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皖娇女励志记
作者: 赖筱懒
字体: 特大
颜色:          

  “咳咳,我可啥也没看见。”阙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出现在了唐皖和沈野逸所坐长椅旁的一棵参天大树的树杈上了。树杈在风中一摇一摇的,貌似随时都会折断一样,可是阙就跟站在平地一样,一点都不在意树杈的摇动。

  “阙,银河系联盟有一条法律是这么规定的,任何个人和单位不得肆意破坏、践踏树木花草,否则将视情节轻重,处以一月至三年不等的社会公共保障义工工作。”沈野逸再说完义工工作的时候,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阙。只见阙像突然想到什么事情了一样,‘唰’的一下,就从树杈上跳了下来。

  “额,亲爱的,人家才没有肆意破坏、践踏树木花草呢。”阙拽着沈野逸的胳膊,一边说着,一边撒娇的说道。

  “这可是公共活动区域范围,全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都是二十四小时监控的。”沈野逸随手指了指树旁边的简洁造型的路灯上的黑色探头。唐皖顺着沈野逸手指的方向看去,她惊奇的发现几乎所有的路灯上都有黑色探头。

  “呜呜,亲爱的小逸最坏啦,人家不和你好了。”阙嘟着嘴巴,一屁股坐在了沈野逸的旁边,这使得原本就窄小的长椅显得特别的拥挤了。阙感觉自己几乎都没有坐在椅子上,就用屁股挤了挤坐在他身旁的唐皖。

  “哎呦。”唐皖被阙挤得一时没有坐好,差点掉到地上去,幸亏沈野逸手疾眼快一把拉住了唐皖。

  “皖皖,没摔到吧?”沈野逸一脸担忧的看着唐皖,生怕他自己刚刚没有拽住唐皖,她要是摔在了地上,肯定又得哭鼻子。

  “没,没事啊。”唐皖捂着惊魂未定地砰砰乱跳的小心脏说道。

  “没事就好。”沈野逸一听唐皖没事,他脸上因为紧张而皱起的眉毛立刻舒展开来了。

  “阙,我等下会就去通知公共社会保障科的Miss王,让她给你提前安排好你未来三个月需要做的义工工作。”沈野逸面无表情的对阙说道。

  “Miss王?!”阙一听到Miss王的名字,就像听到了什么苦大仇深地难缠恶敌的名字一样,立刻一脸谄媚的向沈野逸求饶。

  “亲爱的,人家错了嘛,呜呜。给人家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吧。人家一定会好好的做‘人’的。”阙为了能够感动沈野逸,还特别用力挤了挤眼睛,挤出了几滴子眼泪出来了。

  “皖皖,你说给不给他机会呢。”沈野逸邪魅的笑道。

  “要我说啊,嗯......我说啊,就,就放过阙这一回吧,但是又不能太轻松地就放过阙,就罚阙去做三天的木偶好了,让他尝尝动弹不得的滋味。逸,你觉得咋样?”唐皖一想到之前因为阙的调皮,害的自己担忧了那么些的日子,就心里严重不平衡。

  “呵呵,我看行。”沈野逸一听唐皖的主意既能替自己出一口气,又能惩罚到阙,省的他总是不计后果的胡闹,这可真是个两全其美的方法呢。

  “不,我反对,我抗议。”阙一听要他当三天的木偶,看到好吃的,不能吃;看到好玩的,也不能玩,这不就等于要他的小命吗?!

  “抗议无效。”沈野逸说完‘抗议无效’之后,就默念起咒语,趁阙不注意就把阙变成了一个木偶,定在了地上。

  “额,你还真把他定在这里了啊。这样呆三天,阙不会有事吧?”唐皖看沈野逸真的把阙定在了地上,立刻就有点后悔了,要是阙在这三天了,冷着了,饿着了,他一个木偶也不能说出话,向别人求助啊。

  “放心吧,他自己几个小时之后,就能解开我的咒语的。这次不过是给他点教训罢了,谁叫他害的我好几天,都过得死老憋屈的。”沈野逸看着阙还乖乖的定在那里,就拉起唐皖的手,想要回到地球去了。

  沈野逸用空暇的一只手,在空中画了一个类似于门的长方形,然后空中就出现了一个漩涡。沈野逸拉着唐皖的手,一把把她拥进了怀里。纵身跳进了漩涡之中。一进到漩涡里,唐皖就感觉天旋地转的晕。因为漩涡里都是各种刺眼的亮色,而且各种亮色拼接成一个个不规则的图形,这就是唐皖看得越发的感觉天旋地转的晕了。

  等穿越了漩涡之后的时候,唐皖已经晕得睡着了。沈野逸看看怀里已经睡着的唐皖,恬静的睡颜,不忍心去叫醒她。把她轻轻地放在了床上,然后他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细细地看着唐皖。看着看着,他感觉唐皖和小时候自己初遇她的长相,已经完全的不一样了,再也没有挂着泪水满脸灰尘泥土的狼狈样子了,而是这么的恬静,那么的让他着迷了。

