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皖娇女励志记
作者: 赖筱懒
字体: 特大
颜色:          

  “唉呀。”唐皖见张淼玲半天没有动静,就打算自己推开桌子出去,反正这周她们是坐在第一排。可是还没等她推开桌子,张淼玲就突然站起来了,神色慌张的跑出了教室。

  “怎么回事啊?真奇怪。”唐皖纳闷地一边说着,一边向女生厕所走去。

  女生厕所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成了女生抽烟化妆的聚集地。唐皖一进到厕所就很不愿意继续呆下去了,本身厕所的味道就不怎么好闻,再加上各种劣质的香水和香烟的味道一混合,弄得唐皖的脑子晕得忽的涨。

  “哎,你知道为什么最近王沁悦一直都没来上学吗?”齐舒敏靠着厕所的门框一脸八卦地样子,对她身边的裴静大声地说道。

  “王沁悦不是得了三线炎了,请假在家养病吗?”裴静装作一脸纳闷的说道。

  “什么三线炎,明明就是她去医院堕胎,伤了身子,在家养身子呢。”齐舒敏见刚刚自己这一嗓门,吸引了不少人探头探脑的好奇,就特意加大了声音说道。

  “天啊,堕胎啊。”裴静故作惊讶地说道。而刚刚探头探脑的那些人,一听说这一新的谈资立刻开始纷纷地议论开来。

  “天啊,堕胎。王沁悦也太不要脸了啊。”女同学A暗自附和说道。

  “就是,就是。”女同学B点头答道。

  站在厕所门口的唐皖,此时突然不想上厕所了,呆呆的站在厕所的门口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还是自己还是应该离开呢。她突然感觉女生之间为什么要有那么多的不和谐,干嘛总是嚼舌根呢,说别人的私事很有意思吗?此时的唐皖阙并没有想过,如果说王沁悦真的是得了三线炎在家养病,而不是去堕胎伤了身体呢。此时的这些传言无形之中,就会伤害一个无辜的女孩了。

  唐皖站在厕所门口好半天,知道上课铃声响了,她才回到教室。坐在教室里面的时候,她总是感觉到班级里面的同学在窃窃私语,而且窃窃私语的内容就是关于王沁悦打胎的事情。

  坐在唐皖旁边的张淼玲则用力地咬着嘴唇,大拇指不断地扣着食指,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那天似乎发生了很多事情。钱氏集团真的在投资案上撤资了,而伊尔国际商贸差点因为这件事情,彻底退出了商业圈。经过此事事件后,张淼玲被家里勒令以后安分守己,不许再说张扬跋扈,所以张淼玲在接下来的两年里逐渐低调了起来。江妮娜则因为江妈公司的不断壮大,而越发显示出她的大小姐脾气来,要不是她一直都和唐皖交好,唐皖和张淼玲交好。高中三年,她可能连一个朋友都没有混下来。

  现在再来说说王沁悦的这件事情。当一个星期之后,王沁悦重新回到学校上学的时候,她惊讶的发现所有人看她的眼神都很奇怪,而且总是有同学指着她在窃窃私语,并且也会有老师总是莫名其妙的找她谈话,问问她最近学习生活怎样之类的事情。

  一开始她很是纳闷,后来当她清楚的知道这些的缘由之后,气愤的找上了正在女生厕所吸烟的齐舒敏和裴静。

  “你们俩干嘛到处胡说八道的白话我。”王沁悦气势汹汹的说道。

  “哎呦呵,这不是王大小姐吗?好大的架势啊,弄得人家好怕怕啊。”裴静一见到如此模样的王沁悦,就拍拍正在打电话的齐舒敏,然后她把烟头扔在地上,一脸戏谑的对王沁悦说道。

  “你少给我这一套。你干嘛到处给我泼脏水,我着你?惹你了?”王沁悦吼道。因为王沁悦的这一声吼,几乎所有正在女生厕所里的还有外面的女生,都纷纷的往女生厕所洗手台的地方挤,想看看着三人的热闹。

