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一个呆子
作者: 苏茜芯
字体: 特大
颜色:          

  这一天是十一月二十一日。赵德昭在孙斌回报找不到更多有用的线索之后,下令起程,向大宋的京都进发。这且按下不表。

  回到武安镇陈村来。陈梦鸥的那个家中,他的母亲刚劝那个女孩喝下陈一帖给她开的药。让她睡下了。孙大娘出来后,大厅里的两个男人看到她的脸上那是充满了疲惫之色。没有想到一个失忆的女孩这么难搞定。

  孙大娘呼出了一口气长气,对陈梦鸥说道:“儿子啊,你救回来的这个女孩子真是女中豪杰啊。差点老娘都不能搞定她。”

  “娘,辛苦您了,来歇会儿,喝口水先。”陈梦鸥赶紧过来扶自己的母亲。她拍开他的手笑骂道:“你老娘还不需要你来扶。还走得动。”

  陈梦鸥讪讪的走回来。陈老四道:“孩子她娘,那个女孩真的睡着了吗?可别好像昨天晚上,半夜三更的起来跳舞啊。”

  “爹,您要相信一帖大哥的手艺啊。她这次喝的是安眠药。她喝下了,就会安静的睡个好觉,醒来之后就会正常一点的。”

  “儿子,我看你还是将这位姑娘给送到别的什么地方去的好啊,咱们这个家经不起折腾的。”陈老四忽然对陈梦鸥如此提议道。

  “爹,您不是总教导我吗,做事要有始有终。这次既然我救了她,就要彻底身负起责任来。”

  “嘿,你这小子倒教训起我来了。”陈老四笑骂道。不过在心里还是对陈梦鸥的话很支持的,毕竟他所说的也是事实啊,难道真的要让自己这个做爹的在儿子面前对以前的话全部推翻么。

  “就是,这次我全力支持你,儿子做人就要这样。你老爹老糊涂了,咱不理他。”孙大娘完全站在儿子的一边。

  “嘿,你们娘儿俩还真有默契啊,不行咱家只有三个人,我成了孤军奋战了。太吃亏了。”陈老四装作很委屈的样子。逗得陈梦鸥和孙大娘母子俩哈哈大笑。

  “爹,你就别再逗我们了。这次如果那个女孩醒了,你可以和她联合啊,这样一来,咱们就是二对二了,这样就公平了啊。”陈梦鸥笑着说道。

  “哼,你成心气你老爹是不是,那个女孩醒来,她那个样子,叫我和她在一起,不被她气死就不错了。”

  “爹,人嘛可以慢慢调教啊。你也不能认为一个人会从头到尾没有一点好处的吧。你不要生她的气了嘛。她现在神志不清,你生气也是干生气啊。”

  “哼,我干吗生她的气,我是气我自己,居然对她心怀不忍。昨天晚上她揪着我的头发的时候,我本来想一巴掌拍死她的,却下不了手啊。”

  “爹,你真是个好人。”陈梦鸥赶紧作赞叹状道。

  “……”

  原来昨天晚上,陈梦鸥的家里可谓是天翻地覆。那个搞得他家鸡飞狗跳的罪魁祸首就是他所救回来的那个女孩。现在他的家里还是一团糟。

  衣服被那个女孩翻得到处都是,如果不是熟悉的人,初进这里一定以为是进了垃圾场。

  一时之间一家三口都是无言相对,都陷入了对那不堪回首的昨天的回忆当中。

  昨天中午,那个被救的女孩被孙大娘拉到饭桌边上坐下,然后为她盛了一碗面,放在那个女孩子的面前。示意她吃下去。

  被救的女孩子开始还很拘束,孙大娘看到她那副模样,于是母性泛滥,不停地劝她多吃点,那个女孩子终于禁不住食物的诱惑还有孙大娘的殷勤,开始大吃起来。不过她的吃相实在是让人不敢恭维。

  可能是她实在太饿了吧,居然舍却筷子不用,直接用手去捞面送往口中去。还时不时的冲着在座的一家子咧嘴而笑,那副情景,让这一家子回想起来还是一阵发寒。那副满脸被面汤沾满的女孩子用手捞面狼吞虎咽的样子可能会伴随着他们过完这辈子了。

  当时陈梦鸥就觉得受不了,赶紧阻止那个女孩子的动作,得到的却是一袖子的面汤,还有那一名粗鲁的“你别碰我。”

  那把声音真的很好听啊,日后当陈梦鸥想起了那个情景时,总是非常怀念那个女孩的悦耳的声音。

  当时孙大娘还是很好脾气的对那个女孩子说道:“姑娘,吃饭是要用筷子的,你这样子不好看。”说完还拿来一条抹布将那女孩子手上的面汤全部擦干净了再递过一双筷子给她。那女孩子接过孙大娘手中的筷子。这让孙大娘很是开心,她得意的看向在座的两个男人,意思就是说你们瞧,我说的话起作用了,让你们来的话,怎么可能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岂料,那女孩子十分顺从接过筷子,却在孙大娘那充满欣慰,充满期待的目光中,又将筷子给放下来了。之后还是直接用手去捞面来吃。

