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殇情
作者: 主公爵
字体: 特大
颜色:          

  毫发无损的舜景轻轻一笑,快速将木儿的穴点住,让她动弹不得,然后慢慢逼近后退了好几步才停下的血鸢。

  血鸢一边剧烈地喘息着一边看着他慢慢走近,软剑腾地抖直,脚尖在地上一点,冲上前去。

  两剑缠卷在一起,血鸢贴近他的身,单手作刺,刺向他的眼睛,趁他注意力在自己手上,左腿一挥,全力踢向他的腰。

  忙着阻挡血鸢刺向自己眼睛的手,舜景硬生生地挨了血鸢这足以震碎一块巨石的一脚,闷哼了一声。

  一击得手,但舜景却没有像预想的那样与她拉开距离,反而抓住了她的左手往她腰后一扭,轻松将她左手拉得脱了臼。

  剧痛传来,血鸢持剑的右手有些不稳,被舜景用力一搅,手震开来,两把剑都飞了出去。

  只剩下一只手的血鸢在两只手完好的舜景面前毫无防抗之力,转瞬间那剩下的一只手也被他扭脱臼。

  腰间的剧痛提醒了舜景,于是他顺便将血鸢的双腿也扳脱了臼。不是不可以像对待木儿一般点住她的穴,但是木儿可没有在他腰上来一腿,对待“非常人”自然要用“非常法”。

  剧痛让汗水染湿了血鸢的额上的头发,但是她哼都没哼一声,冷冷地看着正在揉腰的舜景。

  舜景揉着刚才遭了血鸢“雷霆一击”的伤处,剧烈的痛感让他想要叫出声,但低眼一看被卸了双手双脚的血鸢连眉头都没皱,硬是把到了嘴边的呻.吟给咽回了肚子里。

  嘿笑一声,舜景缓缓伸出手去揭血鸢脸上的面纱,他的动作很慢,因为他知道他揭得越慢对血鸢折磨越大,谁让她一开始不让他揭呢?现在就只能一边“享受”着身体上的折磨一边还要承受心理上的折磨了。

  微微被汗水浸湿的面纱缓缓被揭下,当血鸢那冷漠的表情出现在舜景眼中时,他揭面纱的手硬生生地停了下来。

  呆滞的表情出现在他绝美的脸上。

  一半脸暴露在空气中,一半脸被厚重的面纱盖住,半冷半热的感觉让血鸢感到不适,微皱了眉。

  突然回神过来的舜景一把将面纱全部去掉,弃之空中。骨节分明的手缓缓摸上血鸢光滑的脸,吐出那个在梦中出现过无数次的名字:“凤······”

  血鸢偏头,却还是没能躲得开他的手,心下生厌,干脆一把闭上眼,眼不见为净。

  舜景张了张嘴,突然想起血鸢现在手脚都动弹不得,忙一一给她她接好。

  几下剧痛过后,血鸢睁开眼睛,活动了下手脚,不明白舜景是要干什么。

  舜景犹豫地看了看她,咬咬牙关,伸手快速地将她的内力封住。就算她对自己不满也无所谓了,反正刚才打都打过了。

  血鸢对于内力被封倒是无所谓,只是有些猜不透他的想法。自从他将自己的面纱揭下以后表情就一直很奇怪,难道······他认错人了?

  突然想起雀儿说过的话,血鸢古怪地看了舜景一样,难道是把她认成了雀儿?

  舜景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见到自己想找的人,一时之间竟不知该如何是好。眼角瞟到动弹不得的木儿,心下有了决定,过去解开她的穴,温柔地笑道:“小姑娘,你可以安然地走了,我会吩咐他们让你安全地离开的,所以,你现在就快点离开罢,晚了小心我就反悔了。对了,你回去跟你主子说,她······不会回去了。”说完叫进一人,当着二人的面把命令吩咐了下去。

  木儿刚才正好是背着他二人的,没有看见发生了什么事,闻言心下一惊,转头去看血鸢。

  血鸢淡淡开口:“答应他罢。”

  看着血鸢略显凌乱的头发和衣裳,木儿心知刚才舜景一定下了重手,愤然欲出手,被血鸢轻轻一拦,只好咬牙切齿地瞪着舜景。

  “再不走就没有人去救你家小姐了。”血鸢漫不经心地提醒到。

  木儿一顿,深深看了血鸢一眼,声音略带了些沙哑:“我会告诉他的,他肯定会来救你的!”

