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一梦
作者: 明笑白
字体: 特大
颜色:          

  (亲,看着顺眼就收了吧,顺便做调查哦,偶会认真考虑你们的选择滴!)

  【筱白营帐】

  “筱白,出来迎接贵客!”十四阿哥人未到,声先闻,他料到以筱白的速度也就刚溜回来,恐怕连衣服都来不及换。

  “十四爷,对不起,奴婢卖身不卖艺,你要是不买就别进了!”营帐里幽幽传来娇嫩的声音,听得十四阿哥差点来个倒栽葱。

  这叫什么?这是堂堂大清的格格说出来的话吗?赵晋礼是不是拿着《金瓶梅》当的启蒙读物!

  “胡闹!这话是你说的吗?”十四阿哥一步踏进营帐,对着气喘吁吁的筱白怒喝。

  不就23岁嘛,用得着一副老气横秋的语气吗,真当我十五岁啊,“那是谁说的让我出去接客?”

  “我说的是贵客!”

  “差不多。”

  “你!”

  “我是顺着你的话接的,你有带坏妹妹的嫌疑,我要原样的转给四哥听。”筱白小人得志的模样让十四阿哥几欲抓狂,这打嘴仗上输了阵势还真是不舒服。

  “哼!”

  “你这是跟踪我干嘛来了?”上下打量着十四阿哥,他这会儿不该在八阿哥那里吗。

  “八哥差我来看看你摔死没有。”十四阿哥压根没给筱白好脸色,可这貌似让后者给自动过滤了。

  “八哥一番好意全让你给糟蹋了,唉。”

  “你今天吃什么东西了,嘴巴变得这么厉害,不跟你闹了,我还得去巡视呢。”十四阿哥看这场子是找不回来了,抬脚就走。

  “明早见,忘了跟你说了,皇阿玛让我明天跟着打猎去呢。”筱白晃悠着手里刚从康熙那里骗来的火枪,得意洋洋,一点都没有前几天差点葬身熊腹的自觉。

  “哦,这样啊,这次跟紧了,千万别再围在树上一晚上哦!”十四阿哥坏笑一下,溜了。

  “切,没见我有枪吗,这英国的火枪制作精美,虽然跟沙漠之鹰没法比,可我爬树上拿着它打野猪的没问题吧,再说了,我不是也会爬树了吗,这儿又没有豹子。”筱白拿着绸缎的手绢儿细细的擦拭着宝贝手枪,还把铁珠、火药都一一安置好,这样明天才不会手忙脚乱。

  “记得看《明朝那些事儿》的时候明朝的火枪也很厉害啊,还能连发呢,我这是不是找人去去仓库找找,说不定还能找的到。”筱白一边擦枪,一边碎碎念。

  一夜无梦……

  一早起床,又是提起那个粗布救命包,跨上康熙新赐的战马,背上弓,挂好箭,“风萧萧兮易水寒”。

  “格格,打住啊。这都什么词啊,快别说了。”间儿听到筱白的出征誓言,吓得魂儿都快跑了。

  想想也是,这貌似寓意不好。

  “四哥!”

  胤禛回头,看到意气风发、英姿飒爽的筱白,就觉得一副千斤重担又落到了自己身上,“这次哪里都不准去,跟在我身边五米以内。否则,以后就在帐里做女红等着回京吧。”

  “是。”拱手抱拳,笑的还依然天真烂漫。

  四阿哥看着筱白这个样子满脑袋黑线,一心想着秋后算账。

  “四哥,那边有野鸡!”筱白挥舞着火枪,兴高采烈的扯着缰绳就要去追。

  “不许去。”胤禛微微转头看一眼,面无表情的看一眼那只野鸡,再看一眼筱白,冷冷的抛出一句话。

  “四哥,那边有野猪!”

  “不行。

  “四哥,那边有老虎,我就去看看。”

  “不行。”

  ……

  “四哥,那边有兔子!”筱白已经是可怜兮兮的乞求了,也把火枪换成了弓箭,好歹出来颠了一天了,总得给个机会射几箭吧。

  “嗯,”犹豫,就是有机会,“不行。”

  筱白感觉有些怒发冲冠的意思,心里无数次的模拟弯弓搭箭把四哥射成只刺猬。

  就这样跟着大家练了一天的骑术,看着十阿哥、十四阿哥带着自己的战利品从身旁招摇过市,真正印证了一句话“羡慕嫉妒恨”!

  【八阿哥营帐】

  “八哥,已经可以下地了吗?”看到胤禩坐在外面的客厅里,十阿哥欣喜万分。

  “八哥,今天你是没看见筱白那张臭脸,离着老远都能熏死人呢!哈哈”十四阿哥笑的畅快淋漓,总算把昨天的帐给扳了回来。

  “怎么了?”看着胤祯笑的如此模样,看来是筱白吃瘪了。

  “八哥,你不知道,今天四哥把筱白看的紧紧的,她连箭都没放一只,还一心想着打野猪、野鸡的,说不定心里还想打只熊报复呢。刚才看着我们几个带着这么多东西回来,眼都绿了。”十阿哥一边比划自己的丰盛,还学着筱白郁闷的表情,看的十四阿哥又是大笑了一阵。

  “四哥看的紧些好。”胤禩笑笑,把话题扯开了。

  【筱白营帐】

  “怎么,这小脸这么臭。”胤禛微笑的看着筱白,小丫头今天表现还算及格,不让去就没去,就是这脸,不太好看啊。

  筱白不语,摸摸枪,看看箭,一脸的委屈,就差落泪了。

  胤禛看着可怜兮兮的筱白,又有些不忍,嘴上不知不觉就放松了些,“你要是还如今天这般表现,明天准你打野鸡、兔子怎么样?”

