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之圣皇路
作者: lee的笔记
字体: 特大
颜色:          

  西周大殿,姬发站在龙座之前,神情激动的大声细数帝辛十条大罪。

  数典忘祖,不敬先祖;妄废皇后,不尊国体;处决太子,动摇国之根本;宠信小人,祸乱朝政;残害忠贤,断绝君臣之义;言而无信,诓四侯而或诛或囚;设私刑阻言路,滥杀忠良;奢华侈靡,加赋天下,百姓苦不堪言;宠幸妖邪,****;纵容妖姬祸乱朝政,妖邪充实朝中。

  “今日起,大周不敬朝歌。不尊帝辛为王,赐号纣王。我大周子民与纣王势不两立!”

  帝辛听着下属的回报,微微一笑,丝毫不在意。

  “大王,您为何听此恶报却有些高兴呢?”

  妲己看着有些跃跃欲试的帝辛说道。

  “美人,这天下太平静了。孤实在是忍受不了啊,孤想要过的激烈一些,平淡的生活只会让孤厌恶。”

  “大王······”

  妲己想要说些什么,却被帝辛拦住。

  “纣王,纣王也好过帝辛啊!孤就用这大商几百年的天下玩一场最刺激的游戏!看看谁才是最大的赢家!”

  妲己看着忽然豪情冲天的帝辛,一阵仰慕之情涌上心头。

  其实从第一眼看到帝辛时,妲己就很是看不上帝辛。

  帝辛眼中没有一丝激情,只有一滩死水。就连和自己欢好时,眼中也是没有一丝波动。就像一个傀儡似的。

  但是现在的大王像是活过来了似的,眼中神采飞扬,浑身散发出一股凌天的气势。让已经步入金仙行列妲己也是心颤不已。

  妲己不知道,帝辛正在进行一种深层次的蜕变。

  天下间黑色的气息也只有几屡,成气候的也就是伏羲和帝辛两人。伏羲在无意吞噬掉姬昌的灵魂之后,引发了被伏羲封印的黑色之气。

  这个期间,黑气间相互吸引,传递了不少消息乃至功法。抛出一些无用的消息,这其中对帝辛帮助最大的就是伏羲的一部分功法心得。

  帝辛得到这些心得,默默的吸收着天地间的黑色气息。不断融合着体内残留的金乌法力。因为这些能力全部不是帝辛自己修炼得来的,所以升到了大罗金仙之后,再无寸进。

  但是也算是天地间少有的顶尖能力者了。

  “大王,请容许臣妾和大王一起面对天下。”

  “哦?很好,果然是孤的美人!”

  帝辛满含深意的看着妲己。妲己看着帝辛那深邃的眼睛,仿佛自己的一切被看透了似的。

  “来,美人。孤和你去见见孤的秘密军队,让你知道知道,为什么在孤的眼里西岐就是跳梁小丑。”

  妲己跟着帝辛来到一处封闭的山脉。只见几个妖气缠身的化形还不完全的小妖怪跪下向帝辛行礼,恭请帝辛进谷。

  里面杀声震耳,妲己被眼前的一幕震惊了。无数的小妖正在排兵布阵,不断演练杀法。看到帝辛,有几个大妖连忙赶过来,给帝辛行礼。

  “参见大王!”

  “很好,郎儿们表现的不错。要加紧训练,马上就要大战了。一定要天下知道,昔日天妖军团的威风!”

  “是,大王!”

  妲己回到王宫中,心中的负罪感大大减少。以后和帝辛同生共死就好!

  狐狸精虽然是不贞的表现,但是如果她们遇上了值得她们付之一生的人时,就是天下最坚贞的人。

  妲己和帝辛也是生活了快近十年。任何一个男人十年如一日的去宠爱一个女人,都会令这个女人对他生出情感来到。所以妲己在看到帝辛之后,一直有一种负罪感。不是对大商天下的负罪,只是夫妻间,隐瞒对方的愧疚感。

  夫妻间本来就该坦陈相见。

  妲己来到帝辛的寝宫,跪在帝辛面前。帝辛没有去扶起妲己。

  “大王,请恕贱妾隐瞒之罪。妾本是青丘一九尾狐妖,奉女娲娘娘之命,前来迷惑大王,损耗大商气运。妾最该万死!”

  “是啊,你最该万死,不过不是因为这个天下。而是你欺瞒孤。孤就算再不济也是天下的帝王,你的伪装虽能瞒过天下,可是瞒不过孤。”

  帝辛淡淡的说道,一副从没有展现过的自信,仿佛整个天下就在他的眼前。

  “从那个云中子前来献剑后,孤就知道你是妖。但是那又怎么样?你是孤要的女人,没有谁可以伤害你,就连孤也不行。天下只是孤作为帝王的责任,而你才是孤作为一个人喜欢的人。为了美人你,孤舍去这天下又何妨,只要美人开心,孤屠戮天下又何妨。”

  帝辛看着跪在地上的妲己,起身将她扶起,来到自己的龙座上,让妲己坐在自己的身边。

  “美人,你小看了孤对你感情!孤不是被你迷惑,而是心甘情愿!”

  妲己的眼睛忽然湿润,从小到大,没有人像帝辛这样宠爱她。父亲为了种族的延续,日日苦思。自己只是和玉面琵琶、九头雉两人一起长大。还没有体会成长的喜悦,便被女娲娘娘派来迷惑君王。

  可是没想到,自己会在这里找到自己的依靠。

  “大王,我会一直站在你身边,直到天荒地老!”

  两个人就这样紧紧相依,不离不弃。

  第二日,朝歌忽然传出一道帝辛的罪己诏。帝辛没有反驳姬发的十条大罪,也没有拆掉酒池肉林和废掉妲己。

  只是说道:“感谢天下百姓对于孤的任性的包容。孤接受姬发给的‘纣王’之称,以示警示。但是西岐众人何德何能居然另立一国,坏我大商江山,其罪当诛!孤要兵发西岐,与天下臣民共讨不逆!”

  此诏一出,西岐陷入了被动。此时帝辛,不,他自改号为纣王,还没有将天下祸害到人人喊打的地步。朝中大臣也是多数心想大商,能臣干将也不在少数。这些人对于纣王还是想要挽救一下。

  罪己诏一出,朝中大臣立刻稳定下来,一起声讨西岐。大商诸侯也不敢轻易帮助西岐。天下的子民对于纣王的还是很抱有希望。

  姬发除了西岐,在天下名声不显。天下人只知西岐上有贤侯姬昌,下有伯邑考贤名在外。姬发的名声不足以让天下人信服。

  历史上也是纣王将天下搞得天怒人怨,姬发恰逢其会又有姜尚和一干仙人相助才开创王朝的而已。

  现在的姬发没有资格和悔过的纣王争天下。

  现在纣王开始整顿军队,就要将姬发和西岐化为飞灰。

  战争的阴影忽然笼罩在刚刚建国立朝的西周上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