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一梦
作者: 明笑白
字体: 特大
颜色:          

  (求收藏,求票票!大家也可以打赏、催更哦!)

  【马车上】

  本来筱白还想与八阿哥同乘一辆马车,仿效若曦逗逗十阿哥与十四阿哥,顺便感受下八爷的气场。可惜,三人都是骑马溜达在马车旁,车上就筱白一个人。可筱白一路掀着帘子,把300年前的北京城看了个够,马车不快,街市繁华,筱白使劲减少眨眼的次数,生怕一眨眼就把那些精美、古朴的阁楼匾额漏掉几个。

  看到筱白如此好奇,脸上的惊叹号一个个的叠加,八阿哥的笑容又变得真实了些。

  看到那挂着《天堂屋》的茶店,筱白的笑容里出现了一些阴影,连忙寻找十四阿哥,可他不知去了什么地方,连十阿哥也是不见人影,想过几日再提又忍不住,筱白只好求教八阿哥了。

  “八哥?”

  “嗯?”打马到马车旁边,挨着筱白有些悲伤的脸,八阿哥的笑容也跟着消逝而去。

  “从马场回来若还有时间的话,能带我去四哥府上一趟吗?”此时的筱白没有任何精灵古怪的样子,只是轻声小心的向他提出一个简单的请求,可只是这么个请求,她对他亦须如此小心吗?连笑都装不出来。

  “好。”八阿哥没有犹豫,仍然是暖暖的声音,也终于换得筱白开心一笑。

  【马场】

  筱白活动下被颠地七零八落的身子,各部位传来“咔咔”的声响,舒畅的对早已在马场里跑起来的十阿哥与十四阿哥投去鄙视的目光。

  “八哥,今天不是挑贡马吗?他们怎么能骑贡马呢?”筱白的印象里,这古代貌似只有皇帝玩剩下的东西别人才有玩儿的机会。

  八阿哥微微一笑,“不骑怎么挑呢?这些马底子还没摸清,待会儿让十弟给你找匹脾气好的骑。”

  “八哥,还是找头驴吧,她不会骑马的,没办法,腿短,哈哈。”十阿哥的笑声由远及近,他骑着一匹高头大马,比筱白要高出很多,威风凛凛的急冲而来,远远望去,英气逼人。

  可眼下不是赞美这小子的时候,他正骑着那匹一看就是千里马胚子的枣红马飞奔而来,目标正是呆在原地的筱白。

  “十弟,不可胡闹!”八阿哥也觉得十阿哥这样有些鲁莽了,虽然胤誐的骑术在阿哥里是拔尖儿的,可这关乎人命的玩笑可不是随便开的。

  十阿哥也是收缰停马,可刚刚一直温顺的枣红马速度减得十分慢,手里缰绳传回来的感觉竟然是这马在抗拒他。

  “闪开,马惊了!”

  不待十阿哥把话说完,马头已经到了筱白与八阿哥身前三米之内,撞飞他俩也就是几秒钟的事。

  “小心!”十四阿哥远远看到也打马赶来,恨不得去帮十阿哥收缰绳。

  筱白真是傻了,这种事情别说见了,想都没想过,想往旁边躲,脚下却生了根似的挪不动半点。

  完了,完了,这绝对是飞来横祸,想我300年后红灯停、绿灯行的模范守法公民要被一匹马撞死的几率比中大乐透的几率还要低,可这一朝穿越是走的哪辈子狗屎运,竟然被胤誐这小子给骑马撞死,总结这不到半年的命运结局就俩字——悲剧!