  眼睛一亮,立马换上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跳起来就挂到了胤禛脖子上,“四哥最好了!”

  无奈,这美人计用的,出神入化、真情演绎啊,中计也在所难免了,“行,知道就好。我找了个师傅以后教你些简单的防身术,免得以后遇到危险只能躲,害大家担心的要死。”

  眨眨眼,这是好是坏呢?又多了一项功课,悲催的人生还真是不需要解释。

  “你不是一直想让青梦来陪你吗,前些日子你受伤时我跟皇阿玛求了情,皇阿玛看你自己也是孤单,难得与青梦要好,就准了,算算日子,想必几日后也就到了。”把筱白从脖子上摘下来,胤禛含笑。

  “真的吗!怎么如此之快,我们走了近半月呢。”

  间儿适时的奉茶,刚刚看到筱白挂在了四阿哥脖子上,吓得没敢端上来,看得这时正常了,才端了出来。

  “她们没有辎重什么的,只是人赶路就可,当然要快些。间儿,今儿个晚上没宴会,我就在这儿吃了。”回头对还未退下的间儿吩咐一下,与筱白相并而坐,笑谈甚欢,哪有平日里冷酷无常的四阿哥的模样,这也是他最希望得到的家庭生活吧。

  与四阿哥一个桌子吃饭不新鲜,新鲜的是单独“约会”啊,这待遇,可是与雍正皇帝单独吃饭啊!啧啧,了不起,又是一大成就,不过想想,自己能吹嘘的也就跟青梦了,人家以后不仅会经常跟雍正吃饭,还会同床而眠,自己这点本钱不如丢人的,心情又低落了下去。

  看筱白的表情如过山车般变幻不定,“干嘛呢?不好好吃饭。”顺便夹一块鱼放到碗里,“看着点,小心刺!”

  筱白夹起来就要吃,看的胤禛赶忙又跟上一句。

  “哟,吃什么呢?”十四阿哥风风火火的进来,看到四阿哥也在,脸上的表情立刻收敛变幻,“四哥。”

  “坐吧,正好一起吃。”胤禛的脸色如常,开心的笑着。

  “呃,不了,我在巡视,顺便进来看看,你们吃吧。”十四阿哥公事公办的样子,向四阿哥行了礼就离开了。

  胤禛的笑容里阴影渐浓,自己的亲弟弟与自己这般隔阂,宁愿紧紧跟随自己的死对头胤禩,反而筱白与自己一直亲近。

  “四哥,怎么不吃了?快吃啦!”夹一块青菜塞到胤禛碗里,再用眼睛逼着他吃了,才开心的笑了。

  不管最后谁对谁错,孰是孰非,胤禛始终是自己穿越到这个世界后对自己最真心相待的人,也是这里最孤独的一个,别人至少有母亲、亲戚支持,而他必须自己打拼,他与胤禩都是才华横溢的人才,只可惜,那个位子只容一人坐下。

  第一次,筱白开始纠结于亲情与爱情之间……

  过后的几天筱白都是跟着胤禛四处打猎,有胤禛护着,也再未见过太子他们,倒是大阿哥与十五阿哥与他们同行过几次。一看到十五阿哥的出现,筱白幽幽的靠到四阿哥队伍的边缘,再看不死心的十五阿哥大有继续接近之势,干脆打个招呼就跑去了十四阿哥与十阿哥那里。

  十五阿哥对此也颇为无奈,看来与筱白真的是有缘无分,也就没有再次搭话。

  一天的打猎让筱白筋疲力尽,靠在床头泡脚解乏,“两只野鸡,还有一只野猪,知道吗,野猪啊!有这么大个儿呢!”对文红与间儿吹嘘不已,要知道,那只野猪是被人围在一处不得动,她大小姐拿枪瞄了半天准儿愣是没打死,又换弓箭射了一个箭壶,才勉强的打死的。

  “格格,那野猪是怎么死的?”文红傻傻的表情可爱至极,真被筱白这个小骗子给忽悠住了。

  “呃,我觉得,准确的说,应该是失血过多致死的。”托着脑袋,想着野猪的死法,看来这说法最合适了,反正也自己鼓捣死的,算是自己的猎物。

  文红与间儿迷茫的看了看对方,发现彼此一样迷茫后一致决定,闭嘴。

  “失血过多的意思,是不是指你捅了猪一刀,然后就那么等它死的呢?”这声音里嘲弄的味道四溢,细细弱弱的声线,“或者,你咬了它一口?”

  “年青梦!你信不信我直接拿你喂了猪你家四爷都不会吭一声!”筱白一下子站起来,洗脚水飞溅,指着屏风外面那个模糊的人影大骂,无师自通的学会了泼妇的招牌姿势。

  “咳”

  一个男声适时的想起,怎么听着,呃,像是胤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