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殇情
作者: 主公爵
字体: 特大
颜色:          

  望雪楼这次倾巢而出,全部精英都聚集在此,万青山这次本就是破釜沉舟之作,如果拿不下紫禁那他们就算逃回望雪楼也没有用了。

  众人都明白这个道理,因此都下了死力。

  闯进去了,以后吃香的喝辣的还有个官当当,没闯进去,那他们就等着被朝廷通缉吧,到了那个时候,望雪楼都保不住,他们也就只能当个逃犯流窜于江湖上了。

  想通了以后,众人更是威猛异常,硬生生地将城门给撞了开来。

  在这些天天见血的人面前,前来迎战的禁卫军就有些不够看了,但是他们胜在训练有素,一时之间也没有落下风太多。

  “结盾阵!”那边的禁卫军的首领命令下去,剩下的几百禁卫军立马将手中的盾牌放到身前,队伍环成圆形,盾牌与盾牌之间只留下了能让矛过去的缝隙,而士兵手中的矛,就在这些缝隙间不停地向外刺着。

  不停有离得近的人中招,被那行踪不定的矛刺穿身体,万青山这边的人一时之间拿这个刺猬般的“大东西”没办法。

  “晚护法!兄弟们实在是拿那个大家伙没办法啊,再冲下去就会不停地有人死在那些矛下面了!”一人焦急地过来询问坐阵的晚仙。

  “哼!叫那些人不要贸然向前,拖到禁卫军的人没力气再一鼓作气将他们拿下!到时候‘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晚仙双眉紧皱,双眼紧盯着场中情况。

  那人领命而去,发现果真和晚仙说的一样,那个“大东西”果然很快就变得迟缓起来,明显是没有了力气。

  众人眼睛一亮,这下轮到他们了!

  照着禁卫军开始的法子,他们将刀剑从盾牌只见的缝隙伸进去,一搅和,鲜血四溅,盾阵不多时就崩溃了,只剩下那些没有了力气的士兵任他们宰割。

  众人杀得兴起,浑然忘记了他们的目标是最里面,直到晚仙厉喝一声他们才想起自己的任务,急冲冲地往里奔去。

  ***********************************************************************

  血鸢沐浴包扎完毕,只打坐了片刻就感受到有人进帐,不用想都知道是谁。

  睁开眼睛,血鸢站起身,淡淡地问道:“要进去了?”

  用的是问句,语调却很肯定,万青山抿了抿嘴,想说什么却还是没有说出口,只是点了点头,转身出了营帐。

  血鸢跟在他身后,将自己隐入身上的黑斗篷中。

  ************************************************************************

  一路上阻碍几乎为零,畅通得让这些在刀尖上度日的江湖人士心中甚是不安,而越靠近那座金碧辉煌的宫殿,他们心中的不安更胜。

  此时,那座看起来那么美好的宫殿就像只巨大的怪兽一般,蛰伏着,等待他们进入它的腹中,然后饱餐一顿。

  这些汉子们平日里什么血腥的没见过?大刀一落,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但是面对这心理上的压力,有些就有些扛不住了,转身就想往后面跑。

  晚仙在后面看见,冷哼一声,一箭射出,直直洞穿那人心脏,留下一个拳头大的血骷髅。

  见状,那些有心逃跑的人再也不敢动歪心思,心下一横,自我安慰到:怪物就怪物,大不了把它的肚子戳一个洞再出来!

  士气渐渐回来,当爬上那长长的阶梯时达到了定点。

  “我的小心肝!这可是那些当官的人走的路诶!兄弟们过两天也能混个官当当了!”

  “是啊,是啊,我们人不多,到时应该可以人手一个小官!”

  “呜呜,要是我娘还活着就好了······娘啊!儿子就要当官了啊!”

  “嘿嘿嘿,到时兄弟们一起去窑子里好好玩玩呗!这京城里的姑娘个个水灵!”

  “那是,那是,嘿嘿嘿······”

  正当这些汉子畅想着未来美好的生活时,他们已经到了那座像怪物一般的宫殿面前。

  走在前面的人迫不及待地打开殿门。

  “噗,噗,噗”面前突然出现一大批早就举好了刀的武士,当他们一把门打开,走在前面的人顿时尽数死亡。

  后面的人只是一惊,但转瞬就红了眼,这些都是他们最好的兄弟啊!刚才还在一起说着以后要如何的兄弟啊!就这样倒在他们面前的血泊中!

  “啊!啊!啊!”吼叫声响起,两边的人对撞在一起。

  令万青山这边的人没想到的是,这些武士打扮的人竟然不像之前那些士兵一般弱不禁风,而是身材魁梧,每一击都充满了力量的爆发。

  万青山这边的人心情经历了大起大落,体力也消耗了不少,顿时就陷入了下风,战场处于胶着状态。

  万青山带着血鸢后赶到,看到这幅场景,心下有些不爽:这些破烂,不知道是老狐狸弄出来的还是小狐狸弄出来的,真是怕死的很啊!

  看了几眼,见晚仙加入后两边的力量均衡了许多,便不再耽搁,直接从那已经大开的门进去。

  抬头一看,果然那只小狐狸端坐在那把龙椅上,眼里闪过嘲讽的光芒,万青山运起轻功轻飘飘地飞到那龙椅上的人面前,血鸢默默地紧随其后,警惕地盯着周围的情况。

  当今皇上——宁福泽,面带微笑地看着眼前这想要篡位之人,轻轻开口道:“万楼主好风采!奈何自毁前程?”

  “自毁前程?”万青山诡异地笑了起来,“我这是顺应天意,前程应如锦才对啊!”

  “朕不信那乾图之说,天下人也是信不得的,万楼主何苦这般呢?杀了朕,这天下也不可能是你的,你可不要忘了,朕还有个亲弟在外,只要他被朕保护得好好的,你就永远名不正言不顺!到时······天下人必群起而攻之。”宁福泽看着眼前那翩翩公子模样的万青山,收起了笑意,淡漠地说道。

  谁知道万青山更开心地笑了起来,“哈哈,皇上可真会开玩笑,谁说我信那乾图之说了?一块破布而已,靠它来一统天下?哈哈,太可笑了!至于皇上的弟弟么······不用担心,我一定会照顾好他的,谁叫你们都是我的亲侄儿呢······”说着这句话的时候万青山拖长了音,似笑非笑地看着宁福泽。

  宁福泽猛地变了脸色,厉声道:“放肆!皇族血脉也是能冒充的?!你还真以为天下人都是瞎子不成!”

  万青山收起笑意,淡淡地说道:“那老狐狸临死前没叫你提防什么人么?比如······漏网之鱼什么的。”

  宁福泽的脸愤怒的红瞬间变成惨白,从喉咙间挤出一个字:“你······”

  万青山幽幽地叹了口气,道:“是啊,我就是你那漏网的亲皇叔,我可爱的小狐狸侄儿······要是我没记错的话,我原名应是叫······宁君临?呵,你父皇小时候可羡慕死我的名字了呢,君临天下······”

  宁福泽再也说不出话了,宁君临!这个人终于还是出现了!他的父皇临终时叫他千万要在这人出现时将其杀死,结果······结果,还是不能完成父皇的遗愿了。

  宁福泽缓缓闭上眼睛,气氛一时陷入沉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