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古传说
作者: 铁洛
字体: 特大
颜色:          

  神族奇袭部队对妖域最后的奇袭作战顺利进行,当奇袭部队进入了王室谷后,一切似乎尽在掌握中了。但事实上并非如此,在这支部队离开自己营地不久后一场变故就不期而至了。

  幽紫作为伤员留在营地,部队已经出发了一段时间,但幽紫在下意识间依旧会望一望部队离开的方向,微微皱眉,然后低头继续忙碌自己手中的事情。————按照计划,在最后的突袭开始不久后,他们这些伤员就要马上准备撤离了。

  忽然一种异常的空间波动出现在营地内,那种强烈的元素反应立即引起了众人的注意。

  在那里!波动的源头是空中凭空出现的一个黑点,可以透过背景发现这个黑点正在扭曲着空间的方位。——————是绝顶高强的大法师才能使用的空间转移法术吗?

  幽紫眼神一寒,忍住伤口的疼痛第一个拿出了武器:从没见过这种神奇的法术,超出了我熟知的所有人的能力。也没有接到上级会另派高手支援我们的通知,恐怕来者不善。————而且,我的身体似乎本能的害怕着这个东西,怎么回事?

  忽然黑点内一阵强烈的元素变化,汹涌的元素碰撞发出阵阵轰鸣,接着那黑点便被撑大到一人大小的黑色平面,活似一面悬浮在空中的黑色镜子。

  “全体警惕。”一年老的队员作临时指挥将这不明变化的鬼东西围了起来,静待接下来的变故。

  黑色镜面上一阵黑色波纹荡漾,一人大步跨了出来。身著黄金丝绸白色硬布打底长衣,各式的金丝花边延续了他的尊贵,腰戴十六色宝石点缀佩带,头上所戴金色宝石花冠可谓绝世珍品。

  跨步出来瞬间,叫人疯狂的压迫感层层铺展开来,一股不世强者的气息震慑全场,就算身在这重重包围之中,那人的气势也明确提示着一切尽在他的掌握之下。

  那人一头金色卷发中无一丝杂发,高挑的鼻梁,白皙的皮肤配合俊朗的瘦脸,典型的西区神众样貌,贵族式的脸上一双亮瞳十分惹眼,十足的西区神域的美男子。

  “咦!”一队员放松了警惕,吃惊道:“是个西区神众。”

  “不对。”一年长的队员大喝道:“要小心,他的身上有血腥的妖气,说明他常年饮血食肉与妖族相交,不可大意啊!”

  来人闻言,鼻息一翘,高傲的环顾四周,最后将视线落到幽紫身上道:“找到你了,我的棋子。”

  诶?找到我了?什么意思?幽紫不解的望着他,忽然心头莫名紧张起来。

  “喂,你认错人了吧。”有队员大吼道。

  来人的眼睛一刻也不曾从幽紫身上离开道:“不会认错的,她可一点没变啊。就连脖子上都还戴着这条可笑的项链啊!”

  “不觉得羞愧吗?”那人阖上眼睛淡淡笑道:“身为我棋子却因为意外受伤不能参与最后的行动而与你们的主力脱节,令你的主人我不得不亲自来此偏正这个错误。”

  幽紫眼睑一跳,似乎明白了什么?脸色瞬间变了。

  “喂、喂、喂。你这家伙在胡说八道什么啊?”众奇袭队友大喝道:“你不会是想说幽紫是你的豢养的奴隶吧!老实说你的口气让人火大啊!”

  “嗯?”那人微微扬额,不悦道:“本大法王言事,汝等也敢再三接嘴?”

  气势疯涌而出。——————要动手了!

