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女爱上男
字体: 特大
颜色:          

  到达目的地,秦晴以要整理妆容为由把我一个人丢在了大厅。

  她这一去也不知道要去多久,不过还好,酒店大厅里有专门给宾客们临时休息的地方,所以我也不必担心会站到腿软。

  这期间不断的有年轻人出入酒店大门,从他们经过我身边时那短暂的交谈,我得知了他们也是来这里参加同学聚会的,更重要的是他们竟然和我产自同一所学府!由于距离因素我无法得到更多的信息,不过单单是这两条就足够让我吃惊的了。

  同一个时间段,同样是来参加同学聚会,而且还是在同一家酒店,这也未必太巧合了吧?如果说这不是巧合,而是这些人根本就是秦晴的大学同学,那岂不是说我和秦晴还是大学校友?

  记得大学的时候,王怀那货为了把妹,可以说是不择手段,而作为他死党的我也总是被迫要跟着做一些人神共愤的事情。

  比如说,通常女孩子出去游玩时总喜欢带上自己的闺蜜,因为这样不仅可以提高出游的质量,还可以有效的防止王怀这类人的骚扰。

  而我所要做的就是帮助王怀引走这些女孩子带来得女伴,让王怀看中的那个女孩脱离群体,女孩子一旦脱离群体,就好比是离群的羔羊,无助感会促使她们降低自己的防备意识,最终沦陷在王怀的魔爪之下。

  由于王怀经常做这种事,所以我也只好经常配合他,最终的结果就是,我和他的身边都不断的更换着女人;不同的是他是动真格的,而我却一直是孤家寡人,尽管如此,江湖还是流言四起,我也跟着王怀声名狼藉起来。

  如果秦晴真的跟我是校友的话,希望她千万不要相信那些谣言,否则我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我正祈祷着,秦晴已经梳妆打扮回来了。

  “木头,让你等累了吧?!”

  “等的人是你,我又怎会累?”

  “又贫嘴!我们进去吧!”尽管是在数落我,但秦晴脸上还是泛起一抹甜蜜来。

  秦晴的同学聚会设在了酒店的第三层,她的同学比我想象中要好相处的多,没有那种令人作恶的人在里面。

  “你…是陆明?”没想到秦晴的同学中,还有人认识我!不过我现在可没有被人认出的高兴。

  “若琪,你终于来了!我等你好久了!”抢话的人是秦晴,完全无视我的存在。

  “秦晴,好久不见,你比以前更漂亮了!”叫若琪的女孩子也把我无视了。

  这位若琪跟秦晴的对白让我想起了前段日子看见的一个段子。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样的经历,同学长时间不见了,女同学和女同学重逢,就各种夸,“哎呀,你又变漂亮啦”“头发新做的啊”“衣服真好看”云云……而男同学和男同学重逢,对白只有一句“我擦,你咋变这逼样了”

  秦晴和若琪寒暄了一会儿终于想起旁边还站着个我。

  若琪先是上下打量了我一会,旋即对着身边的秦晴坏笑道:“他是陆明吧?”

  秦晴一听,顿时满脸羞红。

  我就想不明白了,若琪不就是说出了我的名字了吗?秦晴为什么这种表现?

  两个女人在一起聊天,我一个大男人自然插不上什么话,但是我可以和若琪带来的男人聊。

  “哥们,怎么称呼?”对方主动上来跟我搭讪。

  “陆明,兄弟你呢?”

  “我叫王山,是若琪的老公!”

  “幸会!”

  “你是秦晴的男朋友吧?小琪经常在我面前提起秦晴,说她在学校的时候是多么多么受欢迎,不知多少男人都被她拒之门外,兄弟你好手段啊!”

  男人嘛,三句不离女人实属正常,不管是已婚男人还是未婚男人都摆脱不了这种惯例。

  “过奖了,我哪有什么手段啊!只是运气好罢了!”

  “兄弟你太谦虚了!秦晴这样的女孩子能是运气两个字就可以解决了吗?”

