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电能
作者: 桃仙喂马
字体: 特大
颜色:          

  在李智挤上魏松乘坐的越野车后,车队终于缓慢的起步了。

  李智一上车就像是乖宝宝般,低着头,并着腿,神游天外。今天晚上自己的胆子怎么就突然大了起来,胆敢调戏起了陌生的女孩子呢?这在以前万万不可能出现的啊,是什么导致的这种情况?

  在深深的反思中,李智慢慢的理清了思绪。自己之所以这样,是因为自己已经用神奇医术和气势,抵消了外界的压力,培养出了强烈的自信。有了底气,自己才敢释放出心中久藏的欲望。想到这里,李智的脸上慢慢的露出苦笑。原来我也是一个好色的人啊,与其他的男孩子并无区别,只是这这种欲望被自卑情结压制着,一直没有机会释放。

  想明此处,李智的心情终于平静下来了。只要自己不是病态心理,那就好办了。何况,在说出那番话后,自己的心情很愉悦,心态也很积极,甚至有小小的满足,正好符合‘利己生存’要诀。保持本心,不压制自己的想法,今天终于学会了。

  透过后视镜看着李智满足的笑脸,魏松打趣的问道:“李先生跟吴小姐相处的不错啊,是不是有什么想法?

  “呃”

  突然听到魏松的问话,李智错愕一声。自己有表现的这么明显吗,他怎么看出来了?李智带着稍许的惊讶看了看身边的保镖,大家也是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看到这情况,李智苦着脸说道:“我也是正常男人啊,那么一个美女就在身边,简直就是触手可及,能没想法吗?可我不敢伸手啊,一出手必被抓。小命要紧,慢慢的渗透吧。”

  听到李智这话,车上的保镖点了点头,像是认可了李智的说法。

  “李先生,从今晚开始,你和吴小姐之间应该有无数次单独相处的机会吧。你们两个摩擦出火花,再加深一下关系不是不可能吧?”

  在短暂的沉寂后,魏松突然扭过头,满脸猥琐的看着李智问道。

  看着魏松满脸期待的样子,李智突然感觉不太对劲。我跟你好像不怎么熟吧,你打听的这么长远干啥?

  一有这种念头,李智立刻警惕起来。自己跟吴小姐的关系,魏松这些保镖跟辛凌的关系,两者完全相同吧?

  一想明白这个因素,李智脸上的笑容瞬间敛去,一本正经的说道:“魏大哥,你这想法可不对。兔子不吃窝边草,我们是有职业操守的,哪能够对自己照顾的人下手?魏大哥,你若是持有这种观念,我希望你尽快的改改,这对你很不利。唉”

  李智一边说着,一边打量着魏松的表情。魏松听到后来,脸色慢慢的变得哭笑不得,像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一般。

  看到这一幕,李智面色如常,心中却是冷笑起来。哼,试探我?想门去吧,我的脑子可不是白瞎的。

  李智这话一出,车上的保镖再没有了声响,一个个的正襟危坐,满脸的正经。看到这种情景,李智完全的明白了。好家伙,这群人忒损了,果真是是在试探我啊。一想到这些,李智就有些恼火。

  “咦,他怎么来了?”

  李智刚要把心中的不悦说出来,前排的魏松却是突然低呼一声。车上的保镖顿时警备起来,全身戒备的看着车外。

  李智顺着他们的视线看去,立刻发现了怪异之处。在昏黄的路灯下,车流渐少的公路上,一辆奥迪车缓慢的向龙凤呈祥医学院驶去。车子倒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关键是车牌,安平市的二号车,也就是市长的座驾。

  近晚上十点钟了,市长不好好的在家搂着老婆孩子,出来转悠啥?这里面有问题啊。

  带着疑问,李智探头朝魏松看去。魏松几乎是没有考虑,直接拿出电话拨打了出去:“诸葛先生,问题完美解决,请把人马召回吧。抱歉!”