  众队员凝神戒备,心中感叹:好厉害的角色,强到如有毁天灭地之能一般。但自称法师,身处如此近距离之下我们还是有胜算的。

  嗖————————!那人单指一扬。

  好快!快到肉眼不可分辨。接着无数光点自四周飞射而来,漫天飞舞,在空中以直角诡异变化轨迹,根本防无可防。

  嘭、嘭、嘭、嘭……。光点力道惊人,杀得众队员人仰马翻。有人咬牙想要反扑,那人手指一翻,光点力道加倍,无数血花接连炸开。幽紫心头蒙汗,只觉眼前一花,灵魂离体一般,那人已经以一个姿势的变化提走了自己,退回了黑镜之中。

  黑镜随之消失,伤上加伤的奇袭伤员们仰天悲鸣也无济于事了。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用通讯器立即把这件事告诉给拉玛阿将军。

  ……片刻之后。……

  在气势洪大的宫殿内,那人靠在窗口,独自对天举起了血红的香槟,薄薄的嘴唇悄悄一笑,将香槟一饮而尽。

  宫殿内光线很暗,除了他和幽紫外空无一人。

  “你到底是谁?”幽紫拘谨的质问道。并没有没有什么束缚她的工具,四周也没有卫兵,但那人的气势就是最强的束缚。

  那人转过一双闪亮的眸子望向幽紫道:“我是谁?记忆真的被清除得这么彻底吗?”

  幽紫一愣:“记忆?”

  那人微微一笑,道:“记得吗?五年前你被劫的经历。”

  幽紫瞳子一闪,记忆的片断极速闪过:几年前,有人劫走了正被押往监狱的自己。几月后,神情恍惚的幽在别的神域被人发现————那么在这几个月里?对了,只记得那时自己神情恍惚,又累又饿。一人在一片大森林里转了好久,头脑一直疼的要命。几乎不记得自己是谁了,也快要分不清现实与虚幻。好在自己命大,被深入森林探险的神众找到,随即又被送回三号神域关押。那么在此之前发生了什么?自己就一直想不起来了。

  幽紫抬头望向眼前恐怖的男人,仔细看着他的面容。忽然瞳子一散,被封印在记忆深处一幕渐渐浮现:

  那是突如其来的一幕,幽紫被关押如囚车之内,正在闭目养神间,忽然有人打晕了自己。

  不知过了多久,上下的颠簸惊醒了幽紫。幽紫微微睁眼,惊奇的发现自己已经不在囚车之内,四周是一片不知名的大森林。四名黑衣人中的一个正扛着自己,他们于森林中盘根错杂的环境中飞奔,不显半点吃力。

  “放开我。”幽紫怒呵,一个强力的翻身从抗自己的黑衣人身上挣脱下来。

  这四黑衣人两成人身材,两小孩的体型。见幽紫挣脱了,急忙停步,其中一人拔出一柄利剑,阴笑道:“真是奇怪,受了我一掌,居然半天就醒过来了。”

  幽紫脚下一提,捉起一截树干自卫。快速收敛心神,感觉对方的气息,吃惊道:“你们身上有妖气,…………是妖众吗?”

  持剑妖众冷冷道:“这下麻烦了,按照交代我们不该让她察觉到我们的身份的。”

  另一妖众道:“偏偏又叫我们留下活口。话说这小妞真的这么重要吗?竟要动用你我两个妖将和两个‘样’来劫她。”

  幽紫一惊:妖将?妖族的十六妖将居然会出现在神域?不可能的,他们是如何避开神域边境的巡逻队的。

  持剑妖将剑收起道:“听说确实很重要!她是个宁愿被捕也不引发‘暗’的黑孩子,似乎受过很正统的教育,——让人恶心。”

  “现在不是闲聊的时候。”另一妖将出手画纹,寒冰气息随即覆盖了他的双手。他道:“劫走她的主要目的是嫁祸元天真人夫妇,现在事情办完又被她发现,只能灭口了吧。”

  “切。”幽紫眼神一寒,慢慢后退道:“别以为我会坐以待毙。”

  忽然一阵强烈的元素波动出现在幽紫身后,汹涌的元素汇集在一起撑起了一面如黑色镜面的时空之门。

  时空门内一个磁性的声音传来:“不要这么轻易的浪费这些重要的棋子。记忆这种事情,只要动用‘臻黄秘药’,就可以任意清除她的任何记忆。在我咒术的控制下,本法王可以直接把秘药注入他的大脑,精确的抹去她这几分钟的记忆。没有了记忆,她便只配沦为‘暗’的奴隶。”

  两妖将同时跪下:“恭迎大法王。”

  幽紫惊恐的转身,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通过时空门出现在她身后,那高傲的眼神叫幽紫不寒而栗。

  一妖将抬头道:“大法王,开启时空门会消耗你大量的体力。这种小事并不需要你操心啊。”

  “哼哼。”来人平静笑着,无视幽紫高强的武艺靠了过来,伸着头仔细的看着幽紫的眼睛道:“虽然确实是小事,我却很想来亲眼再看看这个孩子。她可是我最得意的‘黑孩子’之一啊!”

