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风云之雄霸天下
作者: 项天云
字体: 特大
颜色:          

  聂风开始继续晃荡,一路向东走。话说,前世一直没有机会好好看看山河大地,没想到这次竟然鬼使神差地满足了这点。聂风搭了一趟顺风车,几天后来到一个村庄,虽然叫凤溪村,可是看上去更像一个小镇。聂风初来乍到,便在镇上四处逛逛。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凤溪村集镇上,客栈、酒楼、当铺一应俱全。聂风走到集镇尽头,竟然还看到一座尼姑庵。正巧,一个蒙面的女子从庵里走出,白色的里衣外罩淡蓝色纱衣,腰间坠了一条流苏,风姿如柳。那个身影逐渐走进他,令他有种异常的熟悉感。直至他看到了那双眼睛——“明月!”聂风惊呼,怎么会?女子在即将擦肩而过时停住,剪水大眼看着他,问道:“公子是在叫我吗?”聂风从刚开始的震惊慢慢回神,他仔细看了看她。没错,一样的身形,一样的眼睛,可是她们的眼神不一样。明月从来没有这么柔软似水的眼神,她的眼里总是透着孤寂和倔强,一如冰封的火焰。而眼前的女子看着他,像在看着一个陌生人。聂风摇摇头,有点失落道:“对不起,我认错人了。”望着她渐行渐远的身影,聂风喃喃自语:“会有长得这么像的人吗?”随后聂风找了一家民居借宿,那对善良的老夫妻热情地招待了他。聂风拿出了碎银,老婆婆笑道:“不用了,反正我们儿子外出,房间空着也是空着。”“谢谢容婶。”夜深人静,一轮圆月当空。今天的偶遇令聂风不免回想起明月,心中惆怅。他看着天上的明月,回想心中的明月,终究还是为她可惜,却再也未能补偿了。忽然不远处一个黑影晃动,聂风喝道:“谁?”身形也随之跃出。聂风狠狠地抓住了他,大晚上鬼鬼祟祟,一定不安好心!“风少爷饶命啊!”黑影立马求饶。聂风认得这声音,借着月光一看,诧异道:“文丑丑?你怎么会在这里?还有大晚上不睡想干嘛?”“嘿嘿,风少爷,好巧啊!”文丑丑笑道。聂风为了不吵醒别人,把文丑丑拉到一边的角落,压低声音逼问道:“说!谁派你来的?霜师兄不是放你一条生路了吗?”文丑丑叫道:“我冤枉啊,没有谁派我来,雄霸这么对我,我怎么可能还会给他卖命!”聂风看着他,不说话。文丑丑继续说道:“我这次只是来给你送信的。这是霜堂主写给你的信,不信你可以看。”聂风拿了信封,也不急着看,逮着文丑丑说道:“这些日子来,我一直居无定所,你们是怎么知道我的行踪的?”文丑丑道:“天下会探子遍布天下,你和步惊云的行踪,霜堂主了如指掌,不过都对雄霸瞒下来了。你倒是还好,雄霸不太过问,不过对步惊云可没这么好心情了,杀手那是派了一批一批的。步惊云可真是命大,现在还活得好好的。”是啊,连断了手臂也能接回来,泥菩萨的批言还真没错,惨的只会是别人。文丑丑在夜色中努力瞅聂风的脸色,说道:“风少爷,如今我们同是天涯沦落人,我是来找你共商大事的。”“我跟你有什么大事?”聂风奇道。文丑丑谄媚道:“哎呦,我的风少爷,你就不要拿小的开玩笑了。我虽然没什么本事,但我愿意尽我的绵薄之力啊。”聂风放开他,不语。文丑丑道:“风少爷,如今我们逃命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杀雄霸!您就不要再犹豫了。”“真是霜师兄派你来找我的?”“千真万确啊!信上可都写着呢。”“行了,你先走吧。我会考虑的。”回屋后,聂风拆开信封,借着烛光看起来:“风师弟:近来雄霸极尽杀戮之能事,愚兄痛定思痛,决定与风、云两位师弟同心协力,铲除雄霸。望三日后于十里外客栈一聚。霜字。”聂风看完后就把信烧了,坐在桌边看着烛光发呆。要开始了吗?厮杀,死伤,杀人与被杀,择其一,不死不休。聂风倏然站起,熄灭了蜡烛,躺倒床上去休息,不在多想。第二日,阳光无限好,聂风上街,这回他盘缠倒是不少了。无名给的报酬相当可观,聂风无耻地接受了。经过静慈庵时,聂风想到那个和明月长得极为相似的女子,考虑再三,还是忍不住想去问问。