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水泮
作者: 九雪
字体: 特大
颜色:          

  戌时已过,仍未瞧见一丝人影迹象。亥时将近,轩辕凌有些心慌,想到上个中秋之后的夜晚,忙唤几名侍卫随自己前去查看。黑夜沉沉,瀑布依旧,而伊人早不见踪影!一阵恐惧袭来,“不会出事的!绝不能!”轩辕凌命令人搜山寻林。自己独坐在潭水泮,怔怔望着清潭,白日的种种一遍遍一遍遍浮过脑海,每一嗔,每一怒,每一颦,每一笑,甚每一句话,皆跌落在心间,悄无声息地生了根,发了牙……

  不知在哪座山,哪条水泮。沐宛初缓缓睁开眼,这一次再不是什么朱瓦琉璃,而是一间茅草屋。她歪歪脑袋,只见一个身穿水蓝色袍子戴半面鬼面具的男子悠然地品着茶。她静静看着他饮茶,直到他觉察到她苏醒,方侧头对上她莹莹的目光,微微一笑。“醒了?”

  “我们认识吗?或者你不愿意我们认识?”

  “哦?为何如此说?”

  “你带着面具。紫儿说美貌的男子总爱戴着面具做劫富济贫、行侠救美之类的事,因为怕招惹满楼红袖……”

  男子浅笑着点头,又摇头:“哦,不过我恰恰相反,是怕吓坏那些小姑娘。”

  沐宛初坐起来,一本正经:“你心眼真好。我长得也不好看,可我偏不遮起来!”从敞开的门口与窗扉向外望望,收回目光,“你一个人生活在山野里?”

  “是呀。”男子毫不在乎地笑笑,“我生来太丑,父母将我弃在野谷,本指望被野狗野狼叼走,没成想我还活下来了。”他看沐宛初津津有味地听故事般,昂起脸,似笑非笑,似嗔非嗔,“你怎的一点儿不为我的身世可怜?”

  沐宛初嘻嘻笑走到他跟前坐下:“我为什么要怜悯?至少你的心目前很悠然很自得!哪里需是要同情的人的样子?”

  男子浅浅笑着,伸出手为沐宛初斟一碗茶。“你不害怕我?”“害怕!怎么不怕?可正是因为怕得要命才可劲儿与你套近乎,这样你想伤害我的时候说不定会皱皱眉毛、眨眨眼睛之类的犹豫一小会儿,我也趁机多活一段时间。”

  男子抿抿嘴,笑饮清茶。

  “我叫宛初,你可以叫我宛儿,我哥哥都这么叫!你呢?”

  男子神情悠悠看她一眼:“我叫山中鬼,你可以叫老鬼,或者——”他想了想,“随你!”

  “山中鬼?这怎么行,你这样一位……一位……”沐宛初眼瞧着面前优雅的面具男子,一时又找不到合适的词语形容,“呃,这样雅致的人!……山中……山中水,好不好?”男子不置可否地笑笑。

  “这些花草是你自己种的?”沐宛初在摆弄花草的山中水身侧嘁嘁喳喳。“是啊。”他温柔地瞧着他的花草,像是看着心爱的女子。“咦,这个是什么草?含羞草吗?”说罢好奇地伸手戳戳。

  山中水微怒,瞪她:“不是!你傻吗?含羞草哪里是这样?文竹——”沐宛初轻哼一声:“你才傻!竹子哪里长成这样?明明像一株小小的特别的松——”

  “嗯,”山中水点点头,“还不是无药可救!有人的确称之为云片松,非中原产物。”

  “我说呢,它认得我,我不认得它。松就是松嘛,偏叫文竹。为什么呢?”

  “因为它叶片轻柔若羽若鳞,常年翠绿,枝干有节似竹,且姿态文雅潇洒,故名文竹。”

  “叶片轻柔若羽如鳞……姿态文雅潇洒……说得好像正是你哎!”

  “你……”山中鬼瞧着面前不按套路出牌的女子,怔了怔,嗔笑僵在脸上。多年前一位女子如此说,还特意命人从异域带回一株作为他十六岁的生日礼物!“你这个人,讲话一直这么口无遮拦。”

  “对呀,一直。我也为此事郁闷得紧,可总是管不住!一不留神它们就自己吧嗒吧嗒蹿出来,好像都不经过脑子似的!可话刚说完,又会后悔不迭。”她无奈地想起前些日子闯的口祸,结果害得自己过了好些寂寞无聊的日子。眼前不知为何浮现出潭边轩辕凌灿若星辰的双眸以及他的明明冰冷的脸嘴角却是邪笑!“我饿了哎——你怎么招待我?”

  “招待?你好像是我捡回来的。”山中水打趣道。沐宛初不悦地砸吧道:“捡回来的没错。可我现在是诚心诚意在你这儿做客!”山中水摇头无语而笑。

  吃着精致的可口小菜,“你好棒哦!平时都是你自己做吗?”她狠狠夹一口小菜。“不全是。偶尔也会出去打个猎啊,插个鱼呀,采个野果什么的,将补将补~”沐宛初一眨不眨地瞅着他,疑惑道:“真的假的啊?”山中水但笑不语,谁知道真假呢。

  她眨巴眨巴眼睛,像可怜兮兮地问“你只笑是个什么意思?”山中水无法直视那凄楚楚的目光,别过头低低嘀咕一句,才扬扬眉:“拒绝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