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一梦
作者: 明笑白
字体: 特大
颜色:          

  (求收藏,求票票,求调查。。。)

  日子在这种若紧若松的环境中不紧不慢的走着,筱白照样每天早晨上学,中午放学,下午发呆,晚上发呆加睡觉。不得不说她在浪费青春,而且浪费的很没有意义。

  入冬之后天气变得冷了起来,下午筱白无聊的缩在一块太阳地里晒太阳,顺便看看周遭的树掉了多少叶子。

  “格格,格格,大事不好了。”间儿先是大叫着跑进来,然后突然捂住嘴,凑到筱白耳边悄悄的说,“听说太子被废了,八阿哥与十三阿哥也被圈禁了。”

  筱白一个激灵站直了身子,该来的还是来了,胤礽被废,历史的车轮卡上了众所周知的卡槽,“皇阿玛怎么样?”

  间儿不理解的看着筱白,她怎么不问四阿哥与八阿哥的情况呢,第一个想了解的竟然是皇上,可疑惑归疑惑,还是得老实的回答,“听说皇上气急攻了心,这会儿正在乾清宫歇着呢。”

  这就对了,网上不是说康熙数落着胤礽的罪行时悲恸万分,当场晕倒,看来此言不假,只是这圈禁到底是什么意思?

  “阿哥们都囚禁在什么地方啊?”筱白傻傻的问。

  “嗯,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反正是不让出来,福晋们也一起进去的。”间儿哪见过圈人的地方啊。

  这么说那郭络罗氏也进去了?呃,事情不妙,虽然胤禩被圈禁的时间不长,可这不变成二人世界了吗?这康熙办的这叫什么事,不行,得去看看。

  【乾清宫】

  来到乾清宫门前才看到跪了一地的臣子、阿哥,筱白一下子犹豫了,这样子明显不适合进去,**干政是最被忌讳的了。

  筱白转身,没走两步就听得身后一声尖细声音传来,“筱白格格留步,万岁爷让您进去呢。”不用想,肯定是李德全。

  康熙斜躺在床上,面容憔悴,看来胤礽被废对他的打击太大,同一天还圈禁了十三阿哥和八阿哥,一下子发现三个儿子都觊觎着自己的皇位,争夺的暗潮汹涌,毫无手足之念,想来是个人都会心痛,何况里面还有自小就亲自抚养的胤礽。

  如果要形容康熙现在的心情,恐怕没有比“哀其不争,怒其不孝”更适合的了。

  “皇阿玛”,筱白小心的靠过去,康熙抬头,表情缓和了一些,女儿不用争皇位,自然更贴心一些。

  “筱白,来,坐到皇阿玛身边来。”康熙招手,此刻的他只是个希望享受天伦之乐的老人,天子的威严换来的孤寂也侵蚀着这位千古一帝的内心。

  “皇阿玛,您要保重龙体啊,看您这样,筱白心里难受的很。”也许是情绪代入,也许是觉得自从穿越来之后康熙虽然接触不多,但每次都是慈父的形象出现,对她也是真心爱护,看到他悲伤憔悴,筱白心里也难受。

  “唉,太子如此行径,老八与老十三又这般作为,怎叫朕不伤心呢。”康熙的眼圈红了。

  “二哥纵然有不是的地方,可二哥也是与其他的哥哥们有爱有加的,筱白也知道八哥与十三哥的一些事,可怎么都觉得两位哥哥不可能谋害二哥的。”筱白小心的试探康熙的底线,看康熙微微放光的眼,觉得有戏就接着说,“皇阿玛自幼博学天文地理,对哥哥们也是如是教导,八哥更是被洋教士欣赏,怎会去找巫术之类的手段呢,至于十三哥,我想是一时糊涂而已。”

  筱白不确定十三阿哥究竟要被囚禁多久,可他的圈禁已是事实,康熙圈胤祥是为了打击胤禛,光从胤祥身上找机会是不可能的,自己说的多了反而给胤祥增添了麻烦。

  康熙看着筱白明亮的眼睛,这丫头对胤禛与胤禩的感情倒是真心的,可这两个人野心都很大,一个冷漠低沉,但总揽大局,各处安插人手,另一个八面玲珑,到处笼络人心。

  康熙心里虽然不愿意看到儿子们结党营私,可眼下胤礽被废,下一任的太子人选也提上了日程,放眼望去,一众儿子之中,能担大任的无非就是老大、老四、老八三人,老大的党羽也不必两个弟弟少,选三人之中的任何一人都让康熙新生别扭,这等于默认了他们之前的结党行为,可不选这三人其他人即使坐上了那个位置,会做的安稳吗?

  看着康熙陷入沉思,筱白不敢打断,思量着外面跪着的十四阿哥他们难道真的如电视剧中演的,不等康熙放话不起来吗。

  “皇上!”李德全带着哭腔跑了进来,扑通一声跪地,接着老泪纵横呜咽着说不出话来。

  筱白被吓着了,这是怎么了,难道胤礽上吊自杀了?不对,按性格来说应该是胤祥不甘屈辱才对。

  就在筱白乱想的空间儿,李德全带着哭腔的细嗓音颤颤巍巍的说了原因,“皇上,十八阿哥他,去了。”

  轰~

  康熙僵在了那里,旋即眼泪扑簌,低声呜咽。吓得筱白赶紧跪下劝慰,可怎么劝都不管用,康熙的情绪太激动了,老来得子的十八阿哥是他的心肝宝贝,再加上胤礽的事情,祸不单行的今天,彻底摧垮了一代帝王的心理防线。

  筱白在乾清宫呆了足足两天,衣不解带的侍奉康熙,哄他开心,给他解闷,每次路过门口看到还跪在那里的胤祯等人,真想让他们先回去,该杀的都杀了,该圈不该圈的也都圈了。

  “筱白,你先回去吧,朕不碍事了。”康熙看筱白的熊猫眼于心不忍,儿子们他是一个都不想见,看到他们就像看到敌人一样,女儿呢,不是出嫁了,就是太小不懂事,还好有筱白在这里陪着,可看着她累成这样也心疼的紧。

  “筱白要陪着皇阿玛。”撒个娇、陪着笑,筱白小女儿的形态,看的康熙心情回暖。

  “哪能一辈子陪着皇阿玛啊,上次看你对老十五和老十七都不上心吧,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康熙略微开着玩笑。

  这个笑话可把筱白难住了,说实话她和胤禩都完了,说假话要怎么编呢?说自己一心向佛?说自己喜欢女人?

  见筱白不语,康熙觉得有事情,“是谁呢,告诉皇阿玛,朕给你指婚。”

  不能再犹豫了,再想下去康熙就该逼婚了,“筱白并无意中人,只是十五阿哥与十七阿哥未及弱冠而已。”

  康熙有些失望,他现在对儿子已经有了阴影,听了筱白的话沉默了一会儿,李德全就连哄带骗的让筱白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