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一个呆子
作者: 苏茜芯
字体: 特大
颜色:          

  赵德昭赵雅萱和周妙音三人有说有笑的走出了那个房间,刚好被过来的春桃和秋菊两个丫环看到,给了她们不小的震撼。

  赵雅萱是听到了艺部学堂那召唤学员继续到彼上课的钟声,这才走了出来,既然主人都要去上课了,两个客人怎么好意思再呆在这里呢。所以赵德昭和周妙音也随着而出来。

  当看到春桃和秋菊在一起,她也停止了关上自己房门的动作,招手让春桃过来,吩咐后者看好房门,跟赵德昭和周妙音说声再见就返回学堂去继续听课了。

  秋菊到周妙音的身旁,看着赵德昭,不由得心中对他产生了一丝同情,不知道他能够坚持多久,在周妙音那样的性情笼罩之下,如果没有很好的忍耐力,那绝对是一种折磨。

  春桃已经进入了赵雅萱的房间,她正在履行她作为下人应该做的事务,要在赵小姐回来之前把这个房间搞个干干净净。她当然也看到了和周妙音在一起的赵德昭了,但是作为一个下人,她没有开口询问的权利,只能把疑惑都埋在了心里。她实在想不通,为什么赵小姐的男友变成了周小姐的。

  原来,赵雅萱和赵德昭在中午回到这里后,见春桃在,就找个借口让她离开了,屋子里就剩下他们两人,并且由于洗枣的缘故,后来让隔墙之耳误会得那么厉害。当时春桃就以为赵德昭是赵雅萱的男友,不然怎么会赶走自己,不让在一旁听着和看着呢。

  空虚的生活,使人喜欢胡思乱想,这个春桃刚好就是这种空虚生活下的丫环,她由于眼前所看到的,联想到了很多很多。是不是周小姐为了报复赵小姐横刀夺爱?是不是那位壮男脚踏两条?是不是将来会上演一场二女争夫的真实的戏码?唉,不理他们了,我还是做好本分工作吧,以后有机会再向秋菊询问一下,就一清二楚了。

  秦玉莲向赵德昭和周妙音的口头规定是他们在一起的时候至少要有第三个人在场,这个对于别人或许还有用,对于这两个主,呵呵,那是一点作用都没有的。为什么呢,请听我讲下去,就知道了。

  赵德昭在目送着赵雅萱走向艺部学堂的方向后,随着周妙音进入了后者的专用房间。

  房间的面积和赵雅萱那一间的一模一样,只是其中的摆设就一个在天一个在地了。

  赵雅萱的房间摆设十分的简朴,而周妙音的房间则是充满了艺术感。

  入门处,迎面的是一道屏风,以翠竹为框,中间挂着字画,字为狂草,气势磅礴,但笔画间却略显秀气。画是八仙过海图,画中八仙各施神通,波涛汹涌中,悠然自得,无论是八仙的神情,还是八仙的宝物,都刻划得维妙维肖,仿佛八仙就要脱离画纸,降临人间。

  “周先生,请问这字画是谁所写是谁所画呢?怎么没有写落款呢?”既然山寨指派周妙音给自己上课,赵德昭和周妙音开口的第一句就用上了那个时候老师的称呼,先生。

  “赵公子,你千万不要叫我为先生,我哪里配得上这个称呼啊。”

  “哈哈,你现在可不就是教我学艺的先生么?你要我怎么称呼呢?”

  “赵公子就称我妙音就行了,你老是称我先生,这不是时刻都在提醒我比你大吗?”

  “哦?哈哈哈哈。不错,你是比我先出生啊。那好,我以后就称你为妙音。你也不要再称我为赵公子了,这样太见外了。”

  “那好,你要我怎么称呼你呢?”

  “那就直接叫我的名字德昭好了。”

  “德昭。”

  “妙音。”

  两人相视,眼中顿时也多了点什么。

  站在一旁为两人端茶递水的秋菊听着两人那些对话,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他们居然就当着她的面打情骂俏。她想退出这间房间,但是却又不好意思,开口。

  好在,周妙音也看着在房间里头的秋菊太过碍眼,开口对她说:

  “秋菊,这里没有你的事了,你下去吧。”

  “是,小姐。”

  就在秋菊要走出这间房间时,赵德昭叫住了她:“慢。”

  “赵公子,请问有什么吩咐呢?”

