校服的赵璐,她突然很想去那里故地重游一番,去看看那个让她童年充满黑色的恐怖回忆的小学。

  ***********

  “璐璐姐,姥姥你就带我去嘛,我保证我会乖乖的,肯定不给你惹麻烦的。”唐皖拽着赵璐和姥姥的胳膊不肯撒手。她很想再去那个曾经给了她无数痛哭的学校看看,赵璐看了看墙壁上的钟07:19了,再不去参加期末考试,就该迟到了。反正唐皖和姥姥也是在校门外等自己,应该不会出什么岔子的。

  “姥姥快走吧,再不去该迟到了。好了啦,不要再磨了,姥姥带她去吧。”赵璐瞥了一眼唐皖,就拽了姥姥往门外走。

  “皖皖,快点,姥姥要关门了。”唐皖急步跟上姥姥和赵璐。

  “沈老太太,你带你孙子去参加考试啊?”姥姥隔着很远喊沈奶奶。沈奶奶是个慈眉善目的老太太,没事总看沈奶奶来家里和姥姥唠嗑。说起来,沈奶奶也是个可怜人,只有一个亲儿子,可惜整日整日的忙事业,儿媳妇也不知道整日的忙什么,一年到头的没怎么见他们回来陪陪沈奶奶,不过幸好有沈野逸这个脾气古怪的孙子陪着。

  “是啊,你看这小子还不乐意我陪,非要自己去呢。”沈奶奶笑呵呵的看着姥姥,左手用力的拉住想要偷跑的沈野逸。

  “姥姥,快要迟到了。”呃,初次听赵璐用那么嗲的声音说话,还真是不习惯,不过,这倒是个蛮有趣的举动,看着赵璐红扑扑的小脸,和站的离赵璐远远的沈野逸,唐皖突然明白了一件事----赵璐喜欢沈野逸,而沈野逸貌似很不太喜欢赵璐。

  “哎呀,可不是嘛。璐璐你快和小逸去考试,姥姥和你沈奶奶还有唐皖在校门口这等你。”姥姥看了眼兜里的怀表,就松开拉着赵璐的手,催着她和沈野逸去考试。

  “姥姥再见,沈奶奶再见。”赵璐小跑的跟上已经走很远的沈野逸。

  锦博小学校门口此时已经聚集了很多送孩子参加升学考试和期末考试的家长,看着声势浩大的家长大军们,唐皖突然想到了自己参加高考时,出考场看见的阵势,同样也是那么炎热的天气。放眼望去,都是陪考的家长,有热晕的家长,也有因为紧张而晕倒被抬出的学生。学生因为中考、高考而被分出了三六九等,没想到现在又算上升小学考试。

  “姥姥,我想去厕所。”唐皖贴着姥姥的耳朵小声的说道。姥姥看着一脸纠结又害羞的唐皖,就笑了,用手拍着唐皖的头不说话。

  唐皖小心翼翼的从人群里挤进了学校里。一走进锦博小学,回忆似潮水般涌到了唐皖的眼前,校墙两旁的榆树林,曾经是唐皖哭泣的时候秘密根据地,天蓝色的教学楼,曾经是唐皖很惧怕的地方,那个地方里有很可怕的同学,总是会嘲笑额头有疤痕的自己,后来唐皖总是留着厚厚的头帘,以为把疤痕遮住了就不会被嘲笑了,可惜从那个时候起,骨子里的自卑已经深深的种下了。操场,或许叫它沙场更加的实际,一刮风的时候总是像在刮着迷你型的沙尘暴。体育馆,每年的开学典礼总是在那里召开,然后就听着一个又一个的校长老师致词,等到腰都坐的酸到不行的时候才会结束。

  “前面的那个女生,站住。”突然出现的声音打断了唐皖的回忆。

  “老师,你是在叫我吗?”唐皖站住,抬着头看女教导主任。

  “考试还没有结束,你怎么出来了?”凌厉的训责声,让本就惧怕这位声名远扬的灭绝师太的唐皖吓得差点哭了。

  “老师,我,我不是来参加考试,我只是......”只是来参观学校的。剩下的半句,让唐皖不敢说出口。低着头在思考自己要怎么解释自己在学校的原因。

  “只是?是想去厕所吗?”灭绝师太的声音不知道为了什么突然柔和了下来,温柔的看着唐皖。突然的巨变让唐皖吓得大脑一片空白,灭绝师太居然也会有温柔的一面啊!

