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一梦
作者: 明笑白
字体: 特大
颜色:          

  看着刚刚还好好的,此刻却激动异常的筱白,十阿哥叫了几次都没回神。

  也许是筱白闹出的动静太大了,高台上的几位都往这边看来,其中还包括康熙的目光。

  “筱白!”八阿哥极力压着声音,听上去有些急促。

  “呃?”确认了是青梦,筱白的神经也稍稍放松了些,人没事就好,管它什么侧福晋呢,再说跟着雍正挺有前途的。

  “筱白,看什么呢,眼珠子都快出来了。”还没弄清楚谁的声音那般低沉,康熙的声音又从天上幽幽的飘来。

  筱白慢慢起身,脑子开足马力,说是失散多年的姐妹?不行,“我”是蒙古人。是看着像蒙古的姐姐?不行,五岁就来了,哪记得家里谁是谁啊。说昨晚梦见之人跟青梦长的一模一样?也不行,这古代如此迷信,这样一说不知是福是祸,等于给了后、宫那些长舌妇一条小辫子。

  眼见康熙表情已变作疑惑,估计下一步就是动怒了。筱白心一横,剑走偏锋,棋落险招!

  换上一脸乖巧的笑容,甜甜的声音,“回皇阿玛,筱白想与福晋一同献唱。”

  轰~

  看来今晚雷公很忙,这心雷响了不止一遍了,众人的表情当真丰富多彩。

  主要分类有看热闹的——一众闲杂人等,吃惊的——主要包括十二阿哥、十四阿哥、八阿哥、太子等人,担忧的——四阿哥、十阿哥,德妃倒是一脸和煦的笑容,看不出在想什么。

  “你都不知道人家要唱什么就跟着瞎起哄。”康熙听了也是一惊,然后大笑,当筱白这丫头又要调皮逗他笑,不仅给了筱白一个台阶,语气里也满是宠爱。

  后、宫的众多嫔妃各自有各自的心思,脸上却始终变换着各种笑容与谄媚,要不是近些年格格们都嫁了人,小格格们要么太小,要么地位不高,无法与康熙亲近,又怎么会让筱白这个蒙古公主蒙受圣恩呢。

  “皇上,就让筱白唱吧,你看小脸都不高兴了。”德妃想着如果一起唱,即使出了差错里面还连着个筱白,皇上也不好处置,虽说与老四不亲近,但那是在跟胤祯比的时候才是,这般当着众人面,儿子有光,额娘就有光。现在这脸面就挂在这个准侧福晋身上了。

  康熙略微一迟疑,终于点头,“唱吧,也让朕瞧瞧筱白新学的歌,你小时候可都是朕给你唱歌谣呢,哈哈。”

  不知底下多少阿哥、格格听到康熙这话心里泛起多少酸楚,自己的嫡亲父亲,宁愿把父爱给与一个蒙古格格,也不愿分一些给自己。

  四阿哥与十阿哥的眉头又深了一些,这下筱白的处境反而更糟了。

  身旁几位阿哥的眼神变化筱白也看的清楚,心里苦笑一下,这宫斗的大戏,自己果然不能独善其身。只是四哥那皱的如川字的眉头让自己心里暖暖的。

  青梦望着缓缓走向自己的身影,心头有些熟悉,可容貌确实陌生。

  “《三寸天堂》?”

  “是的,格格,这是歌词。”青梦虽不知详细,但从康熙的话语也知道这位格格恐怕相当得宠,以致让大部分的阿哥、格格的脸色都阴了几分。

  “那我唱第二段好了。你还谱了哪些歌?”随意看一眼歌词。

  ……

  “干唱不好吧,我不会跳舞,你知道的。”

  轰~

  这次轮到青梦遭雷劈了,什么叫她知道。等等,这语气,筱白格格?

  望着青梦瞪圆的眼睛,筱白先是鄙视的一记白眼,“智商都退步了,唉。要感谢我过了这关再说,要不咱俩就左摇右晃式吧。”

  想象一下,三百年前,故宫某处广场上,上到康熙,下到群臣,还有众多家眷、宫女、太监,两个女人站在中央,以大合唱交叉换位的那种摇摆方式唱歌,是不是够惊悚?

  青梦脑门上立刻黑线满布,这里碰上明筱白,保命大于天啊!这货唯一的特长就是闯祸!

  “让那些舞女伴舞,咱俩即性发挥吧,先晃几下,大不了再来几个水兵舞!”青梦向来淑女,虽然被明筱白耳濡目染了五年,但本性难移,这种自毁形象的事连磨牙的声音都出来了,好好的一场献歌,被搅成了这般。

  音乐缓缓响起,两人不仅要唱歌,还有配合着伴舞,筱白对舞蹈确实一窍不通,只能对着身前的舞女现学现卖,好在前奏不长,青梦先前有些准备,简单的几个动作,配上歌声竟然瞧得近处几位阿哥面露笑容。

  青梦一段唱罢,看向筱白,眼里混着担忧与,呃,绝望?筱白无暇顾及她对自己的不自信,仍旧一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架势,

  词到嘴边才发现左手竟然习惯性的虚握着放到嘴边,看来没有准备歌舞是不能同时具备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自己当带着纽扣麦克的大明星得了。

  青梦灰着脸,看着杵在那儿装木头的明筱白,有一种伸手摸脖颈的欲望,这离传说中的砍头是越来越近了,她还没跟四阿哥成亲就被明筱白拉回去了,果然是克星。

  “停在这里不敢走下去,让悲伤无法上演,下一页你亲手写上的离别……”

  筱白放弃了舞蹈,把大半的心思放到了唱歌上,放佛把每个句子都赋予了它生命与感情一样,听起来格外动人。

  为了安排有了习惯性动作的双手,筱白单手放在心前,面色微微悲痛,沉醉歌词给出的意境,然后配合着歌词缓缓抬头,看着月亮,双手合十放在胸前,此刻月亮巧合正被云彩挡住,与歌词契合的十分完美。

  “那天堂是我爱过你的地方~”

  一曲完毕,先是寂静,几个年轻的阿哥带头叫了声“好,太好听了!”紧跟着大家的赞美与掌声也是铺天盖地之势。

  呼~

  两人放下紧绷的心弦,这在皇宫中生活,有时候真是富贵险中求啊。

  “筱白与年福晋这曲子煞是好听,歌词虽是白话,但也别有一番意境,再加上筱白的歌声,朕觉得这歌词就像活了一样,哈哈,赏。”康熙开始还觉得歌词白话,有些不登大雅之堂,但听到筱白的歌声,不知不觉被引入歌里的境界,才听出这歌的玄妙之处。

  行了礼,领了赏,青梦与筱白对看一眼,复杂的神色匆匆一瞥,各自回到座位,压制住各自的各种心虚,为了生存,一脸平静的继续。

  (求收藏,求各种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