  “看来对于追女孩子,兄弟你似乎颇有心得?”

  “心得谈不上,不过毕竟是结了婚的人了,经验倒是有点!”

  “愿闻其详!”

  我和王山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的聊了一下午,一直到同学聚会散场,我们还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你下午跟若琪的老公都聊了些什么啊?看你们临走的时候,还一副难舍难分的样子。”离开酒店之后,秦晴好奇的问道。

  “我们聊了些你和若琪的事情!”我说的实话,我和王山确实聊了一下午关于追女孩子的事情,若琪是王山的老婆,而我现在正好是正在追求秦晴,所以也可以说成我们是聊了一下午秦晴和若琪的事情。

  “哼,你肯定没说我什么好话!?”

  “哪能啊?我说的全是你的好话!”

  “哼,你现在就算这么说我也无从查证啊!不过看你今天表现这么乖,勉强信你一回!给你个奖励请我看电影好了!”

  这叫什么话?难道我平时说的话就不可信了吗?不过虽然我对秦晴说的话很有意见,但是那句看电影的建议我还是欣然接受了。

  “有什么好电影推荐的吗?”

  “有啊!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

  “好奇怪的名字,讲什么的呢?”

  “讲的是一段学生时期的爱恋,据说结局很感人。”秦晴一本正经的说道。

  “那好吧!我们就看这场!”其实我一般不看这类电影,因为我不是一个浪漫的人,很少有什么爱情电影能够触动的了我的泪腺,所以我也很少在这上面浪费时间,如果今天这不是秦晴提出来的,那我一定会选择看其它的。

  进了影院,坐下没多久,灯光也暗了下来,影片开始了。

  接下来的两个小时里,我充分意识到了这部电影的魅力所在。

  尤其是在结尾的时候,众男们问沈佳宜的老公说:“我们红包包这么多,可不可以亲新娘?”

  我不禁提新郎捏了把汗,自己老婆有这么一群极品的同学真不知道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

  “新娘说好,我就没问题啊~”新郎答道。

  嘿!这新郎还真大方!

  众人将目光集中到了沈佳宜身上。

  “好啊~”沈佳宜笑了笑。

  满场哗然~

  我一直感觉沈佳宜的这句话是单独对柯景腾说的。

  新郎一听新娘竟然答应了,连忙将眼冒绿光的众男拦了下来:“你们想亲新娘可以,不过呢,等一下你们要怎么亲新娘,就要先怎么亲我!”

  哼!我就知道那小子不会这么大方!不过也不能怪他,男人嘛…谁能眼看着自己的老婆便宜给别人?

  就在我对新郎表示理解的时候,柯景腾接下来的一个举动,另所有正在观看电影的观众们沸腾了,只见他一个箭步冲到了新郎面前,在新郎差异目光的注视下满含深情的吻了下去……

  温馨的背景音乐响起,画面开始倒转,学生时代的一幕幕闪过,然后在转回现实,一切发生的似乎还是昨天,可惜不是昨天,仿如一梦,画面最终回归定格在了新娘那哭泣却幸福的脸。

  从电影院出来之后,我和秦晴都沉默了,也许是我俩都还没从刚才的悲伤回过神来。

  “木头,看完那电影你有什么感想?”

  “回忆再美好,也无法改变不能在一起的结局。”我幽幽说道。

  听到我的话,秦晴愣愣的掉下了眼泪。

  我真白痴,这种时候不去说一些珍惜眼前人的情话,竟然还做起影评来了。

  “太晚了,我们回家吧!”

