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雷魂
作者: 壶山石
字体: 特大
颜色:          

  “我?……”赵毅愕然的指着自己的鼻子问四叔。

  “嗯,当然是你,刚才你三叔说了,在内间盘架子的都要上,你没听见?少废话!过来,过来。”四叔站在场中理直气壮的说道。

  赵毅看看三叔,三叔咧着嘴嘿嘿笑着不说话。

  “我刚开始练架子呐,这……?”赵毅郁闷的说道。

  “我知道你刚开始练架子,不过就算你刚开始练,那也是开始练了不是?”四叔坏坏的说道。

  对这个二哥的儿子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四叔着实有些好奇。

  先是大病了一场,据说差点没命,不知道怎么着病好了;突然变成老太爷的宝贝疙瘩,连带着柳氏一起住进了老太爷的宅子;接着老太爷宅子的后院突然被划为了禁区,没有老太爷同意,任何人都不让进,据说这个后院是给赵毅用的。

  好吧,你赵毅聪明,得了老太爷的欢心,那也没什么。

  不知什么时候,道观的老道长也看上了赵毅,赵毅见天的往道观跑,老道长那是什么人啊?在颌阳镇人的眼里,那是和神仙差不多的人物啊;你说连这等神仙般的人物都对赵毅呵护有加,这赵毅不是有古怪么?

  又后来,赵家孩子中突然出现了一个打遍颌阳孩群无敌手的虎子大侠;但问题是:这位大侠公开声明,他那几下是赵毅教的。

  结果大侠没有威风多久,被王家那个大几岁的王家俊给揍了,揍的手臂都吊在脖子上了;如果当时三叔不是正好进山了,说不得就得找上王豹狠狠打上一架。可还没等他们从山里回来,王家俊带着十几个人去堵赵毅了。

  据说赵毅一个单挑了王家一群,居然得胜而归;现场留下两大摊血,据三嫂说,一滩是王家俊的,另一滩是王家豪的,赵毅自己连块油皮都没破。

  于是,“毅哥儿”的名号响彻颌阳镇。

  这些是四叔听说的,所以也不太以为然。传说的话十有八九有些夸大,这赵毅优秀肯定是没说的,但是有那么牛叉,倒也未必。

  但是,赵毅第一天进这个屋子开始练扎马,居然一蹲就是两个时辰,居然还蹲出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这就是四叔亲眼所见了,结合以前的传闻,四叔决定试试赵毅,所以抽冷子在赵毅的脚踝上扫了一腿。

  好家伙,稳如磐石啊!

  所以在是不是让赵毅直接进入内间盘架子征求意见的时候,四叔那是毫不犹豫的点了头的;开玩笑,这马步扎的,比四叔自己当年强多了。

  四叔知道赵毅进内间这一个月,才学了一个架子,很简单也是很基础的架子——黑虎掏心。但是,四叔觉得得试试这孩子,看看到底有何奇特之处;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嘛!再不济,略微教训一番,让他知道家传武技的高明之处也是好的,省的每次练架子的时候,赵毅都是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

  所以,四叔点了赵毅的名。

  赵毅郁闷的走进场子,穿上老牛皮制作的简易护具,看着四叔。

  四叔忍住笑,对赵毅说道:“我知道你才学了一招黑虎掏心,我也不欺负你,我也只用黑虎掏心,看你能撑得住几下?”

  赵毅走到四叔身边,伸出手掌放在自己头顶,然后比量着自己的身高划到四叔的身上,刚好划到四叔的肚子上,众人一看,顿时哄堂大笑。

  赵毅郁闷的对四叔说道:“四叔,您看我们这身高,怎么叫你不欺负我?”

  四叔自己也是笑的不行。不过还是认真地对赵毅说道:“小毅啊,进山打猎的时候,那些个黑瞎子什么的,都比我高大不少呢,难道就因为那些野兽比我们凶,比我们高,比我们力气大就不打了?还有,镇比、府试的时候,上了场的可不管你高不高,力气大不大,都是一样要打的。你放心,四叔会留手的!其实,输赢不是最要紧的,勇气才是最重要的。难道你连这点勇气都没有?”

