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灭世
作者: 风里歌
字体: 特大
颜色:          

  这时沈星已经学会了火狐之秘,双眸凌厉,紧盯着倒在地上的火狐,倒在地上的火狐似是从中看到了自己的末日。

  沈星功成,不再需要这个陪练之物,火狐已经是无用武之地。大步上前,一脚飞起,火狐连闪避的时候都没来得及便被扫射而出,倒在他的同伴身边,身受重伤也是倒地不起。

  沈星看着两只重伤不停地悲呜的火狐,对阿牛道:“阿牛,你要报仇的话现在可以去报了,这两只宠物你看着办吧,是现在煮了吃还是拿回去卖掉?”

  “当然是卖掉啦老大,这可是一些女修士的理想宠物啊,可值不少钱呢。对于这小东西我也不用去报复啦,这么金贵的东西损坏了可不好。”

  阿牛双眼发光看着地上两只火狐,他已经把眼前的火狐当作是两个绝世宝物。大步走到火狐那边,将两只无力挣扎的火狐绑个结实,提在手中。

  在他们不远之处,正有两人穿行林间,向着沈星等人那方走去,正是想要追杀沈星的两位青年。

  “靠,这无风谷中真是让人烦厌,视觉听觉都受到了极大的影响。要是在外面,哪里用得着几天也找不到他们几个兔葸子的踪影啊,我十息之内便可取得他们人头。”有一个有点不耐烦地道。

  他们自从进来后只是跟着沈星等人屁股后面追赶,但却总是错过方向。有时明明知道是不远之处,但不知道沈星等人的走向,沈星等人走的方向根本无踪可寻,让他们烦不胜烦。

  “要是在外面你敢杀他们吗?哼,跟着我,老实点,估计他们就在前方。现在有些野兽从那一方逃奔而出,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事,我们加速前去。”另一个催促道。

  沈星那种霸道手段将一些外围的野兽吓跑,在无风谷中动静可不算小了。这些吓跑的野兽逃向四面八方,同样也被后方两人发现,追了上来。

  就在两个潜入千米范围之内时,沈星敏锐的双眼便盯上了他们,闪出丝丝怒火。

  这两个人一直跟在他们身后,这几天曾多次察探他们的踪迹,沈星凭着过人的灵识发现了两人,这两个人显然暗怀鬼胎。两人有着矫健的身手,所以沈星不想在这里面出什么意外,往往在他们将要接近之时就带着阿牛与左相延转头远去。

  这两人一定是星台以上的高手,但也不会超过多少。沈星从两人身手可以分辨出大概,而且有一次沈星诱引两人与一头强壮的野兽相遇。那时两人也是费了很大一份劲才将那头野兽击杀。

  现在沈星初悟无伤秘法,就是对上比后方两人更厉害的高手也是不惧,而且刚刚悟出这一份惊天之法,也想用两人来验证一下。

  沈星对着阿牛与左相延道:“你们现在受了点伤,先在大树边恢复一下,前方有一些异样,我去看看。”

  “我这点伤不算什么,完全可以拼杀十头野兽!”阿牛挥舞着双拳表示无恙。

  “我也可以再战,我们是兄弟,同生共死。”左相延也看着沈星,目光坚定。

  “现在不是同生共死的时候,前方就只是两只小猫,我一个人就可以随手收拾。你们就先在这里恢复一下伤势,也许后面还有很多险境等着我们。”沈星随意说着,根本不为前方追来的两人动容。

  左相延与阿牛见沈星神情安定,也就没有多说,只是低声叫道:“你小心点,如果有事立刻通知我们前去。”

  “好。”沈星点头道:“你们呆在这里先,如果有什么事我一定会通知你们。”

  说完便举步前去,看着前方探头察看的两个青年,邪邪一笑。这样的人他不会留任何情面,只要知道有人对他不利,沈星便不会放过,因为对敌人仁慈便是对自己最大的残忍。

  沈星缓步走向两人,在接近两人两百米时,对方两人也发现了他,

  带头的那个对另一个道:“小心点,他好像是先发现我们的,而且笔直向着我们过来。”

  “你又在吹了,他一个未筑星台之人不过百米视线,怎么可能先发现我们的。你看,他不是在左右观看吗?我估计他是和另个两人走丢了,在寻找那两个人。”另一个跟在他身后耻笑道。

  “总之还是小心为妙,他们有两个人不在这里,就是一个隐患。要是我们把这小子杀了,而让其他两个发现告知院方的话,我们肯定死无葬身之地。”前面一人压低声音嘱咐道。

  “我们现在如何处之。”另一个问道。

  “我们要做到速战速决,一击必杀,不能让其他人知道,杀死这个之后立刻退出无风谷。我们主要目标就是这小子,就算找不到另外两个也算完成任务了。”带头那人看着左右环顾而来的沈星道。

