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升职
作者: 方隆浩
字体: 特大
颜色:          

  几年后,生意是越做越大,但是他妻子已不能再生孕。这时张耀武给他带来个男孩,就是张怀强,说是孤儿院领养来的,要他带着,还必须跟娘家姓,林董畏于他势力没办法答应了,但他暗地里与海晨市一客户拉好了关系,一有机会他就打算把生意移到海晨,躲开张耀武的势力。

  五年后,张耀武作恶多端,终于东窗事发,锒铛入狱。林董就立马把生意移到海晨,举家迁来,并要陆伯一家也迁了过来。

  到海晨市后,他也没有停止寻找英子,寻找多年,总没有线索。林董说完这20多年的往事,长舒了口气,这件事压在他心头太久,今天终于可以得已释然!白啸林认真听完后了,心里也猜到八,九成。他看着父亲,这时候应该是他接着讲英子的事。

  他父亲绕绕头,接着说起了英子的故事:英子在张耀武的威胁下,孤身一人离开了宝庆,但她并没有走远,而是躲到了乡下她一远房亲戚家。

  日子一天天过去,她的肚子也一天天大起来,她那远房亲戚本是看到钱份上收留她的,如今眼看孩子就要生了,那不是会添更多麻烦,于是就把英子介绍给我。我那时三十好几了,光棍一个,家里穷,也就答应下来。

  英子过了几天就回了信,愿意嫁过来,就一条,她肚子里的孩子要我当亲生的带。后来我们就结了婚,不久,孩子就生了下来,就是你呀,啸儿!他父亲哽咽了会继续说道:婚后,我们一家三口虽然穷,但是日子还是过的安稳。

  但是有一天英子突然提出要搬家,说是有仇家找上来,现在看来应该是林董派人来找了,不知你母亲为何要躲避,可能怕张耀武找林董的麻烦吧。于是我们就搬到南方去了,可到了那里,你母亲水土不服,患上重病,久治不愈,在你四岁那年撒手而去!

  而后我挣了点钱,二年后又搬回宝庆,我没敢跟以前的旧人联系,改名换姓生活下来,我怕有人对你不利,也怕有人会夺走你,你是我唯一的亲人啦!老人说完,已是泣不成声!

  林董也是哆嗦着嘴唇,喃喃的念道:“英子,可苦了你呀!是我害了你,我对不住你呀!”白啸林听完两老的述说,澎湃胸涌,脑子里一遍混乱!

  他起身说:“我...我得出去走走!”

  林董说:“好!好!你是要些时间来接受,还有一件事:你和我的血型DNA结果已经出来了,你是我亲….”林董这时已经说不下去了,老泪纵横!

  白啸林没说什么,失魂落魄的出了病房!在医院门口他碰到了张董和陆伯,他俩跟他打招呼,白啸林置若罔闻,径直叫了部的士走了。

  白啸林打的上了狮子岭,他独自一人,立在岭上,任风狂刮!心里是感慨万千,酸辣苦甜百般滋味涌上心头!想到他那可怜的母亲,孤苦伶仃怀着他度过那段漫长的日子,受尽了凌辱和凄苦,可怜的母亲!都不知道她是如何挺过来的。

  阵阵酸楚绞动着他的心。想到林董,他的亲生父亲,明知有妻有女,还要…可恨那!可他毕竟是自己的亲生父亲!想到他父亲,这个男人虽说是懦弱无能,可养育了自己二十多年,尽心尽力,还供自己念完了大学,父子情深,可现在说他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这…..最可笑的是自己为了做到金领,不择手段,甚至还谋杀了人!

  可现在自己只要认了亲生父亲,甚至不认,他都有可能是亿万富翁!毫不费力!可笑!可笑!命运跟他开了个天大的玩笑。

  不对!还有那个时间老人,现在想来就有一定的逻辑了,如果是有人早知道他是林董的儿子,这很有可能是一个陷阱,那会是谁了?张董?林总?白啸林立在山头,他思想、情感都在搅动、撕裂着他!

  天渐渐的黑了下来,他的手机响过不停,他烦躁地关了手机,任思绪狂舞,他的确要时间来接受这突如其来的变故!

