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皖娇女励志记
作者: 赖筱懒
字体: 特大
颜色:          

  “唐皖,唐皖......”唐皖坐在长椅上,突然听到有人在自己的耳边不停地在叫自己的名字,她四处张望着,就是找不到人。

  “你是谁,出来!”唐皖穿越浓浓的雾气,在寻找一直在自己耳边的声音的主人。她说不清楚这到底是梦,还是什么,就是感觉有什么在呼唤自己,然后就是一阵晕眩,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她就身处在这片浓雾之中了。

  “江妮娜,你又冤枉我,什么叫我装娇弱,明明是真的出血了啊!只不过是找不到伤口了啊......”孟雅安的声音越来越小,小到最后都听不清她在说什么。唐皖听到孟雅安的声音很激动。“孟雅安!!”唐皖大声的喊着,可是就是得不到回应。

  “切,我不想和你这种人废话。”是江妮娜的声音,唐皖再次激动的大声的喊着。“娜娜,孟雅安,你们在哪呢??”可是还是没有回应,她开始有点沮丧了,这到底是哪儿啊。

  “野逸,星星差不多都捡回来了,你把,把星星还给我吧。”褚媛媛略带哭声的声音,再次给了已经开始沮丧的唐皖希望。

  “褚媛媛,沈野逸,江妮娜,孟雅安,你们在哪儿?我好怕。”唐皖蹲在地上,开始小声的抽噎。

  “不,我留着吧。”是沈野逸的声音。唐皖已经不想去喊了,她怕,怕再得不到回应。

  “你怎么哭了?”一个穿着黑色华服的少年,从浓雾之中走了出来。直到走到唐皖的面前,她才看清了眼前少年,银色的长发用一根血色玉质的发簪束起,额头上有个金色的火焰印记,冷俊的双眸,高挺的鼻梁,略薄的嘴唇。身着黑色的华服,上面绣着一条张牙舞爪的飞龙图案。而这个少年的那双冷俊的双眸,唐皖越看越觉得似曾相似,但就是想不起来那是谁的眸子。少年见唐皖没有回答自己的话,而是一直盯着自己的眼睛看,便从衣袖里拿出条黑色的丝帕,仔细的擦着唐皖脸上的泪痕。

  “你是谁?”唐皖问道。

  “嗯......我是你最亲近的人。”少年面无表情的说道。

  “少胡诌,沈野逸。”唐皖越看越觉得那双眼睛好像是沈野逸的。所以就想赌一下。

  “呃,被你发现了。”沈野逸,也就是那个少年笑了下。

  “沈野逸,这里到底是哪儿?你怎么,怎么变成这样了?”唐皖很迷茫,沈野逸不应该是小正太的吗?啥时成了古装冷俊男了!

  “其实我一千多岁了......”沈野逸的话还没有说完,唐皖就“噗”的一声笑了出来。一千多岁?!我还活了两世呢。等等,一千多岁?唐皖突然认真的开始打量起眼前古装冷峻男版的沈野逸,看着装扮真的很像古人。而且自己重生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都能发生,如果沈野逸也是重生来的人,那么他该不会真是从1000多年前穿越来的吧。

  “呃,沈野逸,你接着说。”唐皖笑眯眯的赔笑道。

  “呃,其实我一千多岁了,我是洞宫山灵隐观第9代玄安真人座下大弟子的夜勋,也就是现在的沈野逸。我在一次修炼即将进阶大乘的时候,被蛇妖偷袭,导致重伤。我的肉身也在那次重伤中被毁了。而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我的元神就附在了那个叫沈野逸小孩的身上。其实我今天召唤你进入我的次元空间是为了完成我的任务。我师父玄安真人曾经告诉过我,倘若我有一天,遇到一个和我一样有二次生命的人的时候,一定要收他为徒,当他修炼到元婴期的时候,便是我进阶飞升的时候。当时我还以为师傅说的他,是男的呢,没想到居然是个女孩。”沈野逸邪魅的笑着,指尖在唐皖的脸上轻轻的滑过。

  “收徒?你要我拜你做师傅?!”唐皖惊讶的看着沈野逸。说实话,此时此刻的沈野逸有一种让人难以抗拒的气势,但是那种气势不是压迫的让你不敢喘气,而是让人有种从心底往外的想要去服从的感觉。

  “对啊。徒儿,你可真聪明,你就从了为师吧。”沈野逸用额头点着唐皖的额头,突然一条金色的巨龙从沈野逸的额头上的金色的火焰印记中,飞了出来。金龙周身散发出耀眼的光芒,同时金龙发出震耳的龙吟声,金龙在唐皖和沈野逸的周围不断的张牙舞爪的盘旋着。唐皖突然觉得自己的心突然一痛,但就是痛的一瞬间,她感觉到身体了出现了不一样的变化,貌似有条滑溜溜的东西在自己的奇经八脉里游走,整个身体像焕然一新了一样。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唐皖问道。

