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一梦
作者: 明笑白
字体: 特大
颜色:          

  【多罗贝勒府】

  商量了一下午的政事,江北水灾虽然告一段落,可西边几个游牧部落又开始蠢蠢欲动,没办法,秋天已到,又开始抢东西准备过冬了。

  九阿哥挺了挺僵直的背,品一口茶,“今天十弟的话有些少啊,怎么了,又被筱白欺负了?你说你那点出息,说你让着她呢还真不是,唉。”

  这已经不是十阿哥第一次听到这种颇有哀其不争意味的话语了,九阿哥也不是外人,他倒是显得不计较,让得九阿哥的神情又浓重了些。

  十四阿哥也是觉得身体僵直不舒服,干脆站起来活动筋骨,听了九阿哥的话笑的格外开心,“十哥,我可听说了啊,你昨儿个把筱白最喜欢的玉镯给打碎了,筱白的怒吼声可是传到了筱白宫外老远呢。”十四阿哥挑了挑眉毛,坏笑着,“听说你那逃跑的模样可有些失了体面啊。”

  哈哈~

  九阿哥和十四阿哥看着十阿哥吃瘪的样子开怀大笑,就连八阿哥的笑容都大了多几分。

  “笑也笑够了,那就赶紧想办法吧,”十阿哥从袖袍里拿出两节断了的玉镯,“这可还有补救的方法?”

  九阿哥用眼一扫,见已经断的彻底,“唯一的办法就是再买一个。”

  十阿哥有些着急,赶紧往八阿哥面前送了送,在他心里八哥应该是万能的,如果他都没办法,恐怕筱白对他可就真不客气了。

  “咦,这不是前年八哥送给筱白的生日礼物吗?”十四阿哥越看越像,再看向八阿哥,后者面色也是证明了他的猜测,“最喜欢的东西?”虽然声音喃喃,但在场的其余三人都听出了其中的意味。

  “这镯子也算得上贡品,玉质不错,也难怪筱白喜欢。”八阿哥收起刚刚的吃惊,温柔的笑看着两段玉镯,“十弟,看来真的没办法了。”

  “八哥,谁进的贡品,我去找他,让他再给我一个,我买他的也行啊。”见到八阿哥的回答,十阿哥一着急直接站了起来,一步冲到八阿哥桌前,紧紧的盯着八阿哥的脸,“要是让筱白继续生气,我就别想出上书房了!”

  叮~

  这才是十阿哥如此紧张的最终原因,筱白的小嘴随便在康熙面前打个报告,十阿哥不是飞上天,就是下地狱了,作为同在一个堂里的“同学”,筱白的话颇有说服力。

  如果说但是胤誐与筱白之间的玩闹大家也就看个热闹,可这关系到胤誐能不能早日离开上书房,问题就不是玩闹了。

  八阿哥收起笑容,凝神想着什么,“是两广总督满丕的贡品,那年我秋猎时射死了一头熊,皇阿玛赏的东西里有这个,说是给福晋的。回京后恰逢筱白生辰,就顺手送了过去。”声音不高,语气柔和,看出八阿哥的性子沉稳有加。

  “满丕?好,我这就去找。”给三人略一拱手,胤誐转身疾步离开了。

  一时间气氛有些怪异,十四与九阿哥脸上虽然没有变化,但从沉默的表现来看,心里都已经有了事儿。

  【长春宫】

  “你舍得来看额娘了?”宠溺的言语中搀着少些抱怨,德妃牵着十四阿哥的手,眼里都尽是笑容。

  “额娘,最近八哥、九哥从江北回来,办差很得皇阿玛赏识,儿臣这不是忙着学习去了嘛。”

  在德妃面前,十四阿哥有时比筱白还更孩子气些,毕竟德妃不是筱白的亲额娘,有些娇不能撒。

  “哼,我还不知道你?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这次又是为了什么事?”德妃略微有些不高兴,这儿子没事时来的可是越来越少了。

  “额娘最疼孩儿了,额娘,筱白也到年纪了,有没有听说她可有意中人?要是没有的话,孩儿可以给她挑几个合适的阿哥或世袭王爷。”

  十四阿哥虽然觉得荒诞,筱白与八哥仅仅是一般交情,落水之后更是连他是谁都不记得了,这般联系怎么可能?可事无绝对,谨慎起见还是来探探的好。

  “这倒没听她提起过,平日里也就与你们哥儿几个走的近,可你们都是有了嫡福晋,要是让筱白做个侧福晋额娘可心疼的紧呢,你皇阿玛也纵然不会同意。”经十四阿哥这么一说,德妃也开始关注这件事,筱白的话,也到年纪了。

  “额娘可从她平日里看出过什么?”十四阿哥为了万无一失,还在争取问到底。

  “你这孩子,有合适的人了?”看十四阿哥不像随口问的,德妃也好奇起来。

  “儿臣是觉得与筱白年纪相仿的十五弟和十七弟性子软弱些,配筱白倒是有些,呵呵,额娘你知道的。”十四阿哥说得是实话,说年龄,十五阿哥更为合适,可爵位上就差了些。

  “如果合适的话,让你皇阿玛封了便是,可这俩孩子额娘也是有些不满意,你认识的王府世子里可有合适的人选?”筱白的夫君,最差也得是世袭亲王,要不蒙古大汗可真不愿意。

  “孩儿去挑便是,这不是打听下有没有内定的嘛,省的出力不讨好。”十四阿哥终于放了心,看来筱白喜欢的只是那对玉镯。

  【多罗贝勒府】

  自从九阿哥他们三个走后,八阿哥就没出过书房,一直在凝神想事情。

  上次御花园相见,可能是最近的一次见面,那时她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了,怎么会知道这玉镯是何人所送,这样看来,她只是喜欢这对玉镯。

  可再细想,那听四阿哥介绍完后眼神瞬间明亮了几分的样子,又对自己仿佛有些熟悉,还记得当时筱白眼中一闪而过的探究,综合看来,竟然觉得她对自己有几分好奇。难道,是因为那玉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