  筱白在心里默默的总结完自己的“一生”,闭上眼睛,等待那“飞翔”的感觉。

  八阿哥骑术虽不及胤誐精湛,但皇子都是自小习武,本身性格也是要强,底子自然不若。胤誐没喊“闪开”之前就已看到不对劲,当下直接用力推着筱白倒向一旁,落地后还滚了几次,生怕躲不开胤誐的马蹄。

  筱白感到一股巨大的冲力从身侧传来,然后就是被一个人紧抱着眩晕的感觉。

  “没事吧?”看着筱白双眼紧闭,脸色铁青,八阿哥知道她吓坏了,别说筱白了,此刻八阿哥的脸色不比她好到哪里。

  “啊?”听到有人问她,而且还隔得很近,筱白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八阿哥放大了无数倍的脸,两朵绯红的云彩飞快的扑上脸颊,一边说没事,一边赶忙自己站起来。

  一时无所适从,只能站在八阿哥对面等着十阿哥与十四阿哥过来,饶是明筱白这种在现代都算的上色女的人物,此刻也只能低头看鞋面。

  心里骂着十阿哥与十四阿哥跑的如此之慢,自觉气氛尴尬,筱白觉得有必要关心一下自己的救命恩人。

  “八哥,你,有没有事?”

  “没事。”八阿哥一脸坦然的整理衣衫,眸子中的波澜不惊对比的筱白更加窘迫。

  赶忙把头转向十四阿哥的方向,后者焦急的脸色映入眼帘,筱白也忘了此刻的尴尬,“原来自己还有一个哥哥,纵使这个哥哥与“自己”其实一样大。”

  “伤到没有?”十阿哥与十四阿哥拽着筱白转了两个圈,确定没事后才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都是我不好,筱白,你打我吧,使劲打!”十阿哥抓着筱白的手狠狠打向自己的胸口,那力道抓的筱白的手腕生疼,他是真的后怕,如果筱白有个三长两短,他后半生都会活在自责与愧疚里。

  “十哥!那马还没磨掉性子,你怎么能那么鲁莽呢!”十四阿哥本就是个性情中人,想怒则怒,该喜则喜,从来不加掩饰,看到这么惊险的一幕,也是收不住火气。

  “我,我看那马骑了七八圈都没事,以为没事的,谁知道,唉,都怪我!”十阿哥知道解释没用,不如让筱白与胤祯把火发了更好。

  十四阿哥嘴刚张开,还没说话,筱白抢先一步,“十四哥,十哥也不是故意的,大家都没事,算了。”

  十阿哥毕竟是自己的兄长,这样已经失礼了,十四阿哥虽然怒气未消,也懂得筱白的意思,“哼。”

  “十弟,这次确实是你的错,要不是我在旁边,筱白就是出一点事情你就担待不起!以后开玩笑要适可而止。”八阿哥少见的严厉,嘴角的温度也冷冷的。

  十阿哥脸上充斥着懊悔,他与筱白这般要好,想起自己刚才的举动,真是悔的肠子都青了,恨不得筱白狠狠揍自己一顿。

  筱白的手腕还被十阿哥死死攥着,估计在这么下去,不是粉碎性骨折,起码是个骨裂啊!

  “十哥,呃,你先放开我的手,我才能肆无忌惮的揍你啊!”开始还还忍着痛,十阿哥松开的一霎疼痛一下子反跳,筱白痛的都开始磨牙了。

  托起筱白的左手,那红红的五道痕迹印的深深的,周围泛着白。

  “嘶~”

  “很疼?”

  筱白诚实的点点头,是在太疼了,还有些火辣辣的感觉,眼中已有些晶莹闪现。

  “得马上回宫里上药,我送你回去。”一个人可以把如此体贴的话说的无可反驳,还能使里面的暖意不减分毫,恐怕世间能完美的做到这一点,并且成功的波动起筱白心弦的只有八阿哥一人了。

  八阿哥抬头扫视一圈,一个马夫立刻牵过一匹棕色的马,马儿很高,也很健壮,但十分温和,筱白一猜就知道这是八阿哥的马。

  “扶格格上马!”八阿哥已不再有平日里的谦和,语气里上位者的威严狠狠的压制着那马夫的自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