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龙盗凤
作者: 金镶鱼
字体: 特大
颜色:          

  君无瑕咬着唇,走到陌生男子身边,居高临下地审视他。

  迎上他的视线,冷漠男子犀利的眼神从鸭舌帽帽檐下射出,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百里伯伯精通钓鱼,他带上你,想必你的技术也不错,比一场。”

  君无瑕直接了当的话里没有丝毫征求意见的意思,强硬地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冷漠男子扫了他一眼,双手插进裤兜,跟在百里锁身后到了船头的位置。

  此时游艇已经停了下来,这片深海区是金枪鱼最为活跃的海域,可即使是这样,要想钓起一尾几百斤的金枪鱼,除了运气,更多的却是技术。鱼咬勾了,要拽上来,光靠蛮力是行不通的。

  被冷漠男子漠视的君无瑕心里的火“蹭”地一下蹿了起来,回头望了一眼躺在躺椅上,不知道在想什么,但明显忽略自己的冷非鱼,他黑着一张脸走到百里锁面前。

  “百里伯伯。”

  百里锁点了点头,不管他对苗佛苓、君不诈的态度如何,对君无瑕和冷非鱼还算和蔼。

  “我也加入吧,两个人比多没意思。”

  “哦?无瑕也喜欢钓鱼?”百里锁微微扯了扯嘴角,算是挤出了笑容,“和我这个老古董待在一起不怕闷着?”

  “怎么会,”君无瑕挥了挥手里的鱼竿,“钓鱼锻炼人的耐心,让人心情平和,借着钓鱼,可以思考很多东西。”

  百里锁一副孺子可教的模样看着他,赞赏地点头道:“你比你父亲上道。”

  站在冷辰旭身边的君不诈猛地瞪大了眼睛,想反驳几句,最后无奈地摇了摇头,从莫曹手里接过鱼竿,比划了两下。

  “十三,你也拿根鱼竿坐过来吧,年轻人有很多共通点,和无瑕聊会儿。”

  说完,百里锁扫了君无瑕一眼。

  见心里的小九九轻易被拆穿,君无瑕看了冷漠男子一眼,自己先坐下了。

  一直在船尾,远离几名“嫡子”的申洪珊扭着腰走了过来,站在冷非鱼身边静静地看着这群人的互动,最后把目光定在了冷漠男子身上,双眼一亮,发出摄人的光亮。

  不是吧,她打算换目标了?

  冷非鱼躺在沙滩椅上偷看申洪珊,对方两眼发出的光亮如同准备捕食的恶狼,虽然不懂情事,但冷非鱼也知道申洪珊眼底灼灼发亮的东西意味着什么,只是出于对她的防备与对“双子门”的特殊感情,她不希望申洪珊得逞。

  想了想,她起身,走到君无瑕身边,硬生生地挤在了他与冷漠男子的中间。

  君无瑕心里的喜悦还没来得及泛滥便发现了苗头不对,冷非鱼的目标似乎不是自己。白了她一眼,他故意朝一边挪了挪,负气地嘟囔道:“我把位置腾出来,这样你们更方便。”

  “……”

  冷非鱼坐在原处没动,君无瑕等了一会儿,见她没有解释也没跟着自己挪位置,本来就别扭的情绪更加憋屈,将手里的鱼竿重重地扔在地上。

  “渴了,喝饮料去。”

  冷非鱼鄙夷地撇了撇嘴,就这点度量还想掌管“君子宴”?

  别“君子”做不成,养成了“小人”心性。

  矜持了几秒,她状似不经意地问道:“以前怎么没见过你,百里……伯伯怎么会把你带上岛?”

  冷漠男子专注地盯着鱼竿,完全当冷非鱼不存在。

  冷非鱼也不恼,继续问道:“我听百里伯伯叫你‘十三’,你是‘十三’号吧?我……我听百里伯伯说,你们总共只有十五人,数字越大,能力越强,而且最奇怪的是,你们虽然住在一起,却不知道彼此的模样,终日带着面具,只有大当家才知道你们是男是女,年纪几何,也只有大当家才知道你们的真实面目。话说,你就一点也不好奇其他人的底细,不说别的,至少要知道十四和十五是不是真的比自己强啊。”

  她如话痨一般喋喋不休,也不管对方是何脸色,愿不愿意倾听,尖着鼻音碎碎念叨道:“其实吧,你就是缺心眼,比你强的打不过,那挑弱的弄呗,扯掉面具,全新认识下也不错,‘炼狱岛’并不是每个地方都是禁区,想知道点别支的秘密还是可以的。”

  她翘着兰花指大放厥词,十三面无表情地盯着海面,听到最后,他的眼神犀利地闪了闪,温吞吞地说道:“你对‘炼狱岛’很熟悉啊。”

  糟糕,得瑟过头了!

  冷非鱼心里一紧,心虚的眼神四处乱瞄,“我听我妈说的,难道她说错了?”