  我现在只想回家好好的睡上一觉,今天发生的事情让我有种不好的感觉。

  “恩,好!”秦晴点了点头。

  看来她也是累了。

  回到家,我和秦晴坐在沙发上看了会电视,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综艺节目都出奇的无聊,于是秦晴早早的就去洗澡睡觉了。

  趁着浴室中还残存着她沐浴过后的热气,我也赶紧钻了进去。

  待我洗完澡之后,我突然发现下水口被异物堵上了,洗澡水通不出去,如果现在不清理的话,放到明天就会发臭,到时候只会更难清理。

  掀开地漏,我发现堵住管道的竟然是人的头发!我可以肯定这些不是出自我身上的,因为我的没有那么长,那这家中能自由出入浴室而且还有这么长头发的也就只有秦晴了,看来留长头发漂亮是漂亮,这保养也是个问题啊!

  我一路小跑的回到房间,似乎冥冥中有什么东西在召唤我,我连灯都来不急开,就扑到了床上,并为自己盖好被子。

  “咦?今天被窝怎么是热的呢?”

  我好奇的朝着热源摸了过去。

  然后我摸到了一团好柔软的东西,我更好奇了!接着往里摸,发现另外边也是一团。

  我大脑打结了,到底什么东西?!

  打开床头柜上的台灯,我吃惊的看着躺在我身边的秦晴。

  “对不起,秦晴,我~~~我~~~”我‘我’了半天也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些什么。

  “我什么啊,又没人怪你。”

  “啊,那我?”我想说那我是不是可以继续。

  “晚了!”我的想法被秦晴看穿了。

  我现在真有种活活撞死的冲动,好好的开什么灯啊!

  “陆明,我们今天晚上好好睡觉行吗?”秦晴用她那漂亮的大眼睛看着我,每当这种时候,她对我提出任何要求我总是无法拒绝。

  “好吧!”我无奈答应了。

  关上灯,我开始很小心的睡着,我不敢靠着秦晴太近,因为我知道我有踢被子的毛病,我害怕当我睡着了之后,会影响到她。

  “你干嘛睡觉要离我那么远啊?我又不会吃了你!”黑暗中,秦晴把我拉了过去。

  “那怎么睡?”

  “手臂伸出来。”秦晴指挥道。

  “干嘛?”我虽然好奇,但还是听话的伸出了手臂。

  秦晴接过了我的手臂,放在自己的小脑袋下,挤进我的怀里,然后拍了拍我的手臂道:“这下好了,睡吧!”

  此刻,我可以清晰的感受到秦晴的身体,一种原始的欲望在我体内膨胀,心跳开始加速,气血乱冲。

  “你怎么了?”

  “没事!”

  “骗人,你现在是不是做那种坏事情?”

  “是!”我很老实的答道,都到这种地步了,说我一点反应都没有,谁信呐~

  “那你来吧~”秦晴从我怀里翻了出去,平躺在枕头上,等待着我压落在她身上。

  “算了,我们还是睡觉吧!”

  “你不想要?”

  “当然想,我又不是没有!”

  “那你为什么?”

  “因为我爱你!”一边说着,我伸出一只手将秦晴拦回了我的怀里。

  “陆明,谢谢你。”秦晴见我竟然这么体贴,幸福的说道。

  我们就这样相依着,没有再继续说话,不知不觉的我进入了梦乡,梦中,我见到秦晴在对我笑,她笑得好美。

  清晨,一缕阳光照射在了我的脸上,映进了我的梦里,将我唤了出来。

  醒来后,我发现怀里的秦晴已经消失不见,如果不是胸膛前残有一块疑似口水造成的湿润,我一定会认为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是我在做梦了。

  打开房门,我还是没有看到秦晴的身影,通常这个时候她都应该在厨房忙碌着我的早餐,想起昨天秦晴的奇言怪举,顿时一种不详的预感涌上我的心头。

  我冲到秦晴的房间,发现房门没有锁,打开一看,里面已经人去楼空。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行李应该是昨天去同学聚会之前就装好的,也就是说秦晴的消失并不是一个意外,而是她事先准备好的。

  拿起手机拨通秦晴的电话,得到的是用户已关机,我的心似乎也在这一刻彻底阴暗了下来。

  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秦晴要离开我!!!

  空气中依然飘荡着秦晴的味道,它们引导着我来到客厅,秦晴在桌子上留下了一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