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皖娇女励志记
作者: 赖筱懒
字体: 特大
颜色:          

  “嘀嘀……”张淼峰看记忆中的少女(此时的张淼峰还不记得唐皖的名字)站在街上一直在焦急地拦车,但是就是拦不到车心急的样子,他突然鬼使神差的把车开到了唐皖的面前,并且鸣笛示意唐皖上车。但是他看不懂为什么眼前的少女看向自己的眼神里,除了无视和厌恶,还有一丝愤恨,难道自己曾经伤害过她吗?为什么自己脑子里一切有关于那个少女的记忆都是断断续续的,看不到完整的过程呢?还有自己什么是时候换口味了,喜欢上这种青涩的小苹果了?张淼峰很费解。

  “你干嘛啊?”此时的唐皖拦车拦得已经心里很火大了。又见到张淼峰把车停到了自己的旁边,乱鸣笛的样子,别提多添火了,她并没有想到张淼峰的这个举动是想帮她的忙。她心想,张淼峰这货干嘛一上来,就一直给自己添乱啊。消失了那么久的时间,就应该接着消失啊,还装作不认识自己呢?

  “需要我帮忙吗?”张淼峰摇开了车窗对眼前的少女唐皖说道。

  “不,呃…….需要,你,你送我到德安中学校门口吧。”唐皖刚想拒绝张淼峰,可是一开口,她就马上想到自己要上学迟到的事情,而且班主任又是那种逮到迟到的,就会墨迹得没完没了的那种人,所以她很不情愿的打开了张淼峰的车门,上了张淼峰的车。

  坐上张淼峰的车后,唐皖一直在暗示自己,不要激动,不要激动,当时的张淼峰并不是此时的张淼峰,淡定,淡定,他只不过是,只不过是张淼玲我最好的朋友的哥哥而已,对,不要乱想。张淼峰看着坐在副驾驶位的少女,表情多变的样子,突然觉得这个少女很有趣,虽然不知道她叫什么,但是自己对她的那股忍不住想要去靠近的感觉不断地开始复苏了,此时的张淼峰心里下了一个决定,管他什么老牛吃嫩草不草的,老子追定她了。

  宝马X5在川流不息的长河里,顺利地开到了德安中学,此时07:28,唐皖惊喜的看了一眼表,太好了还差2分钟迟到,因为唐皖现在是高一,所以教室在一楼,2分钟的时间足以够她从校门口跑到教室的了。张淼峰看着车一停,就急忙下车的少女唐皖,感觉到很是欣喜,她不同于自己身边的那些和她年龄相仿的世家千金,并没有对自己使用欲擒故纵的招数,也没有对自己过多的掩饰,那么率真的小女孩,还真是可爱啊。张淼峰自顾自地感慨了一番,然后看着少女的身影逐渐消失在自己眼前了以后,才恋恋不舍得掏出手机,给自己的妹妹发了条短息,因为他突然才想起来自己的亲妹妹,张淼玲也在德安中学上学。他便想让妹妹注意下,哪个女生是在快要上课前,匆忙的跑到教室的。短信刚发出去,张淼峰就觉得自己真是疯了,德安中学有那么多的班级,妹妹怎么可能准确的帮自己找到哪个女孩呢。

  *************

  “呦,唐皖你可以改名叫唐踩铃了,踩得可真准,正好咱班灭绝师太刚准备查迟到呢,你就到班了,听说今天迟到的可是罚做蹲起150呢。”唐皖刚坐到位置上,坐在唐皖对面的小喇叭,吴雨倩就凑到唐皖的面前打趣的说道。可是当她一看到坐在唐皖旁边的张淼玲一副冷女王的气势,就识趣的闭着嘴巴,悻悻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擦擦。”张淼玲看唐皖满头大汗的样子,就递给了她一张面巾纸。唐皖接过张淼玲递过来的面巾纸后,刚想擦汗,一回头就看见后排沈野逸的位置上,居然有一个人在趴在课桌上睡觉!!!唐皖惊喜的用手揉了揉眼睛,打算仔细的看看是不是那个趴着睡觉的人是不是沈野逸的时候,就感觉到从沈野逸的位置附近,传来的一股黑暗魔法的气味。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唐皖警惕的盯着那个趴着睡觉的人,从外观来看,那个人几乎和沈野逸长得一模一样。可是唐皖总是感觉那个人有些不像是沈野逸。昨晚沈野逸的离奇失踪到底是怎么回事?唐皖刚想给沈野逸大发短息,可是她突然想到了沈野逸的手机昨晚摔坏了,残骸还在自己家呢。于是她转而给沈奶奶发了条短信,内容是,奶奶,在干嘛呢。想你了,啥时回来啊。唐皖很想直接的和沈奶奶说沈野逸的离奇失踪的事情,可是这没根没据的也不好说什么啊。而是沈奶奶那么大的年纪了,自己这一说,再把沈奶奶给急生病了咋办。