  十三轻飘飘地哼了一声,眼神若有似无地瞟了她一眼。

  君无瑕站在船舱前,手里拿着橙汁恶狠狠地瞪着状似亲昵的两人,郁闷地一口饮尽。

  “二少,怎么不钓鱼了?”申洪珊穿着比基尼,挺了挺胸,笑眯眯地站在君无瑕身侧偏后的地方,“二少奶奶可是等着你的生鱼片。诶……”

  她朝冷非鱼的方向做作地望了一眼,吃惊地说道:“二少奶奶好像吃不上你的生鱼片了,那边的更可口呢。”

  “活腻了?”

  君无瑕突然变得凛冽,不怒自威的张扬和他与生俱来的贵气让他整个人变得煞气。

  申洪珊何曾见过这般模样的君无瑕,当下愣在原地,反应过来后朝后退了半步。望着冷非鱼的眼神闪了闪,这两人,似乎从结婚后就变了很多,以前的冷非鱼虽然同样不多话,但每次见到自己是十分亲昵的,完全信任自己,把自己当无话不说的好姐妹,如今却对自己防备如此之重,难道她知道了?

  心里一凛,申洪珊望向冷非鱼背影的双眼瞬间变得狰狞。

  君无瑕心里憋了口气,可又不放心冷非鱼独自在十三身边,别扭地走过去,插在了两人中间。

  冷非鱼莫名其妙地看了一眼君无瑕,觉得他今天很不可理喻,索性将脑袋转向一旁,安静地看着冷辰旭那边。两人气氛古怪地僵持了十多分钟,冷辰旭猛地站了起来,惊慌地冲身后的姜光梓招手,“快!快点!我钓上了,钓上了!”

  他努力拽着手里的鱼竿,不敢轻易将它提起,怕鱼线断裂,只得吃力地站在围栏边,抓着鱼竿顺着海面下金枪鱼游走的方向控制它,与金枪鱼对峙着消耗彼此的能量。

  姜光梓第一次上船钓鱼,听到冷辰旭的呼喊,转身拿起身后的鱼叉,想了想,放下,拿起一个舀鱼的鱼兜,将身体探出船外,卖力地去朝海面下钩去。

  冷辰旭艰难地将金枪鱼朝鱼兜里带,两人笨拙地配合着。

  其余围观的众人也都朝冷辰旭奔去,试图插手帮一把。

  冷非鱼兴致勃勃地看着海面,跟在苗佛苓身后走了过去。

  见百里锁冲自己招了招手,似乎是要自己过去帮忙,十三起身,走在冷非鱼身后。

  君无瑕气结,脚尖一转,硬生生地撞向十三,将他朝旁撞去,自己插了个队。

  被君无瑕几次三番的挑衅,纵使十三有再好的脾气当下也怒了,不动声色地回到自己的轨道,右手一抬,状似不经意地朝君无瑕袭去。

  君无瑕眼角一收,冷森森地哼了一声,抬脚朝十三扫去。因为志在必得,又因为心里憋了口气要让对方吃瘪,他积攒了很大的力量,动作稍微大了点,完全忘记了冷非鱼就在自己脚尖前,一脚扫到她抬起的脚后跟,将她重心带离。只见她晃动了几下,朝船的围栏倒去,她身边的申洪珊似乎在慌乱中抓了她一下,却还是没有止住她朝海里跌落的趋势。

  十三停下脚步,唇角朝上翘了翘,勾出一抹幸灾乐祸的微笑。

  “砰。”

  随着一声清脆的落水声,船上所有的人都安静了。

  “鱼鱼!”

  第一个叫出声的是苗佛苓。

  听到唤声,十三身体猛地一僵,吃惊的眼神底下是掩饰不了的慌乱和……心痛。在众人还未进一步反应前第一个纵身跳进了海里,君无瑕紧随其后,冷辰旭也顾不得什么金枪鱼了,将鱼竿一扔,跳进了海里。

  君不诈拽着苗佛苓的手,制止她跟着跳下去的心思,“你别下去添乱了,他们会把鱼鱼带回来的。”

  “这件事没完。”苗佛苓一字一顿,咬牙切齿地低声说道。

  “我知道。”君不诈点头,拽着她手腕的手微微用力。

  十三看着在海面上一沉一浮的小脑袋,迟疑了一下,神色复杂地看着努力踩水的冷非鱼,身影一滞,阴鸷的双眼带上了迷离的氤氲。听到身后朝自己追来的拍水声,他慌忙敛神,迅速朝冷非鱼游去。

  君无瑕一双眼睛猩红,心里又急又悔,如果不是自己的冲动,非鱼不会跌落大海,如果她有什么闪失……

  烦躁的情绪让他加大了手臂的力度和幅度,扯着胸口的伤,他闷声哼了口气,迅速朝冷非鱼游去。

  落水的冷非鱼异常冷静,她会水,虽然动作丑了点,但可以保证自己不沉下去。

  她姿势笨拙且别扭地踩着水,冷眼看着朝自己游来的三个男人。

  君无瑕和冷辰旭的焦急她可以理解,可这个冲在最前面的冷漠十三号,他凑什么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