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电能
作者: 桃仙喂马
字体: 特大
颜色:          

  等李智进入别墅,魏松已经像是一根柱子一般,杵在了大厅中等候了。

  突然间见到魏松,李智不由得纳闷。魏松睡觉的时候比较晚啊,咋就起得这么早,好像还是天天如此。如此规律的作息,他以前是干什么的呢?

  带着疑惑,李智再次的把魏松打量了一通。

  挺直的腰杆如标枪,冲天而起,气势凌人。肩宽体胖,胸肌发达,脸上带着坚韧、果敢。眼神中满是坚定,不动摇。这副架势宛然就是训练有素的军人才能表现出来的。回想了一下大哥穿军装的照片,李智有了直观的印象。他们两个人在动作和气势上有相通之处,但大哥的气势要明显的弱一些。

  想清楚这点,李智对魏松的来头,有了大概的猜测。他曾经是一名军人,好像是各类成绩都出类拔萃的军人。

  “魏大哥,过来的好早啊,等了不短时间了吧?”

  想到魏松曾经是军人,李智的话语中多了一丝的敬意和崇拜。

  “哟,你小子还能爬起来啊,昨晚没吐吧?”

  看着李智居然也能早起,魏松眼中多了些许的赞许,但言语中带着揶揄的口气。

  “瞧不起人了,不是?我整上二斤白酒都不带有事的,有空了咱们拼一个?”

  李智对魏松的轻视,直接就是嗤之于鼻,并嚣张的发出了战书。

  “哟,看不出来啊,小牛不大抱着吹。行啊,有空了,咱们尽兴整两瓶。”

  魏松眼中闪着亮光,带着浓郁的兴致,更不怯场,当仁不让。

  两人谈论了一会,见辛凌迟迟没有出现,直接走上了二楼。

  来到老爷子的房间时,辛凌居然已经在那了,而老爷子也已经醒过来了。只是,此时的老爷子满脸的无辜,像是受惊的小白兔,缩着身子嘴唇发着颤,不住的小声嘀咕。

  察觉到有人到来,辛凌转过了身。在看到李智两人时,眼睛中闪过些许的安定。

  李智注意到,辛凌的气色不错,精致的脸庞上白里透红,美艳中带着浓浓的诱惑。就连那留下的伤痕,也有淡去的迹象。

  只是她拿生命能小瓶的玉指,有些颤抖。就连她的神色,也少了平时的淡然自若,处事不惊,显得有些慌乱。既急切又担忧,暴漏了她内心的矛盾心理。

  “辛小姐,昨晚尝试的效果怎么样?”

  为了分散辛凌的注意力,李智带着些许的猥琐紧盯着辛凌的俊脸,很随意的问道。

  辛凌看着李智那闪亮的眼神,白了他一眼,说道:“效果非常好啊,我感觉全身的轻松。只是,那痛楚也不是好承受的,我几乎昏厥过去。我建议你把浓度稀释一下,毕竟没有谁花了大价钱就为了受折磨的。”

  “效果好就行,辛小姐,现在咱们可以开始让老爷子试用了。经过一晚上的挥发,药剂的药性已经所剩不多了。”

  见辛凌说了几句话,脸上的慌乱慢慢隐去,李智立刻收敛了脸上的不正经,当即的提议开始诊治。

  “呃?谢谢。”

  看着李智的迅速变脸,辛凌稍稍错愕后,致谢一声。

  说完后,辛凌平静的走向老爷子,像是显摆一般冲着老爷子晃了晃手中的小瓶。老爷子的视线果然受到吸引,有些怯弱似的慢慢的抬起手。

  看到老爷子的样子,李智的心中突的猛跳了一下。看老爷子现在表现出来的症状,明显的已经进入了中度症状。这才三四天,病情居然发作的如此迅速,当真是让人始料不及的。

  辛凌见老爷子伸出了手,她却赶忙的停了下来,求助似地转过身,看向李智。她的脸上满是担忧的焦虑,像是不忍让爷爷承受痛楚。

  看到这一幕,李智在心中轻叹了一声。在自己重要亲人面前,再牛逼的人,都会迟疑,都会胆怯,虽然人人都希望自己的亲人快乐、健康。

  “我来吧,辛小姐去为老爷子准备洗澡水吧。”

  感受到辛凌心中的矛盾,李智站了出来,把恶人的罪名罩在了自己的头上。

  “谢谢。”

  辛凌不舍的看了一眼爷爷,把生命能小瓶递给了李智,神色慌乱的走进了卫生间。

  “嘎嘎,好东西哟,咱来尝尝哈。”

  李智接过小瓶,像是糊弄无知小孩似得,弓着身,眉开眼笑走近老爷子。

  “要……给我”

  老爷子撅着嘴,发着小脾气,伸着胳膊索要。

  “给,给你哟,乖听话。”

  李智拧开瓶盖,探着身子,把瓶口对准了老爷子的嘴巴。

  还未等老爷子接过,李智突然袭身而上,扳住了老爷子的肩膀,小瓶稳准的塞进了老爷子的嘴里。

  “呃?”