  “怎么了?看你一上午都魂不守舍的?”张淼玲吃着从家里带来的泡芙,对唐皖问道。张淼玲见唐皖没有反应,就伸手在她的眼前晃了晃,这才把唐皖唤回了现实世界。实在是太奇怪,一上午‘沈野逸’都没有抬起头来过,也没有离开过教室。而上课的那些老师好似一个个都默许了沈野逸上课睡觉的这个举动一样,一上午都没有老师叫沈野逸起来过。而且下课的时候,那么平时和沈野逸交好的男生,就好似是没有看见沈野逸的存在一样,没有像往常一样的跟着沈野逸的后面,而是三两个人围在一起商量着什么。此时的唐皖很想走过去看看‘沈野逸’。

  “唐皖!!”张淼玲见唐皖一直没有搭理自己,而是眼睛一直直勾勾地盯着沈野逸的座位时,张淼玲爆发了。

  “啊?”唐皖一回头就看见张淼玲怒气冲冲的看着自己的样子,很是纳闷。

  “哎,你啊。”张淼玲见唐皖一副不知自己所云呆呆的样子,心里的怒气一下子就消散了。她心想,唐皖这妮子,还不是一般的呆啊。要是搁别的女生见自己怒气冲冲的样子,肯定吓得不知所措了,还能呆呆看着自己的人,也就是唐皖了吧。因为张淼玲的家世背景,在学校里不仅老师对张淼玲优待有加,而且连学校里的学生也对她持拍马屁的态度,可惜这些人都不知道,他们的马屁可算是拍到马蹄上去了,张淼玲虽然喜欢被别人仰视,但是却不喜欢那种赤裸裸的狗腿子。

  “皖啊,你是不是看上沈野逸了?”张淼玲挑了下眉毛,对唐皖一副八卦的样子问道。

  “啊!?才没有呢。”唐皖看着张淼玲百年难得一遇的八卦模样,吓得汗毛的竖起来了,这妮子啥时喜欢上八卦了。还是自己对沈野逸的感情被张淼玲给看出来了?!一时间唐皖除了干巴巴的否认,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可是唐皖越是这样的否认,以张淼玲对唐皖的了解,唐皖和沈野逸这俩人,肯定有事。

  “还说没事,你这一上午,眼睛……可没少往沈野逸那边看吧。我。”张淼玲看着唐皖脸被自己说得小脸逐渐变红的样子,更加笃定她俩有事了。可她刚想接着说,她放在书桌里的手机就开始震动表示来电话了。

  “喂,什么?你帮我买了披萨??!!呃,那好吧,我马上去取,你在校门口等我就好了。”张淼玲挂了自己哥哥的电话之后,就把手机往兜一揣,拉着唐皖就要往班外走。

  “干嘛去啊?”唐皖见张淼玲挂了电话一副焦急出去的模样,显得很迷茫。

  “笨,去取披萨去。别呆了,快点跟我走吧。”张淼玲拉着唐皖手,不由分说的就离开了教室,刚出教室她就看见江妮娜也在走廊里,而且举起左手,一副想和唐皖打招呼的样子。张淼玲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很想看江妮娜气恼的样子,就拉着还在发呆地唐皖快速的从江妮娜的面前走了过去,等到她俩走到一楼大厅的镜子前的时候,张淼玲如愿以偿的看见了江妮娜气的直跺脚的样子,张淼玲得意的扬起了嘴角,拉着唐皖放满了走路的步伐。