静慈庵很小,也就一个四合院大小。他一进去,便一眼看到了那个跪在佛前的女子。静静看着她虔诚地祈祷,看着她起身,看着她回头,一切都像电影的慢镜头,直到那张脸完全落在他眼中。聂风心头一痛,眼中满含悲伤,真的是长得跟明月一模一样,只除了左眼下的那一颗红得滴血的泪痣。她不是明月,明明早就知道了的。聂风失落地回身出门。“公子,请留步!”女子忽然对他喊道。聂风回头,看着她。“方便的话,喝杯茶再走吧。”静慈庵厢房中,女子正在给他沏茶。“公子可有故人跟我长得很像?”聂风捧起一杯茶,喝了一口,已经慢慢冷静下来,说道:“是有一个,可惜她已经去世五年了。”女子仔细看了聂风两眼,道:“看来她对公子意义不一般啊,这么多年也能让公子一直惦记着。”聂风牵强地笑了笑。女子也不在继续这个话题,转而说道:“相逢即是缘,我叫第二梦,公子怎么称呼?”聂风震惊地看着她,她是第二梦!?“公子,怎么了?”聂风转回视线,木木道:“我是聂风。”第二梦竟也没多想什么,只道:“原来是聂公子。”那天,他们聊得就像是多年相交的朋友,淡淡如水,沁人心脾。聂风回去时,感慨良多。也许是因为他不是真正的聂风,也许是他本身不易动情,他对第二梦真的没有找到一种名为爱情的东西。可是如果说非要成亲的话,找一个这样的妻子还是不错的,美丽温柔,善解人意。聂风胡思乱想,就这样到了约定的日子。方圆十里,只有一家客栈,更雷人的是它就叫十里客栈。?==!(某人私下认为这个名字真的很好!)聂风一进客栈,就有人领他去了二楼。二楼包间内,人都到齐了。秦霜、步惊云必定会在,文丑丑也好说,令聂风觉得不可思议的是,断浪竟然也在。话说,你们是怎么勾搭上的?聂风进来,步惊云就目光灼灼地盯着他看。聂风眼神晃悠,就是没看他。秦霜上前问候道:“风师弟,近来可好?”聂风见到秦霜倍感亲切,笑道:“霜师兄!”继而仔细打量了他,发现秦霜已不再像当日那般傍徨伤感,倒是像沉淀了什么。又说:“霜师兄似乎改变了不少。”秦霜道:“经过这么多事,心境自然不与当日同。倒是只有风师弟,一如往昔,难能可贵啊。”聂风呵呵笑,是,就我没长进!秦霜对众人道:“今天聚集大家,是为了共同商议一件事。”环顾四周,他继续说道,“我希望大家能够共同对付一个人,那就是雄霸。”文丑丑也道:“当日泥菩萨曾为雄霸批言,‘金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九霄龙云惊天变,风云际会浅水游。’意思就是说,雄霸成也风云,败也风云。届时,风云际会,龙困浅滩啊!”秦霜沉痛道:“于是就因为这样一个批言,雄霸决心分化我们师兄弟,孔慈也因此惨死。”步惊云不冷不热道:“这些话,你不说我也会杀了他。”聂风看了步惊云一眼,给秦霜说好话:“这不是统一战线吗?”步惊云不说话了。文丑丑持续扇动:“雄霸为了他的霸业可以对挚徒和心腹赶尽杀绝,真是丧心病狂!如果我们不对付他,迟早被他一一除去啊!“断浪很干脆道:“我赞成。”聂风道:“听霜师兄的。”步惊云沉默,大家当他默认了。文丑丑喜道:“太好了,我们接下来商量一下具体事宜。”忽然门口传来异声,屋内众人脸色一变。聂风不合时宜地想到,当初□成立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样的?顿时豪情起,地下党组织啊!文丑丑干笑几声:“你们聊,我去看看。”没过多久,门外传来文丑丑的惨叫声。众人立刻出门查看,门外黄纸乱飞,文丑丑已身首异处。秦霜脸色不太好看,对众人道:“是天池十二煞,大家小心。”这时,整条街上竟无一人,只有黄纸翻飞,令人不寒而栗。天池十二煞之纸探花、食为先率先发难,秦霜和步惊云迎击而上,聂风正想回头跟断浪说话时,发现他人竟已不在。聂风心下一沉,难道……来不及多想,聂风一脚踢飞上前的小罗罗。街道上忽起狂风,雄霸从天而降,身后跟着乌貉。乌貉对聂风笑道:“风少爷,别来无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