  “徒儿,你都叫我师傅了,为师当然会给你一点见面礼啊。这条紫灵幼龙就当是为师的一点见面礼了,除非你想魂飞魄散,否则你就别想脱离为师的掌控。”沈野逸在唐皖的耳边轻轻的说道。然后唐皖的额头上就出现了个一闪一闪的紫色水滴印记,唐皖可以感应到在那个紫色水滴印记下是条紫色母幼龙,幼龙在靠在一个金色的内丹上,晃了晃龙尾,在金丹上打了起盹。而那条紫色的幼龙貌似就是刚刚让唐皖觉得身心清爽的原因。

  “你胡说,我啥时叫你师傅了。”唐皖撇着嘴说道。

  “徒儿,为师知道你脸皮薄,没事的,你心中叫为师是师傅就好了,为师是不会太计较的。”沈野逸眯着眼睛假装大方的说道。

  “哎,沈野逸你......”唐皖刚想说沈野逸你实在是太不要Face了,还没等说完,眼前的浓雾和沈野逸就突然消失了。

  “逸,人家不是故意的啦。”孟雅安抱着沈野逸的胳膊撒娇的说道,而沈野逸,此时此刻的沈野逸是个面无表情的小正太。这是回到现实了吗?!唐皖很迷茫,刚刚的只是一场梦吗?可是唐皖却在身体里实实在在的感觉到了正在打盹中的紫灵幼龙。

  “嗯,时间不早,等会我家还有事,我先走了。”沈野逸说完就挣开了孟雅安的胳膊,意味深长的看了一样唐皖。

  “呃,那个,我家里等会也有事情,我先走了啊。”唐皖急忙跟上沈野逸的脚步。当走到一个僻静的巷子的时候,沈野逸突然了停下脚步,唐皖没有想到沈野逸会突然停下来,就直挺挺的撞上了沈野逸的后背。

  “沈野逸,你搞什么鬼啊,突然停下来,咋不告诉我一声啊。”唐皖捂着鼻子,一脸愤怒的说道。

  “徒儿,为师想什么时候停下来,需要向你报备吗?”沈野逸邪魅的笑着。

  “呃,不用,不用。”唐皖扯了扯嘴角,赔笑道。其实唐皖心里想的是,哎我的天啊!有这么个妖孽师傅,我以后的日子咋这么的悲催啊。

  “徒儿,你要是想出门被什么狐妖啊,蛇妖啊的给灭了,你就继续怨天尤人吧。为师可不救你去。”沈野逸倚着棵参天老树说道。

  “什,什么?你少吓我,哪儿有什么爱灭人的狐妖,蛇妖啊。”唐皖虽然不敢相信存在什么狐妖,蛇妖的,可是万一哪天真的出现,给自己一把就灭了咋办,好不容易自己养的这么细皮嫩肉的,唐皖可不想去当别人的餐后甜点。

  “怎么没有,其实这棵树,就是个千年树精哦,要不是为师在,它早把你灭了,做甜点了。”沈野逸一边像抚摸恋人的肌肤一样摸着参天老树的树皮,一边对唐皖邪魅的笑着。

  “你少胡说,我之前在这里走了这么多回,一直都好好的呢。”唐皖不相信的说道。

  “那是你之前身体里没有紫灵,要是被那些什么狐妖,蛇妖的,树精的发现其实你是个拥有龙的修真者,你看有没有人来灭你,吃了你的紫灵。”沈野逸停下对老树的非礼,转而用指尖在唐皖的额头上画着圈。

  “那,无比可亲、可敬、可爱的师傅,这条龙我能还你不?”唐皖谄媚的笑道。开玩笑,让老娘可不想因为条龙,过上被N多妖魔鬼怪惦记的日子。

  “当然能啊,随时都可以。不过还给我之后,徒儿你可就魂飞魄散了。”沈野逸用指尖戳了戳唐皖的额头。看着唐皖很怕魂飞魄散的样子,沈野逸暗自笑了笑。

  “那算了,紫灵挺可爱的,我还没希罕够呢。”唐皖捂着自己的额头说道。

  “徒儿,要是你平时想为师了,就可以去进入冥想状态,为师就会去帮你好好的一解思念之苦的。”沈野逸调侃的笑道。

  “沈野逸,你能正常点不?”唐皖很无奈,沈野逸这人一会儿邪魅,一会儿又面无表情的,没一会儿正常的时候。

  “徒儿,晚饭过后,记得去找为师。”沈野逸面无表情的说道。

  “沈野逸?沈野逸?你在哪儿?”晚饭过后,唐皖急急忙忙的跑到卧室里,用力的深呼吸了几次,然后坐在书桌前,翻开课本,装作在看书的样子,心无杂念的闭上了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