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皖娇女励志记
作者: 赖筱懒
字体: 特大
颜色:          

  因为正值暑假学生返乡的客流高峰期,机场里的人通常都是行色匆匆,或者是眼圈红红依依不舍型的。只有张淼峰和唐皖是不紧不慢型的,站在机场大厅唠嗑。“呵呵,我看我还是不用了吧。”张淼峰摆了摆手说道。

  “哎,好可惜啊,你居然拒绝了我这个新一代抽象派大师的邀请。”唐皖强忍着笑意,一脸正经的说道。“我......”张淼峰刚想说话,就被一拥而上的穿黑色西服的男人们包围了。

  “Boss,董事长让我们接您回老宅。”带头的穿黑色西服的男人说道。

  “嗯。小唐大师,拜拜了,我想我们会再相见的......”张淼峰笑着对唐皖说道,然后在那些穿黑色西服的男人的簇拥下,离开了机场。唐皖看着张淼峰离开的身影,她突然觉得自己刚刚的一切都像是在做梦,遇到什么大Boss的情节,不应该是在狗血的电视剧中才可以看见的吗?她自嘲的笑了下,自己只不过是个普普通通的小女孩而已,到底在胡思乱想什么啊。

  “徒儿,在干嘛呢?还没起床吗?报名该迟到了。”在唐皖睡得正香的时候,她貌似突然听到了沈野逸的千里传音。她胡乱的揉了揉头发,睁开睡眼惺忪的双眼,看了看床头上的闹钟,07:49了,天啊,快迟到了。

  “姥姥?”唐皖喊了声姥姥,才想起来昨天姥姥带着赵璐去Q城参加什么老友聚会了。而这个时间,唐爸,唐妈,大姨,大姨夫他们肯定都去上班了。自己要怎样才能及时的到德安中学报道啊。破沈野逸也不早点叫自己起床。早知道就不听唐爸唐妈的话,报那么远的学校了,因为唐皖在升学考试中的成绩优异,被离唐皖家很远很远的重点中学德安中学,破例录取了。(小学升初中都是按家庭居住地划分所要升的初中的。)赵璐在升学择校的时候是直接升的离家的第二中学,8月29号才去报道。而唐皖呢,就比较苦命了。要8月19号就去报到,也就是今天。值得一说的就是,沈野逸同样也是因为成绩优异,被德安中学破例录取了,而江妮娜直接是在填升学择校的家庭住址表格的时候,变出了个家庭居住地属于德安中学学区范围的户口本。所以也被德安中学录取了。唐皖打开冰箱,看着空空无也的冰箱,她无奈的摸了摸饿得瘪瘪的肚子,又看了看壁橱里的洗得干净的空碗,无比哀怨的去洗漱梳头换衣服了。

  “呼呼~终于到了。”唐皖在倒了2两辆公交车,坐了将近1个小时的车才到达了德安中学。看着陆陆续续的往外走的学生和家长,唐皖急急忙忙的往德安中学里跑去。

  “皖皖,你这孩子还生着病呢,咋跑来了?”沈老太太站在操场上,正拽着沈野逸和一个学生家长聊天聊得正热火朝天呢,一回头就看见唐皖往学校教学楼里跑,赶忙迎上来,拦住了唐皖。

  “生病?我?”唐皖很纳闷的看着沈老太太。可是当她看见站在沈老太太背后正在努力假装面无表情的沈野逸之后,唐皖貌似明白了什么。

  “是啊,你这孩子,是不是烧糊涂了,今早你不是打电话给小逸,说你发烧了,不能去报到,让奶奶我替你来报道吗?”沈老太太看着眼神交战中的沈野逸和唐皖觉得很纳闷,这两孩子干嘛呢这是?

  唐皖没有解释,而是问道。“哦......那沈奶奶你替我报完到了??”

  “嗯哪,给皖皖,这是你家的户口本,还有你的入学日程安排表。”沈老太太从包里掏出一堆东西交给了唐皖。唐皖从中抽出日程安排表,简单的扫了一眼。8月21号至31号封闭式军训,额,有没有搞错啊,这是只是小学升初中有必要弄得这么正式的军训吗?唐皖很无奈,接着往下看的日程安排更加的让唐皖无奈,9月1号起有早晚课,周一至周六早07:10到校,晚21:10放学。周日早07:10到校,中午12:00放学。唐皖很怀疑这是初中吗?完全就是高考最后冲刺的学习,学习,再学习模式的时间安排啊。减负在哪里啊?!青少年的美好休闲时光何在啊?!