  什么……………………。什么意思?

  “咦?这条项链是你身边的神众让你戴在脖子上的吗?”来人忽然一改自己的冷漠,仰天大笑起来:“哇哈哈哈哈。真是太有意思了。”

  幽紫身体一颤,面对如此强大的压迫感,下意识的用手中的树干一刺。那男人身上一阵法术元素波动,疾风流水土地移动,三重法术加速下身型快过电光,正面闪开幽紫攻击的同时抓住了幽紫的双手。

  “可怜的孩子。”那人将脸凑得更近,眼神又变得高傲而怜悯,他道:“就像易碎的珍珠。”话落间,一瓶黄色的药剂从他的怀里飞出。他出手用手指沾了一点黄色药剂,药剂瞬间变成了一根细针。

  “我是你未来的主人,你要记住我的称号:…………。”

  幽紫听了一阵恐慌,那人却冷冷的用手绕过幽紫的脖子将细针刺进了她的后脑勺。

  …………

  回忆中断。不,是回忆混乱了。

  比卡圣殿某未知的宫殿内,幽紫发疯似地抱住自己头部,在她后脑,一条细微的伤口在秀发中若隐若现。再看看眼前的大法王,分明就是几年前出手伤自己的男人。

  幽紫吃力道:“你,你是……?”

  “还记得我的称号吗?回答我。”

  幽紫身体微微发抖,低声回忆道:“…………妖族王室之——————索美米亚大法王。”

  索美米亚大法王扬起骄傲的嘴角冷冷道:“就是索美米亚大法王,也可以叫我,——————————真理。”

  呼————。幽紫握紧拳头,吃力的站直身子道:“恶心,区区妖众的法王也配作世界的真理吗。”

  索美米亚大法王抬起右手,沉下一点下巴道:“有着震惊天地的力量,就是永恒的直理。”轰————————,强烈的法术波动炸溅开来,肉眼可见的元素气流几乎叫幽紫站不稳脚。接着风元素汇集一处,杯伯拿手中香槟从窗户射向空中,直止肉眼不可及的地方。

  杯伯拿扬起自己俊俏的瘦脸,淡淡笑道:“这杯香槟,————是我与上天的对饮。”

  幽紫内心有一丝颤抖,连忙稳住心神暗暗心道:好狂,虽然外表冷静优雅,内心却是十足的疯子。

  索美米亚大法王转身对着幽紫道:“时候到了,做我的棋子吧!”

  “做梦。”幽紫移步摆出攻击姿态,眼神严肃道。

  “我并没有没问你啊。”索美米亚大法王冷冷道,说着伸手对着幽紫。一阵剧痛从幽紫体内传来,硬生生让幽紫痛倒在地。同时幽紫四周泛起七色光芒,光芒反制,弹开了杯伯拿右手。

  幽紫忍痛一笑,抬起头道:“你想引发我体内的‘暗’吧!可惜长老们早已为我设下了‘七色六芒’结界,恐怕这辈子你都别想得逞了。”

  索美米亚大法王·杯伯拿看着自己被弹开的右手,微微一笑。眼神忽然一改先前的骄傲,满眼尽是狂傲的嘲笑,神态扭曲,笑意惊悚。抬头对幽紫道:“哇哈哈哈。有意思,我的旗子啊,我放你回神域就是要在这关键的时刻给神众致命一击,你真的以为你可以反抗自己的命运吗?你真以为可以反抗!”

