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古传说
作者: 铁洛
字体: 特大
颜色:          

  ……王室谷的入口处。……

  拉玛阿将军打定主意:情况有变,自己在这里也无济于事,恐怕只能赌一赌:——让火炮队伍自行守住王室谷,自己只身前往圣地。已经好一会儿没和元天夫妇联系上了,不能再等了。

  拉玛阿沉思之间,忽然天空划过一道红光,这红光闪耀有神,照亮了四周的阴霾,分开了云,切开了雾,驱散了人们内心的彷徨。

  一个射手队员眼力最好,心喜道:“是个神众啊!”

  “什么?”拉一惊一喜。

  这名有飞行能力的神众空中一个扭身,直向拉玛阿头顶奔来,拉玛阿下意识地举起了手中的麒麟刀。

  那人嘴角一笑,一伸手。拉玛阿直觉的一股无边热力透体而过,那人已落到了拉玛阿的身后,稳稳受身着地。

  拉玛阿心都大惊:——麒麟刀,——被夺去了。

  那人轻轻抚摸刀身,暗暗低语道:“看来麒麟刀选择的,————还是我。”

  拉玛阿连忙指挥在场的所有伤兵与来人对敌,大喝道:“把刀还来。”

  那人头也不回,细细端详着手中的神刀,传出一声冷笑道:“麒麟刀不适合作指挥棒,要用你就去找根树枝来用吧!”

  什么?伤兵一一大骂,正欲上前夺刀。

  拉玛阿却挥手制止了他们,他有些吃惊,这来人的口气和声音很像他许久、许久以前认识的一个人,但那人已死,所以这并不可能。

  但来人的背影和语气实在太像,拉玛阿不由确认道:“你……你……?”

  那人缓缓起身,轻挥麒麟刀,麒麟刀上火焰刀气挥洒而出,犹如刀内圣兽在表达自己的欣喜。神威笼罩下,这人回头亮相,胡渣整齐,五官有力,四肢百骸如有使不完的劲。

  看着这和仙子一个模子印出来的模样,拉玛阿惊大了嘴巴,失声道:“赤,——赤道火,——连云。”

  赤道火·连云呲牙一笑,一踢腿,化为火光奔向圣地。……

  ……………………

  仙子终极奥义七拳全中,杯伯拿居然还能再战,世间不可思议的事莫过于此,世间最让人绝望的事也莫过于此。

  但有些傻瓜现在还不懂什么叫绝望。仙子第一时间转身狂奔,大喊道:“赌一把,再赌一把。”

  坤庐纵身跟着离去,没有丝毫犹豫。

  他们在心中控诉着自己:————不可以,一瞬间的犹豫都不可以,如果做到这一步才想放弃的话,————那就枉生为人!!

  索美米亚大法王杯伯拿浮出土地,悬在空中,脸上的剑伤令他满脸是血。

  元天真人惊道:“为什么?为什么你还活着。”

  杯伯拿横气道:“无知的生命啊!三百年年所累积的真理意志岂是是你们所能够打倒的?‘三圣衣’中的治愈之光只要我潜意识中的信念还没有消失它便会继续医治我的身体。”

  说着,索美米亚大法王杯伯拿缓缓抬起了自己的右手,刚刚右手上的被斩开的伤口如今也已经痊愈了。

  “只要没有完全断气。我所使用的治愈之光可以复原任何伤口。”索美米亚大法王杯伯拿悬浮空中,藐视着在场所有人物,其神情叫人心中只余绝望。他道:“千年真理的名字不是尔等卑微的生命所能理解的,我的力量已经超越了我的肉体,只要我的觉悟不灭,这世上没有能打倒我的方法。但千年累积的绝望,——————是不可可能打倒的啊!哇哈哈哈哈哈。”

  轰————————!还不等杯伯拿的长笑结束,远处的火焰气势已经对他发起了挑战。

  仙子飞奔一路,转身停下面对杯伯拿。浑身衣襟与长发肆意飘摆,咧嘴一声轻笑,露出尖尖的虎牙道:“坤,敢不敢赌。”心中的火,没有丝毫减弱。

  坤庐仰首一笑,紧握手中利剑眼神锋芒毕露道:“废话。”

