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灭世
作者: 风里歌
字体: 特大
颜色:          

  “地球到底怎么了?”沈星环顾左右,迷茫不减,道:“无论你怎么了,无论你在何方,我都会追求下去。那里,是生我养我的地方。那里,有我不可割舍的一切。我所忘记的到底是怎样的过去,为什么我连怎么失去都记不起一丝一毫。”

  “是谁抹除了我的记忆,那记忆到底蕴含着什么样的秘密?”沈星声音嘶哑吼道:“放开我,让我回去,回到地球中,我的至亲,我的至爱,正在那里受难。”

  “地球为何突然发生异变,我怎么感觉与我相关,我怎么想不起那些,是谁把我记忆封存起来的。”沈星不再嘶喊,那只是暂时的发泄。

  沈星有点颤抖地猜想道:“我感觉我身体之内有什么东西破封而出,是这个原因让地球末日来临吗?与上古梦境可有关联?”

  “我的撕心之痛是因为我亲手毁了地球?不可能,我不可能有那个力量!”沈星尽力想甩掉这个想法。

  “这紫金神光到底是什么,为什么带我到星空深处来?这里不是我的归宿!”沈星有无穷的为什么要问,但没有人为他解答,这些都是要他自己去去承担,去揭晓。

  “我相信地球还在星空另一岸展现辉煌,等我回去!我要破解这无穷之秘,崩碎这重重位面,回到地球。”

  沈星紧握双手,直视前方,更加坚定了目光。在神光周护之下极速穿梭,破碎重重壁垒,洞穿颗颗星辰。在神光碰撞之下,任何都在瞬间灰飞烟灭。当然,没有神光护体,定会变成沈星瞬间消亡。

  万千星辰,入眼皆是死寂一般,毫无生气,沈星想在这旅行中找到生命的痕迹,却是一无所获。不禁回想地球之美,虽然有可能地球不存在了,虽然地球上的世界末日来临了,但也不影响沈星心中的美。

  “前面,是什么,如此浩大,几乎横断整个宇宙,难道是一颗古星?”这漫长的穿梭似乎要结束一般,速度减慢下来,只见沈星前方出现一颗巨大无比的星球,比沈星之前见过的大千倍万倍。

  不!还要大得多,比地球亿万倍还要大!

  “难道这就是我这次之行的目的地了吗?”在神光牵引下,沈星不断靠近巨星,迷茫不解,还带着丝丝期盼,道:“希望不要让我失望,希望这里能找到回去的路。”

  在这漫长的穿梭之旅中,虽然沈星还是保持着十八岁的模样,虽然他昏迷时间长于清醒日子,但他知道这不止过去了一两年。这么多年的期盼,终于要知晓,定有所为。

  “这个星球是否与地球有着什么联系,为什么紫金两道神光会带我从地球来到这里。”

  沈星直起身子,望着对面发出亘古气息的星球,已经开始准备着接下来的征程,不管酸甜苦辣,不管刀山火海,定闯个究竟。

  就在接近那颗巨星壁垒时,沈星遇上一个古怪的殿宇,飘浮于空中,古朴深沉,神圣不可侵犯。每当沈星望向那里时,总觉得要向其跪拜一般。如果不是有神光相护,沈星定是早已跪拜不起了。

  “那里是什么,为什么给我的压力这么大,会不禁向它跪拜。难道那里有宝物?”在神光护体下沈星都感受到巨大的压力,他不是鲁莽之辈,所以不会无所畏惧般冲动。喃喃而道:“虽是如此,但不是我现在所能图的。但是我实力足够时,不会再畏惧你的时候,一定会再回来踏平此地。”

  神光继续穿梭,沈星回顾一下那古怪的殿宇,发现殿宇之内隐约有一尊巨大的身躯立于正中,霞光缠绕,不似真实。殿宇四周迷雾环生,直指巨星八方四位,似是有什么连接着巨星与古殿般,沈星感觉这殿宇是在吸取巨大星球中某种无形力量。

  “莫非……”沈星欲言而止,他想到了地球众多庙宇,里面有着一尊尊信仰之身,受信男信女朝暮祭拜。难道这就是一尊活佛巨仙,受这星球众人祭拜,收集无穷信仰之力?