  强横的元素气流奔走于这个空旷的宫殿。

  在索美米亚大法王骄狂放纵的大笑之下,幽紫流露出死神来临的神色。

  …………王室谷入口处。…………

  淑灵还在手忙脚乱的处理着伤员的伤口,卫界、卫地两兄弟配合着火炮将上千妖卒一次又一次的压制在王室谷外。

  拉玛阿将军强作镇定指挥着火炮的节奏,一面又不时担忧的往王室谷里头张望。

  “将军,还在担心着什么吗?”有受伤的队员好奇的问道。

  拉玛阿沉默不答,皱起了眉头。心中暗道:原谅我吧,元天兄!你和理树玄女现在是这支奇袭部队里最强的战斗力了,我不能让你为了私事分神。

  一咬牙,拉玛阿转过头去不再望向自己的背后。

  但拉玛阿绝没有想到的是:这次隐瞒并没有实际的意义。因为幽紫即将出现在元天真人的前方,——————以杀戮的代言人的身份。

  最后的奇袭队伍前进神速,一炷香的时间已经走完了王室谷的大半路程。

  众队员轻松的跑着,一娇小的身子拦在了前方不远的道路中央,披头散发,一身凌乱。气势聊胜于无,一点也看不出什么威胁。

  众队员一笑,心道:就这么一个拦路的啊!

  也不减速,步步走近了。

  元天真人愣了一下,眼睑机械的一跳,震惊表情无以复加。

  理树捂住嘴,不敢相信,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

  —————————————这个娇小的身影居然是……。

  众队员看清拦路的身影,均是一脸疑惑于震惊,不得不停下了脚步。

  这个身影上身身着破烂如褴褛碎布的奇袭战甲,里面的紫花衬衫也各处破损,裸露在外的雪白肌肤上布满了青红伤口,触目惊心。这人一动不动的垂着头,散乱的头发遮掩住了她的本来的样貌,但依稀可辨散发后清秀的面容以及嘴角的血污。

  “混蛋。”百无禁忌的仙子冲到了最前面,轻声问道:“幽紫,是你吗?”

  那人不答,依然低着头,如同沉思,又活似死去。

  “幽紫,不可能吧?”一拿枪的队员终于忍不住道:“幽紫妹妹不是在营地的吗?”说着就要持枪靠近看个真切。

  元天真人眉头如锁,一手拦住他大喝道:“不可以过去。”

  “什么?”

  大家仔细一看,邪魅黑气冲天,竟是由幽紫体内而发。不见扩散,反而成聚一股冲上云霄,肉眼不可知其终。强大的压迫感震慑每个人的心头:以他们一生的见识,也没有人能做到这一点的。

  众队员不由小声胡乱猜测道:“难道说……?”

  “幽紫体内的暗之斗气被引发了。”

  “不可能,还有七色结印呢?”

  “可是眼前的事实就是如此。”

  “那么幽紫现在不是已经不能算神众了吗?”

  “据说是比妖众更邪恶的东西。”

  “太可怕了,幽现在是怪物吗?”

  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着,忽然一声惊天爆吼止住了所有人的议论。

  “闭嘴————!全部闭嘴。”野兽般的怒吼压下了众人的声音,四周空气为之一震,是兽神丸:

  “什么幽紫是怪物,谁再说我就打谁。幽紫是我遇上到的最可爱的女孩,她可以无视世俗的偏见,可以为对手提供帮助。这样的心灵怎么会被所谓暗之气掩埋。”兽神丸连挥利爪冲四周的队员吼道。眼睛充血,越说越激动,兽神丸大步向幽走去。

  “幽紫,来这边,到我这边来。”兽神丸坚定的来到幽紫跟前,眼中一热,伸出右手道。

  ————“兽,回来!”元天真人大呵。

  已经来不及了,幽紫气势杀气一现,毛发一立,眸子一红,呼的左臂闪了一下,速度快得连以速度见长兽神丸也来不及反应。兽神丸身上暴添十条爪伤,招招深可见骨,血脉横飞间气氛随之一凝。兽神丸只觉头脑一阵眩晕,无力的跪倒在地。——————————一招间,他输了!

  “混蛋,杀啊!”队员们知道了问题的严重,亮出兵器一同杀过去。

  “幽,幽紫姑娘。”兽神丸听到身后的杀喊声,咬牙拼出一点力气道:“醒,…………醒一醒。”兽神丸吃力的伸手想接触到幽紫的身体,幽紫把脸儿一抬,血红的眸子冷漠的看着跪在自己跟前的兽神,身子一闪,凭空消失了。

  众人不得不停下脚步,四处张望道:“哪去了?”

