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皖娇女励志记
作者: 赖筱懒
字体: 特大
颜色:          

  江妮娜的房间是粉红色的公主房,房间里摆满了大大小小的芭比娃娃,还有小熊娃娃。唐皖和江妮娜还有江爸,江爸?呃,唐皖很不愿意这么称呼眼前这个和江妮娜亲昵的男人,但是又不知道要怎么称呼这个让唐皖觉得表情动作很假的男人。

  “皖皖,我有爸爸了,嘻嘻,原来外公外婆说的都是假的,爸爸才是世界上对我最好,最爱我的人了。”江妮娜一脸幸福的抱着只芭比娃娃对唐皖笑着。

  “咦,皖皖,你怎么不理我?”江妮娜看着发呆的唐皖问道。

  “呃,没事。哎,娜娜,你这只穿公主裙的小熊好可爱耶,好像你耶。”唐皖指着江妮娜床上的一只白色穿公主裙的小熊说道。

  “爸啊,皖皖笑话我胖。”江妮娜蹭到白韩寒(江爸)的怀里,撒娇的说道。

  “我家宝贝公主才不胖呢,是瘦才对。”白韩寒用手指点了下江妮娜的鼻尖。

  “叮铃叮铃......”白韩寒的手机响了,他看了眼手机的来电显示就摁了拒接,可是摁了之后手机铃声又响了。

  “白叔叔,你是不是有公事要忙啊?我先陪娜娜玩会,你先去接电话吧。”唐皖看着一脸焦急的白韩寒贴心的说道。

  “嗯,那好吧,娜娜,爸爸去接个电话,先让皖皖陪你会哦,乖。”白韩寒摸了摸江妮娜的头,就拿着手机往厕所走去。

  “娜娜,我口渴了,我去拿果汁,你要不。”唐皖看着玩的正欢的江妮娜说道。

  “嗯,我要酸奶。”江妮娜答道。

  “喂,宝贝......我在上班啊......真的啊......老婆大人,你要是不信的话,我让吴秘书接电话证明我的清白......宝贝,我当然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啦......嗯,好。老婆,晚上有意外的惊喜哦......拜拜,老婆。”白韩寒用手捂着手机,小声的说道。而站在厕所外的唐皖一直在听白韩寒的讲话内容,唐皖的直觉告诉她,白韩寒绝对不是像他自己说的那样,是被豪门千金被逼成婚,抛妻弃子的。而且根据刚刚白韩寒的电话内容,让唐皖更加肯定了这点。

  “咦?唐,唐皖,你怎么在这里?!”白韩寒一挂电话,打开厕所门的时候,就看见唐皖站在门外。

  “哦,白叔叔,我要去厨房去果汁啊。你也要喝吗?”唐皖笑着回答。白韩寒神色紧张的看着一脸天真笑容的唐皖,随后,白韩寒突然觉得自己实在是太敏感了,那么小的孩子怎么可能会偷听到自己电话内容后,表情怎么可能这么自然呢。

  “乖,叔叔不要果汁,叔叔公司还有事有事要忙,等会你拿完果汁就去替叔叔告诉下娜娜,叔叔改天再来陪她,好不好?”白韩寒弯着腰看着唐皖说道。

  “好啊,白叔叔拜拜。”唐皖向白韩寒挥手再见。看着白韩寒开门离开的背影,唐皖暗自说道,白韩寒如果你还是和前世一样从未和娜娜她们重逢该有多好,如果这次你再敢欺负娜娜还有江妈,我肯定会让你后悔到不能再后悔的。

  “皖皖,你怎么拿果汁拿了这么久啊?我都快渴死了。”江妮娜含着口酸奶问道。

  “刚才白叔叔有事交代我,所以就耽搁了啊。对了,白叔叔让我替他转告你,他公司有事,所以就先走了,改天再来看你。”唐皖躺在毛绒绒的地毯上,抱着小熊娃娃说道。

  “哦......原本还想等下午妈妈下班,让爸爸和妈妈带咱俩去游乐园的。”唐皖没有看见低着头的江妮娜的脸上表情,只从她的声音里,听到了很多失落。

  “皖皖,你说爸爸会离开那个疯女人,回到我和妈妈身边吗?”江妮娜问道。

  “我不知道。”唐皖据实回答。

  “呜呜......那爸爸是不是不会再来看娜娜了?”江妮娜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娜娜,你别哭啊,白叔叔不是说他改天就来看你的吗?你再哭就成小花猫了,白叔叔肯定不会来看丑兮兮的小花猫的。”唐皖看着哭的可怜兮兮的江妮娜,很是心疼的安慰道。

