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息天劫
作者: 七月辰
字体: 特大
颜色:          

  天刚蒙蒙亮,周围雾气沉沉。

  一道优美的铃声响起,如烟雾袅绕般的音乐一丝一丝的钻进了正自酣睡的骆方耳朵里。

  骆方缓缓睁开眼睛,伸手摸到手机摁下了接听键。

  “骆方,快起床,我马上要去上课了!”皇甫紫逸熟悉的声音传来。

  骆方没有说话,而是“嘟”的一声挂断了电话,慢慢坐起身来伸了个懒腰。

  昨天一战,打得骆方筋疲力尽,吃过饭后就倒在床上沉沉睡去,这一觉就睡到了电话铃响。

  一路上,骆方都在沉思并没有开口说话,连皇甫紫逸和古雷问他话,他也没搭理,只是一个劲儿的思考。

  古雷见骆方没搭理他,又把注意转到了皇甫紫逸身上,使劲的献殷勤,不停的讲着笑话。

  皇甫紫逸听到个好笑的也跟着古雷哈哈大笑,但眼睛却是时不时看向骆方。

  骆方什么也没注意,只是脑中不断重演着昨天韦伯斯特发出烈焰手的那一幕。

  “竟然使原力成火海状完全包围了我,使得我无处可逃。我倒也能使原力发出一片,但若是想让威力一直保持发出时的那样凶猛却做不到。”

  骆方一直思索着,脑中也不断想象着种种可能,但不时又被自己推翻……

  宁洋大学,第十一教学楼,三楼的一间教室内。

  “妈的,萧语心怎么一天到晚和那四眼在一起,叫什么苏……”一个尖脸,三角眼的男子恶狠狠地道。

  一个头发蓬松的瘦子笑嘻嘻的凑过来:“是叫苏哲,和她是同桌。不过,好像是苏哲一直在追她吧!”

  另一个画着烟熏妆,容貌姣好的棕发女子冷笑一声,淡淡的道:“元少威,你还想追求萧语心啊?上次她就给你下不了台了,这次还不死心?”

  那三角眼叫元少威的男子恶声道:“上次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向她表白,她不但公开拒绝我,还说什么……她在等一个人,现在她还不想交男朋友。妈的,一天就和那个姓苏的狗东西在一起。这个臭娘们,敢这样对我!”

  棕发女子劝道:“我说你就算了吧!那个女生也不怎样,况且你的老爸可是亿万富豪,你这种家境要她那种穷酸女子做什么!不如考虑考虑我怎么样!”说完,棕发女子用手肘碰了碰元少威,媚眼射出一副勾引的眼神。

  元少威见状,也不避嫌,发出一阵淫笑后直接开口道:“你!你倒是不错,身材好,功夫我也试过,只是做老婆却不如她啊!”

  棕发女子毫不在意:“不做老婆也行啊!做情人也不错!只是……给我的生活费可不能少!”

  那瘦子装作没听见,嘿嘿一笑撇过头去收拾起了书本。

  元少威却转头对他道:“瘦猴,你一会儿叫上尖嘴、冬瓜和傻帽。今天课后我们去找萧语心和那个苏什么的小子,老子要让他俩给我跪下磕头认错!”

  “好嘞!”瘦子一听满脸兴奋。

  元少威转头看向棕发女子:“你要不要和我去?”

  “你到哪儿,我自然跟到哪儿!”棕发女子抬了抬右手,手背上纹了一条活灵活现的红色蜥蜴图案,像是正沿着手爬行一般。

  经过这段时间陪皇甫紫逸上课以来,现在的骆方已经学会正襟端坐,然后……打瞌睡。奇妙的是,就算睡的很熟骆方连头也不低一下,只是把帽子压得很低。没办法,眼皮不闭是不行的。

  骆方一会儿想着那招烈焰手,一会儿又想到了坐在前方的萧语心,再过一会儿又浑浑噩噩的睡过去。就这么,一天时间很快过去。

  随着铃声响起,骆方睡眼惺忪的被皇甫紫逸拉了起来。此时,萧语心已经走出了教室,而苏哲这小子也紧随其后。等二人身影在楼梯口消失,骆方才与皇甫紫逸走出教室。

  四人一前一后的出了教学楼,骆方与皇甫紫逸越过萧语心,来到古雷早已停好的车旁。而身后的萧语心则是怔怔地看了骆方一眼,转身向另一边走去,身后的苏哲也紧跟而去。

  皇甫紫逸的车已经换成了一辆价值1400万的宝马跑车,可见此女对跑车的喜爱,但经过高速路上被袭击的事后,已经收敛了许多。

  皇甫紫逸坐上了车,骆方则是手拉车门侧目看向萧语心的背影,正准备上车……

  突然,四个青年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快速围拢到正向前走的萧语心和苏哲身边,死死的把两人挤在中间,几人嘴里叽里呱啦不知说着什么。

