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殇情
作者: 主公爵
字体: 特大
颜色:          

  宁东篱坐在高高的椅子上,默默地看着眼前递上来的一份又一份地急报,接连几个地方被攻占,让他不禁感叹万青山出手的速度,趁新皇还未找到状态,接连夺下周边几个城,嚣张地扩大着自己的势力。

  可惜,这种嚣张持续不了多久了,既然他已回过神来,便不会放任万青山将他的爪子继续伸下去。

  “摆驾定国将军府!”宁东篱沉声道。

  “嗻,摆驾定国将军府!”李公公培养的接班人小李公公已替代了当年李公公的位置,成为众人眼里的新贵。

  不多时,宁东篱便到了目的地。

  看着眼前那硕大的“定国将军府”几字,他有些恍惚,当年这几个还是他看着父皇写的,他还记得那时父皇和定国将军说话时的笑声,那是真正的笑意,他分得清。

  看着眼前跪倒的众人,他回过神来,亲自上前去把定国将军杨建武扶起。

  “杨将军快快请起,按理朕应叫您一声叔叔。”宁东篱让自己笑得尽量人畜无害,亲切地说道。

  “不敢当不敢当,皇上可要折煞下官了,不知皇上有何可以用到下官的地方?”杨建武脸上的惊讶倒是真的,直接把自己的问题抛了出去。

  宁东篱伸出手摸摸鼻子,无奈于杨建武的直接,只好道:“大将军不打算让我进府了?”

  杨建武见到宁东篱的动作,心想也难为新皇了,一直都把让他往“闲王”的方向发展,谁料到头来又临时挑起了这大担子。

  听着宁东篱调侃的话语,杨建武心叫一声糟糕,自己的老脾气还是没改,直来直往地,这话不是让新皇难堪吗?

  忙把宁东篱请进书房,屏退了所有人,刚想跪下谢罪,却在半空中被一双手扶住,杨建武看着那双手,记忆有些模糊,记得当初新皇的父皇也是这般在他要跪下之时扶住了他,连这双手,都是那么相似······

  “将军不要多礼,其实这次来,确实是有事麻烦将军。”

  清脆的声音将杨建武的意识唤了回来,对军事天生的敏感让他第一时间就猜到了宁东篱的意思,“西南?皇上想让我前去镇压?”

  宁东篱认真地道:“不是让将军,而是希望将军给东篱推荐一位人选。将军年事已高,纵风采依然,但长路漫漫,旅途艰辛,实不忍让将军忍受此累,还请将军推荐一位适合的人选给东篱。”

  杨建武感叹宁东篱的关照,没有再让他一把老骨头出阵,虽然他已经作好了上阵的准备,但是这次的战却不是一时能够解决的,必须派一位能长久驻扎在那里的人才行。

  在脑海里比较了一下人选,杨建武沉吟道:“让犬子去罢,他虽为人惫赖了些,但却精通作战之术,也有实战经验,绝非纸上谈兵之人。”

  宁东篱大惊,他虽长期在外,却还是知道杨建武口中的“犬子”的,杨建武老来得子,四十多岁才得了这个儿子,取名杨威,宝贝得不得了,所以杨建武口中的“惫赖”想必也是他惯的罢,这杨威颇有当年杨建武的风采,大大小小战役打过许多,还从未输过。虽然知道让他去是个很好的选择,但是万一有个闪失,那就太过对不住杨建武一家了。

  脑中的念头一转即逝,宁东篱断然开口道:“不行!还请将军再选一人!”

  谁知杨建武已经下定决心,坚决地对宁东篱道:“臣知皇上顾虑的是什么,但是还请皇上放心,犬子平生最怕死,要是真有个万一,想必他也会努力活下来,若是犬子当了逃兵,还请皇上格外开恩,留下他一条命。而且,要是那个万一真的发生了,臣定当拼了这条老命为犬子报仇!皇上不用对臣感到内疚。”

  宁东篱没有说话,他听出了杨建武话中的决绝之意,而他没有半点拒绝的立场。

  “好罢,那便依定国大将军所言,格外开恩也准了。”宁东篱淡淡地道,没有半分情绪。

  “谢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杨建武拱手行礼,声音中满是凝重。

  等宁东篱回了宫,杨建武便把杨威叫到了书房内单独谈话。

  “威儿,皇上让我推荐一人去西南镇压逆贼,为父推荐了你,明日圣旨应该就要进门,你······这次自己要小心些。”杨建武的声音缓缓响起。

  “什么?!把我派到西南方去!哈哈!太好了!我一定给那帮嚣张的人一个狠狠的教训!”杨威听完杨建武的话后眼睛都发光了,激动地握紧了拳头。

  “但是听说那帮逆贼的头是望雪楼的楼主?他会不会派出最顶尖的杀手来杀我?!”杨威想到这里,脸色就变青了,额上都冒出了汗珠。

  杨建武摇了摇头,有些无奈于唯一的这个儿子的矛盾,既期待战争,却又怕死,也不知道这性格怎么养成的。

  见杨威脸色越来越青,知道他肯定越想越离谱,厉声道:“堂堂男子汉怎么会怕死?刀子一抹的事情,何至于吓成这个熊样!到时候他要是真派杀手来杀你了,在杀手把刀放你脖子上时,你顺手插把剑进去,好歹也要一命换一命!”说道这里,觉得有些不吉利,马上住了口。

  杨威听着他父亲豪迈的话语,心脏一缩一缩的,心想他爸不会是在外还有个私生子吧?怎么把这唯一的儿子的死说得那么轻松,还‘一命换一命’,那些杀手的命能有自己的命值钱吗?

  觉得有点委屈,杨威嘴里含糊地道:“那我不管,到时见情况不对我可就跑的,我还要留着这条命生大胖小子和漂亮闺女呢······”

  这话虽说得小声,但还是被杨建武听见了,见杨建武的脸色不对,还以为要挨揍了,结果却是听见了一声小小的叹息,“跑便跑罢,能跑得掉也是你的本事,到时候自有为父替你收拾烂摊子。”

  杨威一震,听出了杨建武口中的宠溺与决然之意,眼角有些泛酸。

  杨建武惊愕地看着杨威对他行了个大礼,然后认真地对他道:“父亲大人,威儿此次定当得胜回归,绝不让父亲大人失望,还请父亲大人不要担心。”

  看着眼前一脸认真的儿子,杨建武欣慰地笑了,又想起了他从小到大古灵精怪的样子,笑意更深,“嗯,为父相信你。”

  杨威莫名其妙地看着一脸笑意的父亲,心想自己难得认真一次,却被父亲觉得好玩了吗?心里诽谤了一下不认真的杨建武,杨威瘪了一下嘴,闷闷地道:“父亲,孩儿告退了,还要去叫下人准备东西。”

  杨建武看着杨威这孩子气的表情,干脆笑出了声,大手一挥,“去罢!”

  杨威恹恹地出了门,没有发现在他消失的那一刻,杨建武脸上顿时消失不见的笑容和眼中的不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