  “主任,终于找到你了。”不远处的一个女老师快步的向唐皖她们跑来。

  “跑什么,让学生看着像什么样子。”灭绝师太皱着眉看着女老师。

  “03考场缺了2张升小学考试卷,想问问你教导处还有剩余的卷子吗?可是我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你。”女老师擦了擦汗,看着灭绝师太。看女老师的这样子,貌似也怕这位灭绝师太啊,唉,灭绝师太还真是具有大规模的杀伤力啊。卷子?!唐皖的脑子里,突然灵光一现。

  “老师其实我也是来要卷子的,我后年才能上小学,但是很多知识家里人和老师都教过了,我想试试自己的水平。”这是唐皖第一次在灭绝师太的面前扯谎,虽然不怎么切实际,但是也是个理由嘛。

  “哦?那你们都和我去教导处取卷。”灭绝师太饶有兴趣的看着唐皖,这让她突然觉得后背很凉,就像突然掉进了冰窟窿,但是脸颊却因为扯谎,热热红红的,可真所谓是冰火两重天啊。

  “谢谢老师。”当唐皖拿到试卷的时候,她差点笑喷了,原来升小学的考试题目这么简单啊,1+6=多少,学字怎么一笔一划的写,全字用拼音怎么拼......

  “笑什么?你在这里答完再走吧。”灭绝师太的一声厉吼,吓得唐皖差点没站稳。灭绝师太实在是太恐怖了,怪不得那个女老师领了卷子就急匆匆的跑了。不管怎样,唐皖还是拿起笔老老实实的开始答她认为十分简单的试卷,从一开始的轻视答题到最后交卷,唐皖突然发现自己用了这么多年的中国汉语拼音,差点与26个英文字母记混了。

  “答完了?”灭绝师太惊讶的看着唐皖,但是很快就被这手中的试卷吸引住了目光。字体娟秀,一点都不像出自6岁小孩的手中,而且没有一道错题,整张试卷干净整洁。灭绝师太双眼似扫描机般审视唐皖,似乎想从她身上看出什么。然后,灭绝师太的嘴角上扬的弧度越来越大,最后笑眯眯的看着唐皖。

  “你叫唐皖?今年6岁?”再次听到灭绝师太的温柔声音,唐皖突然有点不适应。

  “嗯,我叫唐婉,今年6岁,正在念明媚幼儿园大班。”唐皖舔了舔嘴唇,有点看不明白灭绝师太的态度了,不过从灭绝师太的笑中,唐皖突然想到了,她该不会是想让自己提前上小学吧?!

  “你家人是不是在校门外等着你哪个哥哥姐姐考试结束呢吧?”呃,灭绝师太好聪明。

  “走,带我去见你的家长,我有事和你家长说。”灭绝师太看唐皖没有否认,就接着上前笑着牵着她的手,往外走。

  校门外的人群数量依旧是那么的庞大,丝毫没有时间和天气炎热而减退。唐皖好不容易从人群中找到了姥姥她们。

  “皖皖,你这孩子上个厕所,怎么去了那么久?这位是?”姥姥看着眼前的中年女人很是纳闷,难道我家皖皖惹祸了?

  “你好,我是锦博小学的教导主任,我姓李,不知道您是唐皖的”灭绝师太的谦和的态度让姥姥更加摸不清里表了。

  “我是唐皖的姥姥,李主任你有事吗?”

  “哦,这是唐皖同学的试卷你看下,我觉得唐皖同学的资质过人,我希望能够让她提前入学。”灭绝师太递上了唐皖的试卷。姥姥看着手中的试卷很是震惊,她从来没想过,乖巧文静的外孙女居然还是个真人不露相的小天才。

  “嗯嗯,好。”姥姥笑的都快合不拢嘴了。

  “哎?陈老太太你这笑什么呢?”沈奶奶从树下的林荫椅上起来往姥姥这边走来。

  “我啊,我正愁没人和我分享呢。你看,我家皖皖的卷子。”姥姥得意的把卷子交给了沈奶奶。

  “皖皖的卷子啊。”沈奶奶看了唐皖的卷子就开始盯着唐皖,没想到这个看着文文静静的小丫头比她家沈野逸还要聪明,这小子一天天的总觉得自己聪明,这下可有对手喽。

  “唐皖姥姥,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记得8月29号带唐皖来教导处报道啊。”灭绝师太看了下表就匆忙的离开了。

  “嗯,好,我到时带她去。”姥姥和灭绝师太挥手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