  “秋菊,这是一百两银票,你收好。”

  “赵公子,您……”这是什么意思,秋菊还没有想到过自己有一天能够拥有一百两银子,连话也说不全了。

  “我和妙音的事,你不要在外面乱说,这一百两银票是我代你家小姐赏给你的,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秋菊没有想到眼前的男人出手那么大方,当下连连点头,拍着胸保证自己绝对不会乱说了。临走,她还识趣地为房间中的两人关上房门。心中为这意外之财而欣喜,她已经在为自己的未来作规划了,有了这一百两银子,就能准备一份不错的嫁妆了,到时找一个好夫婿,那也不错啊。

  “这些字和画,是我的习作,让你见笑了。”周妙音开口道。

  “哇,习作都这么好,如果是你用心下去,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样的珍品啊。”

  “德昭,你就不要取笑我了。”

  “哈哈,这是我发自内心由衷的赞美啊。”

  “你不是要学习关于音乐的知识吗,来,有什么想学的,尽管说,只要我知道的,我一定全部告诉你。”

  “见到你,我还学什么捞什子音乐知识啊。你这里还有棋盘啊,来,我们手谈一下。”

  ……

  身后传来赵德昭与周妙音两人的低声细语,渐渐的走远后,秋菊也已经听不见了,她怀中揣着那张一百两的银票,回到给她们丫环住的地方去了。既然周小姐不愿意自己在她和赵公子两人面前碍眼,她也乐得清闲。

  赵雅萱回到了艺部学堂,花老已经等在学堂里面了。他已经被秦夫人告知,赵德昭和周妙音再不会出现在他的课堂之上打扰他的讲课了。这令他的心里舒服了一些。也不用再怎么去装模作样了,面对学生们也能够像以前那样自然了。

  看到赵雅萱回到自己的三十七号上去,花老却叫她坐到前面的位置,因此,赵雅萱的号数变成了三十六号了。

  那些旧学员看到上午弄得花老表现异常的两个新学员只来了一位,周妙音也并没有再出现,个个都是很奇怪的,只是现在花老再没有像上午一样用书本遮住自己的面孔,个个都变得和以前一样规矩了。

  课,又像以前那样讲下去。赵雅萱坐在学堂的最后,也能清晰的听到花老讲课的声音。她心中早已以周妙音的成就作为自己的目标了,所以在花老这位负责任的好先生的教导下,孜孜不倦地吸收着乐理知识。虽然她学的内容是那些旧学员学过一半之后的内容,她没有学过这些内容以前的,有时会听得糊里糊涂,但也听得津津有味。这让花老心中再一次称赞了她。

  赵雅萱听了一阵子,她突然觉得只有一个艺部学堂真的有问题,就是新旧学员在一起上课,新学员所听的只是后一部分,这样子的话,就不能跟上其他学员的进度,这对于新学员来说是一个大问题。就像现在,她自己有心好好地学习下去,但是在不知道所学内容是跟什么衔接的,这个让她怎么能够尽快理解花老授予的知识呢。她边听着这些她半懂不懂的课,一边想着该怎么样才能更好地解决这个问题呢。

  想啊想啊,她终于想到了一个好的方法,来迅速提升自己的水平,跟上其他学员的步伐,在以后的学习上打下好的基础。

  在花老让学员们自习的时候,赵雅萱离开座位,来到花老的面前。

  花老看到赵雅萱的到来,明显一愣,她离开座位是要干什么呢。对于山寨寨主的干女儿,花老还是很客气的,况且,在花老的眼中,这个现在的三十六号是他所教的学员当中悟性比较高的。

  “三十六号,你有事?”

  “回花老的话,我是有事向您说一下,请问会不会打扰到您呢?”

  “没有,有什么事,你说吧。”

  “花老啊,您现在所传授的内容,我听着有很多不懂啊。”

  “哦?为什么呢?我看你的样子好像听得很仔细,应该听得懂才会这样子吧。”

  “花老,这个,是我强制将您所传授的内容灌进我的耳朵里啊,我没有将您以前教给旧学员的知识了解过,怎么会一下子就能够理解您现在教的内容呢。”

  “哦,那也是啊,这些旧学员都是成批进来这里学习的,都已经学了半年多了,你才来这里第一天,出现这个情况也是正常的。你有什么好的建议,给我说一下,也好让你以后能够在这课堂上和旧学员一样,听我的课没有阻碍啊。”

  “花老,您看这样行不行,您呢,把旧学员学过的内容的教材给我一份,让我先学习过那些内容之后,再继续和他们一起上课,这样的话,我相信就不会再出现什么听不懂的情况了。”

  “嗯,你这个建议值得考虑,把教材直接给你,我要向秦夫人请示过才行,你先回到你的座位上去吧。”

  “是,花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