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水泮
作者: 九雪
字体: 特大
颜色:          

  “雁门山者,雁飞出其间。”句注山(即雁门山)群峰挺拔,传闻每年春来,南雁北飞,口衔芦叶,在雁门口盘旋半晌,直到叶落方可过关。雁门地势险要,“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既防御外敌,又拱卫南近京师。雁门守将项冲,而立之年,驻守却达十三年。

  项冲乃项云兄长。项氏一族历来尚武,幼时项冲得族长亲传,武艺超群,后项族变故,十五岁的项冲携七岁的弟弟项云落魄京城,偶然得时任光禄丞的霍田赏识,编入光禄勋,三年后奉诏出守雁门,一去十三载。期间除五年前进京一次,再未踏出过雁门半步。

  项冲接到通报时,有些不解,自五年前新帝即位,一直是弟弟项云代凌王爷前来,即使之前项云必随巡关大臣同往。“不知他那边出了什么事……”项冲如此想着,又立即摇摇头,这个弟弟虽为人冷漠了些,但忠挚聪慧,身手比当年的自己也是有过之无不及,况且王爷、皇上对他十分看重。

  轩辕凌与项冲五年未见,初见的刹那,轩辕凌惊诧万分,都云“时光催人老”,眼前的这位大哥……轩辕凌将惊讶俱收心底,只深深看他一眼,别过头步入大营。

  城墙外近处,虎落密密麻麻插满每一寸土地,天田静静陪伴着烽燧塔。北风凛冽,偶尔卷起烟尘,弥漫。城墙上迎风而立的人们的衣衫也随风猎猎作响。轩辕凌眺望着远方异国,心平静地没有丝毫起伏。良久,一阵长长的叹息声。

  “又是一个冬……十三年了!”

  “是。”项冲语气无比平淡,似乎近五千个日日夜夜不过弹指一挥间;似乎十三年的坚守不过尽是云烟。

  “……”又是一声长叹。“兵马可够?”

  “嗯。”

  “粮草……”

  “足够维持整个冬天。”

  轩辕凌,沉沉思索。项冲亦沉默,半晌,才吞吞吐吐:“云儿……还好?”轩辕凌点点头,沉默一瞬,“府中有些事,我不放心别人办……”

  项冲点点头,再无其他话。一两个士兵默默无言巡视天田。轩辕凌转身,叹息着离开瞭望台。

  三天后帐前挥别。项冲犹豫再三:“王爷,托您的事儿……”

  轩辕凌摇摇头,项冲隐忍的失望落在他心上直如一把锋利无比的弯刀。十三年,句注山绿了又黄,黄了又绿……他最意气风发的二十岁年纪给了这座山!他的至亲至爱却在五年前他进京的时候,被突然破疆而至的异族冲散……“要不要禀明皇上,派人接替你……”

  项冲摇摇头,巍巍句注山高耸云霄,“项冲愿将残生赋予雁门……这里有北环……”他又直视轩辕凌,深深躬身,“还望王爷勉力寻找我与北环的儿子……还有,云儿……的性子,我不是十分放心……”

  五年前的他还是如此意气风发,此刻再见,轩辕凌直觉甚是苍凉。如果不是五年前匆匆宣他入京,他们会美满尽享天伦吧,虽然此地只有大山,虽然外面就是时常犯疆的劲敌。“将军放心。未寻到人之前我绝不会放弃,至于项云,只要是他意愿,本王决不为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