  四叔把话说到这个份上,有点耍赖的意思了;意思是无论如何,今天这一场是必须打的了。当然,勇气这个玩意,赵毅好像从来都不缺少。

  当下,赵毅也不废话,拉开架子准备挨揍。

  所谓黑虎掏心,其实就是弓步冲拳,分左右两式,简单的一塌糊涂。

  左脚点地成虚步,左拳虚晃,出左脚成左弓步,同时右拳向前平平捣出,就是右黑虎掏心,反之,就是左黑虎掏心,只不过赵家族武中,拳变成了爪而已。

  这架子别说内间的少年练得扎实,就算平时镇里孩子打架,那都是常用的。

  看赵毅左爪虚晃,左脚点地成虚步,四叔就知道赵毅要出右黑虎掏心了;于是也是同样的动作,左爪虚晃后,左腿前踏,右爪呼的一声,带着风声朝赵毅肩膀击来,这就是四叔留手了,按正确的打法应该是击打躯干的中线位置的。

  边上的少年们一看,就估计赵毅撑不了一照面了,很简单,两个人身高臂长相差太大,就算同时击出、同样的速度,当四叔击中赵毅的时候,赵毅的右爪估计只能在四叔的大臂之处。

  于是大家等着赵毅被击倒了。

  可是很奇怪,赵毅左爪的虚晃比想象中的慢了很多,四叔右爪击出的时候,赵毅左爪才晃完。

  当四叔跨步成弓步,右爪已经在半路时;也就是说,这时四叔的招式已经用老,再也没办法更改右爪的方向和目标了。

  便在此时,赵毅跨出了左脚;不过不是直线,而是一个斜弓步跨到四叔身侧去了,四叔的爪子顿时贴着赵毅的右肩击在了空处。而赵毅的右爪直直地击出,就击在了四叔的右肋上。

  “啪”地一声响,这是赵毅右爪击打在四叔右肋上的声音,有老牛皮护甲,加上赵毅没用全力,这一下倒也不是很重;但是当动作定格,击打声传出之后,整个内间整齐的发出“啊!”地一声惊呼,然后是一片死一样的寂静。

  四叔败了!

  过了好一会儿,四叔回过神来,慢慢的收起手,站直了身子,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当右爪击空,而肋下挨了一击的时候,四叔的心脏骤然缩紧,仿佛被人一刀捅进了心脏一般。

  四叔脸皮涨的通红,顿了一顿,转身便往外间走去。

  随着四叔离开,房内的少年面面相觑,声音渐响如同烧开水一般,从静谧无声到微有声到响声渐起震动人心,嘈杂纷乱的声音充满了整个的内间。

  三叔连忙追了出去,心里却偷偷地发笑。

  对于这个弟弟的好奇和想法,他不是不知道,不过他也没拦着。

  让赵毅和四弟走上一场,无论结果如何,都没什么关系。

  年纪最大,练习时间最长的赵威也只能撑到第六下,所以就算赵毅败了,甚至一照面就输,那也没什么;赵毅才练一个月,输了很正常嘛。

  但如果赵毅能有特殊的表现,那就更好了。

  自己和老太爷建议将赵毅的训练方式加入族武的事,遭到了长老们的一致反对;他们顾虑这样会破坏族武的传承,还怕两样都练,反而一样都练不好。

  但是,若赵毅的表现优秀,便能尽可能地打消长老们的顾虑。

  说实话,三叔的心里也没想到事情居然会发展成这样,他压根没想过赵毅会胜,而且一招就胜,胜的干脆利落无可争议。

  在外间叫住满脸通红的四弟,三叔拍拍他的肩膀,问道:“怎么样?”

  四叔压低声音说道:“你看到了,我输了呗。”

  三叔说道:“你那是轻敌了,保不准小毅只是凑巧呢?要不再试试?”

  四叔低着头想了一会儿,摇摇头说道:“不试了,小毅这一下不是凑巧。现在的小毅想打败我固然不太可能;我想打败他,也很难。”

  三叔诧异了,问道:“怎么说?”

