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琴师的无家可归
字体: 特大
颜色:          

  诚然,我的“机巧魔神”能一定程度地自由操纵时间。但通过歪曲时空而将在遭遇空难前瞬间仍然处于存活状态下的夏目智春的肉体召唤到现时间点、从而实现他在这个世界里的复活,这样的事情真的可能实现么?

  更何况,为了完成这样复杂而精密的操作也会大量削减封印在机巧魔神——“钢”中的少女——作为祭品而存在的嵩月的灵魂。对这个刚刚才完成异世界间的跳跃而大幅削减了灵魂的她而言,再强加给她这样的负荷也太危险了。更何况就算花费这样巨大的代价而将这个世界里的“我”成功复活,我也不可能再变回人类了。

  “抱歉,我们本来就是为了夺取这家伙的‘存在性’而来到这个世界里的。所以,我也没有即使牺牲了她的灵魂也要把他复活的必然理由,请理解。”

  “啊……没关系的。我的话……”

  就像是在为操绪着想操心似的,嵩月微笑着向我轻声说道。

  然而年幼的小操绪坚决地摇了摇头。

  “而且,我也没有提出要牺牲那位大姐姐的请求啊。”

  “诶?”

  “请使用我的灵魂。就让我成为‘祭品’吧。所以,拜托救救小智了哦。”

  “……别开玩笑了!”

  面对已经惊得哑口无言的我,操绪将手坚定地搭在胸前,宣告着她的决心。

  “难道是我还不足以成为‘祭品’吗?”

  “才不是这种性质的问题!”

  “我”不禁咆哮起来。脑子里不住地浮现并重放着在即将完全“非在化”而生命岌岌可危的状态下,被放入培养槽中陷入沉眠的“一周目世界”里操绪的柔弱身影。

  “我”,就是为了拯救她,才来到了这个“二周目世界”。而这样的“我”,在灵魂深处坚定拒绝并深深恐惧着将这个世界里的操绪变为“副葬少女”的这份沉重。

  “你知道成为‘副葬少女’意味着什么吗?!那可是将自己的肉体封印进异次元、自己只能成为没有实体的幽灵般的存在、直到灵魂消磨殆尽悲惨毁灭的命运哦!”

  “对于你们来说,也存在着即使如此、就算付出自己的所有也想要实现的愿望吧?”

  幼小的操绪,用着异常平静的语调反问着我们。她的一字一句,重重地锤击、震撼着我的心灵。

  “对于操绪我来说,也是一样的哦。如果能让小智复活的话,我愿意付出我的所有。我仅仅是想和小智在一起而已。只要能实现这个愿望,就算要用灵魂作为代价,我也在所不惜。”

  面对这样边微笑边表达着自己心意的操绪,“我”已经难以再说出一句反驳的话语。

  就算在这里的是我所熟知的“一周目世界”里的操绪,想必也会做出一模一样的行动吧,“我”不禁感慨万千——

  “……嵩月。”

  怀抱着轻微的挫败感,“我”呼唤着附身于自己的“射影体”少女的名字。乌黑长发如绢丝般轻舞着的嵩月,静静地向我点了点头。然后她的身体就如烟雾般消散开去。紧接着,就从我的足跟喷薄出了庞大的魔力。

  “显现吧,‘钢’!”

  用着低沉的声音,我呼唤着“机巧魔神”的名字。

  就在这片因为坠机而残破不堪、阴冷昏暗的机舱里,翻腾着涌出了一片浓密的黑暗。从中显现出的是一具被金属光泽的铠甲所包裹着的巨大人形机体。右手紧握着一柄巨剑的人造机械恶魔。

  “……这、就是机巧魔神……?!”

  仰望着从黑暗中浮现出的“钢”,操绪不住地感叹道。

  而我只能紧咬着嘴唇,点了点头。

  “接下来,就将经由‘钢’的量子传送通道,把你的肉体传送至处于异空间中的机巧魔神母舰中去。”

  “……母舰?不是被封在这个‘恶魔’身体里么?”

  “不是的。‘钢’的体内已经封印着嵩月了。这次,我们仅仅是借给你必要的‘魔力’让这个家伙复活而已。”

  边这样说着的我,向着一旁转过头去。望着鲜血淋漓的“二周目世界”里的我的尸体,心境一团乱麻。

  “封印着你身体的‘机巧魔神’,将会过一段时间后再给你们送过去。”

  “……送到小智那里?”

  “嗯。从今以后,你将化身为‘射影体’,附身在复活后的这个家伙身上。直到灵魂耗尽之时……”

  “就像刚才的那位大姐姐一样?嗯、变成守护灵一样的东西是吧?”

  “守护灵?”

  面对年幼操绪意料之外的发言,“我”不禁露出了苦笑。的确,是她的话,的确可能说得出这样的话来。

  “……嘛,差不多吧。”

  “太好了……你说呢,小智?”

  操绪似乎很满足地微笑着,更加用力地紧抱住了智春的遗体。慢慢将嘴唇轻轻放到了再也不会有所动作的他的脸颊边,温柔地、喃喃细语。

  “放心,有操绪在身边的哦——”

  这就是这位名为“夏目智春”的少年,遭遇坠机事故后的意外生还之谜。

  从那一天起,名为“水无神操绪”的少女便下落不明。然后在三年之后的某一天,他们府上便送达了一份在既意料之外、又在意料之中的小礼物。

  一具名为“黑铁”的“机巧魔神”——