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水泮
作者: 九雪
字体: 特大
颜色:          

  “宛儿——”一声轻轻的应和如定神之丸,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盈盈如许的目光射向沐扬与上官清。沐扬肌肉抖动,最终抿抿嘴,而上官清亦笑着点点头。转变来得太快太突然,泪水在眼睛里打着快乐的涡儿,笑在脸上如羞涩的花儿,良久,她飞一般过去,扑到沐扬面前,沐扬笑着,眼睛里全是自责与快乐:“宛儿。”他一把搂过沐宛初。

  沐宛初自己也不理解,为什么每逢如此盛大的宴会总令她恍惚不定,或许她天生没有享受荣华富贵的命!沐扬与上官清重新接纳了她,这份毫无条件的包容,这份来之不易的亲情,让她欢欣……可另一方面呢?自她入了这道席,凌王府众人的目光或冷或灼,道道像一把利刃。她可以不计较这些目光吗?即使她愿意,也不一定真真能做到;即使她努力做到,未必不是一厢情愿。看来受宠也不是件好事……还有,自从皇帝轩辕皓携妃嫔落座,轩辕凌的目光一直未及那个方向,是刻意的吗?他的周身骤然转冷,她可以觉察得到,是自己太敏感吗?安汐若的目光大多时候在脚底下的地面,从不关心高高在上的皇帝,却总在不经意间掠过轩辕凌。她是他曾经深爱的女子么?这个她可以不计较,毕竟今日坐在他身旁的是她沐宛初,而不是她安汐若。可她是真真正正彻彻底底的沐宛初,而不是安汐若在他身边的一个影子?或者她在他心中到底是不是安汐若的影子?是不是他们一起的时候,他潜意识里常常想“她真像她”,或者,“如果是她,才不会这么做!”?“因为安平贵人,王爷才会娶她……”此话如同魔咒,一遍遍响在她耳中。说此话的丫头是叶姬的贴身,轩辕凌十七岁纳的叶姬,至今六年,她的话究竟可以信几分?她仔细观察安汐若的面容,她们两个长得没有丝毫想象的地方。

  娜达郡主为大家献舞一曲,热情的西域之风,像草原上一只欢快地小鸟,可是沐宛初瞧她的神情,委实不甚欢快,她的目光随着舞步,瞟一瞟上官清,明明在笑,眼睛却是凄楚幽怨。轩辕皓睥睨舞蹈之人,又偶尔地扫上官清几眼,他在笑!轩辕凌之下的昭儿整个人儿瘦了好几圈,略显突兀的眼睛一眨不眨盯着上官清,目光穿过那抹舞动的影子,像在哭!

  夏秋时节,阳光明媚却不炙烤,空气格外朗清。沐宛初与昭儿对坐昭阳殿外,各怀心事。轩辕凌晚宴后想接她离宫,她笑着说曾答应昭儿要等她追到小王子这个心上人!其实她只是还没想好!轩辕凌当时只笑笑,没有强迫她。

  “这些日子,你与大哥可处得好?”昭儿恹恹地问。

  沐宛初真心浅笑,点点头:“我记得啊,有一天,他把我一个人仍在荒无人烟的地方,说天亮之前、我睡醒之前一定回来。可我醒来的时候,只有一个丫头陪着。我想可能有什么事绊住他,他肯定会回来陪我吃早饭。可是,我等啊等啊,从日上三竿等到日到中天,再到夕阳斜斜……总不见人影,我就拿他最喜欢的东西出气,倒光为他准备的他喜欢的茶与点心,还觉得不解气嗬,抬头一瞧他最喜欢的坐骑斩风在那儿啃青草,于是邪恶心生,拿剪刀剪光它的长鬃!当最后一缕阳光殆尽时,他骑马而来,马速极快,远远地,看上去像风一般,很美。他盯着剪光光的毛鬃,以及其他地方一块块像老鼠啃过一般的乱毛茬子,眼里恨得欲溅出星儿、喷出火来,他将愤怒的目光移向我,我当时虽还在笑着,眼睛还瞪着他,可心怕得紧,也虚的紧,明明他把最心爱的坐骑留与我骑着解闷儿……他瞅了我好久好久,眼里的火硬是生生退回去,不单一丝不余……”沐宛初痴痴笑语,好想回到了那个傍晚。这个傍晚究竟是该庆幸让高贵的轩辕凌屈服,还是该为他们的感情悲哀呢?

  昭儿亦津津听闻,呆了片刻:“再后来呢?”沐宛初回神,笑着:“哪有后来,后来他就不计较了呗!”的确,轩辕凌再没有计较,不但如此,眼中怒火竟莫名其妙、不知所以地化为深深的自责、悔恨、痛苦与害怕。他紧紧搂住沐宛初,用下巴抵住她的秀发,发着抖!

  “哦……”昭儿不以为然又深以为然地长叹,目光炯炯。“其实我有时候很矛盾。羡慕你,希望你与大哥好,大哥对你好,可有时又很妒忌你……”

  沐宛初嘻嘻笑道:“我有什么好让你羡慕的?难不成你还妒忌我和你哥哥?……你也会遇见一个非常非常喜欢你的人!”她看昭儿若有若无的苦笑,“你与格尔木王子……”“上官清对你好吗?你以前可喜欢他?”沐宛初敛了笑容,不解。“上官清?”她狐疑地盯着她,而昭儿并不回避,她想了想,能记得的与上官清在一起的场面不多,当日与他还有小喆一起逛街,那时的他清朗温和,处处透着细致关切与柔情,她不能否认,而目前的昭儿,她知道她在醋头上。“他……我只能说,你也知道的啊,他和我哥极好,必定也得看顾我些,我亦待他若兄。至于其他,你也看见的,王爷待我如何,我亦待他如何。”

  “可是,他不是这么同我说的。”昭儿低头苦着脸,水盈于睫,“他从不曾视你为妹,他说他喜欢你,很多年前在沐府,第一次见你与沐扬胡闹的场景,就在心里悄悄种下了你的影子。他还说,你也喜欢他,很喜欢很喜欢。一个桃花开得很美很美日子里,他邀你听他弹《桃花落》,你答应嫁给他……后来,他干了一件很错很错的事,你哭着、颤抖着就是不肯说一句话,无论他怎么道歉怎么恳求,你总不肯原谅他。他说会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