  元天真人、理树玄女、仙子都赶紧扶住兽神丸道:“兽神丸,你没事吧!”坤庐以剑客的冷静第一时间拔剑守在他们身边,并立即通知拉玛阿将军情况有变,但没说是幽紫。拉玛阿果断的叫卫界、卫地马上赶来支援,淑灵为最后的一个伤员打好绷带,死活要跟来。拉玛阿指挥火炮队已经忙得不可开交,想拉也拉不住了。

  这边厢,一条紫黑色身影如游魂一般不知从何处出现,快绝风尘的游走在众队员之间的空隙里。一个勇敢的红脸队员挥舞大刀正面砍去,那黑影却凭着不似活人的扭曲角度绕开了大刀。与红脸队员擦身而过间这队员战甲崩裂,鲜血飞溅,大刀一一裂解,幽紫却再次凭空消失。

  众队员阵阵心寒:如此下去,我们不是要全数葬身在此吗?

  “为什么?”一向豪放粗犷的兽神丸竟然热泪盈眶,他的眼泪浓过了伤口的神血,那奋力的哭喊声简直叫人心碎:“啊、啊、啊、啊!为什么心底善良的幽紫会变成这样?——————————————畜生,畜生啊!”

  畜生一词是兽神族最恨的名字,但动情深处兽神丸已经不计较这些了,他只想大声的哭喊来全力排解内心的抑郁。

  仙子一抹眼睛,狠狠咬牙道:“我去,我去把幽紫带回来。”元天真人一手按住兽神丸的伤口,连忙道:“仙子,不要冲动。”仙子却一步冲出了坤庐的防守范围,泪水就是他决心的证明。带着无比的决心,仙子冲向人群最密集的地方。

  一条诡异黑影如游蛇一般不知从何处袭来,众人刀剑砍去,无不落空,倒是神族金血飞溅,各人频频中爪,惨叫不绝于耳。

  “该死的。”一队员看准机会放下兵器拿出金属线所造的大网向黑影洒去,大网正盖在黑影上头。

  “抓到了。”另一队员心喜道。冲上去一看:网中空无一物。

  一道快过光影的黑影闪过他的背后,上前观看的队员心脏已被取出,黑影顺势一绕,抓下了撒网队员的一只耳朵。

  “幽!”仙子在远处看清的黑影的动向,扔开斩龙向黑影跑去。

  仙子的一声呼喊间,黑影的移动忽然停止了,急刹车时所带起的沙石继续前冲着,弥漫展开形成了遮掩未来道路的雾瘴。

  王室谷内,雾瘴之后,光影分割下,悲情呼喊声中,幽紫背对着仙子,两人近在咫尺。

  忽然幽紫急速转身,直接双爪一抓。——————这惊心动魄的正面较量下,仙子咬牙举双手一挡,硬撞了过去。

  两条血链斜飞出去,拼着受了二记爪击,仙子绕开幽紫正面从后方抱住了她。

  “好。就这样抓紧了。”一紫铜肤色的队员口吐浊气,大拳全力打来。

  仙子眼神寒光一现,咬牙抱起幽紫一扭身,——重拳砸在了仙子后背上。

  “你疯了?让我杀了她。”紫铜肤色队员从侧面又攻来一拳。

  仙子心中再催神力,再一扭身,再次用背顶下重拳,同时咳出一口血来。

  “小子,不要强出头,让开。”

  “她是我的兄弟,要杀她你先杀我。”仙子奋力制住不住挣扎的幽紫,咽下口中的鲜血,怒吼道。

  “仙子这家伙。”远处的坤庐眉头大皱,向这边跑了过来。

  “她刚才杀了我兄弟啊。”两次攻击被阻,紫铜队员愤怒的挥拳大吼道。

  “我赔,我赔命,行了吧!”仙子将双手抱得更紧,仰天大喊道。

  众人一愣。

  被暗之斗气控制住的幽紫见挣扎不开,双臂交叉,风中的空气忽然停止流动。黑色气体在她身上凝聚,无数风元素气息惊恐的躲避着幽紫的存在。

  一震手臂,强悍的斗气力量尽情挥洒,无尽的暗之斗气暴泻而出,仙子只觉自己抱住了一颗在爆炸的炸弹一般,四肢百骸咯咯作响,五官也在风里下各式扭曲。

  紫铜肤色队员给吹飞老远,大伙都感到站立一阵吃力。狂风飞沙之中仙子根本喘不上气,但信念一横,十根手指一扣,仙子咬牙顶了下来。

  黑风之后,幽紫周围的土地已经被尽数吹了个干净。

  “仙子,快放手。”元天真人大喊。

  仙子眼神一寒,咬牙道:“不放。”