  “妹妹,这里。”其实张淼峰在把唐皖送到德安中学之后,就一直开着宝马X5在学校周围转来转去,再转了好几圈之后,张淼峰笑了,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内心年少时那种对爱情的冲动又回来了,这让已经快要30岁的张淼峰感到了惊喜的意外,但是意外之余,他又急切的想要见到让他此时此刻,魂牵梦绕的少女。

  当张淼峰等到快到中午的时候,他在大街上看见了一对小情侣,那个男的和女的正坐在街上的座椅上等着公交车,突然女的看见了对面快餐店里的一则广告:爱她,就和她一起品味‘爱味披萨’的滋味吧。然后那个女的就磨着那个男的去买披萨,可是那个男的说什么也不肯去买,结果那个女的就和那个男的吵起来了。

  张淼峰在看到俩人吵架以后,就没有兴趣接着看下去了,转而去看那个女的非要买的披萨了。‘爱味披萨’张淼峰在心里默默地念着披萨的名字,念着念着,张淼峰的脑海里突然浮现了那个率真的少女(唐皖)的模样,他把车停在一旁,走进了那家披萨店,在买完‘爱味披萨’之后,张淼峰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个披萨了,自己平时是最讨厌披萨的,可手中的这个披萨却是因为突然想到了那个率真的少女而去买的,扔掉有点太过可惜了。他突然想到自己的妹妹貌似是特别喜欢吃披萨的,不如自己做个顺水人情把披萨送给妹妹?如果自己可以在校门口见到那个少女就更好了,想到这里张淼峰就给自己的妹妹打了电话,在自己妹妹感到无比惊讶的时候,果断的挂了电话。然后他等了大概十分钟之后,离了大老远,就看见自己的妹妹拉着让自己魂牵梦绕的率真女孩了,他很激动,但是又不知如何开口,只得对着自己的妹妹,大声的喊着‘妹妹,这里。’

  “哥,你怎么想给我买披萨了,难道公司今天不忙吗?”张淼玲在看见自家哥哥此时站在自己的面前的时候,感到特别的惊讶。一向喜欢忙工作的哥哥,居然有一天和给自己买披萨,然后巴巴地给自己送来?!

  “呵呵,今天不怎么忙,记得妹你最爱吃披萨,就特意给你买的,你要是不喜欢的话,哥就把它扔掉吧。”张淼峰作势要把披萨扔掉,可是超级喜欢吃披萨的张淼玲怎么会舍得让自家哥哥把披萨扔掉呢,等张淼玲发现自家哥哥只是在逗自己的时候,就撇着嘴巴看着自家哥哥。

  “皖,我们走。哼,不理你了。”张淼玲拉起一直呆呆站在一旁的唐皖,作势就要回学校,而张淼玲的这个举动可急煞了张淼峰了。

  “呃?张淼峰?”当张淼玲拉起唐皖的手的时候,唐皖才突然发现张淼峰这货怎么又出现在自己面前了?

  “你,你知道我的名字?”张淼峰在听到唐皖在叫着的名字的时候感到特别的激动,原来那个少女是知道自己名字,难道早上不肯搭理自己,是怪自己很久不去找她,而耍的小孩子脾气吗?

  “皖,你认识我哥啊?”张淼玲在听到唐皖叫自家哥哥的名字的时候,感到了一丝的惊讶,随即她立刻的用审视的眼光去看了眼她身边的唐皖,然后她特别的想笑,自己这是怎么了?唐皖认识自家哥哥怎么了,自己至于这么的警惕吗?唐皖又不是那种趋炎附势,爱慕权势的女生,自己干嘛怀疑她接近自己目的呢。

  “我,我不认识他。”此时的唐皖这一否认,就特别像‘此地无疑三百两’了。可是唐皖又不知道,自己现在该说什么,看着张淼峰一脸笑意的样子,她突然想到了自己初遇张淼峰的时候了,那时的张淼峰给自己的感觉特别像个邻家的大哥哥,那么的让她喜欢亲近。

  “呵,你啊,你都知道我哥的名字,还不认识我哥啊。”张淼玲看着唐皖否认的样子,突然觉得自己刚刚的那些警惕和怀疑都是在白白的浪费脑细胞的行为,这么个呆子,怎么可能是那些喜欢卖弄脑细胞整日想要嫁豪门的女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