  魏松简短的说了一句,果断的挂了。

  李智隐约的看到,魏松拨出去的电话区号是‘两眼夹鼻子’。居然是打到皇城的,这魏松的人脉交际圈子还真是够广的啊。

  再结合刚才看到的市长座驾,李智有理由相信,魏松这个电话正是由此而发。能够调动市长的人物,那最少是省里的人物啊,甚至于来自于皇城的高干。能和这种人建立关系,魏松也是个人物啊。可他如此的身份,居然委身当保镖,这辛凌的身份定然也不凡啊,绝不是明面上的商人。那她真正的身份是啥呢?着实的让人猜不透啊。

  心中猜想着,李智别有用意的再次的瞅了一眼魏松,闭上眼靠在了座椅上。

  时间不长,车子缓慢的减速了,最终停了下来,终于回到别墅了。

  车子刚刚停稳,车上的保镖哗啦打开车门,鱼跃而出。李智赶忙的紧随而下,但还不等站稳,一个满含怒气但柔声细语的声音响起:“李智,你给我老实的站着,老娘要给你算算账。”

  听到这动静,李智心中一慌,赶忙的朝辛凌的法拉利看去。吴艳晴猛的推开车门,风风火火的张牙舞爪的朝自己冲了过来。

  “我靠!”

  一看吴艳晴的架势,李智脸色一变惊呼一声,想也不想撒腿就跑。李智边跑边猜测,自己到底什么时候惹着这姑奶奶了,让她如此的毫无形象,这么着急的找自己算账。

  李智的身板看着瘦弱不堪,但好歹是经过了多日的强化,而吴艳晴先前还是病人,刚刚才有所好转,她哪是李智的对手。仅仅跑出去七八米,吴艳晴就远远的落在了后面。

  见吴艳晴没有追上来,李智赶紧的停下喘了两口。突然,李智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他想到了一件极其可怕的事情。吴艳晴的病症是横纹肌溶解症,在恢复阶段最忌讳高强度运动。

  “我靠,你真是榆木疙瘩,她还能吃了你不成?”

  在深深的自责中,李智赶忙的向回跑。远远的看着在那低着头,摇晃不定的吴艳晴,李智心中一痛,速度再次的加快。

  听着李智回转的脚步声,吴艳晴满头汗珠的抬了抬头,紧接着身子摇晃起来,眼见着就要摔倒。

  看到这一幕,李智的心仿佛瞬间碎了,剧烈的疼痛瞬间席卷全身。李智在刹那间爆发了全身力量,撒开腿奔了过去,小心的将吴艳晴给揽住了。

  突然看到李智折返而回,而吴艳晴摇摇欲坠,辛凌和众保镖顿时惊住了。

  在吴艳晴发飙的时候,众人只当她是小孩心性,一笑置之。但此刻,才忽然的想到,吴艳晴还是一位病人,时刻都有性命之危。一意识到这个问题,辛凌等人赶忙的冲上前去。但这时发现,李智居然以极快的速度回到了吴艳晴的身边,把吴艳晴搀扶住了。

  众人终于长舒一口气,但心接着提了起来,吴艳晴这么折腾,会伤及到身体吗?

  在跑出几步远后,吴艳晴就感觉身上一阵不适。头脑开始变的眩晕,视线变的模糊,下肢几乎不听使唤了。一想到自己居然再次的病发,吴艳晴赶忙的停了下来,在心中叫苦不迭。李智当时又不是故意的,我干嘛跟他过不去,现在自找苦吃了吧。

  在后悔中,吴艳晴突然的听到了那远去的脚步声,居然折返了。抬起头,看到那模糊的身影,吴艳晴突然感觉有些心安,极力坚持的念头一松,身子再不受控制了。

  一想到要摔个七仰八叉,在众人面前丢脸,吴艳晴羞愧的闭上了眼。但身子就要失去控制,摔倒之时,一双有力的大手揽住了她的腰,把她的身子靠在了自己的胸膛上。

  突然闻到这人身上的气息,吴艳晴慢慢的睁开了眼,扭着头看去。

  “傻妞,身上有病,居然敢找我算账,不想活了。”

  看着近在咫尺的娇美容颜,感受着吴艳晴无骨的身躯,李智脸色一板,故作气恼的训斥起来。

  “你个浑蛋,现在就找你算账。”

  明知道没有李智的搀扶,自己就会华丽丽的倒地,但吴艳晴压不下心中的气愤,手臂一扬,准确无误的抓住了李智的耳朵。

  “傻妞,我认错还不行吗?你说我错哪了,我改。”

  感受着耳朵落入魔掌,李智苦着脸哀求起来。

  “哼!”

  吴艳晴轻哼一声,玉指轻动,李智的耳朵来了个一百八十度旋转。

  “敖鸥!”

  李智一声惨叫,但却不敢放开吴艳晴的身子,极力的坚持着。

  “呵呵”

  看着李智那窘困不已,苦涩连连的表情,吴艳晴禁不住的得意的笑了起来。

  听着这欢快的笑声,李智身如电击,不由得一颤。这傻妞真是会诱惑人啊,我全身都酸麻了。

  “傻妞,先回去休息吧,别在这耗着了。”

  明明是自己占着主动,但李智却是跟吴艳晴商量起来。

  “你背着我,不然没完。”

  吴艳晴撅着小嘴赌着气,两手已经攀上李智的肩头。

  “呃?”