  “我啥时有空给你泼脏水啊,你脑袋被驴踢了啊。还是被门压了,说话这么的不着边。”裴静突然起了兴致想要和王沁悦闹上一闹,反正丢的也是她王沁悦的脸。

  “你,你干嘛到处胡说我之前请病假,是因为我去医院堕胎了。”王沁悦见裴静不肯说正题,就自己说了出来。

  “切,我说的难道不是事实啊?”裴静往瓷砖地上吐了一口吐沫,然后从校服裤子兜里拿出包烟来,熟练地点上了一个烟,吸了口烟之后,把吐出来的烟吹到了王沁悦的脸上,王沁悦被突然而来的烟味呛得咳嗽不止。

  “你,咳,你胡说,咳咳。”王沁悦一边咳嗽,一边说道。

  “我胡说,哎呦呵,我怎么胡说了?”裴静弹了下烟灰,一脸痞相的看着王沁悦。

  “皖皖,我想去下厕所,你在厕所外边等我吧。咦?”江妮娜一进到厕所,就感觉女生厕所的气氛很不对劲,但是她又急于上厕所,就没理会太多,直接冲向了厕所里面。

  “你就是胡说了,你胡说我去堕胎了。”王沁悦一想到这些日子以来,平白无故遭受的这些委屈就感觉心里特别的难受,而这种难受此时就一股脑的涌上了她的心头。她的眼圈不知道什么时候,红了起来,盈盈的泪水不断地在眼圈里打转。

  “呵呵,我说的这可是事实啊。这里都是女生,你说你堕胎就堕胎了呗,干嘛不肯承认啊,弄得这一副可怜巴巴地的样子,好想我欺负你了似的。”裴静看着王沁悦即将哭了的样子,越发的感觉答应齐舒敏替她整治王沁悦的这件事,是这么的有趣。

  “你胡说,你胡说。”王沁悦见周围的女生纷纷都当着她的面窃窃私语的样子,感觉心头的那种难受越发的强烈了。

  “我说你是不是不会说别的话了。你胡说,胡说你妹啊。”裴静把手中即将燃尽的香烟,随手扔在了地上。

  “呜呜......”王沁悦被裴静的这几句话弄得,一下子再也受不住心头的那种难受了。盈盈的泪水滴滴答答的不断地从王沁悦的脸上滑落。

  “娜娜?”站在女厕所外的唐皖感觉江妮娜去了那么久的厕所,感觉有些不对劲。她远远地看见女生厕所的洗手台的地方有聚集了不少的女生,她心想不会是江妮娜出了什么事情了吧。她急忙的冲进了女生厕所,可是当她进到女生厕所的洗手台的地方的时候,她却见到了站在地上,掩面哭泣的王沁悦。她来不及去想江妮娜怎么了的事情,连忙递给了王沁悦一张面巾纸,可是就是因为这一张面巾纸,就把唐皖也给牵涉了进来了。

  “唐皖,你凑什么热闹啊。一边去。”站在一边一直都没有说话的齐舒敏见唐皖递给了王沁悦一张面巾纸,就感觉心里特别的不舒服,故伸手打掉了唐皖递给王沁悦的面巾纸。

  “齐舒敏,你干嘛啊?”唐皖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呢,就先是被齐舒敏打掉了面巾纸,后又被女厕所里的女生好一阵的白眼。

  “我干嘛,我叫你别多管闲事!”齐舒敏见唐皖一副没有搞清楚情况的样子,就搅她的局。她此时看唐皖的眼神貌似就是在看一个眼中钉、肉中刺一样。弄得唐皖好一阵纳闷。

  “皖皖。”原本一直躲在女生厕所里听声的江妮娜,见唐皖貌似快惹祸上身了,就急忙从女生厕所里出来了,过去来着唐皖的衣袖示意她不要再说话了。江妮娜虽然有大小姐脾气,娇蛮无理,目中无人,但是那都是在家里,在熟悉的朋友面前。一到了外面她就变得特别的怕事,一遇到事情就躲。