  “他马上就过来了,我们现在隐蔽,不要给他发现。当他走近时再攻击,据传这个小子可不简单,我不希望与他纠缠太久。”说完两人就埋身在林中,等待沈星走近再雷霆出击。

  沈星心中暗暗一笑,他可是全程看着两人动作的,假装没发现两人,继续向前走去。

  他要将计就计,想趁其不意,一击重创一个人先。他将目标定在那个大意的青年,无意般身形移向那个青年身边。

  就在那个青年想从草丛中暴起袭击之时,沈星先他一步,速度剧增,一脚扫向青年藏身之所。

  那个青年没有料到沈星会首先向他进攻,惊骇之下双手击拍地面,身形跃起。就在他跃起之时,瞳孔瞪圆,还是没有躲过沈星的攻击。

  沈星见那青年要跃起之时便已一拳狂暴击去,如若雷霆怒号,正中青年胸口。青年飞射而出,跌落在地上,风雷声止。

  沈星感觉这一拳没有真正打在肉体之上,这个少年有防身之物!

  “好强的攻击力,我的护身灵甲被打碎了。”那青年翻身而起,惊怵地道,就是他有着护身灵甲,但他还是被震得气血翻滚,如果不是灵甲护体,那么他多半是被一拳打爆。

  “情报有误,全力击杀,不要再大意了。”另一边埋伏的青年知道沈星看穿埋伏,不再躲藏,向沈星掩杀过来。

  沈星凭着轻灵的身法与无伤之秘,两人根本奈何不了他。沈星边打边厉声道:“其实邵中衍是派你们过来送死的!”

  “不可能!”被沈星打碎灵甲的青年狠道。

  沈星轻轻一笑,不再多问,专攻那个带头的青年,只要将这人打垮,那么剩下的另外一个只是小儿科。

  “闭嘴,杀了他!”那个带头的青年怒喝着与沈星拼命相斗。

  沈星以一敌二,面对两位星力加血的星台强者,也是游刃有余,每次出招都带着风雷之音,一拳拳打得两人胆色皆颤。

  沈星虽然攻击凌厉,但毕竟是经验缺少,在两人围攻之下也被两人多次趁着空门刀剑临身。

  沈星靠着刚创的无伤秘法将临身的刀剑伤害减到最低,但全身也布满条条印痕,被击中之处都是有着一丝丝的红肿。

  “雷霆怒天!”带头的青年头发零散,抓着沈星一个空门,举刀一吼,劈向沈星。

  在那一瞬间,青年的刀光之中带着丝丝电芒,蕴含雷霆之音,有着毁灭之意劈了下来。

  沈星也是一怔,这一刀给他带来一丝的危险,他不敢大意。

  在那刀劈下之时,沈星双手举起,夹住刀身,刀势为之一缓。在那一瞬,似乎有一股电流通过双手流转全身,沈星感到双手一麻,颤抖了一下。就在双手颤抖那一下,再也止不住刀势,利刀重重劈在沈星身上。

  沈星也在那一瞬间施展无伤之秘,但沈星还是被劈得倒退开来。对方也是为了这一招付出了一些代价,停止了攻击,满眼血丝看着沈星。

  沈星被那一刀劈得气血翻滚,一口血吐了出来,才觉得舒适一下。胸前衣衫被震得粉碎开来,一条修长的伤口出现在沈星胸口,丝丝鲜血渗了出来,但刀伤入体不深,只算是划破了皮肤而已。

  沈星看着胸前之伤,摇了摇头,显然对这个结果甚是不满。

  面对沈星受到这雷霆一击只是受到一丝皮肉之伤,两人内心已经快到崩溃的边缘了。这是什么体质?就算是神魔也不为过吧,小小年纪,没筑得星台就有此神体,这可是拥有着无敌于天下的体质啊!

  两人再看着自己,刀剑之刃在这打斗之中全部翻卷,不能再用。面对这魔神一般的体质,灵宝级别的武器也被生生折断,这个事实让两人心神受到了巨大的冲击。

  这两位青年在打斗之中受到沈星多次攻击,已经都受到了不轻的震伤击伤等。带头的青年将翻卷的刀丢了出去,取出一对古朴的拳刺。

  那对古朴的拳刺没有任何霞光流转其中,没有露出任何锋芒。它狰狞之貌暗藏着一丝的霸气,让沈星都感到惧惮,这是一宗巨大杀伤力的杀器。

  “这绝对是一个超越了灵宝级别的武器!这个武器能威胁到我的生命!”沈星心中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