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一梦
作者: 明笑白
字体: 特大
颜色:          

  趁着敬酒没开始,阿哥们都在努力垫肚子,等会儿可是苦差事,弄不好自己就得误了明日的早朝。

  看着筱白只吃了几颗葡萄便再无其他动作,八阿哥放下筷子,“不吃些东西等会儿吃酒开始了容易醉的。”

  “女眷也要喝酒?”那脸上的表情就像听到了老虎也会说话一样精彩。

  八阿哥一惊,这寻常礼节筱白真的是忘得一干二净啊,其实间儿早就告诉她了,她忙着喊无聊没注意听。

  “算了,你便以身子没好全推了吧,想必德妃娘娘也会为你求情的。”八阿哥的话语恢复了往日的温度,嘴角也仅仅是微翘,像他往日般那样。

  看八阿哥不理她,筱白又开始游神,把对面的四阿哥一家紧紧盯住,开始对号入座,坐在靠前的肯定是那个一长串封号,一般人都记不住的皇后了,哪个是年妃呢?记得是侧福晋吧,那应该在嫡福晋的身边儿不远。

  看到筱白审犯人一样的盯着自己这一席,一会儿疑惑,一会儿高兴的样子,八成又在玩什么花样,四阿哥瞪了筱白一眼。

  筱白回以友好的微笑,“打完招呼”继续猜猜猜。

  看到筱白有恃无恐的样子,四阿哥也是没有办法,压抑下翻白眼的冲动,继续跟身旁的大阿哥聊天。

  筱白与四阿哥的“互动”被八阿哥尽收眼底,筱白那撒娇耍赖式的微笑、四阿哥气的发白的面容,再望向德妃,她也看到了这些,宠溺的摇摇头,与皇上耳语片刻,皇上也随着看向这边,见筱白仍旧一脸认真的玩着猜猜猜,也是开怀大笑,与德妃又是一阵笑谈。

  八阿哥表情没有多少波动,眼神却变了几变,一会儿目光灼灼,一会儿暗淡。

  筱白看不出哪个是年妃,但是看到后边那人明显十几岁的孩子模样,心里一阵唏嘘,这古代真是摧残人性,那般大点的孩子搁现代还都在玩早恋呢,三百年前人家就早已嫁做他人妇了。

  “被人剥夺的青春期。”

  “什么?”八阿哥隐约听到筱白观察完了四阿哥一家后给出了评断,可完全不明白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被人剥夺的青春期。”闻言,筱白大声重复了一遍,歪头看着他,眼里似有怜惜。

  “什么意思?”这次听清楚了,可仍旧不明白,十阿哥也是伸着脑袋等答案。

  “十二三岁还是个小孩子就要结婚成家,两个孩子过家家般的生活在一起,他们至死最多只有亲情,哪有爱情。要懂得爱情,就要度过叛逆的青春期,到了二十岁以后才会懂得爱一个人会有多刻骨,失去会有多心痛,相爱有多么的轰轰烈烈。”老夫子说教般的语气。

  筱白的眼中波光粼粼,跳动着不属于她这般年龄的魅力,定力如八阿哥也险些回不过神来。固然这理论在此时被看做大逆不道,好在八阿哥不仅不恼,还颇有同感。自小在皇宫中地位不高,看着皇上对其母后没有任何的感情,就那么被囚般的一生,他也早就明白了没有爱情的婚姻有多悲凉。

  笑,筱白从没见过八阿哥这般笑过,就像她的话把他的面具轰碎,露出如他真实的脸庞。

  我承认,他的笑容很好看,一种比平日里温文尔雅要豪迈的笑,伴着谦谦君子的风度,让人如沐清风。筱白心里给八阿哥的评分成功提高了一个级别。

  “筱白,你可真不一般!”十阿哥本想追问,可看到八哥笑的那般畅快,想是他听懂了筱白的话,自己再问反而丢了面子,白让她捡一个笑料。

  这之后,八阿哥偶与筱白对话几句,也没有往前那般生分,那习惯性的微笑也加上了些许温度。

  看着筱白与八阿哥笑谈的模样,四阿哥面色沉重。

  “老四,那是你的侧福晋吗?”皇上几个字,瞬间鸦雀无声,连最远处都停下了交谈。

  四阿哥起身,“回皇阿玛,是儿臣的侧福晋年氏,不日即成亲。”

  “长的真是水灵啊,看着就叫人喜欢。”德妃的声音不高,仅够高台上的几个人听见。

  康熙捋了捋胡须,“既然大家都高兴,就让老四的侧福晋给大家助个兴,朕也瞧瞧这后、宫嫔妃嘴里的奇女子到底怎个奇法。”

  四阿哥身子一僵,随即回道,“是。”

  看着慢慢起身的青梦,胤禛的心也在慢慢下沉,后、宫到底是怎么传的他不知道,不过大半不是好话,那里的话听着比蜜甜,细想比药苦。

  “可以吗?”

  青梦的步子顿了顿,这是她听胤禛说过的最关心人的话了,可惜担忧连掩饰都没有。

  回一个坦然的微笑,迈向舞台。

  “麻烦乐师奏这首曲子吧。”青梦把几张纸递与乐师,几个乐师虚空练习了几下,立马点头示意。

  “不愧是御用乐师,看一眼,比划几下就能上台了。”筱白惊讶的感慨,努力把声音压制在八阿哥与十阿哥听力所及之内。

  “筱白?”

  “嗯?”

  八阿哥看筱白没有任何礼仪拘束,回话也不如其她格格、小姐般死板、硬守规矩,甚至答应的时候连头都没回,直接把自己放到了对等的位置上般,微微一笑便接了下去。

  “你可懂韵律?”

  “不懂。”

  “那懂舞蹈?”

  “不”。

  “那待会儿献艺你表演什么?”

  摇摇头。

  八阿哥的定力终于在神经无比强大的明筱白面前崩溃,一脸挫败,筱白对辞藻的吝啬可是到了极点,从两个字到一个字,最后直接无语摇头,最要命的是她一脸无辜,毫不在意那可能性为99%的在众人面前丢脸的机会。

  看着八阿哥吃惊的样子,筱白又是一个友好的微笑。这次他总算体会到四哥刚才那般失态是为何了,这丫头果然能气死人。

  “奴婢年青梦”。

  听到后面两个字筱白的脸色变的煞白,如遇雷劈,怔怔的望着不远处的那个单薄身子,旋即努力向前探着身子,想要看清那人的容貌。

  “给皇上献唱《三寸天堂》。”

  轰~轰~

  接连被劈两次,筱白的脑子一片空白,嘴里喃喃,“青梦!青梦,真的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