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一梦
作者: 明笑白
字体: 特大
颜色:          

  【雍亲王府】

  “王爷,过几日就是中秋节了,这次给皇阿玛的礼品仍旧如以往的规格吗?”四阿哥的嫡福晋恭敬的问,光是这些礼品就能生生的烦死人,贵了康熙不一定喜欢,便宜了又会在众多的礼品里失了身份。

  “恩,照以往就行,夫人费心了。”胤禛与那拉氏的语气之间没有太多的亲密,对对方都尊重有加,真是应了相敬如宾的意思。

  胤禛低头,欲继续看折子,眼角瞟见那拉氏仍旧没有出门,眉目间还有些犹豫。

  “还有什么事?”语气间少见的透着热乎乎的关心。

  “王爷,年氏来府上也有些日子了,到底是皇阿玛赐的侧福晋,这中秋节进宫的女眷是否也带着她?”那拉氏小心翼翼的,生怕惹恼了胤禛,府里所有人都知道,胤禛有些不喜欢年青梦,后者倒是难得糊涂,整日无所事事的过着自己的小日子。

  胤禛放下手里的奏折,表情严肃,弄得那拉氏后悔说了这么不该说的话,既然还未成婚,那就留在府里呗,看她那样子也不像争宠的性格。

  约过了几分钟时间,胤禛终于再次对上了那拉氏的眼神,“既然是皇阿玛赐婚,自然是要带上,就按侧福晋的规矩办吧。”

  没有如想象中那样生气,胤禛只是淡淡的一说,好像这事只是按常理出牌,于己没多大关系。

  “是,王爷。”

  那拉氏走后,胤禛虽盯着手中的折子,但眼神没有焦点,他在慢慢梳理关于年青梦的信息。

  本来一年前就该完婚的,可当时的年锦萍想尽办法拖延,装病不成,后来直接跑去了四川,然后又是坠马、又是昏迷,生生拖了近两年。虽说尽快完婚才是最好的办法,可自己答应了年羹尧等他回来,放着年青梦在府里虽无害,但,心里障碍。

  正在自己小院子里乘凉的年青梦打了一个喷嚏,“谁这么无良诅咒我?”

  “小姐,听说王爷要等二少爷办差回来再完婚,那这中秋佳节咱们跟不跟着王爷进宫呢?”秋月这些日子看着她家小姐越来越往那些出家的姑子身上靠,心里也是急的不行,看样子小姐是对萧轩没了心思,可面对一个身份、样貌皆佳的雍亲王怎么就走了这么一条道。

  挪动她那只有十五岁的身体,年青梦在藤椅上翻个身,继续研究枝头的蝉,“蝉蜕,疏散风热、利咽透疹、明目退翳、祛风止痉。”

  歪头看着一脸与世无争的年青梦,秋月似乎看到了绝望。

  【筱白宫】

  “还有几日才是中秋节啊?”明筱白已经适应了格格的身份,对自己哪些人能惹,哪些不能碰也都基本明了,在上书房里也是与十阿哥、十二阿哥混的半熟,赵晋礼虽然依然对她的毛笔字耿耿于怀,但念于筱白看似“努力读书”,实则刻苦认字的份儿上对她的态度也是好了不少,所以现在她的生活主题就剩下了——无聊。

  虽每日与十阿哥在一起,也知道他是地道的八爷党,可明筱白的从心里不愿招惹到八爷,待在皇宫的时间久了,也能听到些宫斗的消息,哪个贵妃干了什么事惹得别人不高兴了,第二天就在御花园摔断牙了,哪个妃子被翻牌子翻多了不久就长了一身痱子了……

  能在这种地方长大,还能让三个异母弟弟舍命相随,就算侠肝义胆,也得具备深不见底的城府才是,她从小就胸无城府,这点与十阿哥很像,想必遇到八阿哥只有被玩儿的团团转了,说不定最后被人卖了还在帮人数钱。

  自认为长相不过关,就算借用了筱白格格的相貌,筱白心里也觉得配不上高高在上的那个“八爷”,这筱白格格的家世倒是十分适合,可他早已有了嫡福晋,自己也没有若曦那么好的命,穿过来就到了多罗贝勒府里。

  “唉,看来这穿越定律里得加一条,穿到谁家里,就跟谁最亲,呵呵。”自顾自的感叹,完全无视一屋**女、太监,间儿、文红她们也不管她,格格大人能安心呆在筱白宫已经是上天赐福,偶尔犯下失心疯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还是女儿身的好啊,”一个大大的懒腰,对着间儿和文红灿烂的一笑,换回的却是俩人大大的白眼。

  “格格,咱们女子小时从父,嫁后从夫,连的自由都没多少,哪赶得上爷们儿又能读书,又能为官,还能领军打仗的威风自在呢。”间儿小嘴一嘟,眼角都泛着羡慕。

  筱白看着她,是啊,如果是男儿身,她们就不用把青春献给这毫无回报的皇宫了,这是她们的悲哀,自己戳痛了她们的心伤,想到这里,筱白第一次后怕的要命,如果不是好运穿到筱白格格身上,她,也会同她们一样吧,若曦的命运比起自己,可怜了好多倍。

  为了不打击间儿,她强打着精神,“凡事都有好有怀,就说这些阿哥们,身份都尊贵万分,办事出色的过分会让皇上担心,办的差些,又会辱了皇上望子成龙的期望与骄傲,要顾忌的人和事太多,他们中只有极少数能得到父爱,于此,格格们就幸运多了,纵然要嫁人,可皇上对女儿的父爱总归多谢,没有了那层顾忌,才更像一家人。”

  “哎哟,我的格格啊,咱不提这事儿,还是说说后天的中秋宴吧,万一万岁爷兴起让您上台表演,您好歹得有个准备啊。”间儿数着,这已经是明筱白第三十多次涉嫌砍头了。

  “准备什么啊?到时候我低调点,就算不幸被皇阿玛发现了,我就说身子不舒服,还能硬让我上去表演皱眉头、捂肚子不成?”

  间儿的嘴角快被明筱白整成习惯性抽搐了,隔一会儿就出来句惊天言论,自己还陶醉其中,这,简直不让人活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