  四叔说道:“我说他打败我不太可能,那是因为我占了身量和力气的便宜。我见过虎子和外间的孩子打架,虎子的那些打法我从没见过。虎子说了,他的那些本事都是小毅教的;如果小毅再大几岁,身量和力气和我差不多的话,我打不过。”

  停了停,抬头看着三叔说道:“镇比比不过王家,我觉得我还能想的明白,想想努力去练总有个盼头。可是连小毅一个九岁的孩子都能这么轻松的击败我,我就不太想的明白了。难道是我们白练了?或者说是练错了?”

  四叔的眼神和话音中带着浓浓的伤感和迷惘。

  三叔仔细的想了想,说道:“你说的这个事情我还真没考虑过。

  我总觉得小毅这孩子,自从病好了之后,变的很不一般。我问过爷爷,爷爷说小毅大病的那段时间好像发生了一些比较特别的事情,具体是什么特别的事,爷爷不肯说,不过爷爷很肯定的说:是好事。

  咱们和王家斗了这么多年,大哥二哥在时,咱们一直能压着他们;可自从二哥没了,大哥又跟爹走了,这几年便让他们占了上风了;不过谁让咱们的族武不全呢,来来去去就这么几下,早被人摸透了。我看小毅这孩子老是有点特别的想法,咱们把他叫一起来,好好聊聊,看能不能有点别的发现。”

  四叔点点头。

  两人正想返回里间,之间虎子从内间急急忙忙的跑了出来,一看见他们,嘴里大叫道:“爹,四叔,快来,里面打起来了。”

  两人连忙跑进去,只见所有的孩子都围成了一个圈,赵威和赵毅正在对歭。

  原来,看到四叔出了内间,三叔也追了出去,内间的少年忍不住了。

  在三叔四叔这一辈里,论武技,三叔第一,四叔第二。内间少年的族武也是三叔和四叔教授和督导的。在内间少年的心目中,三叔和四叔就是他们的偶像,是他们强者之梦的榜样。

  但是今天自己的偶像居然被刚来一个月的赵毅给击败了,如同镜裂影灭,刹那梦碎心伤,这让这些少年哪里受得了?

  于是赵威跳了出来,声言要和赵毅切磋。

  这一招击败四叔,赵毅还真不是刻意的,这只是前世几十年积累下来的本能使然;电光火石之间,谁有那个功夫去思考些什么啊?能记住用黑虎掏心就不错了。所以连连表示自己只是瞎猫碰到死老鼠,凑巧而已,不能作数的。

  但是赵威哪里肯这样三言两语就放过赵毅?声言一定要和赵毅分个高下,内间的少年也跟着起哄;外间的少年由虎子带头力挺赵毅,也吵吵上了。吵来吵去,这些孩子就把两人围在了中间,一定要他们打上一场。

  虎子一看,生怕赵毅吃亏,连忙跑出来搬救兵。

  三叔和四叔连忙喝止住众人;赵毅如逢大赦般跑到四叔身边,挠挠头,不好意思地说道:“四叔,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

  四叔揉揉赵毅的头,说道:“傻孩子,四叔没事,只是一下放不开罢了。你越强四叔越高兴,难道四叔还能怪你不成?”

  三叔看看一脸怒色的赵威和忿忿不平的内间少年,叹了口气,大声说道:“今天四叔只是一时大意,被小毅凑巧了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真要认真打,小毅早被打扁了!今天的练习就到这里,明年准备参加镇比的留下,其他的都回去。”

  三叔这话说的合情合理,众人都接受了。听说让回去,高兴地走了,内间只剩下赵威等四个少年。

  赵毅一看别人都走了,和虎子也准备一起走。

  “赵毅,你留一下。”三叔喊住了赵毅。

  “呃,……”赵毅愣了愣,停下了脚步,琢磨着为什么要留下他。虎子见赵毅没走,便也留了下来。

  四叔看其他的孩子都走了,便关了谷仓的门,回到内间向三叔点点头。

  三叔将赵毅、赵威等一干少年叫到一起,对赵威和其他少年说道:“刚才我那么说,是不希望有人把今天四叔和小毅过招的事情传出去。”

  听四叔这么说,赵威四个人互相看了一眼,眼神中的意思很明显:那就是说三叔刚才的话是假的。

  那岂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