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息天劫
作者: 七月辰
字体: 特大
颜色:          

  “变形原力!”

  一道浓厚的成圆锤状的变形原力随着拳头呼啸而出,犹如泰山压顶“轰”的一声撞在人形靶上,人形靶向后倒去,几乎贴在了地面,刚一弹起来,黑压压的飞针激射出来,这次的飞针不是只射出一次,而是连绵不断从人形靶的每一个细孔**出。

  “嗖嗖嗖……”

  射击声不断,立时引起了附近一些正在练习的异能者注意,都好奇的看向骆方所在处,狄同和阮正恩也在其中。

  “怎么回事,人形靶出故障了么?”狄同看向阮正恩,“那骆方岂不是有危险!”

  想到这儿,两人心中吃惊,三步并作两步赶到骆方所在的人形靶光幕外,焦急万分的看着里面。

  光幕内的骆方也吓了一跳,慌忙施展出疾风技能,“嗖”的一下躲到了人形靶后面。这些人形靶都是智能控制,能自动捕捉光幕内的人影,所以随着骆方移动,也跟着急速旋转,不停对骆方射出飞针,骆方又跑,人形靶也跟着转。

  外面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只看到光幕里面的骆方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围着人形靶胡乱跑,而飞针不停地往他身上招呼。

  “快关掉电源,人形靶出故障啦!”狄同担心骆方安危,对大厅门口焦急呼叫。

  那女工作员抬头看向这边,一脸诧异的准备去关闭电源。

  “叮……”,飞针停止射出,人形靶也不再跟着骆方旋转,显然测试结束。

  看见这么多飞针射出来,骆方仍是心有余悸。光幕散去,此刻骆方只能踮着脚站在满是飞针的地上,转头看向计数器。

  “一千零三十二支!”骆方激动万分,“好,好!哈哈!竟然相差了这么多,这变形原力果然威力无穷!我的普通原力还很薄弱,恐怕都伤不了其他异能武者,但我的变形原力却能。嗯!现在,这就是我的底牌。”

  此时一地的飞针已被人形靶下方的一个风口自动吸扫了进去,而狄同和阮正恩等人也围了过来。

  “骆方,你没事吧?那人形靶出故障有没有伤到你?”阮正恩一脸关切的问,众人此时都已经看见了计数器上的数字,但都以为是人形靶出了故障,根本不相信是骆方一拳的结果。

  骆方微笑摇头,心中却仍是胡思乱想着。

  狄同忽然惊奇道:“咦,骆方你突破到刚武者了?”

  “对,刚刚才突破。”骆方摸了摸后脑勺,毫不隐瞒的回答。

  “难怪你没受伤!要不是成为刚武者后,原力变多变强,异能增加,那么多飞针不射死你才怪!”狄同恍然道。

  这时,那人形靶已经把数据传到了服务器,同时,大厅内的巨大显示屏也显出一排字——恭喜骆方成为刚武者。

  神秘树林内。

  骆方恭恭敬敬地道:“老师,我特地来告诉你好消息,我已经成为刚武者了!”

  伏承天正背负着手,透过茂密的树叶看着夜空中若隐若现的弯月,闻言微微点头:“嗯,这还差不多,这几天若是你还不成为刚武者,我可就准备打你屁股了。”

  骆方哑然失笑,自己这老师虽然遵规重礼,可是说话却是毫无遮拦,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你在体外施展出变形原力了吗?威力如何?”伏承天问道。

  “施展了,威力奇大,打人形靶的时候反射出一千多支针,而普通原力才反射出一百来支。”骆方不住赞道。

  “嗯,威力是有了,那你的防御力怎么样?”伏承天又问。

  “防御力!”骆方一怔,问道:“老师,我的防御主要是靠变形技能提供。反正那些飞针反射我的时候,我基本上都能应付,一般两三百支飞针对我的防御没什么影响。”

  “那若是这三百支飞针连绵不断地只射你身上的同一个地方呢?还防御得住吗?”伏承天笑道。

  “啊!”骆方顿时傻眼,“那,可能,嗯,多半防不住了!”

  伏承天转头注视骆方,缓缓道:“五洋联盟的规矩是修炼成刚武者后,必须接任务出去锻炼。如果你没有一个有效的防御手段,遇到敌不过的高手时就是死路一条,但若是防御够好,打不过,还可以防守后伺机逃跑,所以防守对于现在的你很重要,至少可以暂时保住性命。”

  骆方听得不住点头:“老师,那我应该怎么防守才最有效呢?”

  伏承天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转头又看向朦胧的夜空,过了一会儿,口中才道:“那些出去接任务的异能者,不是穿着新型防弹衣,就是穿着可以减弱冲击力的作战服,有的甚至是两件都穿在身上!所以我希望你到时候,至少也穿上一件。但是,这不是最主要的防御手段,对于我们可以变形原力的异能者来说,没有什么比变形原力更有用。”

  骆方眼睛一亮,豁然开朗:“对啊!我可以把原力变形为厉害的攻击物体,也可以把它变为很好的防御物啊!”