  李智错愕一声,好像受了多大委屈,慢腾腾的蹲下身。

  吴艳晴好似全无顾忌,整个身子直接趴在了李智的身上,紧紧的揽住了李智的脖子。

  柔软的娇躯压在自己的身上,女儿体香冲击着口鼻,李智的全身僵硬起来。一股热流肆无忌惮的从小腹中,长驱直下,直冲金三角而去。

  “妈哎,出糗了,好没出息啊。”

  一感受到身上的变化,李智心底惊叫一声,赶忙的阻断了自己旖旎的念头,轻轻的抓住吴艳晴的丰润的双腿,站起了身。这一动弹,李智顿时感觉一团柔软在背上摩擦起来。刚刚压制的旖旎念头,如大坝开闸般,再也堵不住了。

  “呵呵,你小子不正经,我打。”

  吴艳晴感受着李智体温的变化,抓着李智的耳朵摆弄着,面色红艳的斥责着。

  “呃?”

  李智再次的坐蜡了。这能怪我吗,我这还是初次跟漂亮的姑娘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呢。我也是个正常的男人啊,我能无动于衷吗?

  刚要过来表达心意的辛凌众人,看到吴艳晴居然爬上了李智的后背,直接驻足不前了,面面相觑起来。他们两个的转变太快了吧,看样子咋像是床头打架床尾和呢?两人现在的样子,活生生的一对俏冤家啊。

  承受着身上的一阵阵痛并快乐的刺激,李智赶忙的转向辛凌,急切的说道:“辛小姐,给吴小姐准备一个住的地方吧。”

  李智感觉自己的全身已经燃烧起来了,忙不迭的转移注意力。

  “呃,好啊,李先生,你脸色不对劲啊。”

  看着李智潮红的脸色,辛凌关切的问了一句。

  听到这话,李智羞愧的低下头,小跑着冲向别墅。

  “哈哈”

  看着李智那狼狈的样子,作为过来人,魏松这些保镖再也忍不住,爽朗的笑了起来。

  晚上十一点,李智终于在吴艳晴的一通清算后,心情愉悦的回到了自己的小窝。

  “宿主,是不是有了一点满足,感觉这样的日子很充实,很有干劲?”

  在每天必须进行的强化开始之前,小音音满是期待的问道。

  “那还用说,当然是满足了。现在哥们感觉全身是力气,有的是干劲,再困难的问题在我面前都不是事。”

  李智听到询问,非常自傲的回应。

  “那就好啊,只希望你每天都有这样的状态。嘎嘎嘎,强化开始了。”

  小音音像是达到了某种目的,在李智兴奋不已的时候,直接启动了强化程序。

  “敖鸥!”

  强化专用的生命能瞬间袭来,直接打了个李智措手不及。在阵痛中,李智一声惨叫,满脸变得煞白,毫无血色。

  ……

  十分钟后,强化带来的刺激终于暂时消退,李智像是软泥巴,萎顿的躺在床上,粗喘如牛。

  “宿主,经过这几天的强化,你的【体质】和【运用生命能】已经达到—80%,仍是弱于【低等】。【意念】达到了5%,级别为【低等】。”

  在李智休息的空挡,小音音将李智现在的情况汇报了一下。

  “还是弱于【低等】啊,我怎么感觉今天过的这么漫长了,好像做了很多事情。感觉起来,不像是过了一天,而是一个星期,我以前可没有这么忙啊。”

  对于检测的结果,李智真是无话可说了。回想着今天做的事情,李智有种度日如年的感觉。

  “今天的确是做了不少的事情,好像明天也有不少事情要去做。李奎那边的事情,不能太拖了。他不合适的话,该寻找新的代理了。还有辛伟和马少秋这边,也必须提上议事日程。还有,辛凌这边的医馆,你也该督促一下了。还有,龙啸羽这边的保镖,也必须尽快的展开。还有……”

  一听李智感觉今天过的慢,小音音像是忍受不了这种牢骚,炒菜豆子似的,向外倒腾着李智还没有解决的事情。不等小音音说完,李智赶忙的打断了:“还有你妹啊,你拉倒吧,想累死我啊。一件一件来吧,要注意轻重缓急,我不是神仙。”

  说着话,李智身子一翻,赶忙的下床,奔进了浴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