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风云之雄霸天下
作者: 项天云
字体: 特大
颜色:          

  来人正是步惊云,如墨的黑眼黑云密布,俊美如刀锋的脸毫不掩饰的杀意,正直直对着断浪。断浪皮笑肉不笑地站起身:“真该说你命大啊,也好,还是让本少爷了结你。”火麟剑出鞘!步惊云笑得轻蔑:“就凭你?”迅速进入戒备状态。两人硝烟起,战火一触即发。聂风在两人彗星撞地球前,果断地硬撑着站起来,期间被树枝绊到,差点脸着地,还是离他很近的断浪一把捞住他的腰。只是这么一来,步惊云的脸色更阴沉了。“风,快过来这边。”步惊云唤道。不要说让他过去了,就是让他准确地找到步惊云的方向了,这都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断浪挑衅地抱住聂风,还没来得及得意地笑,就听见怀里的聂风一边努力挣开他,一边厌恶地说道:“放开我,断浪!从今天起我聂风跟你恩断义绝,以后大路朝天各走一边!”聂风觉得自己太傻了,以为稍微预知一点未来就可以避开所有不幸吗?这话半真半假,混杂着他被欺骗后的愤怒。即使聂风如今眼神迷茫,还被人圈在怀里,说起话来一点气势也没有,可断浪从他开始说话起,眼神就开始一点一点地变冷。他捏住聂风精巧的下巴,听不出什么情绪,道:“聂风,我一直很好奇,我在天下会那些日子,你是怎么看待我的?是你偶尔想起的包袱,还是你大仁大义需要施舍的配角,或者,根本就是可有可无的呢?”聂风顿住,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提起这个。断浪似乎并不在乎聂风的回答,自言自语般说道:“当年我在无双城为你挡的一剑是不是足够还你恩情了……”他忽然又盯着聂风,“你果然还是要离开我吗?不管我怎么做,你眼里其实从来就没有我对不对?”聂风不明白他怎么突然从一个原告转变成了一个被告人,被这一番抢白说得毫无还击之力。断浪和步惊云其实都是一样自私的人,不过步惊云高明的是,他从来就没让聂风发现这一点。至于出卖朋友什么的,步惊云是不屑做,而断浪却是没有步惊云那般自负,甚至也没自负的资本。放在步惊云的角度,这看起来根本就没有什么对错,应该不应该。这时,步惊云趁着断浪心思在别处,赶紧把人给抢了过来。断浪也没有去拦他们,只看着自己空空落落的怀抱,双手还保持着刚才的姿势。步惊云竟然就这样扶着聂风走出了山神庙,断浪最终也没有追上来,好像那个阴险歹毒的断浪从来就没有出现过。聂风到撑到现在已是强弩之末了,他觉得全身都疼得厉害,更棘手的是他们现在无处可去追兵又随时都可能会出现。步惊云正想去找个大夫再说,聂风忽然就想起来有个人或许可以帮他们。静慈庵中,第二梦正在给聂风把脉。步惊云在一边着急地看着,一看第二梦停了手,便问道:“怎么样?他的内伤还好吧?眼睛能治吗?”第二梦看了看步惊云,道:“聂公子没什么大碍,眼睛也并非无药可医,倒是你……步公子!”第二梦的话还没说完,步惊云就一头倒下了,竟是硬撑到现在了。聂风只听到声响,忙问:“怎么了?”第二梦急道:“快,帮我扶他到床上去。他可真不要命啊,受了这么重的伤也不吭声,还要一个劲问别人。”聂风明白这都是因为自己,一时万般感受涌上心头,心中又愧疚又感动。于是这两个病号就在静慈庵住下养伤了。本来是不方便住下男子的,不过非常时期也管不了这么多了,况且江湖儿女也不拘小节。聂风的内伤比步惊云轻多了,很快就能活蹦乱跳了,只是他的眼睛还在敷药。聂风本身也略知医术,知道自己的眼睛不是那么药石枉效,只是对于突然失明有点不能接受,如今碰到医术比他高明很多的第二梦帮他治眼睛一时没什么好担忧的,心中欢快很多。