  楚柔和肥崽也找到了狮子岭,他俩看到白啸林后松了口气。楚柔急急地奔向白啸林,焦急地喊到:“啸林,总算找到你了,大家都担心你!”

  听到楚柔颤抖的声音,心里哆嗦了一下,淡定地说:“我没什么事,我只是想静静!”

  肥崽也走了上来,说:“啸林,你的事伯父告诉我们了,他担心你,就要我和楚柔找找你,我说没什么事,我老同学还不知道,这事他过得了!不过,老人家还是不放心呀,我们还是先回去吧!”

  “谢谢你,哥们!好吧,我们先回去!”

  三人就上了肥崽的QQ。路上,白啸林打开了手机,上面显示了很多短信,有几条短是林姗和张董发过来的。

  林珊是这样写的:亲爱的弟弟,你快回来吧!爸爸很担心你,你也知道他不久于人世,你不要让他操心了,我知道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你一时很难接受,但这是事实,我们都得面对!当我知道这件事后,我很高兴,因为在这世上我有了亲弟弟,我又多了一个亲人,快回来吧,我们的家随时欢迎你回来!爱你的姐姐!张董写的也差不多,白啸林看着看着眼眶湿润了,他感到了这个家的温暖!

  进了市区,肥崽问白啸林去哪里?白啸林想了下,问道:“我爸现在在哪?”

  肥崽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他不知白啸林说的是哪个爸?呢喃地不知如何回答:“你爸,你爸…”

  楚柔见这状况,马上说:“董事长请伯父住进了百林山庄,让他老人家安度晚年,以报他对你的养育之恩。”

  白啸林心里不得不佩服林董,不!自己亲生父亲,处事周密。想必林珊和张董发来短信也是他的意思!他想:自己养父当初隐名埋姓的生活,可能是怕儿子受到伤害,但某种层度上来说也是怕失去这个不是自己亲生的小孩,如今把往事都说了出来,而且也住进了林家大院,说明他愿意接受现在的结果。

  想想也是人之常情,孩子认了林董肯定会有更好的前程,自己也能怡养天年!何乐而不为!想到这,觉得自己还必须去认亲生父亲,不管心里愿意不愿意!只有这样于情,于理,于利都有好处的!想到这他对肥崽说:“去市立医院。”

  “好的!”

  肥崽听到要去市立医院莫名地兴奋起来,加大油门直奔医院!进了林董的特级病房,看到只有林董独自一人躺在病床上,已经睡着了。看着他消瘦的脸盘,面色憔悴,被病痛折磨的已不成人形,必竟是血脉相连,白啸林心里如刀割般,他走上去给林董盖了盖被褥,这时他看到父亲脸上与之前有些不同,是什么了?对,是没有锁紧眉头,没有凝结的心事,是平和,是释然,是解脱!

  看来父亲知道母亲的事、找到自己后他觉着心愿已了!他把对母亲的内疚一直放在心里!这一刻,白啸林从心底原谅了他!

  “啸林!”

  老人不知何时醒来,看到白啸林惊奇而有又亲切地呼唤着他!而后激动地伸手去抓白啸林的手。

  白啸林自然地伸过手去,老人紧紧抓住,颤抖着说:“孩子!你回来就好,你可千万不要做傻事,我已经对不起你母亲了,你要怨我,不认我,这都可以,我不怪你,我只希望你给我一个补偿的机会,好吗?”

  老人近乎哀求的语气让白啸林心里颤栗!这的确是他发自内心的肺腑之言!白啸林眼眶模糊了,不知该说什么?

  “哎……!”老人见白啸林不言语长叹一声,说道:“看来我这老骨头硬是要带着遗憾离开了!孩子!我就要去见你母亲了,我会告诉她你活的很好,很健康,也有出息,年级轻轻就做了经理,总算能给她一个交代!”

  “爸!你都说些什么呀!”白啸林听到这话,情不自禁的叫了出来!

  “你…你叫我什么,你肯认我了,我…我…!”老人激动地一下抱住白啸林,而后像小孩般哭泣起来:“感谢老天,我死而无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