  “师傅,你干嘛不早告诉我你让沈奶奶替我报道的事情啊。”这样我就能再赖会床了。最后一句唐皖没有敢说出来,因为自从认沈野逸做师傅以来,唐皖的赖床美梦就没再续过。要是稍微起晚了一点,那可就是各种好吃的在眼前摆,可就是吃不到的精神折磨啊。

  “告诉你了,你还能起床吗?肯定又得睡到日上三竿。”沈野逸一副‘我很了解你’的样子看着唐皖。

  “呜呜,师傅,徒儿最近才没有赖床呢。冤枉啊。”唐皖可怜兮兮的说道。

  “小逸,皖皖,你俩说啥呢?”一直再和其他学生家长聊得很热闹的沈奶奶突然插了句话问道。

  “没,没有聊什么啦。”唐皖扯着嘴角,僵硬的笑了笑。

  21号的早上,唐皖早早就起来收拾行李,不是因为还没收拾好,是因为唐妈和姥姥给唐皖装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装了满满2个行李箱。经过上一世的军训,唐皖清楚的知道,当教官要求学生从部队门口拿着行李拿到宿舍,还不让拉着行李箱只许拎着的时候,自己有多悲催。当看到部队宿舍里什么都有的时候,唐皖更加的觉得自己更加的悲催,可恶的学校,居然不事先说清楚了,害的自己拿了两大箱子的东西,就因为这两大箱子,唐皖没少受同宿舍的人的调侃。唐皖从床柜里拿出个小行李袋子,把自己换洗衣物和洗漱用品和各种防晒保养品都一股脑的扔到了小行李袋子。看着1大行李箱和1个小行李袋的明显对比,唐皖得意的笑了。

  趁着早上姥姥忙着去早市买菜,做早饭,唐爸唐妈忙着洗漱,整理仪表的功夫,唐皖用手拿起桌子上味香诱人的猪肉大葱馅的饺子,大口大口的吃着。一边吃,一边看着姥姥和唐爸唐妈有没有注意自己。在她吃的差不多的时候,她说道。“爸妈,姥姥,我先走了。”她急忙拿着早就藏在门口的小行李袋跑了出去。唉,这让唐皖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没办法,要是让唐爸唐妈还有姥姥看见自己只拿了1个小行李袋就走了,肯定得让自己再拎上那两大箱子的。

  拎着小行李袋的唐皖突然觉得今天早上的空气,特别的清新。啊,真是美好的开始啊。唐皖感叹道。而在唐皖家,此时是这样的:姥姥吃完早饭,打算收拾床的时候,一回身就看见了放在门后的唐皖应该带走的行李箱。她急忙拎着行李箱外屋外走,一打开房门。房门正好撞到了隔壁沈野逸家打开的房门。

  “早啊,沈老太太。呀,小逸啊你还没走呀。皖皖的行李箱忘记带了,你帮姥姥拿到学校给皖皖好吗?”姥姥看见正在沈野逸家门口说话的沈野逸和沈老太太。

  “嗯,行啊,正好我家小逸就拿了个小行李袋,拿这两箱子没问题。”沈老太太替沈野逸回答道。

  “呵呵,哎,沈老太太,你家这陶瓷花瓶啥时买的啊?”姥姥指着沈野逸的家客厅的青白瓷的古董花瓶说道。

  “陈老太太,这我那天回来就想和说着花瓶呢,这是.......哎?小逸,你咋还不走啊。等会该迟到了。”沈老太太刚想和姥姥说这个古董花瓶的事情,一回头才发现自己的宝贝孙子还上学没走呢。

  “嗯,好。”沈野逸背着个行李袋,拎起两个大行李箱,步伐矫健的往楼下走去。

  “哎,沈野逸,你怎么?”唐皖看着沈野逸从出租车上下来,从后备箱里拿出两个箱子,她越看越觉得沈野逸拿的箱子特别的眼熟。

  “我怎么?呵呵,看着这箱子眼熟吧?”沈野逸调侃的笑道。

  “我的?!你怎么把它俩给拎来了。”唐皖不满的说道。真是的,早上,她为了不拿着俩箱子费了多少心,这下可好了,白高兴,白得意了。

  “不你的,那是我的啊?你姥姥早上要不是看见我了,就亲自给你送来了。”沈野逸面无表情的说道。“就算是你的吧,我可不想拿这两箱子去军训。”唐皖撇着嘴说道。她上辈子因为这两个破箱子可没少丢人,这辈子她可不想再次拎着这两箱子去丢人现眼了。

  “怎么可以算我的啊?不过要是求为师我,为师倒可以帮你解决这两个箱子的问题。”沈野逸神秘的笑着看唐皖。“真的吗?师傅,你对徒儿最好了,你肯定不忍心让徒儿因为这两个箱子丢人吧。”唐皖拉着小嗲音,卖萌的说道。

  “卖萌可耻。好徒儿,你要是真的不打算好好求为师?”沈野逸抱着肩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