  面对那两双戏谑的眼睛,孙大娘的面子挂不住了。她气呼呼的说:“这姑娘……这姑娘。”

  见到孙大娘也不能让那个女孩子改用筷子吃这顿饭,陈梦鸥和陈老四也有自知之明,并没有强试自己的本事,让不可能变成可能。

  那个女孩子就在这一家子目瞪口呆当中用手捞尽了碗中的面,到最后连汤都喝得一干二净。

  看到自己做出来的食物第一次被人吃得一干二净,孙大娘十分的开心,她得意的问那个女孩子:“姑娘,怎么样,好吃吗?”

  那女孩子咋咋嘴,说道:“好……”

  孙大娘的脸上刚绽放出灿烂的笑容,就听到那个女孩子继续说道:“难吃。”

  孙大娘的笑容僵住,两个男人捂着嘴,想笑,却不敢笑,那种感觉让他们憋得很辛苦。

  “哼,你们两个,是不是也觉得我弄的食物不好吃啊?啊”孙大娘竖眉瞪眼的,她不能和一个失忆的女孩子计较,总可以和两个吃过她做的无数次饭的两个大男人计较的。

  “啊,不……娘做的饭是天下最好吃的了。”陈梦鸥赶紧道。

  “这才差不多。你呢。”孙大娘把头转向了陈老四。

  “嗯,不错,如果一天吃不到你做的东西,我就觉得很不是滋味。”陈老四早有准备,忍住笑意,面不改色的奉承道。

  “嗯,那就是这个姑娘不懂欣赏了。”

  “就是就是。”两个男人的头点得就像小鸡啄米似的。

  吃过午饭,孙大娘收拾了饭桌,那个女孩也想来帮她的忙,但在打破了两个碗之后,被孙大娘强行压住她的手,让她坐着就好。如果再让她打破别的碗,到时候,他们一家子就要直接围着锅吃饭了。

  吃过饭之后,孙大娘也洗完了那些碗碟,之后就来到大厅里和丈夫和儿子坐在一起,七嘴八舌的问起那个女孩的各种问题来。

  不过,这个女孩对于他们的问题回答最多的就是不知道。

  好在,问了那么久也不是没有收获,至少问出了这个女孩的名字叫做赵雅萱。那也费了他们很多的口舌才问出来的,经过了各种的旁敲侧击,还有不断的引导那个女孩去想。

  在和陈梦鸥一家子的这种亲切交谈当中,失忆的赵雅萱对他们的敌意也渐渐消失了。这让陈梦鸥一家人都很高兴。如果每一天都和她冷面相对,那也太过无趣了。

  除了知道她的名字叫做赵雅萱之外,陈梦鸥一家子再也问不出什么关于赵雅萱过去的事情了。

  在他们聊天的时候,陈一帖的药童送来了药,陈梦鸥让他代自己谢过陈一帖,拿了一点钱给药童,药童得到陈一帖的吩咐,并不接受,放下药之后就立即离开了。

  孙大娘便生火煎药,等到煎好后,将其摊凉了之后送到赵雅萱面前,可能是因为药太苦了,赵雅萱喝了一口就不愿意再喝下去了,无论孙大娘怎么劝,她都无动于衷。之后,孙大娘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就叫陈梦鸥捏住赵雅萱的鼻子,直接把药灌到她的嘴里。

  赵雅萱被灌药之后,对孙大娘和陈梦鸥是怒目而视。让这对母子无奈得很,想跟她讲理嘛,她这个样子怎么听得进去呢。

  后来药力发作,赵雅萱开始犯困,又被孙大娘送到炕上去。直到晚饭后她才重又醒过来。

  陈一帖的药果然很管用,赵雅萱醒来之后,精神已经好很多了。只是那个失忆症还是保留。

  赵雅萱一醒来,那轻松了一个下午的陈老四,孙大娘,陈梦鸥就又开始紧张起来。时刻关注着她的一举一动。

  这次吃晚饭时,在开饭之前,孙大娘就先和赵雅萱说明了要用筷子吃饭的。赵雅萱也就没有再出现那个用手直接用餐的情况了。

  她这种听话的表现,让孙大娘很开心。陈梦鸥也是很感激陈一帖的药,让他所救的这个女孩子开始变得正常了。

  在饭桌上,一家子还有赵雅萱有说有笑,吃得很开心,赵雅萱多数是听着他们三人交谈,并不多开口。三人也不强求。他们知道,这个情况等她和他们熟了之后就会随之改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