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雷魂
作者: 壶山石
字体: 特大
颜色:          

  人群往两侧一分,中间便空出一条路来,站在路尽头的是两男一女,两大一小,自然便是赵耀武和他的妻子柳氏。

  赵耀武在前,反手持了一柄砍山刀,高大的身躯岿然而立,脸上没有一丝表情,盯着王豹的眼神很复杂。

  柳氏一只手牵着赵毅,静静地站着,一双眼睛只是柔柔的看着丈夫。

  赵毅站在柳氏旁边,显得挺无聊的,别人只是大概的知道一点赵耀武的实力,他是知道的清清楚楚,对于这场死斗,赵毅表示毫无压力,没有一点兴奋的感觉;所以在众人瞩目之下,赵毅居然百无聊赖的打了个哈哈。

  打完哈哈,赵毅自己也觉得挺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大家看着突然出现的赵耀武,无不惊讶万分。

  “这不是赵耀武吗?”

  “他不是坠崖身亡了吗?”

  “他怎么还没死?”

  ……

  一时间议论声四起。

  王豹终于清醒了过来,指着赵耀武惊疑不定地说道:“你?赵耀武?……”

  赵耀武迎着王豹的目光,平静地说道:“是,我是赵耀武。”

  王豹忽然吼道:“你怎么还没死?”

  赵耀武沉默片刻,淡淡地说道:“不杀了你,我怎么能死?”

  王豹赤红的双目瞪着赵耀武,呼吸逐渐粗重起来,忽然仰天大笑道:“好!好!那么我便亲手送你上路!”

  赵耀武冷冷地说道:“五年前,你已经亲手送过一次了,这次换我送送你吧。”

  手腕一翻,反手贴在肘后的砍山刀便持在了手上,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

  赵耀武一挥手,掷刀与地,“嚓”地一声响,如同钢锥入木,刀尖深深地扎入了地上的石砖。

  看着扎在地上,刀锋闪着迫人寒光,刀柄犹自摇晃不停的砍山刀,王豹的脸上时青时红,眼神摇摆不定,心中似乎在不停地挣扎。

  赵耀武看着王豹,淡淡地说道:“五年前,你就是用这把刀从背后伤的我;我在天沟之中的这五年,每天都要把它细细地擦拭一遍,为的就是今天;待会儿,我会用这把刀送你上路。”

  说完,不理王豹,径直走到长史面前,略一抱拳,说道:“大人,在下便是五年前此案的苦主赵耀武;今日这场死斗,便是我要死斗王豹。大人您应该没有异议吧?”

  赵耀武之前曾拿过春江府府试第三,拥有前往大梁参加国试的资格,这在大周的武部都是记录在案的,略相当与官身,所以自称在下并无不可。

  加上赵耀武武功精进,离先天不过一步之差,行动言语之间,自有一股威势。

  长史大人那也是个有见识的人,和赵耀武目光一触,心里忍不住便是一激灵,尾椎骨有冷气一丝丝的往上冲,便知晓这赵耀武不是常人了。

  平素协理府务,代府尊处理各种事宜,长史大人也是见惯了风浪的人,当下脸色不变,微笑着说道:“这个我倒是没有异议的。”

  说着话时,长史看了王老太爷一眼,见王老太爷嘴唇微微哆嗦,目光也是惊疑不定,混没了原先胜券在握的淡然,又说道:“不过你既然未死,那么本官有几句话还是要问的。”

  赵耀武深深地看了眼长史,说道:“大人请问。”

  “当年,你赵家状告王氏族人王豹伤人害命一案,其中被害之人便是你,是不是?”长史问道。

  赵耀武点点头,说道:“是。”

  长史又问道:“今日你家老太爷指告王豹夜入深山,砍断你儿子赵毅下崖上崖用的绳索,以图斩草除根的恶行,是否属实。”

  赵耀武冷冷地说道:“我家太爷绝无虚言。”

  “好!”长史大人回过身来对王老太爷说道:“王老太爷,赵家指告你家王豹的种种罪行,你王家是否认可?”

  王老太爷的眼神一片混乱,嘴唇发抖,想说又说不出话来,他心里明白,这是长史大人给了王豹最后一个活命的机会,只要王豹认了罪,便要受官府惩处。

  虽两罪并罚,但是苦主都没有死;如果王豹能给赵耀武下跪认错,接受官府惩处,加上自己放下这张老脸求求赵老太爷,那么结果很可能便是发配充军。

  死斗,则必将有一方被杀死,看赵耀武的身形步态,武功修为似乎已远胜王豹;这死斗,王豹几无保命的可能。

  发配充军虽然苦,但是好歹能保住一条命,若是日后王豹能在边疆立下功来,被赦免的可能也不是没有;但是前提条件必须是要放弃尊严,向苦主下跪求饶。

  活命与尊严,该如何选择?

