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皖娇女励志记
作者: 赖筱懒
字体: 特大
颜色:          

  重生!?虽然以前唐皖是很迷恋看重生小说,但是当一晃神,醒来就重生这件匪夷所思的事情,真的发生在她自己身上时,她天然呆了......

  此时1999年07月06日14:49,18岁的唐皖重回6岁。

  “哎,唐皖,快从门口那躲开。别挡着你爸我往里搬东西啊。”唐爸的大嗓门将正在天然呆中的唐皖喊回了现实。唐皖急忙从楼门口躲开,看着正在忙着往楼上搬东西的亲朋好友,她突然觉得这一切都恍如隔世,可是这一切却又再一次的真实发生的她身上了。

  1999年是唐皖很不喜欢的一年。那年,她第一次发现原来坚强温婉的唐妈也会哭泣,大嗓门的唐爸并不是万能的。家,并不没有她想象中那么的美好。

  “唐婉,你过来。”大姨的女儿赵璐站在对面街,趾高气昂的叫唐皖过去。唐皖下意识的往后躲,但是下一秒她便笑了。赵璐,这一世我再也不会傻傻的任你欺负我了。

  “好。”唐皖甜甜的回应,慢慢的往赵璐那走去。因为她知道一旦快跑,等快要过完马路到对面的时候,她被车撞倒弄伤脸的事情就会再次上演。

  “啊。”眼前的奔驰车在与唐皖相距0.1米左右的地方,急刹车停了下来。幸好,这次没有被撞到。这样,她的额头就不会受伤,而且再也不会因为额头有疤而自卑了。唐皖兴奋的捂着被吓得扑通扑通的跳得不停的小心脏,高兴的想道。

  “对不起,对不起,小丫头你没有受伤吧。”从奔驰车上下来个打扮高雅地中年的女人,用焦急地目光看着唐皖。那个中年女人她认识,是她以后最要好的朋友,江妮娜的妈妈。江妮娜,不知道我们这一世还可不可以做好朋友呢?

  “没事。阿姨再见。”唐皖摇摇头,快步的往赵璐那儿边跑去。

  “唐皖,这里可不比你们城郊。下次过马路的时候,你自己注意点。”赵璐鄙视的看着穿着条洗的发白的连衣裙的唐皖。

  “咦,璐璐,她身上的这条裙子好像是你的耶。”赵璐身旁的张淼玲指着唐皖的裙子,惊讶的看着赵璐。

  “那是当然啦,这是我不要的旧衣服啊。哎对了,我突然发现,唐皖你穿的这双鞋好像也是我的耶。”赵璐笑眯眯的看着唐皖。

  “是啊,要不是有璐姐姐的衣服还有鞋子,不然我都从来没有穿这么好的衣服和鞋子呢。”唐皖天真的解释道。不过没想到8岁的赵璐就这么会借她,来显示自己的大方可人了。

  “原来还有这么穷的人啊。”张淼玲下意识的往唐皖远的地方挪了挪。从小生活富裕的张淼玲很不喜欢穷人,在她的字典里,穷人是不配和她站在一起的。赵璐看到这,脸上的笑意更浓了,牵起张淼玲的手对她说。“玲玲,时间不早了,我得带唐皖回姥姥家,省的家人找不到唐皖,会担心的。下次我们再一起去吃哈根达斯好了。”

  “嗯,好吧。”张淼玲挥手再见。

  “唐皖,张淼玲可是伊莎国际商贸的千金哦。”赵璐得意的在唐皖的耳边轻轻地说道。然后,回头见已经看不见张淼玲的身影,就松开了牵着唐皖的手。

  “哦。璐姐姐,那她是和你肯定很要好吧?”这么快就松开她的手?赵璐,难道你不知道演戏要演全套。唐皖看着赵璐学着张淼玲趾高气昂的样子走路的动作的时候,特别想笑,因为她想到了一个成语‘东施效颦’。

  “她可是姐姐最要好的朋友哦。“很要好吗?你在意的不过是她的身份而已。不知道是从上一世起,还是这一世,唐皖总觉得赵璐的爱慕虚荣的做法很让她不舒服。

  **********

  红霞小区,是她生活了12年的地方。看着红砖老楼房,老树,她自己很难理解为什么在记忆中,它那么的美好。楼区中间的芙蓉树开花了,淡淡的芙蓉香沁人心脾。曾经的唐皖无论悲伤,或者欢喜总喜欢坐在芙蓉树下的长椅上望着天。曾经的一切都那么的美好,可惜当它再次重演时,唐皖找不到当时的天真烂漫,只感受到发自骨子里的不安与自卑。对未来的预知,带给唐皖的不是小说中的那种创业致富的筹码,而是增加了让唐爸唐妈和自己免于灾难的可能。

  “唐皖,唐皖,唐皖?哎,你这孩子叫你怎么没反应啊。”唐妈拍了拍唐皖的肩膀。看着发呆的唐皖,唐妈摸了摸她的额头,这孩子也没病啊。怎么不像往常的那么活泼了呢?

