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灭世
作者: 风里歌
字体: 特大
颜色:          

  “不可大意,不能忘形,狮子搏兔亦用全力,我什么时候已经如此大意了?”沈星暗讨着,受了对方一剑之后,他顿时醒悟。

  “无论对方有多么弱小,都要尽力相搏,错上一步,也许会后悔终生。我不能错……”沈星心中呐喊着,他不能败。

  看着满手是血的右手,他重重地甩了甩,点点血迹落在灰白的山石之中,尽显妖异。

  沈星忍住胸中澎湃的气血,紧防对方,他知道对方的剑定是一把利器,可以破得了他的皮肉。双手之上,古朴拳刺无声凝现,在沈星多日温养之下,拳刺锋芒披露,有点点瑞霞点泛其间。

  “枉然之举,就算你得到开天之剑也难以驾驭,你实力不行,难以撼动于我。”李沐西还是一脸淡漠地看着沈星道,他作为西区之首,心中自是傲然,已经习惯了俯视他人。

  “传闻西区李沐西一剑傲绝一代,称霸西区,落天剑法无以争锋,今日一见,果然非凡。”沈星站在他对面,淡淡地道,同时他的伤势也在这对话之间迅速好转。

  “哼,我说过,定斩你剑下。”李沐西哼道,昂头俯视着沈星,如手中猎物。

  “那我也无需放过你等,我今日便破你落天一剑。”沈星紧握双拳,神力暗涌,此时他伤势已无大碍,可力战诸敌。

  李沐西看到沈星伤势在这一瞬便好转,面色一凝,但嗤笑一声便迎上攻伐而来的沈星。

  看着横空一劈而来的剑招,沈星没有去硬撼,以斗转星移之步法避其锋芒,击其惰归。

  叮叮之音无时传出,两道身影相互攻伐,沈星速度远胜对手,但李沐西一剑在手,全身尽是剑影,剑芒护体,难以攻破。

  李沐西也是越打越心惊,他难以攻下沈星,在一剑斩下瞬间便发现对方留在那里的只是一道身影,那鬼魅的速度让他不得不防。

  李沐西难以忍受这种结果,他是一区霸主,从未受压他人。他挥舞着重剑,划出一道道剑气,舞伴周身,每一剑挥出都是挟带日月星辰之力,落天之称并非有假。

  李沐西这一环身一击想把沈星逼退,近身之下他难以施展凌厉的攻击,对他不利。

  “哼。”沈星冷哼,不退反进,全身精气神运转起来,双拳之上,拳刺霞光璀璨,慑人心神。

  沈星在李沐西一剑回旋而来时,带着璀璨拳刺的右拳迎上了重剑,倾尽全身之力,聚于双拳之上,霸道拳意一往无前,击打着前方无尽星辰。

  沈星以古朴拳刺施展霸拳架住了李沐西的落天之剑,李沐西脸色一凝,暗暗咬牙,体内流转神秘功法,日月星辰之辉凝实了一分,侵袭着沈星。

  沈星也是将全身之力完全运转起来,气血涌动,似是要冲体而去,霸拳施展到了极致,与对方落天之剑相持不下。

  此时,两人冷眼相望,双眸尽是战意,也许此时李沐西早已忘了对少女苏妃的承诺,此时的沈星已经让他当成对手看待。

  沈星右手尽力相抗落天剑招,左拳霸道轰出,带着轰隆滚雷之间,无情击打在李沐西的身上。

  李沐西毫无相让,也在那一瞬间左手化爪,旋扭轰击,带动着呼啸风声,一爪掏在沈星心口。

  叮!轰!

  沈星左拳带着拳刺打在李沐西的瞬间,李沐西周身暗现金黄衣甲,无形波纹阻挡着沈星霸道的拳击,火花闪现,沈星一拳只是在李沐西身上打出一个涟漪,随后左手被荡了开来。

  而此时李沐西左拳也轰在沈星心口,扭爪着沈星,沈星也是运转起无伤之秘,化解李沐西的狂暴攻击,之后震开了李沐西。

  两人骤然后退,李沐西双眼瞪圆,难以接受。此时他将左手摆在身后,极力掩饰着巨颤,他以左手攻击沈星反而被震伤,好似是打在坚玉之上,虎口已经溢血道道血丝。

  李沐西咽了一口气,虽然他身有坚甲,但沈星磅礴巨力打在身上,余力也把他震得气血不顺,他看着眼前少年,已经没有了那种超然的傲气。

  他开始怕与沈星对轰了,也许对轰之时会把他累倒,这是他头一生出惧怕的思想!