  “身体会被撕裂的。”

  话刚落,陷入疯狂杀戮境地的幽紫再次泻出暗之气,长谷呜呜。

  仙子艰难吐出一句道:“死都不放。”

  暗之气泻尽,仙子也近乎散架,但靠着无比信念手指仍扣在一起。趁着机会仙子连忙在幽紫耳边艰难低声道:“幽,赶快清醒过来吧,拜托了!”

  幽双臂再次交叉。————又要来了!

  仙子连忙闭眼吼道:“就当是你欠我的,请变回以前那个幽静、温柔的元天·幽紫吧!”

  幽愣了一瞬,记忆的片断闪过。

  ……

  “我欠你的太多了。”

  一个茫然的小女孩身着一身紫花裙,在无尽的苍茫世界中断续重复着这一句。

  “我欠你的太多了。”“我欠你的太多了。”“我欠你的太多了。”

  小女孩忽然抬头,梨花泪点滚滚流下,哀鸣道:“已经没机会还了吗?”

  ……

  “哇啊啊啊啊!”大脑爆裂一般的疼痛强行夺走了幽紫的意识。

  记忆中断了,一切记忆都中断了,黑孩子·幽紫一震臂,暗之气倾泻而出。

  “停止吧!”坤庐迎面冲去,拉住仙子道:“走啊!”

  “绝不!”仙子迎风怒吼。

  “仙子你这混蛋。”坤庐叫骂着,在最后的时刻同仙子一起用手紧紧的锁住了幽紫的行动。

  狂暴的斗气席卷整个山谷,尘沙漫天而起,在此强烈冲击下再无队员可以站直身子,更妄谈上前帮忙了。

  这一波似乎要撕裂一切的斗气宣泄之后,狂风终于停止了,仙子已无力站直双腿,跪倒在地,但十指仍紧紧扣在一起。

  同样从幽紫身后抱紧她的坤庐也是上气不接下气,但仍赶紧说道:“听,听我说……。”

  幽紫连泻三次暗之斗气,也有虚脱之感,没有立即泻出第四波。

  “‘暗之斗气’虽然会使人疯狂滥杀,但本体的意识还是有的……。呼,呼。”坤庐连忙换了一口气继续道:“幽紫连招式及我们都忘了,你说为什么?”

  仙子一惊,抬头定睛一看:幽紫后脑,居然有条伤疤,——————大脑被人动过手脚。

  ——————是索美米亚大法王的杰作,幽紫最后强烈的反抗下他狠下毒手破坏了幽紫的大部分思维意识。

  幽紫再次机械的双臂交叉,尽着杀戮使者的本职工作。

  仙子的身体绝对应付不了这一次的狂风冲击了,坤庐急喊:“快松手啊!”

  仙子一闭眼,血泪流出,放声嘶喊道:“就算我怎么做都没用,我也决不同意幽紫化身成恶魔,直至我死!”

  暗之斗气即将倾泻而出了。

  “够啦。”一道雄浑火光射来,斜角度的冲击强行将幽紫、仙子、坤庐三人分开——————是元天真人。

  幽紫一得自由,立即闪身移动,速度如鬼魅般恐怖,转眼已不辨真身。

  “师父啊!”仙子大喊,难道元天真人真要幽紫万动不复吗?

  元天真人嘴角颤抖,双眼一闭眼,两行热泪夺眶而出。握紧拳头,元天嘶吼道:“雷神啊!请苏醒你的力量吧!”