  唐皖被江妮娜的这一拽袖子,就止住了想要接着说话的嘴巴。站在一边眼睁睁地看着王沁悦哭鼻子了。

  “我说你哭够了没有?哭丧你啊?”裴静见局面变得越发的没有意思了,就上前踢了王沁悦一脚,而王沁悦原本就有些心力交瘁了,被裴静的这么一踢,立刻摔倒在地上了。

  “哈哈。”裴静和齐舒敏见王沁悦摔倒在地上,摔得四脚朝天的样子,就笑得前俯后仰的,弄得周围看热闹的同学,也跟着笑了起来。这就使得本身就委屈的王沁悦哭的越发的委屈了。

  “一个个不去上课,都围在女生厕所干嘛啊?开集体会议啊?”女教导主任在照例巡视楼层的时候听到女生厕所那边特别热闹,就走近了一看,见女生厕所里站了许许多多的女生,就大声地吼道。

  而那些看热闹的同学,见女教导主任都来了,一时间看热闹的想法就没了,纷纷各回各班了。齐舒敏看自己好不容易布的局终于等到王沁悦自己找上门来了,却先是被唐皖搅合了下,后又被女教导主任搅合了下,这下子自己的局就算是白弄了。顿时恶狠狠地剜了一眼瘫坐在地上哭泣的王沁悦,就拉着裴静离开了女生厕所。

  唐皖见裴静和齐舒敏她们都离开了女生厕所,就慢慢地扶起了王沁悦,向江妮娜使了个眼色,就带着王沁悦回班去了。

  女教导主任见自己这一嗓子吼的,所有聚集在女生厕所的女生都纷纷回到教室去了,就也没深究为什么有这么多的女生会聚集在女生厕所。

  走到一班门口的时候的,唐皖见班里已经开始上语文课了,就先在门口敲了敲门,得到老师许可之后,才扶着王沁悦进到了教室。一进到教室,所有同学的目光都聚集到了王沁悦的身上,王沁悦也感觉到了那些目光的集来,就猛地推来了唐皖扶着她的那只手,然后急忙地就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趴在课桌上呆着。

  唐皖见王沁悦回到了她的座位上之后,也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刚一坐到座位上,坐在唐皖身边的张淼玲就在唐皖的耳边悄悄地说道,“别总是多管闲事。”

  唐皖迷茫的看了一眼张淼玲,然后见语文老师的目光一直在自己身上,就低下头从书桌里找出了语文课本,翻开了这节课上要讲的内容所在页之后,就感觉一直呆在自己身上的目光,突然离去了。她暗自的松了一口气。

  王沁悦被齐舒敏和裴静瞎掰的事情,因为王沁悦后来的转学,很快就再也没有人提起了。日子慢慢地归于了正规。

  唐皖看着窗外新长出来的树叶,感慨万千,可是还没等她接着感慨些什么的时候,新长出来的树叶,就慢慢地凋零了。

  年复一年,岁月匆匆而逝。时间很快地就到了高考结束之后,填志愿的时候。唐皖拿着笔犹豫不决的迟迟没有下笔。

  坐在唐皖身边的唐妈唐爸此时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似的,心想不断的想着,宝贝女儿啊,你这到是快点写啊。

  唐皖的思绪从想着怎么填高考志愿上,突然飘到了之前她的一次坐公交车的经历上来了。

  “阿姨,你怎么不给我让座位呢?”一个穿着亲亲幼儿园园服的小男孩,指着坐在公交座位上的唐皖说道。

  刚开唐皖还没有反应过来,那个小男孩说的是自己。但是当她注意到小男孩的手指指着自己的时候,她突然无语了,阿姨?!拜托。她才十八岁,有那么老吗?叫她阿姨!?气死唐皖了。

