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琴师的无家可归
字体: 特大
颜色:          

  “抱歉呐,樋口。还麻烦你把这个东西运过来——谢谢你的帮忙。”

  阿尼娅这样说着,从在她身后跟随着樋口那里接过了一个银色的旅行箱。不愧是在这个世界生活了五年,和我的行李在量上都不是一个级别的呢。基本上都像是在搬家了。

  “嘛,没什么的。”

  樋口还是露出那样一张厚脸皮的笑容,和阿尼娅握了握手。

  然后也过来和我对了对拳头。

  “虽然世界灭亡也挺有魅力的,不过能和神交战就更具有幻想色彩了哈。如果顺利的话,就请拜托帮我捎一枚实况照片回来哦。”

  说得这么轻松,我不禁露出了苦笑。然而,由这个男人的嘴里说出的这些胡话,听来却那么富有真实感,还真是个不可思议的事情。

  “快看、小智……”

  操绪呼唤着我的名字。

  受她话语的影响,我也抬起了头。有什么冰凉的东西落在了我的脸颊上。无数白色的薄片在夜空中翩翩起舞。

  “雪么……难怪觉得这么冷呐。”

  秋希用着似乎很愉快的口调这样说道。“好漂亮。就像是樱花的花瓣一样呢。”

  杏摊开着双手,越过樱花的枝头注视着这片高远而宁静的夜空。一时间,我们所有人,都只是这样沉默地、静静地欣赏着这片纷纷扬扬的雪之舞。

  “那个、小智。她是……?”终于,杏注视着我的侧脸,打破了这边无声的寂静。

  就在作为鸣樱邸象征的这棵巨大樱花树下,一个金属制的箱子静静地横躺在那里。

  如同棺材般的巨大银色箱子。在正上方镶嵌着一块巨大的玻璃板,可以从那里窥见箱子里面的东西。由金属制造的边框稳稳地固定、接驳着大量芯片与管线的圆筒形胶囊状密封舱。在舱体里,一位少女正安静地沉眠着。乌黑艳丽的长发,好似透明般洁白的肌肤。一位有着宛如仙子般有着绝世美貌的少女。

  俯视着在这个世界里已经再也不会醒来的嵩月的身姿,我的嘴唇动了起来。

  “那是我的……‘契约恶魔’——我的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