  当即骆方一抬手,一团翻滚的透明原力浮在掌中,骆方心中一动,这团原力“呼”的一下变形为一根长棍状,又是一下颤抖,又被拉成了一块扁平形状类似盾牌的透明物,“呼……”,这块透明盾牌悬浮在了骆方前方。

  “对!”伏承天满意的点头道:“就是这样,但你不一定要把原力变形成盾牌状,若对方不与你近身战,而是藏在隐蔽处用N30巴雷特超重型激光束狙击枪射击你,你怎么办?你认为这个原力盾挡得住吗?”

  骆方心中一惊,暗道:“这N30巴雷特超重型激光束狙击枪就是我在衡远一中时,那卫小侯和贺长平抬的那把怪异长枪,这枪名还是周警官后来告诉我的。若是用那把枪射击异能者,连疾风者都躲不开,只能硬抗,除非是血疾风才能!”想到这,骆方摇摇头,一脸苦闷状。

  伏承天见状,不禁笑道:“这种情况下,你只要算准射击过来的准确方位就迎刃而解了,而且原力变形的时候更要快速,在一瞬间就要把原力变形为一个超级重盾,厚度你可以根据激光束的距离自己琢磨多厚,宽度也不用太宽,只要射来的方位估计准确,暂时挡住激光束一些时间就足够,这样你才可以从容避开。”

  “嗯,又学到一招。”骆方看着眼前这个老师,心中感激。因为伏承天那道刀疤,可以说是面目狰狞,但此刻骆方看上去,只是感到眼前这个老头面目慈祥,对自己散发着浓浓的关切之情。

  “去吧!要记住勤练习多揣摩!如果你要出去执行任务了,记住走时来我这儿一趟。”伏承天吩咐。

  “记住了,老师!”骆方弯腰恭敬道。

  三天后的晚上,骆方住宅。

  冯春然一脸焦急,在客厅里上上下下到处乱翻,骆祥云也在一旁帮着到处寻找着什么。

  骆方此时刚好练习归来,刚打开房门走进屋时,见状询问道:“爸妈,你们怎么呢?在找什么?”

  冯春然抬头看了看骆方,焦急的道:“小情今天中午打电话给我,说有急事找你,你在修炼室里手机又打不通。她后来留了一个电话号码,叫你一回来就打给她,这会儿我不知道放哪儿去了,到处都找不到!”

  “哦!原来是这样。”骆方放下心来,“是什么样子的?”

  冯春然伸出双手比划:“一张这么大的白色小纸片,我写好号码后放在这沙发扶手上的,这到底去哪儿了?我听声音小情找你应该有重要事儿,你看!我这也太糊涂了!”骆祥云站在旁边伸手拍着冯春然一阵安慰。

  骆方却是直接操控意识,带出了印记内原力漩涡的一丝原力,倏忽一下钻进脑海里,心里想着白色小纸片,只是一会儿,心中一震,睁开眼道:“妈,小纸片在后院门口,拉开玻璃门就看见了。”

  “啊!”冯春然匆忙上前,拉开了玻璃门,一张白色小纸片静静的躺在外面。

  “可能是我开门的时候被风刮出去了。”冯春然猜测道,随即转过身看着骆方,“你怎么知道在门外?”

  “我是异能者嘛!”骆方傻笑道,心里却想:“这简简单单找一个东西,用发现技能就随便搞定了。”

  “这孩子!”骆祥云和冯春然满怀欣慰笑容。

  骆方接过冯春然递过来的纸片一看,记住了纸片上的电话号码,心里纳闷怎么骆情不直接让打她的手机。

  拨通电话后,只响了一声,电话就被接了起来,显然那边一直有人在电话旁。

  “哥,是你吗?”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带着一丝焦虑,正是骆情。

  “怎么了,小情,碰到什么麻烦事儿了吗?”骆方心里开始担心,不禁皱眉道。

  “嗯!”骆情已带有哭音,“哥,你先别让爸妈听见,我不想他们担心……”

  “嗯。”骆方神色凝重,拉开后院玻璃门走了出去,骆祥云夫妇站在后面莫名其妙的盯着骆方背影。

  “哥,是这样的……”骆情依旧带着哭腔,“这几天,一直都有一帮人在女生公寓楼下等我。刚开始他们看见我出来,只是有一个叫霍伯特的白人过来跟我说,他喜欢我,后面那些人就大笑。后来我说我要学习,暂时不想谈恋爱,那霍伯特就开始对我动手动脚,他的同伙也跟着起哄,最后还是我们公寓的几个女生一起出来大叫,那几个男生才骂骂咧咧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