  *********

  第二天早上,当太阳的温暖洒进卧室的时候,唐皖还在床上,香香的睡着,而且貌似做了个很甜美的梦,嘴角还带着笑容呢。

  “起床了,上学该迟到了。”沈野逸用刚洗过的还未干的手指,戳了戳唐皖的脸蛋。

  “呃?!”正在美梦中的唐皖,突然感觉自己的脸蛋一凉,就立刻睁开了眼睛。一张开眼睛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张沈野逸的大俊脸。唐皖先是诧异了下,沈野逸怎么会在自己的卧室的,可是随即她看了卧室的摆设之后,就觉得这貌似不是自己的卧室啊,这是....沈野逸的卧室,自己怎么会在沈野逸的额卧室里呢?唐皖迷茫了,可是想了一会,她就想起来了,自己昨天发生的一切。

  “想够了吗?快点去洗漱,吃饭了。”沈野逸见唐皖一直低着头,小眼睛滴溜溜的直转,就知道唐皖肯定又睡蒙了,不知道这是哪儿了。自己还是乖乖的等着唐皖想明白在开口吧。不然她肯定以为是自己潜入了她的房间了呢。因为之前就曾经发生过类似的事情,唐皖就不分青红皂白的咬了沈野逸胳膊一口,自此以后沈野逸就长记性了,在唐皖睡迷糊的时候,自己一定不要上前去,免得被咬了,还没处去道冤。

  “嘻嘻。”唐皖一听沈野逸这话,就立刻的想起自己曾经咬过他的事情,立刻不要意思的笑了笑,掀开被子就冲进洗手间去洗漱了。

  沈野逸听着洗漱间哗啦哗啦的水声,和闻着餐桌上传来的阵阵诱人的早餐的味道的时候,沈野逸突然恍惚的感觉自己貌似是和唐皖结婚了一样,早上自己比她先起来,然后做早餐之后,去叫她去洗漱,这样简单的而又幸福的生活,貌似就是沈野逸一直向往、而得不到的生活。

  “我洗完漱了,一起吃饭吧。”唐皖一出洗手间就和沈野逸的眼神对视了,唐皖看着沈野逸穿着睡衣的样子,突然面色一红,羞怯地跑到餐厅去了。

  “我等下再吃,我先去洗漱下。”沈野逸也突然脸红了,然后突然想起自己大早上起来还没来得及去洗漱呢,就给唐皖还有自己去做早餐了的事情。

  “哦。”唐皖在听沈野逸会等下吃饭的时候,红着的小脸,立刻拉的像长白山似的。但是她一看见桌上诱人的饭菜的时候,就立刻兴奋的拿起筷子,开始吃早饭了。

  等沈野逸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唐皖已经吃的差不多了,刚美滋滋地用餐巾纸擦了擦嘴巴,坐在椅子上看姗姗来迟的沈野逸惊讶的看着自己。

  “这些都是你吃的?”沈野逸惊叹了,这丫头是什么速度加胃口?!自己不过是去洗漱下而已,短短的五分钟,她居然能把这半桌子的菜都席卷一空了!?

  “咯,是啊。”唐皖捂着还想要打嗝的嘴巴,诚实的回答道。

  “额,好吧。”沈野逸极其无奈的说道。然后他坐在椅子上,开始吃他的早餐了。

  早餐过后,石英钟显示早上六点五十分,唐皖突然想起来,今天貌似是要上学的!她立刻在沙发上找来了找去。咦?自己的书包去哪儿了?!

  “在找什么呢?”沈野逸见唐皖弯着腰在沙发上,一脸焦急地找东西的样子,很好奇的问道。

  “我书包啊。我书包去哪儿了,你看到了吗?”唐皖一边焦急的找着书包,一边回答道。

  “你书包?你昨天背过来了吗?”沈野逸见唐皖还在焦急的找着书包,就纳闷的问道。

  “昨天?哎呀,我书包在家呢。”唐皖突然想起来自己昨天来找沈野逸的时候,并没有背书包,自己的书包还在卧室的床下放着呢。就急忙的拿起手机从沈野逸家,跑向自己家去取书包了。

  “慢点跑,我先去取车,等会在你家楼下汇合。”沈野逸看唐皖匆忙的样子,就朝着唐皖的背影大喊了一句,接着他简单地收拾下屋子,拿起书包也准备离开了。但是当他快要关门的时候,他突然想起来,自己的手机摔坏的事情。他把书包放在门口,然后从门口的柜子里,拿出了一个纸壳盒,盒子里装这个黑色的精致手机,他把手机揣在了兜里,打算中午去营业厅补张手机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