  沈星虽然靠着无伤之秘化解了一些伤害,但对方拥有着一些玄奥的剑气,他内腑也受到了剑气的震荡。

  而且左手之上也有着丝丝酸麻,对方的衣甲绝对是可比拟自己拳刺的神物,有着这个衣甲,他现在这个力量还是难以给对方根本的伤害。

  沈星擦了擦嘴角溢出的血丝,看着李沐西躲闪的神情,轻轻一笑。

  “怎么可能!沐西哥,你是在颤抖吗?你的左手……”苏妃倒在地上,一直看着两人打斗,此时见到李沐西藏在身后的左手,惊叫出声。

  “闭嘴!”李沐西冷冷地道,紧握着左手,但左手还是在微微抖动。

  苏妃不敢再多说,但其眼神之中有了异样神色,瞪眼看着两人缠斗。

  地上其他四个少年听到后也看出了李沐西的不自然,心中低落,神情黯然。

  “无敌于西区的霸主竟然不敌一个东区少年?难道李沐西不是想像之中那么强?”众多猜想在几人心中扎起了根,再难挥去,之前李沐西在众人无敌的光辉渐渐暗淡。

  李沐西没有去理会他人之眼光,他施展起落天剑法,丝丝剑芒环绕着他周身,他这次不会让沈星轻易近身了,他会将对方阻杀在一剑之隔。

  沈星见到后没有马上扑上与对方撕杀,现在李沐西已经有了怯意,沈星选择了与他对峙。

  “既然你胆怯了,那么控制战斗的就由我来把握!”沈星暗暗道。

  在这对峙之中,沈星的气血隆隆作响,在体内疯狂运转,如滔滔之洪水,涌向周身,修补着体内伤势。

  在伤势好转之后,沈星邪邪一笑,再次扑了上去,他不惜承受对方剑气之伤也要给李沐西一拳重击,他现在就是要靠着恐怖的恢复力去求胜。

  看着嘴溢血丝,双脚蹒跚的沈星扑来,李沐西轻轻一笑,持剑轰击,对方估计不久便倒下。

  看着李沐西一剑刺来,沈星以斗转星移轻巧闪过,转身缠上李沐丝,同时,周身承受着剑气的肆虐,散发乱舞,衣袖纷飞。

  李沐西不禁一惊,想不到对方近似以自残的方式来攻击自己,连忙以剑横切而去,横斩沈星。

  沈星装作难支,艰难举手,以拳刺之坚对上落天剑法,沈星左手再次无情出击,直取李沐西胸口。

  李沐西不敢重蹈复辄,左手没有再次打向对方,而是取道回防,抓向沈星的左手,沈星的一拳重击加拳刺之利让他气血不顺,如果再让他打上一下,肯定会被震得伤。

  沈星早就料到李沐西不敢与自己再硬碰,此时只能来招架他的攻击,沈星左手突然变招,刺向李沐西抓来的左手!

  李沐西骇然,对方这一击让他措手不及,他左手被沈星左手之上的拳刺寒芒切划而过。

  噗!

  两人又是各自后退,李沐西左手掌心被划下三条深深的血痕,鲜血正无停地流了出来,沾染了一身,华服之上不再是一尘不染,现在的他已经有些不堪。

  “哼!”旁边的苏妃一直观看着两人,看到此时后冷哼了一声。

  四位少年也是以疑问的眼光看着李沐西,李沐西再难以从容,以凌厉的眸光扫视四方,冷冷地看着几人,地上几人难以与他争锋,目光闪躲。

  “西区霸王竟然面临惨境!号称无敌一代的李沐西竟然露出惊容!”这是几人的心声,也暗暗打量着沈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