  “哼,我才没哭呢,爸爸说过,不哭鼻子的娜娜是爸爸的小公主哦。”江妮娜用袖子抹了抹眼泪,笑着看唐皖。

  六天后的清晨,天晴风暖,鸟儿在树上高歌,蝴蝶在花丛中翩翩起舞。唐皖很早就被江妮娜的电话给吵醒了。江妮娜特意打电话让唐皖不要忘记,今天唐皖,江妮娜,江妈,还有白韩寒要一起去游乐园玩。虽然唐皖很不喜欢白韩寒,但是碍于江妮娜的面子还是认命的从被窝里爬起来,开始洗漱,梳头,换衣服。早上8点,唐皖准时的出现在了江妮娜家的楼下。

  “皖皖,你怎么才来啊,我和妈妈都等你半天了。”江妮娜穿着一身粉色的公主裙,撇着小嘴说道。

  “可是才8点啊,白叔叔也没到呢吧?”唐皖四处看了下,也没有看见白韩寒的身影。

  “妈妈,爸爸今天是不是又要爽约了。”江妮娜可怜巴巴的看着江妈。

  “娜娜,乖。不是才到8点吗?爸爸可能在路上堵车了呢,再等会吧。”江妈其实也很期待见到白韩寒,她的手里拿着电话,在犹豫到底要不要打电话给白韩寒。无论再次见到他的是因为女儿还是因为工作的事情,江妈都很期待可以见到他,很眷恋待在他身边的每一分每一秒。

  “达拉达拉.......”江妈的手机响了。江妈看了眼来电显示,就兴奋的接了电话。

  “喂,寒,是我。”其实江妈很想喊老公,但是老公的那个称呼已经再也不是她可以喊得了。

  “啊?那......好吧,我和娜娜说好了......嗯,好吧,再见。”江妈挂电话的时候情绪很失落。

  “娜娜,爸爸公司有事,今天不能陪娜娜去游客园了。”江妈对江妮娜说道。

  “呜呜......爸爸,他怎么又工作忙了啊。妈妈,我想要爸爸。”江妮娜哭着对江妈说。江妮娜在听到白韩寒又不能陪自己的时候,心里很难过,每天学校看见张淼玲的时候,她都好羡慕嫉妒的,羡慕嫉妒她可以天天看见白韩寒生活在一起,为什么自己见爸爸一面这么难呢。从小到大,外公外婆还有妈妈都告诉江妮娜,爸爸是在她还有没出生的时候,就因为车祸意外去世了。所以江妮娜很害怕过马路,很害怕车,很害怕填自然家庭情况表,很害怕别人知道自己没有爸爸之后,被嘲笑的话语和眼神......江妮娜很想要爸爸,很想很想,哪怕是偶尔陪陪她也好啊。

  “娜娜,乖,不哭了啊。妈妈带你去游乐园好不好啊。等爸爸有空,咱家娜娜公主再去好好惩罚爸爸好不好呢?”江妈看着哭的稀里哗啦的江妮娜安慰的说道。

  “不要,那才不一样呢,我要爸爸,我要爸爸,呜呜......”江妮娜一屁股坐在地上,开始大声哭闹着。

  “娜娜,我们去游乐园吧,等白叔叔忙完工作了,我们还可以叫他去游乐园,陪我们再玩一遍啊。”唐皖从兜兜里掏出块手帕,递给了江妮娜。

  “真的吗?妈妈,皖皖说的是真的吗?等爸爸忙完了,我们可以叫他去游乐园再陪我们玩吗?”江妮娜用唐皖递过来的手绢胡乱的擦了擦脸。

  “嗯,娜娜,乖。走妈妈带你和皖皖去游乐园。”江妈将江妮娜从地上抱起,牵着唐皖的手,往地下停车场走去。

  坐在江妈的车里的唐皖心里开始惆怅连连,曾几何时,自己也是坐在江妈的车上,可是那是自己很自卑,从来没有勇气去看窗外的风景,没有勇气去接受别人的目光,很渴望自己可以永远的呆在角落里,不被人发现。但又渴望有像江妮娜一样不会用异样的眼神去看待自己额头上的疤痕的人,从角落里把自己拯救出来。

  因为今天是周六,所以游乐园的人多的程度只能与一个词来形容,人山人海啊!江妈一手牵着江妮娜一手牵着唐皖,穿梭在人群中。白色的梦幻旋转木马,看起来就让唐皖害怕的云霄飞车,激流勇进,鬼屋,跳伞塔,蹦极......尖叫声,欢乐声,不停地刺激着唐皖的感官,她好想尽情的大声尖叫。

  “妈啊,你干嘛让姓白的那个男人,和你一起来陪我玩啊,我不喜欢他。”张淼玲大声的抒发自己对妈妈带自己的继父白韩寒一起来游乐园的事情,原本这次去游乐园是张淼玲盼了很久的,可惜却赶上了哥哥张淼枫重感冒,一家人的集体活动有一个人的缺席,这让张淼玲很不爽。更加让张淼玲不爽的是,妈妈居然让白韩寒那个碍眼的下等穷人来陪自己玩,真扫兴,真不懂妈妈和外公怎么想的,这个男人是工作能力是强,长得也凑合,可是凭什么外公和妈妈就那么的喜欢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