  王老太爷心中七上八下,苦涩难言;看了看站在案前准备签生死文书的赵耀武,嘴巴微微地张了张,说不出话来。又将目光转向呆在一旁失魂落魄的王豹。

  对于长史的算盘,赵耀武心如明镜,知道的清清楚楚,但是却无法说什么。

  他是赵氏一族的族人,不能不为整个赵氏一族考虑,在长史的行为合乎法理的前提下,不给一丝颜面的得罪一府长史,是非常不明智的。

  看王老太爷看向王豹,赵耀武的眼光也落在了王豹身上。

  王豹心中此时也是剧烈翻腾摇摆不定,和老太爷的眼神一触,他就已经明了了王老太爷的意思:活命或者尊严,二者只能选择其一,你自己选!

  王豹看向泪流满面的妻子,妻子的眼神中满是恐慌和担忧。

  王豹又看向儿子,大儿子王家俊的双拳紧握,眼中也如他娘亲一般,充满了恐慌和担忧。

  再看向他最宠爱的小儿子,小儿子王家豪也是紧紧握着双拳;但是眼中却没有担忧的神色,相反却释放着一种灼热的光芒;那光芒,是对父亲的依赖,对强者的崇拜,对英雄的渴望。

  看到小儿子眼中的神色,王豹的心里陡然火热起来。

  “我不可以让我的儿子失望!”王豹的心里发出了一声怒吼;唰的转过头来,看向赵耀武。

  两眼相对,王豹分明的看到了赵耀武眼中那深深的不屑和轻蔑。

  “我无罪可认,你要死斗,那便死斗!”赵耀武的眼神狠狠地刺激了王豹,王豹的喉咙里发出一声低沉的咆哮;咆哮声中,王豹须发皆张,血灌瞳仁,双目皆已赤红。

  “唉……”王老太爷一声痛苦的叹息,紧紧闭上了眼睛,两颗浑浊的眼泪顺着苍老的脸颊流了下来。

  “唉……”长史摇摇头,叹了口气回过身来,对赵耀武说道:“据大周律例,你签了生死文书吧,生死各凭本事了。”

  赵耀武提起案上的笔一挥而就,丢了笔,转身而行。

  在经过王豹身旁的时候,瞥的王豹一眼,冷冷说道:“我在场地中等你,莫要让我久等了。”

  往前走两步,重重地一脚踏在倒插着砍山刀的石砖之上,“锵”地一声响,犹如神兵出鞘一般,砍山刀自石砖中激射而出,落在了赵耀武的手中,嗡嗡颤鸣声经久不绝。

  众人的目光都注视着赵耀武走往场地的高大身躯,和犹自站在原地的王豹身上,没有人注意到坐在椅子上的老太爷看到这一幕,倒吸了一口气,眉头一皱,瞳孔猛地缩如针芒。

  没有任何犹豫,王老太爷将手伸进袍子里,解下腰间的玉佩,将身后一名族人招了过来,附耳轻轻说了几句;那族人点点头,接过玉佩,慢慢的向后退去;退出人群之后,便拔腿狂奔而去。

  只有长史的余光发现了这个异动,不过也只是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这皱眉的动作,在长史胖如西瓜的脸上根本看不出来。

  王豹看着已经走入场地的赵耀武,只觉得自己的双腿犹如千斤之重,根本无法提起来。

  暮然间,王豹大喝一声,猛地提起了腿,踏出了第一步,然后自然而然地便跨出了第二步,……虽然缓慢但却坚决的,一步一步移向场地,随着一步又一步的踏出,王豹的步伐渐渐变的轻快起来。

  走过赵毅母子身旁的时候,略略停了一停,深深看了柳氏一眼。

  柳氏看着王豹,眼中只有愤怒和仇恨。

  王豹又看向赵毅的时候,眼中似乎有惊奇、有惋惜、有赞赏、有怨恨。

  赵毅默然看着王豹,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王豹提腿而行,再不回头。

  ……

  看着死斗的双方都已经走入了场地,众人“呼啦”一下全围在了场地边。

  王豹站在场地中,盯着赵耀武看了片刻,回身对王家俊喝道:“拿我的刀来。”

  王家俊伸手用袖子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转身而出,取了王豹惯用的百炼钢刀,跑了回来;将刀递给王豹的同时,向着父亲重重的点了点头,眼神中已经没有一丝恐慌和忧惧,只有坚毅。

  王豹欣慰的笑了笑,接过刀转过身来,看着赵耀武说道:“有些事,不去做,我心里不平;所以我做了,无论如何,我不后悔。”说完,咬了咬牙,神色一片肃然,身形半蹲,双手持把,慢慢举起,横刀于胸前。

  赵耀武笑笑,说道:“有些事不去做,我心里也是不平。所以,我今天便做了。”就这么站着,单手提刀,斜斜指向王豹的脚下。

  此时天色已暗,场地边的人们点燃了火把,照的场中一片通明。

  一阵风过,熊熊燃着的火把“噼啪”作响;几声鸦啼,更平添几分苍凉肃杀。

  一只小蝙蝠倒挂在高高的树梢上,随风摇啊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