  血鸢没有再看她,缓缓后退了一步,让开位置。

  木儿抹了一把脸,飞速向外逃去,果然没人来拦她,不再犹豫,全速出了城去。

  将掉在地上的软剑捡起,瞥了舜景一眼,见他没有要阻止的意思,便把它原样围在了腰上。

  “现在可以说说看留下我的理由了罢。”血鸢直视舜景,眼神清亮。

  舜景沉默半响,突然上前揽住血鸢的腰,叹息道:“你随我去一看便知。”

  血鸢见推他不开,只好作罢,让他紧紧抱着往外飞去。

  那些守卫着的侍卫眼一花,恍惚看见军师抱着一女子出来,但转瞬便消失不见,有些惊讶,要知道军师平日里基本不出门,有事都是吩咐了手下的人去办的,怎么今日这么晚了还亲自出门,手上还抱着那名刺客?

  “好好守着,不该看就不要看,不该想的也不要乱想!”统领威严的声音响起,众人一凛,将胡乱的猜测抛出脑海,认真执行着各自的任务。

  夜空的凉意吹在脸上,舜景解了外面的紫袍包住血鸢。没了内力的血鸢各方面都敌不过他,挣扎了一阵见无用便闭上眼随他去了。

  看着被裹得严严实实的血鸢,舜景孩子般地笑了笑,紧了紧抱着她的手,有些怀念地看着她的容颜,继续上路。

  血鸢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等她再度睁开眼时已身处一架小船上,眼底微青的舜景正一边温柔地对她笑着一边熟练地划着船。

  血鸢四处打量了一下,有些惊讶地问道:“我们在大海上?”

  舜景的笑容被初升的太阳镀上一层金光,眼睛闪闪发亮,闻言眼中闪过一丝黯淡,缓缓点了点头,开口道:“我们要去的地方,是一座小岛。”

  血鸢想了想,还是开了口,“你应该认错人了罢?”

  舜景苦笑,“我就算认错了自己也不可能会认错你。”

  血鸢皱眉,“你以前应该没有见过我罢?”

  舜景微张了嘴,像是穿过了时间的界限,看到了那遥远的以前,“我一直都在看你,从好久好久起就一直在看了······”

  血鸢听到他说出这般无厘头的话语,心下不解,不再言语。

  舜景垂眸不再看向血鸢,幽幽地开口道:“你的年纪已几许了?”

  血鸢不知他为何问出这般不相干的问题,本想不答,但看到他眼中的落寞,嘴巴不受控制地出了声:“虚岁十六。”

  舜景点点头,“你的父母呢?还健在否?”

  血鸢摇摇头,轻声道:“我没见过他们,一生下来我便被他们丢弃了。”

  舜景闻言抬头看着她,没有错过她眼中一闪而过的落寞,沉默半刻,开口道:“还好你活下来了。”

  血鸢还没有明白他的意思,他就自言自语般地继续道:“不然我不知道还要等待多久才能再见到你······”

  血鸢沉默,认定了他说的是另一人,但是错认成了她,不过这样也好,能接触到第一手关于他的资料。

  两人都不再说话,船慢慢行着,周围渐渐起了雾,越往里走雾越大,就像是一层层的棉花一样,将人的视线全部隔断。

  舜景一点停顿也没有,就像是已经划过这里多次一般,看也不看周围的雾,沉稳地划着。

  不多时,小船将最后一点雾划破,视线一下变得清晰起来。

  看着出现在眼前的小岛,血鸢有些惊讶,这座岛四面环雾,外面的人难以进来,但里面的人想必也不好出去罢,不知道这舜景是这座小岛上的人还是外面的人?

  像是看出了她的疑惑般,舜景一边将船靠岸一边说道:“我出生在这座岛上,十岁时出的岛,被我爹扔到船上,推进雾里,如果找不到出去的或回去的路便只能死在雾里面,但是幸好,我找到了出去的路。”

  淡淡的话语里是别人无法想象的经历,血鸢理解那种心情,知道他的“幸好”绝非那么简单的“幸好”而已。

  “然后呢?”血鸢有些好奇他当时出去后的经历。

  “然后么······我便遇到了你。”舜景似笑非笑地看着血鸢,见她无动于衷也不在意,自顾自地继续道:“于是我便知道自己活着的意义了,那便是——你。”

  血鸢皱眉,完全无法理解他的疯言疯语,他们的相遇是昨晚才发生的罢?从看到自己的脸起他就像变了一个人般,这张脸,果然有蹊跷么?

  想到这里,血鸢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确实是真的没错,那么应该就不是自己不小心易容成了别的人了。

  舜景看着她有些纳闷地摸了摸自己的脸,笑而不语。

  船稳稳停下,血鸢伸脚欲下船,却被舜景以一阵风般地速度抱着飘进了岛中。

  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村庄,舜景激动难耐,将血鸢紧紧抱着,声音都有几分抖,“你知道吗?我找了你一千年,一千年啊,终于让我等到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