  “阿姨,你不给我让座就是不道德的行为。”小男孩见唐皖貌似没有听明白自己说的什么,就加大了声音,大声的说道。而此时公交车里的因为小男孩的这句、带着儿童特有的圆润稚嫩的声音的话,一下子静了下来。

  唐皖看车里不少的人,都在看着自己,她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做了。到底要不要给这个小男孩让座呢,可是还没等唐皖决定好的时候,小男孩的奶奶就一把抱起了小男孩。

  “不好意思啊。来大孙子,咱看窗外,这是什么啊?”小男孩的奶奶突然感觉到自家孙子的这番话,实在是太让人感觉到蒙羞了。真不知道是幼儿园老师教的,还是孩子的姥姥的教的怎么自己几天没有见到孙子,自己的孙子就变化这么大了啊。

  “皖皖啊,你到底要填什么学校啊?你不少的同学可都交了,你咋还不动笔啊。”唐妈见自家的宝贝女儿,半天没有动笔,而女儿的不少同学都把志愿表交了,就有些心里着急了。

  “啊,额。我马上填。”唐皖把思绪收了收,就拿起放在桌子上的笔,大笔一挥,在志愿表上就填了一个学校,那就是远清大学的学前教育专业。唐皖心想自己还是为伟大的教育事业去献身吧,教一教在歪路上的小包子们吧。

  唐皖刚想去交志愿表,唐妈就把唐皖的志愿表抽了过来。细细的看了下,就对唐皖说道。“皖皖啊。怎么就填了一个学校啊。再多填几个啊,多多撒网,才能免得最后后悔啊。”

  “妈,你就放心吧。你女儿我肯定能考得上的。”唐皖把唐妈手中的志愿表抽了出去,确定了自己有没有填错代码之后,就拿着志愿表去老师那里交表了。

  交完表的唐皖感觉心里突然豁然开朗了。在交表之前,唐皖从来的没有想过去念什么学前教育专业,更没有什么想法去教什么小包子。连她学什么专业都没有决定好,因为唐皖自从自己重生以后,貌似兴趣爱好就特别的多,像什么服装设计啊,旅游管理啊,英文翻译啊,都是她兴趣所在的专业。可是没曾想,她最后交的表上写的就是学前教育。

  唐皖有十成的把握可以考上,因为高考的题目和她重生前的高考题目如出一辙,有些题目的答案,她可是记忆犹新呢,再加上她的学习成绩一直都是中上游的,考家门口的这所普通的一本大学还是比较简单的。

  “皖皖,你填了哪儿的学校啊。”张淼玲见唐皖交往了志愿表,就一脸喜滋滋的笑着,就凑了过来,好奇地问道。

  “我填的是远清大学啊。你呢?”唐皖据实回答道。

  “远清大学太好了,我填的也是呢。你报的都有什么专业啊?”张淼玲又接着问道。

  “我就填了学前教育这一个专业。”唐皖一听张淼玲也报了远清大学,就觉得心里特别的开心,太好了要是江妮娜也报了远清大学,那么大学四年大家又可以接着做朋友了。

  “我报的是企业管理。”张淼玲一想到自己报的这个专业,心里就不大舒服。原本她想报的是动漫设计的。可是家里人都不许她报,无奈她最后拧不过家里,报了她非常不喜欢的企业管理。

  后来,唐皖才知道,江妮娜也报的是远清大学,不过报的也是企业管理。唐皖还记得自己当时去问江妮娜她报什么专业的时候,江妮娜特别兴奋的回答自己她报的是企业管理,毕业之后她要帮妈妈打理公司,做一个像她妈妈一样的女强人。

  而沈野逸因为唐皖的关系,并没有报很远的学校,而是报了本地一所军校。这可把沈爸气得够呛,原本沈爸都打通好关系,把沈野逸安排到首都的军校去的,可是没想到,沈野逸居然不和他商量一下,就自己报了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