  仙子一点头,大笑道:“这一次,我们赌上一切。”————————————圣地最后的战场之上,他们身上不屈的意志与杯伯拿无穷的斗气针锋相对,散发出无尽的战意。

  杯伯拿耳力极好,一声阴笑道:“可惜你们没赌资了。”气弹裹上自己脚下的斩龙巨剑,冲仙子他们横飞过去。

  “仙子,加油啊!”卫界嘶声狂吼,闪到斩龙前,双臂一挡,两只机械臂彻底报废。

  “——————我相信你们。”

  这是卫界倒下前的最后一句话。

  “好。”仙子全力怒吼,一挺肩,坤庐跳了上去。少年们将赌上一切了。————————但仙子与坤庐的最终奥义都已经用过,先不说杯伯拿身上无解的治愈之光,就是他的结界护甲也不是寻常招数所能攻破的啊!

  但少年们不做犹豫,两人眼神一寒,仙子快速冲向杯。

  ————以冲刺的力量……。

  快速接近杯伯拿后仙子一掌推在坤庐身上,坤庐同时往仙子身上一蹬腿。

  ————再加上推力和蹬力……。

  坤庐身型如利箭般射向了索美米亚大法王杯伯,激起一路飞沙。

  杯伯拿心念一闪,暗道:是三重力道重叠进攻吗?不,坤庐的手臂是弯曲的,靠近我时他还会全力一刺,是四重力道攻击。

  杯伯拿灿灿一笑,自信道:“这一招没用的。”

  浑身的金光向胸口一移。杯伯拿道:“这样就伤不到我了。”——————一切都是真理的设定。

  坤一笑,眼神一寒,一声嘶吼全力刺出手中的“皇”。

  杯伯拿正面迎击,狂笑道:“都说过四重力没用的啊!”忽而一惊,坤庐背后有红热的红光:——————是以神血凝结打出的威力巨大的火球。

  一定会输的游戏你会玩吗?

  不会。

  除了那些笨孩子。

  他们会一脸认真的告诉你:————————————————不试过怎么知道?

  坤庐右手刺势不止,左手集合出剑盾,散落地面的七把利剑闪速聚合,火球立即在他身后爆炸,近距离所产生的冲击力强得吓人。——————————剑盾同时被坤庐致于身后。

  那是足以攻破城墙的爆炸力。

  ——————以整个剑盾承受的冲击力,作用在“皇”剑尖一点上————————五重力吗?

  嗖——————————!一声凌厉轻响

  皇,————————已穿透杯伯拿的左胸。

  坤庐带着一脸的血污轻视一笑,眼睛直视自以为高不可攀的杯伯拿眸子道:“想不到吧!最强的第五重力来自于这种自残的招式,因为你那颗满是真理的脑袋,永远不会明白热血战士的思想。”

  杯伯拿咳出一口血来,咬牙道:“怎会——阵内不是——?”

  元天夫妇同时一笑,缓缓站直身子道:“在仙子出招的时候,我们已配合他解除了‘六芒星’”。

  ——————既是赌上一切,他两怎会缺席。

  杯伯拿吃力的抬起右手。

  “还来。”坤庐将剑盾移到胸前,同时出脚轰中“皇”,“皇”整个穿过杯伯拿的左胸。

  当坤被气弹震飞时,杯伯拿也随之倒下。

  ………………

  众人瘫倒。

  坤庐躺在地上不准备起来,笑骂道:“混蛋仙子,居然冲我发射威力这么大的火球,老子要大补一个月啊。”

  仙子吃力一笑,道:“要你说一句粗话还真是难啊!”

  卫地吃力的推着地面却无济于事,不由叫道:“谁有功夫来把我弄正啊?”

  众人道:“开玩笑,我们想要睡上十天啊!自己搞定。”

  卫地无语。

  仙子忽然坐了起来,仰望着这片灰色的天空道:“终结神妖上千年的争斗还真不是一件容易事啊!难怪有人说神、妖之争,永不会终止。”

  元天真人冲仙子一笑,认真道:“但我们的血,终究洒到了这。”

  “…………为什么…………?”倒在血泊中的杯伯拿忽然动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