  过一会儿,萧语心看向苏哲,苏哲略一迟疑,随即一脸毅然表情,随后两人跟着这四人离开。

  “紫逸!”骆方见状,知道萧语心可能有了麻烦,忙叫出车中的皇甫紫逸。

  “怎么了,骆方。”皇甫紫逸开门下车,一脸疑惑的看着骆方。

  骆方解释道:“可能萧语心有麻烦,我想去看看。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

  “嗯!当然去!”皇甫紫逸点头。

  “那我去不去?”古雷忙把头伸出车窗。

  骆方摇头道:“你就不用了,你的个头太壮。一去就把那几人吓跑了怎么办?你把车停在学校门口。一会儿我们去找你。”

  古雷被骆方这个异能者一通夸奖,心中得意,咧嘴一笑点点头,随即启动汽车向校门口驶去。

  “他们上哪儿去了?”皇甫紫逸东张西望。

  “走,跟我来!”

  骆方一把拉住皇甫紫逸向学校食堂方向走去,骆方心中焦急,并没有注意自己此刻的举动。皇甫紫逸却是心中欢喜异常,她心知这还是骆方第一次主动拉她的手。

  萧语心与苏哲被瘦猴四人一路拉着向前走。不一会儿,几人来到食堂后方的一块空地处。元少威与那棕发女子正一脸笑容的站在空地中间看着萧语心二人的到来。

  萧语心神色严肃,来到元少威面前直接开口道:“元少威,有什么话就直说!没必要拿我哥威胁我,我哥在‘衡远大学’只是安安心心的念书,并没有得罪你!”

  元少威哈哈大笑道:“他当然没有得罪我,只是你得罪我了!我只不过想找个人好好在那边‘照顾照顾’他。当然,你现在来了就不一样了!我就明说了吧。你马上和这小子分手,跟我在一起。我保你一辈子幸福,你哥在那边也有人真正照应。而且,我可以马上汇一笔钱到你父母那儿。怎么样?希望你好好考虑!”

  “我们不差你这点儿钱!”萧语心气愤道:“况且,我也没有与苏哲在一起。你再敢拿我哥来威胁我,我就告诉学校。或者,我不介意报警,告你威胁我们的人身安全。”

  “报警是吧?”元少威嘿嘿一笑,使了个眼神。

  站在苏哲身后一名绰号冬瓜的肥胖男子伸手就是狠狠地一巴掌,“啪”的一声甩在苏哲的后脑勺上。

  苏哲毫无防备,一声痛叫,向前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伸手捂住了后脑蹲了下来,眼镜也被打掉在地上。

  “他妈的,废物一个!”冬瓜挤着一张胖脸骂道。

  萧语心吓得发出一声尖叫,忙扶起苏哲,又替他捡起了眼镜。

  苏哲戴好眼镜后,气愤的看着元少威,却不敢有任何举动。

  “怎么样,还报不报警?”元少威嬉笑道。

  “报!你再敢伤害我们,我……”苏哲突然脱口道。

  萧语心忙伸手去捂苏哲的嘴,但元少威等人已经听得清清楚楚。

  “嘭!”冬瓜又是一脚踹在苏哲腰上。

  苏哲顿时疼得弯腰趴了下来,再也站不起身。瘦猴发出一声怪叫,上前也是一脚踢在苏哲肩膀。

  苏哲一声闷哼整个人趴在了地上,萧语心忙上前又把苏哲扶起。

  两人刚站稳,“嘭!”冬瓜再次一脚踹在苏哲的后背。苏哲一声惨叫,被踹的再次摔倒在地。眼镜也彻底摔碎。

  元少威对萧语心笑道:“你去扶啊!扶起来一次,我兄弟踢一次。看他能挨得了几下。”

  萧语心又急又气,想扶又不敢扶,眼泪在眼眶里不住打转,牙齿使劲的咬着下嘴唇。

  “想好没有,答应我。我可没有耐性了,不然……”元少威又对冬瓜使了一个眼色。

  萧语心忙伸出手制止,口中道:“别!我……我答应!”

  “不要,别答应他,语心!”苏哲趴在地上大喊,却被后面的冬瓜一脚踏在背上,痛得呲牙咧嘴,说不出话。

  “答应他还不如答应我!”

  一道声音传出,一个头戴棒球帽的青年和一个娇小可爱的女子缓缓走来。

  元少威神色一震,认出了来人,惊讶道:“皇甫紫逸!紫逸,你上这儿来干什么?”

  皇甫紫逸显然也认识元少威,闻言嘻嘻一笑,道:“元少威,怎么你又在欺负我们班同学?这我可不干!”

  元少威无奈道:“紫逸,你哥文涛和我是好朋友,我也不和你多说。这里没你的事儿,快走吧!”

  皇甫紫逸故作委屈道:“我倒想走,可我男朋友不同意我也没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