  沈星苦笑出声,他有着三千烦恼丝,无数个身世之迷,竟然去猜想这些不关自己的事情。之后他头也不回,冲向巨星。

  他的目的暂时不在此列,就算他现在神体初成能自信当上地球的天下第一,但他不会妄自尊大。毕竟这不是地球,前程还是一片飘渺,他对这一切未知心存敬畏。

  神光带着沈星冲进巨星,周身都是碰撞摩擦的火花与音爆声,但这些沈星充耳不闻。他俯瞰着大地,在意的,只是那一抹夕阳,那一缕轻烟。

  “这是人类生存之地,这里是文明世界!”沈星看着地面,嘴角泛起久违的浅笑,道:“好美的暮归,我几乎闻到了饭香。这将是我的起点,我的征程将从些开始,这是神话始地。”沈星凌云壮志于此立下!

  在离地面不高之时,神光遁隐,不知所踪。沈星高速冲向地面,哇哇大叫,要是在地球时这种高度,钢铁都会被摔得变形破裂。

  “你妹!”

  山坡之上响起沈星惨叫之声,然后是轰隆巨响的撞击声。沈星四肢平展,留下一个几十米深的“大”字形深坑。

  坑底之下,沈星蠕动着身躯,只觉混身都错位般,但经历过撕裂之痛的他,这只是小意思。

  “我靠!”沈星爬出了坑,望着凹痕,许久才吐出一句。

  在最后关头,神光罢手而去,沈星感觉被坑了,很是不岔。但也只能自食其果,因为神光不知所踪,即便知道也对其无可奈何。

  就在沈星冲入壁垒,降临巨星之时,这个巨星注定不会再平静。

  在沈星降临那一刻,星空之上,两颗璀璨巨星悄然显现,没人知道他是怎么出现的,只知道星空变得不一样了,两颗巨星各居一边,遥遥相望。

  某一星辰深处,有一双冷漠无情般的眼睛睁了开来,望着满天星辰,眉毛皱了一下,然后又闭上了眼睛,许久之后传出一句:“来了!”

  一处绝峰之上,一个威严中年人在庭前来回踱步,仰望星空,喃喃道:“十八年前,帝星和灾星消失,伴帝七星却空前耀艳。而今,帝灾两星再次显亮,虽然同样璀璨,但却似是似非,只是一个幻影般。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星神大陆将来会怎么样……”

  一处冰川之下,殿宇成群,也回荡一道细语:“十八年了,是帝或是灾?天象开始乱了……这也许是一个大世,这平静万年的星神大陆是该翻翻身了,那些老家伙们也许喜欢看到这一切的发生,也许这天地会再次完整,从而改变。呵呵,再不变,这些老家伙怕也要入土了吧。”

  离沈星坠地不远处,一对情侣偎依一起,看到沈星划破星际降临时,以为流星堕落,便双手合十,祈祷祝愿。

  大坑之边,沈星望着这特殊的形状,很是无语,道:“啊,让我情何以堪,我怎么感觉给人看到这坑的时候就像被人看到我的不雅照呢。”

  摇了摇头,他还是决定毁坑灭迹,毕竟他还是少年身,虽然经历诸多变故,但也不能改变他的本性。

  他重新跳下了坑,挥拳舞脚,道:“活受罪啊,来到这世界第一件事竟然是做这种苦力,要是我能移山倒海就好了,偏偏只是拳脚厚重呢。”

  拳脚并用,击在四周坑壁,烟尘四起。沈星虽然经过多重炼体锻身,但他也只是身体比一般人结实无数倍而已。他不会隔空击物,更别说排山倒海了。

  许久之后,沈星躺在坑边,望着满天星辰,吐出了一口烟尘。他旁边的坑早已被他打得面目全非。

  “要是有支烟多好啊,可以解我心中的苦闷。”沈星望向另一边的无尽幽森,摇了摇头,走向远边有轻烟泛起的山村,道:“那边无边无际的森林,诡异之极,一定也蕴含着无边的危险吧,我还是往山村那边去。”

  “我要变强!去追寻地球之秘,这就是我征程的起点。”

  沈星健步走向山村,夕阳西下,烟轻袅袅,安静祥宁。

  “这里应该是一个纯朴的山村部落,应该可以借宿一晚,但也要小心为上。”接近山村之时,沈星顿步,沉思道:“我现在衣服都烂掉了,裸奔伤不起啊,得弄件衣服先。我要怎么说明我的来历呢,地球之客肯定是不能说的了。”

  思索一会,沈星蹑手蹑脚隐进山村,在一间稍大的木房里偷得一件衣服,迅速穿上,窜门而出。

  但要出门的时候顿住了身影,后面传来一道轻呼声:“阿牛哥,你回来了啊。”沈星苦笑,但心里也一松,这里的人说的语言也是普通话,他来不及闪身就被后面之人抓住了手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