  “啊。妈,我没事,我在想一会儿要吃什么好吃的呢。”唐皖往唐妈的怀里蹭了蹭,唐妈的怀里依旧是那么的温暖,淡淡的兰花香。

  “呵呵,你这孩子,就长个吃心。”姥姥掀开门帘走进屋内,递给了唐皖一个苹果,这时的姥姥还是很康健的,比起13年后在床上奄奄一息的姥姥,她还是比较喜欢现在的姥姥,至少她能为姥姥尽一片心。忘了介绍了,唐皖一家现在和大姨一家,还有姥姥一同生活在姥爷的生前留下的三室一厅的房子里。唐皖还有一个移民到英国居住的二姨。一个在国营企业上班的三姨。一家人看似和和美美,实际上,却在以后在姥姥还没有去世的时候,就在为了遗产问题争论不休。

  “嗯,谢谢姥姥。”唐皖晃了晃手中的苹果,就蹦蹦跳跳的坐在了沙发上。不是唐皖装嫩,而是她很开心,终于命运有所改变了。熟悉的家,熟悉的亲人,唯一不同的是此皖非彼皖。

  赵璐还有三姨家的儿子郭澄正围着电视看还珠格格。唐皖看着熟悉的场景,很难想象十几年之后,同样播着还珠格格的时候,家已不是这个家了。唐皖突然觉得自己有点感伤,就擦了擦苹果用力的啃了起来。

  “吃个苹果还弄那么大的声音,怕谁不知道你在吃苹果啊。”赵璐用手捅了下唐皖,要是从前的唐皖肯定会被赵璐弄哭,可是现在的唐皖却笑了笑,从水果盘里挑了一个还算不错的苹果给了赵璐。

  “哼,谁稀罕你递,这苹果是我妈买的,用不着你好心给我。”赵璐把苹果扔在沙发上,转身去厨房了。唐皖有预感,赵璐去找大姨哭诉了,说自己欺负她。

  “福言,你闺女这是什么意思,看我闺女好欺负吗?”大姨气势汹汹的从厨房出来,拉着梨花带雨的赵璐去卧室找唐妈。

  “大姐,怎么了啊。呦呦,璐璐怎么咋掉金疙瘩了啊,哭鼻子可不好看啊,再哭就不像小美女了,来小姨给擦擦。”唐妈从兜兜里掏出块手绢想要给赵璐擦眼泪,可是手绢还没碰到赵璐的脸,就被大姨用手给大别开了。

  “福言,不用你假好心,我家璐璐怎么哭的,你会不知道?唐皖她平时一向乖的跟只小狗崽似的,她敢欺负我闺女,肯定你指使的,是不?我都让你搬过住了。你还想咋的?想把我们一家轰出去给你腾地儿是不......”大姨滔滔不绝的开始数落唐妈的不是,声音很大,弄得在客厅的唐皖还有其他家人都听到了。

  “妈。”唐皖怯生生的走到卧室里,看着眼圈发红的唐妈,还有在暗暗偷笑的赵璐,她突然明白了,为什么唐妈之前在刚搬来姥姥家的时候,总是会眼圈发红,她还老是说是做菜烟熏的,现在她懂了,之前是没有发生这件事,那是因为当时唐皖受伤了,一家人手忙脚乱的送唐皖去医院。

  “璐璐姐,你怎么哭了?你要是觉得那个苹果不好吃,你就告诉我啊,我很会选苹果的啊,干嘛哭鼻子呢?”唐皖天真的说着,赵璐你以为我还是曾经的那个任你欺负的,就是不会反驳的人吗?

  “呵!福言看看你教的好女儿,这么小就会颠倒黑白。”大姨嗤笑着的看唐妈。

  “大姐,你误会了,皖皖可能是与璐璐有什么小误会,你干嘛这么大的架势啊,吓到孩子怎么办?”唐妈把唐皖护在怀里,用手轻轻的拍着她的背。

  “误会?!福言你。”大姨刚想继续说,就被一进屋的姥姥的话给打断了。

  “吵吵,吵什么?当我死了吗?给这闲着干嘛,都给我做饭去。”姥姥的一句话,让家里一下子静了下来。果然还是姥姥有威慑力的。

  唐皖看着撇着嘴的赵璐,其实她从刚开始就知道,赵璐很不喜欢她们一家住在这,可是有什么办法呢,唐爸的物流公司从她3岁开始就出现经济危机,现在的唐爸只能给别人开货车,而唐妈和大姨、三姨一样都在国营企业上班,可是唐妈却是杯水车薪。所以在房屋拆迁的时候,她们一家不得不搬来姥姥这里。

  “妈,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唐皖扑进唐妈的怀里,她清楚的感受到唐妈在哭泣,可是她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让这成为唐妈最后的一次委屈的哭泣。她,唐皖不能再让任何人欺负她最爱的爸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