  老爷子顿时发出一声嘶吼错愕声。但是,他下意识的吸附动作,却是将小瓶内的生命能一丝不落的吸进了嘴里,咽进了肚子里。

  “啊!”

  突然看到李智的暴行,自认为神经粗壮的魏松,也不禁脸皮抽搐,发出一声惊呼。

  “你,你居然……”

  魏松的舌头在嘴里打着转,带着谴责的表情,伸着手指指着李智。但迎接他的是李智清冷的眼神,他赶忙的闭上了嘴。

  服下生命能后,老爷子顿时停止了挣扎,轻微的抬起头,闭上眼好像进入了坐定的状态。

  在魏松惊呼出声后,辛凌慌忙的从浴室走了出来。在看到爷爷安静下来后,终于放下了心。

  李智从老爷子的身边走开,来到魏松的身边,说道:“魏大哥,麻烦你把老爷子送进浴缸吧。老爷子应该会出现挣扎的情况,你安抚一下吧。”

  听到这话,魏松的脸皮再次的跳了一下。安抚?不就是使用暴力吗?这小子胆子是越来越肥了。可回想到老爷子现在的情形,魏松也不跟李智计较了。稳健的走到老爷子的身边,魏松曲下身,轻轻的抱起了老爷子。

  魏松如此大的动作,老爷子居然毫无所查,仍是一副坐定时的安详样子。

  辛凌不放心的朝浴室看了看,眼神中难掩焦虑、紧张。

  “辛小姐,一定要淡定啊。这药剂是绝对不会出现毒副作用的,更不会要人性命,你啊,把心脏放进肚子里就行了。”

  看着辛凌的样子,李智有些心痛的柔声劝慰。

  “嗯,谢谢你。”

  辛凌随口答应着,视线却是紧盯着关闭的浴室房门。

  等待,沉寂中的等待。哗哗的水流声在浴室内响起,但却是没有传出人类的声音。辛凌始终没有放下的心,直接顶到了嗓子眼,几乎要脱口而出。

  五分钟后,浴室门打开,魏松满脸笑意的抱着老爷子从里面走了出来。

  老爷子裹着浴巾,仰着头,闭着眼,神色平静,神情慈祥、肃穆、端庄。

  看到老爷子的样子,李智和辛凌对视一眼,赶忙的围了上去。

  魏松把老爷子放在床头,让他靠在床帮上。魏松刚刚走开,老爷子慢慢的睁开了眼,缓慢了的扭着脖子,把房间内的三个人看了一遍。

  看着老爷子的样子,辛凌轻轻的捂住了嘴,眼眶中噙满了泪水。

  “我,记,起,来,了。你,是,小,凌。”

  老爷子缓缓的抬起手,指着辛凌,一字一顿,清晰无比的说道。

  “爷爷?”

  爷爷居然再次的清醒过来,辛凌再也禁不住心中的激动和惊喜,猛的扑到床前,哭了出来。

  “好,孩,子,别,哭。”

  老爷子轻轻的拍打着辛凌的秀发,声音晦涩的说道。

  随着安慰孙女,老爷子看了看李智两人,露出了淡淡的笑容,然后说道:“不,错。都,是,好,孩,子。”

  李智给魏松使了个眼色,同老爷子打个招呼,静寂无声的走出了房间。

  “小子,行啊你,果然有两下子。老爷子身上流出来的东西,乌黑乌黑的,差点把我熏过去。”

  一走出房间,魏松就不轻不重的锤了李智一拳,话语中的赞誉、爱护之意浓烈、醇厚。

  “小意思啊,不足挂齿喽。”

  李智毫不谦虚的撇着强调说了一句,撒腿就跑。

  “有意思的小兄弟啊。”

  魏松活动着舌头,轻笑着摇头,漫步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