至于步惊云活脱脱就是个打不死的小强,伤好得比聂风都快,这令聂风纳闷不已,基因突变,特异功能,还是体质非比常人?闲下来聂风跟第二梦交流也多了,无意中提起:“梦,你的医术这么好,师从何处呢?”第二梦笑道:“曾经有缘遇到再世华佗,有幸拜其为师。”聂风顿觉真巧,道:“原来再世华佗的高徒啊,真是巧了。”“哦?公子见过家师?”第二梦好奇道。聂风笑道:“何止见过,之前云师兄断了左臂就是他老人家接好的。”至于聂风也曾受过再世华佗的指点,这事就不用提了,真是太丢人了。凭他的医术,只会败坏再世华佗的名声啊。于是,他们两人仿如知己般,谈天说地,好不热络。忽然,步惊云的厢房传来一阵瓷器打坏的声音,聂风一惊,连忙起身去内室查看。只见步惊云脸色苍白地用手撑在桌子上,似乎体力不济,脚边是一个打破了的茶杯。聂风连忙上前扶他到床上躺好,担忧道:“你伤得不轻,还是不要随便乱动了,要什么我给你拿。”步惊云看了聂风一眼,将头侧了侧,幽幽道:“我渴了,想喝水。”又似乎眼睛一瞥,继续说道,“本想叫你进来一会的,可是我看你们聊得那么开心,就不好打扰了。”这话说起来也没什么,就不知道为什么听起来,怎么就有一股浓浓的幽怨委屈和指责呢?聂风听得头皮发麻,却也不得不好生伺候着,喂了茶水喂点心,喂了点心喂晚饭。晚间,聂风拖着疲惫的身体回房了,躺在床上时猛然间想起,昨天不还看见他在院子里生气勃勃地练剑吗?练得那叫一个酣畅淋漓虎虎生风!一点都没看出来他受伤神马的!怎么这会连起来拿杯茶都不行了?聂风叹了口气,他就算再迟钝,听过步惊云上次说的话,也知道他不喜欢自己和第二梦在一起。不过他就算知道了,也没有刻意要去改变什么,喜欢谁跟谁在一起是他的事,没人好干涉的。况且,有些事不是已经注定好了的吗?实在没有必要再去改变什么,对于将来的结局,他可以表示欣然接受。接下来几天,步惊云一点都没看出来聂风和第二梦有什么要保持距离的意思,装病这招已经不管用了,他果断地提出辞行。理由很正当,诸如:大仇未报,连累梦姑娘啊什么的。本想聂风会反对,没想到他干脆利落地同意了。两人向第二梦告别,聂风表示十分感激梦姑娘的恩情,来日一定会报答她的。第二梦但笑不语。步惊云无不阴暗地想,报答什么的,只要不是以身相报就好。聂风说他要去乐山,然后提议分道扬镳,最后在步惊云“你不带上我就是对不起我”的目光下收回成命。路上,聂风问道:“以前你曾说过雪饮刀藏在岷江底下,具体在哪里?”步惊云平静道:“当时比较匆忙,随手扔下去了。”聂风在风中石化……一看聂风萎靡不振的样子,步惊云补充道:“雪饮刀一直是配合傲寒六诀闻名于世的,我想你自幼学习傲寒六诀,应该很容易找到它的。”聂风奇了,难道呼唤一下,它就会蹦出来?又不是小京巴!在集镇上,聂风买了好多干粮和水,保证万无一失之后,才和步惊云上山,对此步惊云颇为不解,却也不会多问。对他来说,聂风只要肯捎上他,别的事根本就无所谓嘛!岷江边上,聂风四周查看了一下,这不是跟大海捞针一样吗?还以为会做个记号什么的。聂风看了步惊云一眼,步惊云不自在地说道:“你用傲寒六诀运行一个大周天试试。”聂风也只好死马当活马医了。盘腿坐下,闭目默念口诀:“心若冰清,天塌不惊……”过了不久,就看到湖面开始冒气泡,很快一把寒光凛凛的宝刀从湖中央掷出!还真是随叫随到。==!聂风起身飞快接住。似白雪如寒冰般的刀身,隐隐寒气逼人,握在聂风手中一阵刀鸣声,可不就是多年来在江湖中赫赫有名的雪饮刀吗?聂风多年未见雪饮刀,如遇故人,此时一阵欣喜。果然现代男人喜欢车,古代男人喜欢刀剑,聂风相当入乡随俗。握着雪饮刀,聂风眉开眼笑,对步惊云道:“雪饮刀拿到了,现在我们继续去拿好东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