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缘
作者: 帝麟
字体: 特大
颜色:          

  禹王虚幻的身体之上,如同贯着雷电,泛着琉璃的异彩。这时我看清了他的样子。刀切剑刻般的坚毅面容,挺拔的鼻子,星目剑眉,一头蓝色长发直垂到脚踝。

  几个光球,在禹王的指尖出现,两只手臂轻轻向前甩出,白色光球在距离我身体一米地方,撞在突然出现的念力屏障之上,发出耀眼的电光。

  禹王嘴角微微上翘,一抹冷笑。他的双手在头顶拍击,直接延身体两侧下滑,手心相对的地方如正负电极一般,拉出一条长长的闪电。

  虽然我如今没有实体,但是我的灵力依然如初,小辈怨只怨你出生错了种族。禹王两手托着吱吱作响的雷团,冷冷的盯着我。

  我的双眼在蓝紫色的云雾当中,放着赤红色的光芒,随着我念力在空中的聚集,一阵阵狂风四起,昏暗的沼泽上空黑色的身影,血红色的眼眸,狂风中抽动的衣角,全部上扬的长发,这里充满了战斗前的紧张气氛。

  第一次交手,我念力化作的巨型神兵与禹王手中雷电之力所化的雷刃在空中爆发出惊人的能量,一圈圈紫色与红色相间的波纹在空中四散,波纹的中心两柄巨刃碰撞到一起,不时的在刃口之上射出电火光芒。

  “不错的念力。”数次兵刃的碰撞,这里早已经变成了能量肆虐的海洋,两道身影由上及下、再由下及上的翻飞着,手中结着不同的印记,最后两者皆飞退,悬浮在空中大口喘着粗气。

  禹王高高举起右手,在雾气的沼泽上空,渐渐聚集着无数条电蛇,他们如同得到禹王的感召一般,蜂拥而至,渐渐在天空之上形成一张巨型的脸庞,这张脸庞相貌极其俊美,当他开口说话的时候,我分别出这是禹王生前的样子。

  雾气中雷毒聚集的一张脸,一条条闪电在巨型脸庞上穿行,他缓缓张开双眼。

  “当年的煜轩就是重伤在我这招释殇之下。”巨型脸庞嘴唇浮动着,声音如洪钟一般。

  我看着面前聚集的雷毒,那种压迫如同身体困在万米深海中,似乎是一种窒息的感觉。我的双眼微微闭上,将念力全部聚集在我的右眼之上,我准备开启念力的空间扭曲。这是我我在意念师法典上最后一页看到的,上面简单对其描述。

  念力空间扭曲——湮葬,念力达到年海的人方能使用,每次使用会失去一只眼睛。其威力足以撼动天地,破碎空间,神鬼色变。

  我听到外界轰鸣的雷电之声,那张巨型的脸突然在原地留下一道虚影,直接拍击到我身体的这方天地。

  诡异的是,在我还未发动湮葬的时候,那张巨型脸颊突然消失,瞬间恢复到最初的平静。我听到禹王连续的闷咳之声,接着如同嘶吼一般的咒骂。

  “又是你。”我张开双眼,看见身体如同巨象一般大小的擎天貂立在我的身前,禹王愤恨的目光锁定在擎天貂的身上,颤抖的双手紧紧的握着。

  擎天貂微微张开口,一丝淡蓝色的液体从嘴角流了下来,我知道那是雷毒的液体形态,原来刚刚那巨型的脸庞在轰击这方天地的时候,被擎天貂一口吞了下去。随后擎天貂身体急速的缩小,最后恢复到最初的大小,转身跳在我的肩膀上,昏昏沉沉的睡去。

  禹王的身体虚幻了许多,刚刚的攻击一定消耗了他很大的能量,他本身就是能量的聚集体,这一次他放着异彩的身躯,暗淡了许多。

  我轻轻的抚摸着昏睡中的擎天貂,缓缓的抬起左手,天地之间一团黑色火焰弥漫开来,当雾气触碰到黑色火焰的瞬间,传出躁动的咔咔声,翻滚的烈焰围在我的身体周围,如同黑色苍龙,俯视着前方。

  “幻世火焰,果然你继承了他的全部。”我盯着前方的禹王,他的嘴角不屑的微微抖动一下,手中蓝色的雷团再次形成,只是这次的雷团要躁动许多,甚至可以听见轰鸣之声,就这样我们对峙着,等待着最佳时机,一击必杀。

  狂风、雾气、雷电、念力在这方天地盘旋着,飒飒的交织声在一人一影之间再次吹响战歌。

  我手托着黑色火焰与禹王的蓝色雷团在空中碰撞,爆破声响彻天地,一股有形之质围绕在我们的身体逐渐增大,黑色、蓝色形成一个巨大的光球,将我们吞噬其中,最后四溢的火焰和雷电散落,如同绚丽的烟火,而这场战斗中的主角,仍然迎风而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