  游走的黑影继续着自己的杀戮,但伴随着它的除了血光与惨叫,多了一丝耀眼的亮线。

  仙子一愣,一幕情景浮现眼前:好久好久以前,元天真人送给了幽紫一副九玄项链。当时元天真人第一次看见制造好的“九玄项链”后,有一种特别悲苦的眼神……。

  “师父,不要!”仙子猜得不错,九玄项链上那颗顶大的珠子,其实就是一枚被封印起来的雷咒。

  “冲破重重阻碍,……。”元天真人不理仙子的呼喊,快速结起手印。

  黑孩子·幽紫似乎预感到一丝危机,忽然回身攻向元天真人,但是已经太晚了,元天真人要做的已只剩下最后一句发动的口令。

  轰——————!雄浑的火焰自元天脚下烧向四方,扑面而来高温微微阻挡了幽紫的移动。

  拼着受了双爪一击,元天制住幽手腕,发力将幽顶在崖壁上。死死的,一点也不让她动弹。

  有队员想上来给幽一击。

  元天真人回头怒吼道:“全体听令,迅速前进。”

  愣了一下,还能移动的队员们向圣地奔去。同幽紫纠缠确实没什么意义,而且大伙也不想对付黑孩子这么恐怖的怪物。

  仙子等执意留下。

  双手被制,力量并未被暗之斗气提升的幽紫对着元天真人嘶声尖吼起来,拼命伸头想用锋利的牙齿咬碎元天的喉咙。

  元天真人回头正视不住挣扎的幽紫,顿一下,老泪纵横。将老早想好的话一气说出道:“幽,我知道你的一生都是一种痛苦,可惜我必须终结你的罪行,如果你想我这个罪人补偿你什么的话?我唯有与你共赴黄泉。”——————呼!一言之后,幽紫忽然停止了挣扎。

  “不要。”仙子、坤、理树同时惊呼。

  元天真人坚决喝道:“解界!”

  当年被元天真人亲自封印的强大“雷咒”今日终于由元天真人亲手解开:——目的,只是要消灭自己的女儿。

  九玄项链瞬时射出亿万娇横电丝,直接贯入幽的大脑,同时贯入元的身体。

  倒地不起的兽神丸一惊,心道:好强大的雷咒。

  可惜兽神丸已是垂死之人,几乎喊不出话了。

  ——————但理树等则不同。

  理树甩手扔出红绳,口中一呵:“风缠。”灵巧风力发动,红绳缠上元天真人身体。

  仙子,坤庐抓起红绳就拉,但元天真人态度坚决,在承受无上电击的同时丝毫不肯放手。

  坤庐心中一惊:好像不行了。

  强烈电击产生的高温之下红绳断裂,蓝色的电光冲天而起。

  还来不及伤心,元天真人被无形的力量震开了。

  只剩忧而静的幽紫,在妖界的土地上,在王室的狭谷中,以电击后的惨叫为歌,独自一人走完自己的路。

  渐渐的,叫声小了,电击依然继续。

  渐渐的,电击弱下去了,悲伤却没有尽头。

  狭谷中,——抚过一丝触及人内心的风。

  元天呆坐在地上,良久。————幽紫的惨叫撕开了他的心。

  理树轻轻将元天真人抱在怀里。

  元天道:“结束了!”

  理树眼睛一红,垂泪道:“嗯!”

  元天失神道:“还是撇下了幽儿一个人。”

  理树玄女银线划面,低语道:“想抛下我独自一人吗?”

  元天道:“幽儿太可怜了。”

  理树玄女将元天抱得更紧,咬牙道:“不许你做傻事,如果非要有人与幽儿共赴黄泉,那就让我来做吧!”

  仙子转身在眼睛上抹了一下,低头不让人看清自己的眼睛。沉声道:“兽神兄,可以坚持到淑灵来吗?”

  兽神丸无声地点了一下头,其他不能动的队员也表示没问题。

  仙子抡起沉重无比的斩龙巨剑,低语道:“坤庐,现在还不是哭泣的时候,整个神族和平的未来还要靠我们继续前进,可以吗?”

  坤庐撇过脸去,狠狠道:“我当然可以,你确定你还行吗?”

  仙子再次用力擦了擦眼睛,抬头怒吼道:“现在,让我们,杀进这些王八蛋的老巢!”

  仙子与坤庐发力奔跑,激起一路风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